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大审判(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鲁鸿卓一咬牙,都已经到这份上了熊不熊的总得搏一把吧?!是以,鲁鸿卓站了起来故作镇定的走到了李狗剩面前对着他沉声道。

    “李狗剩,你能告诉我那两块大洋huā到哪里去了吗?!”

    “反对!!辩方律师在询问与本案无关的话题,也可以视作诱供!”鲁鸿卓的话还没有说完,章士钊就站了起来大声道。

    “作为两块银元可以是本案的一份依据,但不是主体!辩方律师的这种询问首先就与本案无关,其次辩方律师有试图以银元的去向诱判的嫌疑——难道我们都记得自己拿的钱huā到哪里去了吗?!”

    “哗~”众人一片的哄笑鲁鸿卓有些面红耳赤,但这个时候李狗剩却抬起头来对着鲁鸿卓认认真真的道:“俺记得俺的钱huā哪里去了……”

    众人闻言不由得一愣,笑声顿时嘎然而止!李狗剩看了看众人,轻声道:“俺虽然不识字,但每天huā了多少钱都会在本子上画下来……”

    说着李狗剩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有些破旧的小本子,对着鲁鸿卓轻声道:“这些大圈子,是银元。小圈子就是铜板。俺huā了多少钱做了啥都记着……”

    章士钊闻言站了起来,走进了李狗剩身边看着他拿出来的那本笔记本。上面虽然没有记载文字,但还是看得出一些东西。

    比如歪歪扭扭画着的写着“药”的药店,肉摊上画着的羊头、猪头。这都说明了李狗剩确实有记载自己huā了多少钱。

    “反对有效!证人可以不说自己将那两块银元huā哪里去了,因为这并非本案的主体。辩方律师请注意,不要再询问与本案无关的话题。同时,你可以寻找其他证据证明证人未曾收受两块银元,或者是他知道自己条幅上写的是什么。”

    张耀曾坐在法官席上,对着下面的鲁鸿卓沉声道。而李狗剩这时候却憨厚的嘿嘿一笑,对着张耀曾便道:“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俺有记着那些钱huā哪里去了……”

    说着。李狗剩对着张耀曾便轻声道:“俺是去年的时候逃荒逃到了泰安,后来听说国防军在德州赈灾。俺就跟俺娘一起到了德州,后来俺就来了奉天。”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这小伙子说话一口的山东口音,原来是去年逃难过来的啊!在场的人都知道。去年国防军进行了一场大救灾!救灾的对象就是洪水过后的八省。到目前为止大约了近两千万人涌入了满洲。

    他们在国防军的指挥下一部分进行了开荒,另一部分则是进入蒙古地区放牧。又或者是进入了各个工地和工厂内成为工人。

    李狗剩轻轻的翻开了自己的本子指着上面的一行轻声道:“俺娘身体不好,来了奉天以后一个学生哥帮着俺给找了一个医院,还帮俺跟医院说了医药费给政府包一半……”

    说到这里,众人想起来由于这些灾民们刚刚来到身无分文。于是东三省政府决定基本上这些灾民的医药费用由东三省政府负责一部分,而他们自己则是负担一部分。真的没有钱的话,会写上欠条以后东三省安排了工作便从工资里面扣除。

    这样的方式。也救下了不少前来满洲的灾民。而那些〖药〗品中还有一部分是东三省各界捐赠的,医生也是由葛月潭组织的义诊。

    “俺娘刚到的时候身体不好,吃了些药以后好了些。可还是得修养,所以我就出来帮着‘鸿泰号’扛米挣钱。”李狗剩声音很轻,并没有什么情绪在其中。

    “俺得给我娘买高丽参,高丽参不便宜哪……”李狗剩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向众人解释道:“俺扛了两个月的米,才够钱给俺娘买了一条上好的高丽参。这还是我三哥帮我找的参农给买的……”

    “白天扛米。晚上我回家跟俺娘一起吃饭。伺候俺娘喝药了以后,俺就出去跟着俺三哥拉黄包车。”说着,李狗剩憨厚的笑了笑。继续道:“最好的时候,一个晚上能挣一块大洋……”

    众人这时候沉默了,他们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个狗剩会说没有时间去学习了。因为他家有着一个让他要去照顾的老娘,他根本没有时间想其他的。

    “满洲好!比在俺山东老家要好,这里没人逼着俺当兵交钱。”说着,狗剩缓缓的低下了头轻声道:“要是知道那上面的字是说总司令坏话的,打死俺也不会去!要是没有国防军和总司令,俺和俺娘早就饿死在山东老家了……”

    狗剩的话虽然平静,但很多人却听出了其中的那种悔恨和悲愤!他不是不想学习,家中有病着的老娘要照顾。他得挣钱!他白天晚上的干活儿。为的就是挣钱给他的娘买人参补身子。

    “如果不是俺娘身子不爽利,俺早就投国防军去了。可老娘身子不好,俺总不能撇了老娘图自个儿爽利。”狗剩说的越来越顺溜,原本想打断他的话头的鲁鸿卓被张耀曾一个瞪眼只能是闭嘴不说话。

    “那会儿在山东老家,俺和娘就快饿死了。是国防军的军爷们给了俺们吃的,还给俺们吃肉……”说着狗剩抹了一下自己的眼角。

    “就是过年……俺和娘也吃不上一口肉……”所有人顿时沉默了。他知道那时候国防军曾经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出去赈灾!而南京国府和其他军阀又是怎样的为难!

    “俺到了满洲,挣了钱能买肉了!”狗剩有些自豪的挺起了胸膛,声音也大了些。

    “俺给俺娘买肉!三四天俺们就能吃一顿肉,还能给俺娘看病!能给俺娘吃高丽参补身子!这俺从前想都不敢想!能吃上肉的,只有俺们村里的张大户。那看病、高丽参更是想都别想。”

    “上个月哈尔滨遭灾了,我去不了帮忙就让教俺识字、叫俺去进学的先生帮俺捐了三块大洋也算是全了俺的心意,俺不能忘了俺们遭灾的时候满洲的大伙儿们给俺们帮的忙……”

    狗剩的话,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任谁都知道要给自己的娘治病还得赡养老人,这位农民出身的汉子要决定捐出三块大洋意味着什么!

    这些话听起来很是琐碎,甚至有些凌乱。但人们可以从这些琐碎而凌乱的各种叙述中得知了整个东三省从去年的救灾以来定下的各种政策。也可以知道,对于这些朴实的农家娃子来说这些政策意味着什么。

    “俺之前就在想,等俺娘百年之后俺就投奔国防军去。给国防军做牛做马。报答了他们的救命恩德……”说着,狗剩忽然抬起了头那眼中有着说不出的坚定!对着众人沉声道。

    “如果俺年纪大了,俺的娃也会去给国防军当兵!替俺还这救命的恩……”

    李狗剩的话说完了,而现场的人则是陷入了沉思。在东大任教的章士钊是满心的自豪。而沈钧儒则是深深的叹息,随后便是满心的感慨!

    “证人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高座上的张耀曾对着李狗剩沉声道,而李狗剩则是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说完了。

    “那么,辩方律师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或许是刚才李狗剩的话让原本一心挂念着怎么打官司的鲁鸿卓有所触动。又或者是鲁鸿卓也忘记了自己要问的是什么,便见鲁鸿卓对着张耀曾摇了摇头。

    “那么,请证人离席!传唤下一位证人!”张耀曾打开了卷宗,对着下面的人沉声道。

    李狗剩离开了。而其余的证人则是接连不断的出现在了法庭上。各种证物同时也被呈了上来,鲁鸿卓看着这些不断上来的证人证物。他知道自己输定了!

    而躲在人群的刘子息的心则是从胸口凉到了屁眼!红绫院的姑娘、泰生茶楼的伙计、黄包车夫甚至刘家自己的丫鬟!他们都接连不断的出现在了法庭上,各种证据都指向了沈、王、李、陈、刘五家!

    刘子息此时遍体生寒,这时候他才开始察觉到这似乎是个早就设下的圈套!等的就是他们这些人去钻!而后将他们生生的勒死在圈套中!

    而鲁鸿卓的心中更是一片的悲凉,开始还以为这是个打落水狗的好机会。可谁想到转眼间自己便成了那是挨打的落水狗,这种证据确凿、证物、证词堆积如山的案件别说叫章士钊这种大名士了!

    就是随便拉个懂点儿法律的都能够将自己击败!事实胜于雄辩哪!无数的证据面前,一切的诡辩不过是徒劳。如果仅仅是几个证物、证人。鲁鸿卓或许还敢于动点歪脑筋,比如引导他们犯错或者诱供之类的。

    但近一百余人出来作证。而且还有证物、供词提供。即使是章士钊亲自站在他这边,帮着他来打这场官司也只能是徒呼奈何。

    官员被审理完毕后,并没有直接审判。而是将他们押送下去。而后又将那些被抓捕的各个商号的人给带了上来。

    和那些在外面努力着想将他们弄出的家人不同,这些人自从被廉政公署给抓捕了之后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面对的是必死的结局。

    廉政公署和纪律检查委员会所掌握的证据、证人,完全的将他们那丝侥幸的心理给击了个粉碎!随着他们的同伴陆陆续续的招供,这些人已经知道自己的坚持没有任何的意义。

    于是他们早已经将所有的事情全部交代了一遍,在这种情况下审理几乎就是等着被定罪的结局。

    鲁鸿卓愣愣的看着这一批被押上上来黑压压的上百号人默然无语,随着各种证据、证词和证人的提出,鲁鸿卓更是面若死灰。

    “法官大人,我没有疑问……”

    “法官大人,我知道了……”

    等等这些无奈示弱的话语,已经成为了鲁鸿卓在法庭上的口头禅。他感觉自己就是上一头跌进了坚韧的丝线里的老鼠。如果不挣扎或许还能够喘口气。只要自己稍微挣扎一下,那么勒住的丝线会越勒越紧!直到把自己窒息。

    奉天城内,刘家。刘老太爷在广播中听到了各种证词、证言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明白为什么自己派去和袁金铠联络的人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了。

    不甘心哪!刘老太爷心里暗恨,这奉天城换了数位霸主!哪位都是威震一方的人物,自己刘家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没有倒下。怎么就偏偏的倒在了这小小的四百余万上!

    “吴师爷,吩咐下去让所有人收拾东西。我们立刻就走……”侍立在刘老太爷身边的吴师爷脸色也是如同死人一般的难看。听得刘老太爷的话垂首点头轻声道:“是!老爷……”

    刘老太爷此时心中一片冷然,或许自己就不应该起贪念!若不是被那采购的金额晃huā了眼,那么刘家也不会做出这种决定!

    可历史上,只要是赈灾物资刘家伸手从来就没有出过什么事情哪!刘老太爷心里暗暗想到。哪位猛虎似乎没有表现过这么强悍的反腐的决心。而且向来的这种反腐之事,都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最终不了了之。

    他们却没有想到这位猛虎总司令竟然真的大动干戈,直接把所有人逼到了死路上!

    这时候刘老太爷才猛然惊觉,自己对于整个东三省政府和国防军竟然没有丝毫的影响力!不只是他,沈、王、李、陈几家都在哪位少帅退出了东北之后对新的国防军失去了自己的影响力。

    原本他们在奉系中无论是文治派还是军内,都有着自己一定的影响力。但国防军新组建的政府,他们除去认识一些底层的官员之外甚至连军官都不熟悉!

    这也不怪他们。国防军前身的第一军虽然驻扎过奉天城但苏宗辙的管理极为严苛!商号的人几乎渗透不进去,也没有办法接触。

    随后国防军南征北讨,屠三炮和军子两父子不断的清理那些老朽的军官以致后续的第三军团完全脱胎换骨。之后第三军团又驻扎在外蒙,这些家族更是失去了接触的机会。

    当第三军团变成国防军回来的时候,这支部队已经变成了由第一军为骨干衍生的新型军队!几个家族别说接触了,甚至连交流都很难。

    这时候,刘老太爷才觉得自己等人贸然的动了歪脑筋实在是不智之举哪!不过现在已经是事后诸葛,却只能是徒呼奈何。

    这时候。吴师爷悄然的走回了房间内对着刘老太爷便轻声道:“老爷,已经吩咐下去了。大伙儿都在准备,咱什么时候走啊?”

    刘老太爷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对着吴师爷便沉声道:“吴师爷……你帮我去最后一次联络一下袁总长,就说我这个老头子和那几家的老人唯一的要求就是面见一下那位总司令。请他务必帮忙……”

    吴师爷楞了一下,随后沉默的点了点头。悄然的离开了房间,而后在广播声中向着袁金铠的家赶去。

    在自己的司令部中签署批复着各种文件的屠千军在数分钟后收到了消息,他抬起头轻笑的看着尚迪南轻声道:“兆佣叔是怎么说的?!”

    “总长说,这是他豁出去面子第一次求您。”尚迪南不敢隐瞒,对着屠千军轻声的复述了一遍袁金铠的话:“希望您无论如何也要见一次这几位老人的面儿,毕竟当年他还是有着老帅的情面的……”

    屠千军将手上的笔搁在了笔架上,对着尚迪南轻声道:“那便让他们过来吧,我可以给他们十五分钟的见面时间。让人去接他们一下。”

    “是!”尚迪南一个立正应道。随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奉天中学内的案件审理依然在继续,而作为刘家的掌舵人和沈、王、李、陈几家的掌舵人随着尚迪南的汽车悄然的来到了司令部内。

    当他们来到的时候,尚迪南早已经将一套茶具拿了上来小炭炉上的水也已经烧开。几位老者在自己的子侄或是师爷的陪伴下,走进了这座办公室内。

    这是他们第一次走进这座办公室,但刚刚踏入环顾了一圈他们便愣住了。这处办公室的简朴让他们觉得颇为不信!

    老旧的窗帘,绿色的大铁皮文件柜子。茶几、沙发看起来还算不错。但一些位置已经有些脱漆。办公桌方正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铁块,除去台灯有些弧度之外整个房间的线条都是刚直、冷硬的味道。

    “几位请坐。”当尚迪南将这几位老人领进来之后,屠千军轻笑着让这几位老人坐下。在刘老太爷的带领下,几个老人缓缓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而随同的师爷和他们的子侄则是垂首站在了他们的身后,屠千军熟练的拿起茶具行云流水的将整套功夫茶泡好,对着几位老人抬手轻声道:“请茶!”

    几位老人愣住了。这种泡茶方式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似乎有些类似于〖日〗本人的茶道,但又多了几分随意和飘逸。

    甚至在屠千军那行云流水的斟茶下,这种随意、洒脱更是成为一种从容不迫,稳如泰山的气度!

    刘老太爷眼神复杂的看了看屠千军。叹了口气在茶杯边扣了扣手指。而后将茶杯拿起一饮而尽!

    看着刘老太爷如此,其余的几位互视了一眼也学着刘老太爷一般将茶杯拿起一饮而尽!

    屠千军看着他们将茶饮尽,从小炭炉上的砂壶拿下来在茶杯中注满了热水。轻轻的为他们重新注上。

    “总司令的功夫茶极是地道!手法娴熟,动作洒脱!分明已得茶中三昧也!”刘老太爷首先开声,用着他那有些沙哑的嗓音对着屠千军沉声道。

    而屠千军则是笑了笑,将一杯杯茶再次分给他们轻声道:“请茶!”

    几位老人互视一眼,再次将茶杯举起。不过他们这次并没有将茶饮尽。而是啄了一口便放在了茶几上。

    “这功夫是司徒美堂老先生教我的。”屠千军并没有说实话,不过一个东北人竟然懂泡正宗的南派功夫茶,如果没有点理由是不成的。于是司徒美堂便出来挡枪。

    “老先生泡过给我喝,我觉得很好于是学了下来。”屠千军顿了顿,对着这几位老者轻声道:“泡茶,不讲究什么太多的程序。意思到了,便是到了。好茶也可,劣茶也罢。总之是能下喉落肚便好。”

    说着。屠千军拿起一杯茶轻轻的啄了一口而后放在了茶几上对着这几位老人轻声道:“几位都是奉天城的老人了,有的甚至在徐世昌之前便已经在这奉天城了。现在,也是应该放手的时候了……”

    这几个人互视了一眼。最终他们的眼神飘向了安坐着的刘老太爷那里。刘老太爷缓缓的把身前的茶杯拿起来,将杯中残茶一饮而尽!

    “正如总司令所说,我们也是奉天城的老人了。但我不明白为何总司令不言不语,便处心积虑的将吾等赶出。”刘老太爷缓缓的将茶杯放下,对着屠千军便沉声道:“吾等自问,不曾得罪于将军。却不知将军为何下此狠手!!”

    说到最后,这位老太爷已经是声色俱厉了!可惜的是,屠千军依然不为所动。甚至连一丝微笑之外的表情都没有露出来,仅仅是将滚烫的热水再次拿起向着茶杯中注水。

    而后将诸人的茶斟满,对着他们轻声道:“请茶!”

    刘老太爷铁青着脸色坐了下来。但还是将茶杯拿起轻啄了一口。屠千军笑着将杯中茶一饮而尽,这才对着他们轻声道:“说我处心积虑并不为过,不过我不是没有给过你们机会……”

    屠千军的话让众人为之一愣,这时候屠千军站了起来背着手轻轻的渡到了窗边看着窗外轻声道:“去年的救灾,实际上我已经明确的表示我不喜欢任何的贪腐问题出现!这是我的第一次信号!”

    刘老太爷等先是一愣,随即沉默了。似乎那次国防军出动确实表示过是因为南京国府和地方军阀对救灾物资的贪腐情况。才选择出兵的。

    “但这次救灾,你们还是伸手了……”屠千军转过身来,看着这几位老者沉声道:“我没有不把你们放在眼里,但我却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把我放在眼里!”

    屠千军的话让所有人为之一楞,随后沉默的更深!不得不说,下意识里他们都认为屠千军年纪太小,又是胡子出身不过一介莽夫罢了!

    丝毫不在意他的一举一动,而且他们还根据屠千军将所有的政务都交给了自己的老师颜正清判断,这位年少的猛虎或许打仗很厉害!

    但政务肯定是不成的,这也是他们大胆的在救灾物资上动手动的肆无忌惮的缘故之一!

    “出事后,我又给了你们机会!”屠千军走回了茶几旁,看着他们沉声道:“我颁布了法令!说要惩处此事。如果你们前来司令部服软、认输那么也就算了。可惜的是,你们依然不把我放在眼里!”

    这句话说出来,刘老太爷不禁将自己的头深深的低了下来!事实上,从沈渝皓对于屠千军的嗤之以鼻便可以看出这些自以为是的商人们对待屠千军的态度!

    他们甚至认为自己完全可以玩弄这位总司令于鼓掌之中。随意一个逼迫。这位总司令就得无奈的妥协。

    “我抓人,但还是给你们机会了!”屠千军轻轻的坐在了沙发上,看着这几个老人沉声道:“数天的时间,你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来给我低头。反而是一个个的游行!示威!罢市!”

    屠千军的话让这些人面若死灰,的确!当时自己等人没有想着妥协,甚至有人傲慢的认为可以借着这次英国和美国考察团的事宜用舆论和罢市逼迫屠千军低头。

    “是你们自己把自己逼上了死路!”屠千军看着他们冷然的道:“既然你们赶着去死,我为何不让你去死?!”

    刘老太爷闻言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们终于知道自己错了!这位猛虎显然不是他们能够拿捏的对象,不过这份醒悟来的太晚。

    事实上,也不能责怪他们麻痹。从清末到如今的民初,基本上就没有任何人真的因为贪腐而被判决过!大家暗地里贪,甚至明着贪!飘没,已经成了一种默契。没有人会想到因贪腐而被收拾!

    “总司令……我们虽然有错,但毕竟奉天的建设我们是有一份功劳的啊……”刘老太爷对着屠千军颤声道:“您总不能赶尽杀绝吧?!”

    屠千军冷然的看着他们,而他扫视而过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和他对视!只有刘老太爷带着丝丝的悲愤看着屠千军。

    “如果不是念在你们还算有一丝的功劳。你们认为现在你们还能坐在我的面前么?!”屠千军看着这几人缓声道:“吃进去的,必须吐出来!然后自动的离开东三省,不要逼着我做绝。”

    屠千军最后的这句话。将刘老太爷所有的努力击了个粉碎!

    “现在我宣判!根据东三省政府第三百五十九号令!《防止贪污法》第二百三十一条:高嘉岳、郭登、徐启俊、王苕清……等三十四人,贪污、克扣,收受贿赂!勾结奸商以次充好,致使东三省赈灾款损失四百七十五万之罪名成立!”

    “依据东三省政府《防止贪污法》第二百三十一条、第三百一十条,本庭判处他们:死刑!剥夺公民权利终身!抄没全部家产,直系亲属不得在东三省政府及国防军内任职!其三十四人直系亲属,需在东三省警署的押送下离开东三省之地!”

    审判终于结束,而第一份判决结果随着张耀曾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奉天城!办公室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尚迪南打开了,那宣布判决的声音随着广播一下子飘进了这间办公室内!

    从刘老太爷到沈、王、李、陈几家的掌舵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股寒气从他们的脚底升起直接喷涌到了头顶。背脊骨上的阵阵凉意让他们中的一些人禁不住的有些颤抖。

    但他们身后的那些子侄、师爷们可就没有他们那么能忍了。听着判决的结果,这些人看向了屠千军的眼神变得躲躲闪闪。好几个年纪不大的甚至牙齿都开始“咯咯咯……”的做响!

    在茶几边上的尚迪南看着他们不住摇摆的双腿暗暗发笑,但脸色却一点儿神色都没有带出来。那肃然的表情更是让那些老人身后的师爷、子侄们心生恐惧!

    “我宣判!东三省商会、奉天联合商会非法集会、游行破坏秩序!恶意造谣中伤东三省政府及国防军总司令屠千军本人,罪名成立!两间商会立即停业整顿!负责人另案审理!”

    “我宣判!沈渝皓、王琪、李深治、陈海胜、刘子璇……等六十七人行贿、商会非法集会、游行破坏秩序!恶意造谣中伤东三省政府及国防军总司令屠千军本人,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公民权利终身!抄没全部家产,直系亲属不得在东三省政府及国防军内任职!其直系亲属。需在东三省警署的押送下离开东三省之地!”

    “哗~”窗台外,传来了阵阵的欢呼声!没一会儿“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也传了出来,整个奉天城的喜庆气氛甚至让人认为这不是判决而是过年似的!

    站在窗台,望着远处那些熙熙攘攘欢乐的人群屠千军默然无语。

    在茶几边上的几家的老者们在初时的恐惧后,袭来的是阵阵的悲凉!

    难道,我们几家在这东三省的名声已经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竟然连我们离开,他们都在大肆庆祝,若是如此那么即使不离开家族在这里又怎么能生存的下去?!

    “当你们伸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会有这样的结局……”屠千军在窗台边上转过身来,看着这几位沉声道:。

    路都是自己走的,选择是你们自己做的。人可以做出任何的选择、走任何一条道路。但我们必须要为我们自己所选择的道路付出代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