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 哈密风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能怪罗斯福犹豫,就现在的情况美国依然是在孤立主义占据上风。做生意赚钱就好,打什么仗啊?!现在的美国可不是后世的世界〖警〗察,大多数他们更愿意过自己的小日子。

    其他人打生打死他们不管,这也是二战前期的时候美国人根本就是两方卖军火啥也不管。直到二货〖日〗本崽子一口气砸了他们家珍珠港,美国人这才愤怒的宣战。

    军子一开始在满洲反击苏联、〖日〗本还好说,那毕竟是反抗外敌不是?!可如果伸手到了别人头上,那未必就会让美国人安心了。咱给砸了那么多的投资,不能你一个打仗全没了啊!

    “法兰克,这件事情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屠千军笑着对罗斯福轻声道:“我甚至不需要派出军队就能够把这件事情处理完毕……”

    说着,屠千军把现在新疆的情况给罗斯福说了一遍。听完屠千军的解释后,罗斯福这才恍然大悟!

    民国开始到北伐结束,正是杨增新统治新疆的17年,这段时期,内地城头不断变换着大王旗,他老杨却一直稳坐新疆钓鱼台,素有〖中〗国巴尔干火药桶之称的新疆,在他的无为而治下,却出奇地平静。

    维吾尔、准格尔等前清时代桀骜不驯的民族及部落,争相把他当作本民族的支持人,无论是和田、哈密维吾尔世袭土司王的废立,还是北疆蒙、哈两族的牧场争端,大家都乐意由杨增新出面摆平。

    但不像内地军阀这个大帅、那个督军一样拥兵自重,杨增新虽然被新疆各族以将军尊称,手下却从来没有一只像样的军队,仅有的一点兵大多由吃空饷回族军官把持着,士兵缺少训练,农闲时在军营为兵,农忙时在家中为民,来去〖自〗由。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万名全副武装的白俄军人被布尔什维克追击下逃入新疆境内后,杨增新用老道的手腕,说服那帮杀红了眼的白俄将校们放下武器,落籍为民。这也算是他手上唯一比较有战斗力的部队。

    那个时候。白俄军人虽然打不赢布尔什维克,但对付新疆当局,却绰绰有余,他们都是经历过欧战和内战的职业军人,从东普鲁士一直与红军贴身肉搏到帕米尔高原和远东地区,收拾起那些吃空饷、玩农耕的兵还不是小菜一碟?!

    只不过杨增新把这些人分散到了各处,而没有聚集起来!偏偏现在下面涌动的暗流不可能让他有时间聚集这些人。而一旦他有所动作导致了打草惊蛇那么迎接他的肯定是提前动手!

    “而且……既然东北有石油,那么新疆谁敢说没有……”屠千军的一句话便让罗斯福异动了,却见军子笑着轻声道:“新疆的基础设施建设很差,我们需要投入大量的建设。而且那里的矿产……”

    军子呵呵一笑,罗斯福则是心神领会!凭着满洲自己的技术力量肯定是开发不起来的,但如果美国介入呢?!外蒙沿途的各种矿产,还有东三省因此而发展起来的各种产业所解决的就业问题、资金闲置问题和产业停滞问题让整个美国获益匪浅!

    “我们国防军内的原白俄将领涅卡耶夫已经被我派到了新疆去了……”军子轻笑着对罗斯福道:“那些白俄兵,会老实的……”

    没有了白俄兵。新疆还有提的上口的战斗力吗?!不过罗斯福还是谨慎的对着屠千军轻声道:“我得回复一下华盛顿,这件事情毕竟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做主的。”

    涉及这么大的事情,罗斯福自然不可能听从屠千军的一面之词。调查和资料汇总是必须的。而且确实这种事情他需要获得华盛顿的首肯。

    “法兰克,无论此事最终如何我都会在月底陪你一起前往美国。”军子无所谓的对着罗斯福笑了笑轻声道:“我答应过会帮你助选,自然是不会食言的!”

    罗斯福听军子这么说,不由得笑着点了点头。现在屠千军在美国的影响力极大,这主要归功于哈雷特.阿班的各种报道,还有最近《芝加哥论坛报》的斯诺发回去的采访。

    而国防军最近的救灾壮举也让整个美国为之震撼!他们第一次知道,竟然有人可以运用军队来作为救灾之用!而且完成的是那么的坚决,那么的理所当然!

    甚至,不少的美国人认为军子应该成为民国的领袖。而不是那个他们现在都不知道名字的人在国府内坐着。谁叫斯诺把之前水灾的各种惨况和国府的救灾无力,与现在的国防军救灾力度对比呢?!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哪!原本盘踞在上海有些犹豫是否要迁至满洲的大商人们也开始行动了,他们开始逐渐的向着国防军所属的满洲地区迁徙。

    做生意的都不是笨蛋,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看不出来满洲的崛起绝对强于南京国府的话那么他们也不用混了!是以,产业升级带动的各个行业也在满洲蓬〖勃〗发展!

    各个行业的发展带动的是资本的缓步运行,是以那些蹲在了上海的资本不闻风而动才是最大的傻子!即使是不迁来的,也会在此处开设一个大型的分部试图开展业务。

    军子和罗斯福谈笑了一会儿。罗斯福便告辞而去。这件事情他回去后先要和前来满洲的各个商业代表们商量。其次他需要汇报给华盛顿方面,最后才能够确定事情到底该如何处理。

    在罗斯福离开后,原本等待在外面的英国贸易委员会〖主〗席华特.朗西曼就急不可耐的来到了司令部前来拜访。其实朗西曼早就在司令部外观察着情况呢,不过他看到了罗斯福的美国领事馆的车子在门口这才没有进来。

    而罗斯福出来以后,朗西曼便急不可耐的前来求见了。屠千军得知了朗西曼前来,不由得微微一笑,即使朗西曼不来他也考虑应该是叫这位贸易委员会〖主〗席来一次了。

    前段时间,朗西曼带着英国的代表团在和颜正清等人商量着双方之间合作的问题。签订的协议也不少,仅仅是合作建厂一项双方就签订了超过一亿英镑的项目!

    而进出口方面的订单更是庞大无比,满洲进口的便有:机械、化肥、染料、化工原料、五金……等等这些。而东三省出口给英国的则是包括了杂豆、茶叶、丝绸和内外蒙的各种畜产品还有部分的工艺品。

    英国佬赚的眉开眼笑,大大的夸奖了麦克唐纳这次做了大好事儿!同时也对着朗西曼一顿的马屁。不过朗西曼可不会因此而头昏眼huā的认为这都是自己的功劳。

    打心眼儿里他知道,这一切都源于那位一直没有在会场出现今天刚刚行冠礼的总司令!

    如同没有那位司令的首肯,不会有任何的英国企业可以出现在满洲。如果没有那位司令的首肯,不会有任何一项进出口协议会达成。

    是以。拜访这位总司令便成为了他此行的重中之重!

    朗西曼在提出了求见之后,不过数分钟便在尚迪南的带领之下进入了屠千军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屠千军已经将茶泡好。对着进来的朗西曼便笑着轻声道:“〖主〗席先生,请坐!来,尝尝这早春的茶叶!”

    说着,军子将一杯茶轻轻的推到了朗西曼的面前。朗西曼则是笑着点头致意,而后将这杯茶拿起来一饮而尽!

    这时候。尚迪南拿着两本书轻轻的放到了军子的手上。军子拿过书,翻了一下笑着给了朗西曼。看着军子的动作,朗西曼有些莫名其妙。而军子则是轻笑着道。

    “这两本书一本叫做《新疆图志》,另一本叫做《清明续文献通考》。”屠千军笑着对朗西曼轻声道。

    “上面记载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这一段‘青石峡之黑油山……现有九泉,以山顶一泉为最大,油旺时每日可取二百数十斤’。”

    朗西曼原本还有些迷迷糊糊,但一听军子说了“石油”二字这家伙立即便两眼放光!对着军子便低声道:“将军,我没听错吧?!您刚才说了‘石油’是吗?!”

    屠千军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将两本书放在了桌子上对着朗西曼轻声道:“我最近收到了消息。新疆并不稳。似乎有赤色要插手的情况,因此主政新疆的杨增新先生请我帮一下忙……”

    当屠千军点头承认有石油之后,朗西曼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他的脑子里正不断的在旋转着。虽然说美国人在满洲找到了石油。可哪里有这种直接可以开采的来的要好啊?!

    撇开国防军?!那肯定是不可能的,现在可不是满清的时候了!大英帝国随意派出一支部队就能够保证自己的利益,和本地势力合作成为了必须。

    “赤色?!你是说那只红色巨熊要插手新疆?!不!这绝对是不允许的!”随即朗西曼便被屠千军的一句话给打醒了,封锁红色巨熊最为先锋的便是英国!

    只要是有红色巨熊的消息,任何一个大英帝国的臣民都会变得极为敏感!没办法,苏联的“持续〖革〗命”、“输出〖革〗命”实在给老牌资本主义太大的冲击了!

    而作为资本主义家族顶梁柱之一的英国,自然对于这种情况极为反感!当年十四国一起试图毁灭红色巨熊,但都失败了!于是这便成为了英国的一块心病。

    任何时候,当得知这个红色巨熊的消息的时候英国人都会变得心惊胆战的!

    “将军!你绝对不能够让那只红色巨熊挣脱出来!”朗西曼红着眼,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屠千军沉声道:“否则。这绝对会造成无限的灾难!”

    屠千军笑了笑轻声道:“我也是这么看,事实上我也在考虑是否要干涉一下。不过碍于我的军事力量,你知道的我才刚刚救灾结束并不好做出什么动作。”

    朗西曼明白了,这位猛虎是在跟他讨价还价呢!红色巨熊的威胁,石油的诱惑谁都知道怎么选!却见朗西曼对着屠千军沉声道:“将军,我先把这个情况向首相回报一下。请您放下。答应帝国绝对是支持您任何阻止红色巨熊的动作的!”

    说着,朗西曼对着军子点了点头便起身急急离去。

    说到底,屠千军的话并非是无矢放的!杨增新和苏联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比如之前苏军围剿白俄部队杨增新就曾经派出军警前往协助并提供了粮草支持。

    后来苏联派遣贝斯特洛夫为驻新疆总领事,杨增新就与他经常来往。两人之间建立了非常良好的交情。贝斯特洛夫担任总领事的次年开始,杨每周两次邀请领事翻译官金科维奇到督军公署帮助翻译马克思著作《资本论》。

    这些都表明了杨增新有一定的亲苏情况,那么在这种情形下谁敢于保证一旦发生了问题这位亲苏的人物不会倒向苏联?!红色势力进入新疆再顺势而下,西藏甚至英国的明珠——印度都会受到威胁!

    而苏联那种〖革〗命输出的爱好。更是让朗西曼不寒而栗!他不敢怠慢,赶紧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身在伦敦的首相麦克唐纳!麦克唐纳则是紧急向驻新疆方面的英国情报人员求证。

    得到的答复是:最近的确有一股势力在暗地里试图控制住新疆,而苏联大使也的确在频繁的出入杨增新的府上。按照情报上所说,首相府的提法是绝对有可能的!

    唐宁街十号的首相府再次陷入了灯火通明中……

    便在英美两国各怀鬼胎,对于屠千军进入新疆问题而进行讨论的时候杨增新的府上也在热切的讨论着什么。

    “未曾想,这么多年交情换来的不过是如此结果……”在自家的院子里,杨增新站在门前拿着手上的几分文件黯然而叹道:“竟然要杀我……何至如此?!何至如此?!”

    这份薄薄的文件上。记载的是这段时间以来新疆内部各处官员的活动情况!樊耀南不过一介书生,如果单独是他自己哪里弄来一批武器、又哪里来的信心可以某刺积威厚重的杨增新后接手新疆?!

    所以,当然不是他自己一个人来干的。前前后后其实整个新疆大部分的军政要员都参与了其中,没办法!杨增新触动了太多人的利益!以至于大家都巴不得他去死!

    不过不能够由自己动手,否则将会成为众矢之的。也只有樊耀南这个依仗着自己“〖中〗央特派员”身份的书生做这种傻事!他却不知道,整个新疆所有人都等着他来动手然后宰掉他彰显自己的正义,顺利接手新疆!

    这份文件上明明白白的记载了作为杨增新的左膀右臂是如何在暗地里想着干掉他篡位的,包括了公署政务厅厅长金树仁暗中提供武器便利、新疆省参谋处长陈中、迪化城防指挥官白受之、航空学校校长李笑天、迪化县长陶明樾等人视若无睹!

    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他发出警告。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被刺杀而死!这种境况,让执政了新疆十余年的杨增新颇为心凉!

    其实,想想这样的情况在民国也是理所当然!谁叫他杨增新挡住了别人的财路呢?!杨增新对于贪腐、军队和税务的治理实实在在的得罪了不少人!

    比如说。阿克苏县知事徐文彬等贪污受贿,被杨增新下令处斩!

    此外,杨增新为加强财政监察,在省长公署成立清理财政署,指派审计专员巡回各道县稽核官吏贪污案件,查出实有贪污舞弊行为,据实直报!若被查实轻则丢官,重则丧命!

    杨增新的亲信塔城道台**因舞弊关税曾被查获,而后杨增新便将他调来迪化,从不任用;杨增新的同僚喀什提督马福兴因“霸占公田。聚敛民财”结果杨增新不念旧情,亲自下手擒拿枪决!

    杨增新的做法一方面刹住了贪腐风气,但另一方面断了人的财路自然是无数人暗恨之!

    加上杨增新又厉行裁兵,民国8至16年,杨增新将军队从18000余人裁至万人以下。缩减了军费开支。这一下子又把吃空饷的军头们得罪死了!

    而且,他还修改了税法补填了不少税收漏洞这又把商人们得罪了!

    是以,这也成为了这次他被人谋划暗杀而没有任何一个人知会他的原因。所有人无论是商人、政客还是军队,都盼着这位去死!当然,摄于杨增新在民间及各部王公那里的威望大家都不敢先动手。

    终于有有不知死活的樊耀南组织蠢蠢欲动,各方自然是装聋作哑。坐等他杨增新被人宰掉!然后跳出来把樊耀南这笨蛋干掉,举起大旗独占新疆!

    不得不说的是,樊耀南虽然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法律过。并被时人认为“多才多艺,工诗度曲,弹琴摄影,样样精通”。

    可依旧书生气太重。或许他也有些夺权的心思。但无奈的是他竟然选择了刺杀夺权这种方式。不过想想也属正常,南京国府的起家就是刺杀。

    比如南京国府现任的总舵人汪兆明从前就是刺客,他刺杀过清朝的摄政王载沣。又比如现在下野却即将起复的蒋中证,他把〖革〗命同志、先辈陶成章干掉了。这可不是胡说,而是他自己写在了日记里。

    有着两位同志的成功,于是樊耀南也信心满满的能够在干掉杨增新之后自己控制局势。

    “〖主〗席不必担忧,我们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您的……”站在了杨增新身边的一个汉子对着杨增新轻声道:“我们国防军的力量。您还是可以相信的……”

    这汉子,赫然就是曾经在济南赈灾的时候出现过的东三省内务部四处副处长——葛子默!此时的葛子默颇为平静,对着杨增新便是淡淡的一笑轻声道:“不过,最近您还是减少出门的好。我们的人传来消息,樊耀南已经聚集死士三十人正在找机会进行刺杀……”

    当然,葛子默不会告诉这位〖主〗席那三十人里面有六七个骨干就是四处的人。

    杨增新听葛子默这么一说脸色不由得暗淡了下来,像是问葛子默又像是自言自语的道:“难道,我反对贪腐、增加税收整顿军队。这就错了么……”

    “您的做法没有错,只不过该下手的没有下罢了……”葛子默对着杨增新耸了耸肩膀,轻声道:“这次我们东三省政府做的比您狠。连着奸商带官员枪毙了四十多个。他们的直系亲属差不多三千人全部被驱逐出了东三省。”

    “有些人,你不清理则是会成为祸害。”葛子默对着杨增新轻声道:“姑息养奸,不过是让他们有机会卷土重来。”

    杨增新听了葛子默的话,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夜色中,杨增新院子里有着无数的黑影在窜动。这座看似平静的小院子里实际上杀机四伏,五处的三组已经在此布控!

    葛子默有信心,任何想要暴力进入这处院子的人将会付出血的代价!

    “即使付出鲜血与生命,我们也要将杨增新这个大军阀、独裁者打倒!!”樊耀南在自家的书房内,对着前来与会的三十人沉声道。

    “杨增新此人思想反动!仇视〖革〗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卑鄙无耻的的独裁者!摇摆不定的滑头循吏!”

    说着,樊耀南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众人沉声道:“现在。到了我们必须要取他性命的时候了!诸位学子,我们当效仿我们的〖革〗命前辈!杀身成仁!将此獠诛杀于此!”

    樊耀南的话,让这三十人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而作为樊耀南学生的张纯熙则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张纯熙是樊耀南专门找来做俄文法政专门学校教导主任的。

    为的就是让张纯熙观察谁有〖革〗命思想,然后拉拢他们加入自己的小团体。

    不过一开始的时候樊耀南并没有想到要刺杀杨增新,只不过他从金树仁处得知了樊耀南要将自己剔除的消息。这才暗下狠心要把杨增新除掉!

    “这些枪大家拿着……”说着,樊耀南让张纯熙拖出了一个箱子!打开来一看,竟然是一把把崭新的驳壳枪!而那枪旁边还有着黄澄澄的子弹!

    “杨增新这老狐狸太过狡猾,我等需千万小心!”樊耀南沉声对着这三十人道:“这些枪大家拿着,我试着将他约出来,确定在之后大家便在那里埋伏!听候我的号令!一击而杀!”

    而在樊耀南他们喊着〖革〗命的口号准备着刺杀的时候,金树仁也在自己的家中和心腹新疆省民政厅内务科长邓承昭、哈密驻军师长刘希曾、龙瑞成、陈大安四人在商议着这间刺杀之事!

    “樊耀南把枪支弹药都收下了?!”金树仁对着哈密驻军师长刘希曾沉声问道,而后者则是肃然的点了点头:“收下了!我估计他们现在正在商量着怎么对付‘老头子’呢!”

    金树仁微微一笑,扫视了一眼四人沉声道:“大家要准备好,荣华富贵在此一搏!若是他樊耀南成了,咱就得让他去死!要是他不成……少不得我们得自己动手了!”

    这四人沉默的点了点头,他们的利益早已经和金树仁捆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时,也容不得他们退缩,只有硬着头皮上!

    而在金树仁准备的时候,新疆省秘书长鲁效祖也在和自己从南京引进的原南京国府参谋本部第一厅第三科科长盛世才商议着什么。

    盛世才原本是东北人,早年间也是奉系内郭鬼子麾下的重将!甚至他曾与前妻离婚转而和郭松龄的义女丘毓芳结婚。后来经郭松龄介绍,张作霖送他到〖日〗本陆军大学学习。

    好景不长,郭鬼子反奉失败张作霖一怒之下断了他的资助。但盛世才却凭着自己的钻营本事依靠各路军阀最终完成了学业,1927年归国后他立即进入了国府军事系统中。

    一路升迁转任,最终做了南京国府参谋本部第一厅第三科科长。并不甘心的他知道在国府中不是黄埔系基本没有办法出头,于是转而辞职随着鲁效祖到了新疆。

    盛世才原本满怀雄心,想要来新疆成就一番大事业。结果因为他与金树仁既无同乡之情又无裙带之谊于是惨遭冷落。

    而且金树仁对南京参谋本部出身的盛世才身怀戒心,于是盛世才搞的还不如在南京做科长。一时间心灰意冷之极。

    鲁效祖也觉脸上无光,后来经他多方周旋。碍于情面,金树仁只任盛世才为督军中校参谋。盛世才自己也争气,两年后任东路剿匪总指挥,屡战屡胜。于是金树仁让他改任上校参谋主任。

    “晋庸啊……你说此事我们应该如何是好?!究竟是报或不报?!”鲁效祖早年间便随着杨增新一起到了新疆,算起来也是杨增新的嫡系了。

    可这次他真的犹豫了,他也看的出来实际上现在各方都想要杨增新去死!他没有理由要陪着杨增新一起死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