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 迪化的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研究完毕后很多人的结论是:其实老实做事儿也没什么不好。

    事实上也是如此,首先薪水待遇就不错!普通公务员拿的是一般雇员级的工资,而随着级别的上升调整工资也会跟着向主管、部门经理等方面调整。

    而且不是钉死的,会根据现在雇佣的薪水来发放。就这点来说很是不错了,至少很稳定不是?!还有退休后的一次性发放的退休金,有人算了一下那笔钱不算少了!

    《公务员纪律条例》规定普通公务员会在五十岁左右就可以申请退休,一般按照考入公务员年龄要求22岁算那就是工作了28年。

    28年总工资的40%!绝对是一笔大数目了,这还不止!每个月还能按退休时候的薪金的60%拿退休金,而且会根据现行的级别工资进行调整。

    可以说,只要老老实实的在政府做事绝对是亏不了的。

    不过最为吸引这些官员的是,他们的子女参与公务员考试的时候可以有优先权!也就是说,这方面他们绝对优势于其他人!当然,这也是有风险的。一旦他们子女犯事导致的可能会是他们被去职,或是降职使用。

    大棒很厉害,但胡萝卜也很诱人!于是多数的官员还是愿意留下来继续工作,当然!他们老实了不少,前车之鉴那三十余颗人头摆那里呢!

    带着血腥味的文件都已经发到了各部案头了,从纪律检查委员会过来的防贪处不断的告诉他们这些被判刑和被枪决的人的家属现在的情况。

    家产被抄没了不说,那些被查处者的亲属更加难堪的是被沿途的民众攻击!这种攻击或许是语言上的咒骂,也有人试图要殴打他们。

    如果不是东三省警察局将他们护送出去,或许他们都走不出东三省的地界。

    即使出去了又如何呢?!凄凄惶惶如同丧家之犬,各地的报纸已经将他们的名字甚至相片都公布出去了。他们能够活下去吗……

    那位猛虎虽然没杀掉他们,但也几乎断掉了他们的活路。这份凶狠果决让无数人不寒而栗,那些曾经想在其中伸手的官员们不由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冒到了头顶!

    还好没伸手呐!不然那就是和那些人一个样的结局,而东三省自此贪腐情况大减!

    此时的樊耀南带着无比的亢奋准备着刺杀事宜。而金树仁等则是联络了包括各方对杨增新日益不满的官僚及军中人士。

    看似平静的迪化实则激流暗涌!那三十名跟着樊耀南的学生们暗自准备着,可惜的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已经落入了某些人的眼中。

    金树仁也是,其实若不是摄于金树仁的军事力量或许四处就自己动手了。金树仁毕竟掌控了新疆的一部分兵力,而由于杨增新又是裁军又是反腐的于是那些人也都暗自商量好一旦有事自然是推举承诺了保障他们利益的金树仁上台。

    应承的时间一步步的逼近。一只三十余人的队伍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的来到了迪化。他们的到来没有掀起一丝的波澜,也没有人注意到俄文法政学校附近的几栋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卖了下来。

    樊耀南在兴奋的准备着,却不知道有两张大网已经悄然的向他围来!这两张网中一张的主人金树仁也不知道,他自以为得计的黄雀在后却不知早有人在狩猎着他。

    “卡嚓~卡嚓……”在小院的地窖里,霍庆云带着自己的弟兄沉默的将箱子里的枪械组装了起来。这些枪械原本就是属于他们的,在他们组装枪械的时候葛子默悄然的走进了地下室。

    霍庆云抬起头来看到是葛子默进来了,不由得笑了笑!站起身来对着葛子默点了点头。

    “这里你们可以试枪一下。但不要动静太大。”葛子默对着霍庆云轻声道:“明天就要动手了,这件事情可全看你们的了。”

    霍庆云肃然的点了点头,对着葛子默沉声道:“我们既然来了,那么任务就不会失败。如果连他们都对付不了,那我们也算白耗咱国防军的粮食了!”

    葛子默笑着点了点头,随即犹豫的对着霍庆云便轻声道:“金树仁和樊耀南,这两个能不能尽量不要杀?!生擒便好?!”

    霍庆云皱了皱眉,疑惑的看向了葛子默。而葛子默不由得苦笑。对着霍庆云便轻声道:“这是鼎臣公的想法,他觉得这两个人毕竟都跟随他多年了。尤其是金树仁,若是就这么杀了……”

    如果是放在数年前。说不准杨增新就会选择毫不犹豫的干掉这两个人。但如今,他或许老了有了一丝恻隐之心。又或者是对马福兴这位随着他一起打天下的老将惨死后家道中落的一种愧疚。

    总之,他是人能够葛子默尽量能够抓活的。

    那年杨增新之所以一定要干掉马福兴,很大一方面的原因是马福兴让第三个老婆“杭州夫人”在京活动,向曹锟贿买了个“建威将军”的虚衔,妄图取杨增新而代之。

    可马福兴的那位二货“杭州夫人”竟然用来往书信谈及了这些事情,于是被杨增新以邮政检查为名所侦知。这才惨遭绝杀。

    当然,这件事情也和杨增新打算将马福兴调来迪化有一定的关系。马福兴是旧式人物,又是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军阀。

    他在赴喀什噶尔就任后,自恃功高。骄奢淫逸,作威作福。妻妾成群,还有记载他还“广渔民间妇女,霸占公私田地,聚敛民间财富,滥用各种肉刑。刖人手足,戕人生命。”

    影响太大,杨增新不得不将他调到自己身边来试图让他担任个闲置。马福兴当然不愿意,于是便有了反心。最终这件事情导致了他和自己儿子的被杀。

    或许真是老了,杨增新竟然希望这次不要有太多的老人去死。于是跟葛子默提出了这个要求。而霍庆云听到这要求则是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只能说是尽量,毕竟这种事情谁敢完全的保证?!”霍庆云对着葛子默便沉声道:“目标的安全,和我麾下那些弟兄的安全才是首要的。如果可以,我会尝试一下。但如果不行,我还是会选择击毙。”

    葛子默对着霍庆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随后沉声道:“辛苦!”

    霍庆云闻言笑了笑,轻声道:“这是为了国家……”

    这日,迪化俄文法政学校张灯结彩!一片欢腾,毕业的归校人员在各处谈笑着。因为有的人地方远,过来需要时间。于是座谈会傍晚才会举行。而作为迪化的主席,杨增新则会亲自过来。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人群中多了一些穿着蓝色长衫的男子。这些男子看似侍应生,但却手法极为生疏。不过教导主任张纯熙的解释是,这些人都是俄文法政学校的学弟。

    众人便释然了,偶尔他们也会对着这些蓝衫男子说起些自己行政后碰到的问题。算是对于这些学弟的指点,但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学弟的腰间有些鼓起!

    傍晚时分,杨增新的车队缓缓的来到了俄文法政学校。樊耀南、张纯熙等人则是在在校门口笑着将杨增新迎接了进来。

    整个场面一丝的不合气氛都没有,杨增新的警卫们警惕的跟在了杨增新的四周注视着人群中的可疑之人。这种情况下,那些蓝衫侍者不自觉的低下头。

    混杂在人群中的葛子默微微一笑,原本拢在裤兜里的手拿了出来轻轻的做了几个看似随意的手势。人群中的某些人在手势下则是悄然的分开来。

    便在杨增新进入了俄文法政学校后,在自家书房里的金树仁微微一笑!对着身边等候着命令的新疆省民政厅内务科长邓承昭、哈密驻军师长刘希曾、龙瑞成、陈大安四人沉声道:“让弟兄们都动起来,无论情况如何记住别留下什么活口……”

    “是!!”四人沉声道,金树仁随即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希曾,你和我去一趟!承昭,你负责联络其他人。随时等候消息!瑞成、大安,你们两个注意情况!事后记得放出消息!”

    “是!”四人对着金树仁便沉声道,而后金树仁站了起来咬着牙对着他们道:“诸位,荣华富贵在此一搏!出发!”

    四人点了点头,随后沉默的随着金树仁一起离开了他家的院子。

    出得门来,龙瑞成、陈大安和邓承昭四下散去。而黑暗中则是走出了数百人紧紧的随着金树仁及刘希曾左右!向着俄文法政学校缓步行去!

    华灯初上,那数百人在俄文法政学校附近便缓缓散去!若水滴一般的消失在了街道中,他们却不知道这一切都落入了那些看似普通院子里一群汉子的眼中。

    “就位,准备行动!”在房间中闭目养神的霍庆云猛的睁开了眼睛,对着身边的那几个组长沉声道!随后几个组长点了点头,沉默的散去。

    几只气死风灯被挂上了门口,一阵阵的凉风在迪化的街道上呼啸而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