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喋血迪化(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而葛子默则是将一个话筒拿到了杨增新面前轻声道:“主席,这里已经联通了广播。您说话的会传到外边儿给那些士兵们听到。”

    杨增新楞了一下,好奇的看了一眼这个话筒点了点头。对着话筒便道:“我是杨鼎臣,我现在没事儿!让德庵进来见我!”

    “见我~见我……”一道道的回声随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了校门外的大喇叭一声声的传开了。那些原本怪吼着要冲进来的士兵们顿时不知所措,从喇叭里的声音他们大致可以分辨出这的确是杨增新的声音!

    但最为重要的是,这声音太大了!以致小半个迪化城都听到了!自己等人若是强行冲杀进去,就算干掉了杨增新能落好吗?!

    金树仁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愣住了,但已经到了这份上了不冲却又能如何?!杨增新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

    就算自己现在罢手,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金树仁一个咬牙对着这些士兵们怒吼道:“这是樊耀南搞的鬼!他已经害了主席了,我们要冲进去为主席报仇啊!!”

    人群中声浪再起,无数人嘶吼着便要冲向近在咫尺的校门!此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德庵先生,鄙人劝你最好还是住手的好。现在至少有七把枪瞄准了你的脑袋,妄动一下说不得就会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砰!”这话音刚落,随即便传来一声枪响!金树仁猛的感觉到了手上一震!那握住的驳壳枪一下子飞了出去了!

    所有人顿时大惊!几个金树仁的警卫便要靠过来将他围住保护,却听得“砰!砰!砰!!”连续三声枪响!这三人便在金树仁的面前直接被人将脑袋打爆!

    “德庵先生,最好不要妄动。所有人原地站着。否则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可不要说鄙人未曾知会……”

    “所有人住手!!”金树仁猛的怒吼了一声,一挥手!这些士兵们顿时都停了下来。

    金树仁脸色铁青,他算是看出来了!人家这是早就织好了罗网等他金树仁来跳呢!

    可笑的是,自己还以为是黄雀!却不知道连同自己和樊耀南,都是人家的猎物!自以为得计。最终却觉察自己不过也是猎物。这个发现金树仁心中满是悲凉!

    “德庵先生,这就对了!樊耀南都未死,那么先生又会有什么问题?!”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而此时便有三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漠然汉子“吱呀呀~”的打开了校门走到了金树仁身边。

    “还请德庵先生进来。与主席一晤。事情解决后,先生自可离去……”

    听着这话,金树仁无奈的苦笑!此时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他只能是默然的点了点头,而后随着这三人缓缓的向着校门内走去。

    “轰隆隆~”便在此时,远远的杀来了一只马队!为首的便是杨增新的死忠分子杜发荣,而在杜发荣身后的则是他的儿子杜国治!

    他们带着约四百余人骑马奔杀而来——这也是之前杨增新得知了金树仁和樊耀南的动作后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杜发荣虽然有着四百余人的马队。

    但若是动起来。凭着金树仁和樊耀南手上的人总归是能够在这支部队赶来前攻破总督府杀掉他的。而且这两人都是有着歪心眼,对于杨增新的一举一动都极为关注。

    这逼得杨增新只好是装聋作哑,直到现在葛子默确定了才发动!

    杜发荣的马队一下子便将金树仁他们全都包围了起来,金树仁面若死灰!而跟着他一起来的哈密驻军师长刘希曾脸色惨白,此时的他也知道现在大势去矣!

    “缴枪不杀!!等待主席处置!!”杜发荣怒发冲冠,对着刘希曾他们便怒吼道!刘希曾望了一眼金树仁,后者脸色一丝的表情也没有。刘希曾知道现在是黄牛过河各顾各的时候了。

    无奈的他对着麾下的士兵们挥了挥手,那些小兵辣子自然是不想去死的!于是皆老老实实的把自己手里的枪全都放下了。

    “所有人!把他们看押起来!国治。你随我押着他们去见主席!”杜发荣肃然的大声吩咐道,随后那些个士兵们全都动了起来!没一会儿刘希曾带来的士兵们便被捆做了一团。

    而刘希曾本人和金树仁一起被杜发荣押着进入了校园内,进得校园看着那院子里满地穿着蓝衫侍者的尸首杜发荣脸色颇为难看!

    一场针对于新疆省主席的刺杀。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进行!偏偏他们还毫无所觉,若不是这些黑衣人现在自己说不准都陈尸其中了!

    而想到这里,杜发荣便觉得奇怪!这些人眼生的很,却不知道是主席从哪里找来的。杜发荣虽然没读过什么书,却深知不该问的不问这条官场真理。

    于是他老老实实的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押着金树仁他们一起进入了厢房内。

    菜仍未冷,酒依然温。杨增新坐在主位上,对着杜发荣轻笑着道:“发荣啊……辛苦你了!来,和国治都坐下一起吃点!德庵、希曾,你也都坐下。”

    说着。杨增新顿了顿对着身后的葛子默轻声道:“先生,麻烦你良久还请坐下一同吃口酒吧!”

    葛子默笑了笑,摇了摇头轻声道:“主席随意便是,我在工作期间是不能擅离职守的。我请早襄先生出来与先生作陪吧……”

    说话间,樊耀南被几个黑衣人押送了上来。而看到了没死的樊耀南金树仁反而是松了口气,算起来樊耀南于杨增新的仇可是比他金树仁和杨增新之间大很多!

    他都没死。那么自己自然也不会有性命之虞!

    “既然都准备好了,那么我们便入席吧!大家辛苦了好几年了,也应该是聚一下的时候了……”

    毫无征兆的,杨增新忽然重复了一下刚刚在开席的时候所说的那句话。这句话在当时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但现在说来却意味深长!

    众人没有吱声,沉默的自斟自饮夹菜吃饭。金树仁和樊耀南不知滋味的将这顿饭吃完,杨增新则是酒足饭饱后,对着两人轻声道。

    “两位,既然已经与我生起嫌隙自然便不好在新疆继续呆着了,还请休息一晚明日我让发荣礼送两位出境……”

    说着,杨增新顿了顿对着这两人轻声道:“两位在新疆贡献作出不少,也可谓是劳苦功高!鼎臣在此拜谢了……”

    金树仁和樊耀南闻言面若死灰,但他们同时也知道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了!如果按照以往的习惯,杨增新肯定是废话不多说直接让人将他们乱枪打死!

    “我已经是奔七十岁的人了……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还要对我动手……”说完这段话,杨增新口气突然变冷!对着两人便沉声道。

    “人生七十古来稀,我今年都六十八了!还能在这主席的位置上熬几年?!为何你们就那么着急?!”

    说着,杨增新悄然的叹了口气对着两人轻声道:“本来我就打算,过两年就退下来了。这个位置交给早襄来坐。德庵我也不会亏待,副主席的位置总是不会少你的……”

    说着,杨增新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他们沉声道:“可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再等等?!”

    随后杨增新无力的摆了摆手,身边的卫队长高连斗阴沉着脸色拿着一份名单“啪!”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金树仁面若死灰!而樊耀南则是睁大了眼睛!

    这份名单上赫然写着:主席樊耀南、副主席金树仁!

    刹那间,樊耀南什么都明白了!他被利用了,的确!杨增新要去他的职务,但这是为了准备让他接手省主席的位置!

    而放出他被去职消息的,毫无疑问的是杨增新的心腹、被定为副主席的金树仁!金树仁肯定是不满自己副主席的位置,于是想要借刀杀人!让自己谋害杨增新,随后螳螂捕蝉,一口将主席的位置吞下去!

    “去吧……两位去吧!”杨增新无力的摆了摆手,整个人忽然苍老了几分。对着两人便轻声道:“明日我就不送你们了。发荣,让人贴个告示出去。还有,清理一下这里……”

    说着杨增新在卫队长高连斗的扶起下,微微颤颤的离开了这处院子。这时候,对着杨增新满心怨恨的樊耀南才发现,这位曾经在新疆杀伐果决十七年的“新疆王”真的是老了……

    此时,身在奉天的屠千军收到了来自于葛子默的电报。上面只有小小的一行字:新疆入我!看着这四个字,屠千军微微一笑!对着身边的尚迪南轻声道:“告诉法兰克,我们明天就去上海!然后,我陪他到美国助选!”

    尚迪南点了点头,对着屠千军沉声应道:“是!!”

    夜半,樊耀南在自己的房间里夜不能寐。

    而此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樊耀南瞳孔一缩!随后沉声道:“进来!”

    却见刚才一直站在了杨增新身后的葛子默悄然的打开门,走进了他的房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