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 船途论道和国内的举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轮船航行到美国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一个月里罗斯福与屠千军探讨的最多的便是关于满洲的经济形态。进入满洲以来,罗斯福发现了一件意外的事情。

    首先,东三省并不禁止私人的资本。但多数大型企业,比如:采矿、银行、冶炼、化工……等等行业全部都是由东三省政府本身的资本在运作。

    这又和传统的英美资本主义似乎有所不同,但说它是社会主义却又存在和承认私人资本。这种经济形态引起了罗斯福的注意,于是考察期间罗斯福也询问了一部分关于东三省的政策问题。

    颜正清等人虽然给他解答了一些,但毕竟他们太忙是以很多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给这位州长解答。屠千军作为整个国防军的总司令,也忙的不可开交。

    于是罗斯福并没有去麻烦他们,而是将自己的问题记述下来。并等屠千军和自己一起乘船前往美国的时候在一并做一些解答。

    “首先我要解答一点,睿慈兄!现在满洲所实行的政策,基本上来看可以算做是国家资本主义和私人资本的结合体。”屠千军笑着对罗斯福解释道:“或许,这里面也有一些社会主义的味道。甚至也有着一些古代〖中〗国的哲学思想。”

    “你可以看作这是一个混合体,但总的来说似乎是行之有效的。”屠千军顿了顿,对着罗斯福笑着道:“至少我治下的人民没有饿肚子,也没有因为灾害而人心惶惶。他们的生活得到了保障,而且整个地区来看是欣欣向荣的。”

    屠千军说到的这一点罗斯福点头表示同意,事实上他去到的灾区重建地段没有看到失魂落魄的灾民。更多的人是在辛勤的劳作,领取东三省政府派发的救济重建家园。

    由国防军、当地军转干官员和一部分的东大学生组成的公务员队伍,在灾区负责协调、重建工作。同时他们负责治安、发放救济和向东三省政府汇报灾区重建情况的工作。

    “孟贲兄,我看到的很多的大型企业。比如:久大集团、东三省兵工厂、满洲矿业……等等这些大型的企业,几乎都有着东三省政府的股份。”说着,罗斯福顿了顿对着屠千军沉声道:“这会不会影响到私人资本?!官方的竞争挤压私人资本。又会不会导致私人资本的萎缩和被打压?!”

    听得罗斯福的话,屠千军笑了笑点头道:“睿慈兄,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想说的是,有些部分我是不允许私人经营的。这些包括了军工业、铁路、钢铁……等等!私人银行的话。我会开放一部分。但主体依然是政府在管理。”

    说着,屠千军让身后的尚迪南拿出一个笔记本打开来指着上面的一些记录对着罗斯福轻声道:“首先我们要注意到一个问题,私人资本对于国家的影响力会有多大?!”

    罗斯福闻言一愣,而屠千军则是笑着道:“毫无疑问,托拉斯的影响力是很大的。这也是为什么你们会选择拆分‘标准石油’的原因。因为它太大了,已经大到足以影响一个国家的地步。于是你们开始拆分它。”

    罗斯福听着军子的话点了点头,在1890年。标准石油控制了美国80%的石油。俄亥俄州起诉标准石油成功,托拉斯在1892年被迫解散。最终标准石油在1911年被美国最高法院拆解。

    “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即使标准石油看似被拆解了可它依然是在团体运作。”屠千军对着罗斯福笑着轻声道:“它需要一定的时间恢复,但恢复之后整个石油工业体系依然对着政府有着极大的影响力!而政客们不可避免的要争取他们的支持。”

    “其余的包括了军工业、美国钢铁公司、美国烟草公司……等等这些私人资本,实际上已经控制了整个美国不是吗?!”屠千军对着罗斯福叹了口气,轻声道。

    “一旦他们的利益受损,凭借他们手上掌握的一些媒体完全可以将某些让他们不高兴的议员滚蛋。”

    “政治选举中,利用各种丑闻、绯闻打击对手的事情层出不穷。而竞选所产生的费用。如果没有资金的支持那是持续不下去的。”

    罗斯福闻言不由得一滞,而军子却对着罗斯福轻声道:“追逐利益,这是资本的天性。看似被拆分的托拉斯。事实上他们可以重新组织成新的联盟。经过一定的时间沉淀整合,会有他们的代言人再次进入国会,只不过他们换了一身衣服。”

    罗斯福沉默了,事实上屠千军所说的就是现在的美国的形态。基本上国会都被大型资本所控制,各方资本的代言人在台上为各自的利益说话。政府却不得不看着这些人的脸色来行事。

    胡佛现在的不上不下,事实上也和这些资本有着很大的关系。安德鲁.梅隆成为了数任财政部长,这其实就是这种力量的体现!

    1932年这一年,美国65%的工业掌握在600家公司的手里;仅占全国人口1%的人拥有全国财富59%!胡佛的复兴金融公司采用了那种经营方针,不得不承认与这些资本有着极大的关系。

    “我们要讨论的关键点是,究竟是资本控制国家还是国家控制资本?!”屠千军看着罗斯福肃然的道:“资本的力量很大!而且它的逐利性也让它变得很危险!”

    说着。屠千军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罗斯福沉声道:“如果是资本控制了国家,那么在国家利益、民众利益与资本利益有冲突的时候,你觉得资本会怎么做?!”

    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抛掉国家利益!至于民众利益,看看现在的美国就知道了。罗斯福在自己的心里回答道,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这却是事实。

    面对大萧条,银行家艾伯特.H.威金把本银行的股票抛空卖出。事后又撒谎骗人。纽约huā旗银行的查尔斯.米切尔撕毁了跟谷物交易银行合并的协定,此外,米切尔还把证券亏本卖给家人,事后又买回来,这样来逃避联邦所得税。

    J.P.摩根也用类似的办法钻空子。1929、1930、1931这三年,他一分所得税也没交过。《芝加哥论坛报》老板罗伯特.麦考密克上校一年只是象征性地上了1500元的所得税,却写了许许多多的长篇社论,敦促读者老实纳税。分文不少。

    安德鲁.梅隆这时也以财政部长的资格追逼那些拖欠税款的人们,可是对自己却采用另一种标准。遵照梅隆的指示,国内收入署署长为他写了一份备忘录,列举12种逃避联邦税的办法。这条新闻使全美国为之震惊!

    于是,指派了财政部一位税收专家去审查梅隆的个人所得税申报书。结果发现梅隆竟采用了这位署长的五条建议,其中包括虚报赠款若干宗,亏损若干项。借以偷税漏税。

    约瑟夫.肯尼迪本人就是个商界巨头,可是他却说:大家本以为掌握美国各大公司的那些人品行端正,理想高尚,可是这种信念现在已经完全破灭了。

    “我们或许可以一时限制住资本这头野兽,但它也会不断的渗入政府、媒体等。最终将它的敌人吞噬掉!”说到这里,屠千军不由得叹了口气。

    后世一堆的精英人士在胡吹大气,说什么食品安全之类的。殊不知,在美国整个食品行业事实上早已经被食品公司完全的垄断。在美国。你会因对食品说话而被起诉。

    《食品诽谤法或者食品诋毁法案》也被称之为“素食者诽谤法”依据该法案,在通过素食者诽谤法案的州。媒体和个人不能随便说食品有问题。

    例如对肉类、家禽或者生海鲜中的细菌所引起的健康风险、沙拉中的亚硫酸盐、熏猪肉里的亚硝酸盐和其他加工食品,以及食物中含有的高脂肪含量物、农药/除草剂处理物、基因技术制造成分或者其他剧毒化学物质发表评论,除非你有非常确凿的证据。

    该法案被13个州所通过,包括阿拉巴马州,亚利桑那州,科罗拉多州,……等等。各州之间,这不法律的具〖体〗内容有所不同,但典型的食品诽谤法允许食品加工商和经销商起诉针对食品发布贬低性评论的个人或团体。

    在德州等美国的农业大州,刊登肉制品制作过程的照片文字。和其它一切会引起消费者反感的生产过程是的新闻体裁的报道,在没有与原产家沟通的前题下刊登,都是非法的行为!你也许会因为一张饲养场的照片被刊登在报纸上而被判罚30万美元!

    事实上,此时整个国家已经被资本绑架了。任何人都不敢乱说有关于食品安全的问题,著名的节目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曾经在她的节目上仅仅说了一句汉堡的话。

    但结果是被食品公司起诉,虽然她最终胜诉了可究竟她付出了怎么样的代价人们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看到的是在此次诉讼之后。奥普拉再也没有公开谈论过这个话题。

    “睿慈兄,我们首先要知道人终究是自私的。”军子对着罗斯福叹了口气,轻声道:“为了自身的利益,他们会不择手段。”

    包括了刺杀!屠千军心里补充道。肯尼迪结束了越战,制定了一系列的政策但导致的是他死的不明不白。甚至他的家族任何想要参与政治者都被一道无形的墙挡住了。

    任何想要重启调查此案的人,无论是记者还是政要都会惨遭横祸。

    “限制资本,这是国家首先要做的。不然,就会被资本毁掉!”军子对着罗斯福肃然的沉声道。

    “国家资本主义,事实上就是让国家在资本上有一定的影响力!至少要占有一定的份额,保证一旦资本露出一些秉性的时候可以将这种苗头打下去!”

    “但这会不会形成‘权贵主义’?!”罗斯福思考了一会儿,对着屠千军沉声道:“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一旦形成了制度那么一批垄断的新权贵就会出现。”

    屠千军听了罗斯福的话不由得哈哈大笑,随后解释道:“睿慈兄,你会注意到我把几项特别的制度放进了《公务员条例》里。一个是个人财产的公布,其次是个人行踪的汇报。还有一项,则是他们的子女报考公务员时候的优先权!”

    顿了顿,屠千军对着罗斯福解释道:“制度的公开透明化。实施监督这是必须的。其次,这些管理人员都会被纳入官员体系中。也就是说,他们必须接受来自于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廉政公署的监察。一旦出现问题,无论是他们本人还是他们的子女那么连累的都会是两方面的人!”

    “当然。私人资本我们也是鼓励的。包括了贷款、技术指导、国家贸易……等等这些!”军子笑着对罗斯福解释道:“但,规定也是严苛的!一旦发现有问题,那么禁止从业则是必须的!”

    “比如,经营丝绸被发现以次充好,那么第一次数量不大的话我们会提出警告。如果再次发现,我们会让他停业整顿。当第三次发现的时候,这间店铺将会面临查封。从业人员会被限制五到十年内不允许从事这个行业。还会被判刑。”

    罗斯福若有所思的将屠千军的话记录了下来。事实上他现在正在思考着自己的新政。但还没有一个完全的概念,这里到来满洲后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找到了什么灵感。

    于是才有了他和屠千军的这一番对话,而屠千军顿了顿对着罗斯福便沉声道:“我不知道为什么美国竟然没有粮食储备这种储备方式,但在〖中〗国成立粮食的仓储很早就有了!”

    说着,屠千军对罗斯福轻声道:“《隋书.长孙平传》曰:‘平见天下州县多罹水旱,百姓不给,奏令民间每秋家出粟麦一石已下,贫富差等。储之闾巷,以备凶年,名曰义仓。’”

    “这便是最早的粮食存储记载。如果美国有着自己的粮食存储那么在这次灾难中也不会显得那么的无力……”

    罗斯福无奈的叹了口气,美国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什么粮食存储的问题。美国的确也有资格不去考虑这个问题,广袤的土地、耕作的先进性足以让他们无需考虑存粮的问题。

    但这种危机时刻,政府竟然没有自己掌控的粮食!甚至想做点救济都不成,导致了民众需要救济而政府却无能为力,那些属于农场主的粮食你总不能去抢吧?!

    “将一部分的产业收归国有,或者至少是要在国家控制范围之内的这将保证国家与民众的利益。”军子对着罗斯福沉声道:“特别是银行、基础设施建设、自来水、列车、电力、机场……等等。”

    说着,军子笑了笑对着罗斯福轻声道:“事实上这个理论并不新鲜,苏联的创始人列宁在1917年就曾说过:因私人垄断和资本主义经济的矛盾突显,〖自〗由资本主义已经无法适应资本主义的发展。为此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将积极干预经济,从而使资本主义进入到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阶段。”

    罗斯福不由得一愣,他可没有想到屠千军竟然会提出了国家资本主义的概念。不过他是个同时拥有着好奇心、惊人的自信心和记忆力的名门贵族!

    “很有意思的论点,孟贲兄!你能给我具体说说吗?!”罗斯福好奇的对着军子轻声道,这时候他并没有接触到多少的社会主义书籍。因此对于列宁曾经在1917年9月写的文章《大祸临头及防止之法》出现的名词有些不熟。

    不过这也正常,因为这本书是苏联1947年外文出版局印的所以很多人不是很知道也属正常。

    “‘国家资本主义’这个词。最早见诸列宁在1917年9月写的文章《大祸临头及防止之法》。”对着资本主义总统去解释社会主义名词,这让屠千军觉得很有意思。

    “当时是一战,沙皇被推翻而过渡政府刚刚成立。整个国家因为战争导致的饥荒和大规模的失业现象,束手无策,一筹莫展,却还整天考虑着履行协约国条约,继续与德国的战争。”

    说着,军子耸了耸肩对着罗斯福轻声道:“列宁写了这篇文章,并提出应对之策:由国家实行监督、监察、统计和调节生产和流通,规定生产中劳动力的正确分配。消除对民力的浪费,加以节省。”

    “监督的主要办法是银行国有化,大型垄断公司国有化,取消商业秘密。强迫中、小工商业者实行合并,强迫人民联合于消费合作社。”说着,屠千军顿了顿对着罗斯福轻声道。

    “事实上,列宁的想法是用国家资本主义挤垮和控制私人资本主义。这和我的想法有些出入,毕竟全部的国家资本不是什么好事。要保持私人的资本,这样才能够保持活力。”

    军子的话再次让罗斯福陷入了沉思,这和他某些朦胧的想法不谋而合。历史上罗斯福就是采取了国家资本主义干预最终让美国度过了经济危机。

    他上任的第三天就宣布所有银行停止营业。随后让国会通过《紧急银行法》,该法宣布停止黄金的兑换和出口,授权联邦银行增发钞票以解决货币饥荒,并改造联邦储备银行以加强国家对银行的管理和控制。

    而随后通过的《农业调整法》将生产的各个环节置于国家监督之下,以减少盲目生产,并由国家干预,调节企业关系和劳资关系。

    这一系列的政策,实际上都是国家资本主义的一种体现。以国家的力量。干预经济并使之回归正轨。不过因此罗斯福也没少被〖自〗由意志主义者骂是“经济法西斯”。

    看着罗斯福在自己的本子上写写画画,不时的沉思着什么,军子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走出了船舱。他不过在船舷外站了一会儿霍殿阁便拿着一份电报来到了他的身边沉声道:“总司令,奉天来电!”

    “辛苦秀亭叔!”军子对着霍殿阁微微一笑,拿起翻译好的电报看了起来。

    这次颜正清从奉天发来的电报,首先是张耀曾、沈钧儒等人在满洲呆的很是舒心!于是拉了一票的老朋友前来满洲任职,还拉了一部分的北大老师过来。

    其次便是新疆的事情,现在东三省政府培训的一批军转干已经进入了新疆并大规模的展开工作。而在新疆边上的甘肃、宁夏两地的四大马似乎有所异动,看样子想要趁着新疆政局不稳的时候占点便宜。

    最后是南京国府来人,汪兆明派人来希望东北作保帮国府向英美两国贷点款。国府现在真是已经有着运行不下去的感觉了。

    屠千军看着这份电报不由得哑然失笑,〖中〗央找地方做担保跟外国贷款。这种事情恐怕是空前绝后了吧?!亏他汪兆明干的出来哪!

    军子不知道,汪兆明这也是逼得没有办法了!满洲有钱他总不能去抢吧?!再说了。他也抢不过啊!可要找英美两国贷款,这两国的大使完全是打着哈哈一笑而过,茬儿都不接。

    除掉了南京国府的事情,就是四大马了!看着电报上的消息军子冷笑,四大马?!希望他们来吧!不然自己找什么借口收拾他们?!蹲在那里也是个祸害,早除掉了早好!

    那个高喊着“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的马步芳。就算他不找来军子还想找过去呢!于是沉思了一会儿,屠千军用暗码给奉天回电。

    告诉颜正清,第一、南京方面的要求可以答应,但拖他一下。第二、国防军在新疆的实力暂时不要暴露,引诱四大马出击!把他们围杀在新疆,然后用担保换取国府承认国防军占有四大马地盘。

    至于具体怎么做,完全不用屠千军担心。颜正清他们那群老狐狸可比谁都奸诈,暗算一下南京国府还不跟玩儿似的?!至于新疆方面的战事么,更不用担心了。

    国防军的战斗力不说,第二军团司令齐木登那也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汉子!苏联和〖日〗本都收拾过,还收拾不了小小的四大马?!

    他将密电写好之后,交给了霍殿阁轻声道:“秀亭叔,麻烦了!”霍殿阁点了点头,而后将电报拿了下去。

    随后的这段时间,屠千军便一直在跟罗斯福商讨着关于经济危机中执行国家资本主义的方式。原本这些政策就和罗斯福心中所想的暗合,是以他并不排斥屠千军所说的这种方式。

    就在屠千军和罗斯福商量国家资本主义的时候,国内却一堆人恨他恨的要死!这些人中首当其冲的便是蒋中证和宋子文。

    好不容易他们沟通了各级元老,准备要逼退汪兆明。结果他满洲却答应给汪兆明担保贷款,一下子这眼瞅就要死的咸鱼他又翻身了!你让这两人如何不把屠千军恨的是牙痒痒?!

    相比两人,汪兆明这边高兴的就想直奔满洲在颜正清那张老脸上狠狠的亲上一。!太及时了啊!原本各级官员和国府元老们看他的眼神是越来越不善了,现在有消息可以搞到钱了这些人脸色好看多了!

    青海、宁夏和甘肃北部在上述这个地区里,权力由一家姓马家族分享——马鸿逵、马鸿宾、马步芳、马步青!

    而如今,四大马放下了往日的仇怨聚集到了甘肃、青海和新疆的交接处。这里现在聚集了四大马近六千余人的兵力——他们谁也不相信谁。

    “子香,你打听清楚了没有?!现在新疆真的这么虚?!”瘪嘴方脸的马鸿逵狐疑的望向了身边一个留着渣胡子,光头短须的男子。

    这男子闻言不由得哼道:“我当然打听清楚了,杨增新的左膀右臂樊耀南和金树仁俩要暗杀他!老家伙怕了,就把这俩给送走了。本来还有杜发荣这小子的,估计他也不放心!就打发到满洲做什么考察去了。”

    说着,这男子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新疆最近倒是来了不少的部队,看那军装好像没有见过。估计是杨增新这老家伙怕了,新组织起来的部队吧!”

    这男子,自然就是四大马中最狡猾的马步芳!也不怪马步芳不认识国防军的军装,隔着这么远在消息不灵便的民国他们要是知道国防军穿什么样的军装那才真叫稀奇了。

    而且国防军进驻以来极为低调,基本上少与外面有什么接触。

    “最近新疆倒是新调进来了一批官儿,估计是杨增新培养的心腹。在接位置呢!”马步芳吸了一下鼻子,对着众人哼道:“说实话,我觉着这是个大好的机会哪!他杨增新左膀右臂刚没了,人心惶惶的!咱要是不趁着这个机会上,等他缓过劲儿来可就没这么好弄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