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陷坑四大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说着,马步芳乜了一眼面前的这三人冷哼道:“一笔写不出俩马字!咱说到底都是真主的战士,这好事儿别说我没带上你们!”

    听了马步芳的话,三人都犹豫了。新疆那么大的地盘说不动心那是假话,尤其是马步青!作为弟弟的马步芳总压着他一头,他早想搞一块地盘了!

    “上阵亲兄弟,打虎父子兵!子香,既然你都上了做哥哥的怎么能落你之后?!”马步芳刚刚说完,马步青便立即表态了!

    马鸿逵、马鸿宾是堂兄弟,两人互视一眼点了点头。由马鸿逵开口对着马步芳便道:“成么!不过子香啊~这打下来了咱怎么分?!总得有个章法吧?!还有,这南京国府的帐谁给去办?!”

    马步芳不愧是后来老奸巨猾挤走了哥哥的枭雄,便见他对着三人嘿然笑道:“我早打听好了,现在南京国府的汪兆明院长正缺钱呢!都找上满洲那位老虎借钱去了,咱到时候打下来了给他几个钱不就完事儿了?!”

    说着,马步芳支起身子吸了吸鼻子继续道:“地盘么……咱自己打下多少算多少!可有一点啊!自己兄弟占住的别人不能抢,大家各凭着本事打到哪儿算哪儿!”

    其余三人听了马步芳的话想了想也觉得合理,大家凭着本事么!谁打到了算谁的,这也算公平合理。

    这四大马完全忽视了新疆的兵力——或许在他们看来新疆现在不过是案板上的一块肉,任由他们宰割。失去了杨飞霞、樊耀南、金树仁等这些猛将之后,杨增新还剩下什么?!

    可惜的是,他们不知道那位虽然远赴美利坚却依然为他们设下了绝杀陷阱的猛虎正冷笑着等着他们自己往里跳。

    “那成!咱都回去准备准备,月底到这里集结!”马步芳一拍桌子便对着三人道:“说好了哈!入疆后咱散开,谁打的地盘归谁!不准抢!”

    “成么!都是带把的爷们,一口唾沫一个钉!”马鸿逵对着马步芳便呵呵的笑道!言罢,四人商量了一些细节和出兵的位置,便各自散去。

    在迪化城里的齐木登抓着这份东三省内政部四处送来的情报嘿嘿冷笑。对着身边的第五军军长梁大山便嘿然道:“马勒隔巴子的!这帮杂碎脑筋动到了咱头上来了!欠收拾么!”

    梁大山则是看着情报上四大马会面说的话,嘿然冷笑!

    齐木登这时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对着梁大山便道:“这点儿废渣,我也就不亲自来了!你给收拾收拾。别给咱国防军丢脸了!对了,总司令来电报了!让咱往死里整!”

    梁大山听了齐木登嘴里蹦出“总司令”的名号不由得两眼放光,而齐木登则是笑呵呵的道:“总司令说了,这帮子废渣既然要来找事儿咱就往死里抽!”

    梁大山闻言狠狠的点了点头,这时候齐木登肃然的拿出了几分文件交给了梁大山沉声道:“这些,给弟兄们看看!这帮子东西,不收拾了对不住咱国防军的名号!”

    而看到这份资料梁大山的眼睛立马就红了!那鼻孔中的气息呼哧呼哧的往外喷着!

    打头的一份政府公报。其中开列了马将军在要征收的捐税:销售税、家畜税、骆驼税、运盐税、用盐税、烟灯税、养羊税、商人税、脚夫税、养鸽税、土地税、掮客税。

    粮食税、特别粮食税、附加土地税、木材税、采煤税、皮税、屠宰税、船税、灌溉税、磨石税、房屋税、磨面税、秤税、礼仪税、烟税、酒税、印花税、婚税、蔬菜税……

    第二份则是马鸿逵的食盐专运专销办法。盐不仅专卖,而且规定每人每月必须买半斤,不管用得了用不了!

    而且买了不能转卖;私自卖食盐要处以鞭笞,或者斩首!其他措施还有出售牛、羊、骡要征百分之三十的税,养羊一头要征百分之二十五的税,杀猪一头征税一元,卖麦子一石征税四角……

    还有征兵!马鸿逵和马鸿宾共有军队四万,还有数目不限的守城门的“门卫”。这些人几乎都是强征而来。每个人家凡有儿子的都要当兵。否则就雇人代替,价格已涨到一百五十元。

    穷人可以到当铺去借钱,年息百分之四十到六十。而这些当铺都是四马之一开的!当兵的不仅没有军饷,而且得自供衣食!

    苛捐杂税和欠债累累迫使农民卖牛卖田。大批大批跟着四马的土地被官僚、税吏、债主以廉价收购,但大部分都弃置荒废,因为捐税和地租太重,找不到佃户耕种。土地、牲畜、资本全都集中到了四大马手上,雇农人数猛增!

    四处在一个县进行了调查后发现,百人之七十的农民欠债,百分之六十的农民靠借粮糊口。在同一县内,据说百分之五的人有地一百到二百亩,骆驼二十到五十头。牛二十到四十头,马五头到十头,大车五到十辆!

    最后,马鸿逵有阴谋争取日本支持的嫌疑。宁夏城里已有日本军事代表团,马鸿逵暗中允许他们在城北修一个机场,他以为这一切没有人知道却不知道这些早已经落在了四处的眼中。

    “卧槽塔玛的四大马……”梁大山缓缓的将卷宗阖上。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来!那脸色狰狞的怕人!而这身杀气,却让身为他司令的齐木登极为满意!

    “知道咱为啥收拾他就成!记着,这四个杂碎别给玩死了!要死也得把吞下去的给老子吐出来再死!”这一刻,齐木登的眼睛也变得赤红!对着梁大山便嘿嘿的笑道:“说说,还要我给你支援点啥?!我让人给你拨过来!”

    梁大山一个撇嘴,转过头便对着齐木登道:“还要啥?!收拾四个废渣我还用的着要多炮?!太下咱国防军的脸了,司令您给放心!我绝对把这四个废渣提到您面前来!”

    齐木登一个撇嘴,对着梁大山便道:“逞能!你小子给老子逞啥子能啊?!这四大马虽然都是废渣,骑兵还是不错的!军团直属的骑兵师老子先借给你用用!”

    梁大山闻言不由得两眼放光,差点儿那哈喇哩子就流下来了!对着齐木登便嘿嘿的笑道:“司令!这可是您说的,不准反悔哈!”

    梁大山这猥琐的样子气的齐木登一巴掌便拍到了他的后脑勺上,笑骂道:“老子这是借给你!不是给你们军了,用完了得还给老子!知道不?!唔……四大马那里缴获的战马你小子倒是能给自己多组建一个骑兵团!多余的全给老子上缴!知道不?!”

    梁大山得知自己能够截留一个骑兵团的战马,立马就挺直了胸膛对着齐木登便道:“是!知道了!保证把这四大马变成死大马!给咱国防军挣脸!”

    齐木登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军帽便要走。梁大山赶紧把自家司令送到了门外,到了门口齐木登还不放心,转过身对着梁大山便道:“你***不许玩儿截留!战马到时候老子会找战俘核实!少了一匹老子扒了你的皮!”

    梁大山一听这话立即蔫了,无精打采的回应道:“是!知道了……”

    没办法,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齐木登自己就是个战场老截留战利品的家伙,以前是为了他的二师,现在是为了他的第二军团!整个国防军都知道,这第二军团的齐木登为了他的第二军团恨不得狗屎都多抢一份!

    装备、给养、辎重……总之啥他都要抢,而第二军团也是整个国防军除去司令部和奉天警备司令部之外最早配齐骑兵的部队。

    其余的部队全都是等内外蒙的骑兵训练完毕了,才有战马和骑兵配备过来。不得不说,由于活佛的册封草原上国防军的名声倒是很大!

    而且在嘎达梅林等人的号召下,不少蒙古汉子加入了国防军。虽然训练辛苦,但那军饷给的是杠杠的!饭也能吃饱,还能识字儿!这可是老爷的待遇啊!

    大批的蒙古汉子毫不犹豫的加入了国防军骑兵部队,在经过了整训之后被分配到了各军团成为了主力部队中的骑兵力量!

    现在就任第二军团骑兵师师长的是蒙古汉子哈日巴日,他名字在蒙语的意思是黑虎!他也是最早跟随嘎达梅林一起加入国防军的战士!

    砍过苏联人,剁翻小日本!一举荣升为国防军骑兵团团长!毫无疑问这汉子马上的功夫是杠杠的,后来经过嘎达梅林的推荐进入了东北国防大学进修,刚刚进修完毕又参加了哈尔滨抗洪!

    这蒙古汉子在洪水中救下了三个差点儿被冲走的灾民,拿了军功章!正好砰上了骑兵整训,于是回到了大草原上成为了一个骑兵师长!带着整训好的蒙古汉子们一起加入了国防军。

    齐木登回去跟他把事情一说,这汉子便咬牙切齿的要带着麾下的将士们给四大马一个好看!随后,毫不犹豫的带着麾下的战士们便向着迪化奔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