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 胡佛危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五月huā号曾经带着《圣经》和我们从中学到的‘信、望、爱’而来,但为什么今天我们却将我们的根本摒弃?!”罗斯福顿了顿,对着默罗沉声道。

    “在国歌中我们唱道:我们信仰上帝,此语永矢不忘!我们还唱道:你看星条旗将永远高高飘扬!在这〖自〗由国家,勇士的家乡。但为什么此刻我们却不能够坚信自己会摆脱困境?!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团结一致对抗灾难?!”

    “我们并不缺乏勇气,曾经在英军漫天的炮火中我们未曾退缩可以证明!那〖自〗由女神像高举的火炬可以证明,我们从不曾缺乏勇气!”说着罗斯福忽然一下子站了起来,慷慨激昂的大声道:“我坚信我们会团结在一起,我坚信我们终究会度过灾难!”

    屠千军听着罗斯福的话不由得鼓起掌来,而菲尔也激动的站了起来!涨红了脸色不断的鼓掌。看着慷慨激昂的罗斯福,屠千军心里不由得暗叹!

    不愧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无论他说的是否是心里话但总归会感染很多人。至少那些传唱过《星条旗之歌》,那些内心渐渐死去的人们会开始懂得什么叫做希望。

    “我为你们和我自己在这里表示决心,要为美国人民举办新政!”罗斯福最后,对着话筒沉声道!

    随后的采访已经没有意义,默罗和哈维斯心不在焉的随意说了几句便结束了采访。当他们离开后,罗斯福抱歉的看着屠千军轻声道。

    “对不起,我似乎抢了你的风头了。”而屠千军不过是哈哈一笑,对着这位年长于自己的未来美国总统道:“不!我认为你发挥的很好!事实上这才是你应该做的,这是属于你的竞选!你为自己、为美国而努力!这是我乐于见到的。”

    不过,这场演讲并没改变大多数美国报纸对于罗斯福的抨击。

    第二天的报纸上立刻充斥了关于罗斯福所谓“新政”的负面报道,他们指出“新政”这个名词,是把过去的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的“公道政治”和伍德罗.威尔逊总统的“新〖自〗由”这两个口号巧妙地结合起来!并非罗斯福自己原创。

    门肯在《巴尔的摩太阳报》上写道,〖民〗主党人选出的是他们党内最软弱无能的总统候选人。随后《旧金山纪事报》同意这种看法。

    而偏偏此时美国经济学,社会学家斯图尔特.蔡斯刚出版了一本书,书名也恰好就是《新政》!顿时报纸更加的对罗斯福嗤之以鼻!

    一时间美国的各大报纸吵的沸沸扬扬,同时也为罗斯福的竞选带来了一丝的阴影。

    “哈哈……睿慈兄。还在为那些报道感到不舒服吗?!”屠千军在罗斯福的对面桌子上哈哈大笑!

    这里是属于唐人街的酒楼,自然是司徒美堂的产业。作为致公堂本处的打理人,刘弥勒自然是笑嘻嘻的端上来了一笼笼的广东早点。

    雕梁画柱的包间内,罗斯福和屠千军相对而坐。司徒美堂则是笑吟吟的看着两人,隔壁的房间里罗斯福的家人在欢呼着吃着这美味的早点。

    “睿慈兄,来!这是送给你的……”屠千军笑着拿出了一幅画,摊开来摆在了桌子上!这是他连夜让司徒美堂给找来的国画。上面的字是他题上去的。

    当这幅画摊开在桌子上面的时候。罗斯福楞了一下!这是一幅竹石图!

    在一片棱角分明的苍峰傲岭上,几节翠竹坚韧而起!竟是与那画中的峰岭相映而立,不分高下!铮铮傲骨,透过国画扑面而来!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民国二十一年秋,屠孟贲赠挚友睿慈兄。铮铮铁骨,风波不动!”

    看完了这幅画。罗斯福深深的吸了口气将画缓缓的卷了起来。对着屠千军和司徒美堂诚恳的道:“谢谢!”

    “哈哈……来!我们先吃饭!”屠千军调皮的笑了笑,对着罗斯福道:“以我的经验,要跟敌人开战那么首先要喂饱自己的肚皮。咬定青山。我们也要有营养供应吧?!哈哈……”

    罗斯福笑了笑,和屠千军、司徒美堂一起走上了餐桌。开始了今天的早餐,但他们却不知道一件影响了整个美国的大事正在酝酿!

    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愁眉苦脸的人们聚集在了一件酒吧里。这里曾经是他们消遣的地方,但现在却空空如也。

    “瓦特斯,在这么下去我们也活不了了……”一个满脸胡渣的白人男子对着坐在吧台上和自己一样穿着破旧西装年约四十上下的汉子道:“和我们这样的同僚我算了一下,至少还有一千五百多人。这还是我们州的,其他地方或许更多……”

    被叫做瓦特斯的男子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低着头一声不吭。这时候,聚集过来的几个男子也沉默了。好一会儿。一个满脸胡渣的白人汉子呐呐的道。

    “内森的太太已经怀孕了,可他们现在连吃饭都成问题。孩子……真不知道怎么办……”

    听到了这男子的话,瓦特斯拿着烟的手忽然抖了一下。随即缓缓的抬起头来,环视了身边的这些汉子们一边。沉声道。

    “或许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我们这些成人无所谓。但孩子怎么办?!问问其他州的同僚们,如果大家愿意的话那么我们便到华盛顿去找国会协商。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活不下去了……”

    顿了顿。瓦特斯对着那说话的男子沉声道:“海外协会怎么说?!他们能提供什么帮助吗?!”

    男子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好一会儿了才道:“他们的建议是我们最好是去找国会商量,先把钱发了。现在海外协会自己都快要运作不下去了,能有什么办法?!如果不是一批人到了满洲工作,情况会更糟糕……”

    瓦特斯深深的叹了口气,将烟丢在了地上用脚底碾灭对着这男子便道:“维克,不是我不想办法。事实上我和其他的同僚们已经发过十多份电报和信件给国会了,但至今没有任何的回应。你说我们能怎么办?!我们总不能持枪抢劫吧?!”

    维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对着瓦特斯沉声道:“或许,我们应该到华盛顿一趟。那些在国会里悠闲的喝着*啡的老爷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如果这笔钱再拿不到我想更多的人或许会选择铤而走险……”

    “绝对不能发生这种事情!!”瓦特斯双眼一瞪,那声音如同美洲豹在低吼。其余的人顿时不敢吭声了。让自己的情绪修复了一下,瓦特斯这才轻声道:“让大家都来一趟,我们到华盛顿去找找国会,毕竟现在的情况确实危急。我们需要这笔钱……”

    维克点了点头,带着其余的几个汉子便走出了酒吧。走出酒吧时,那门被他们推的“吱呀~吱呀”直响。他们离去之后,瓦特斯落寞的看着那“吱呀~吱呀~”的门神情中带着丝丝的沉痛。

    而便在这个时候,屠千军跟着罗斯福一起在美国的全国各地奔波。他们需要说服很多人,包括赢得选举。原本屠千军不必要跟着罗斯福一起去的,但他选择了一起。

    这次他们赶到的地方是缅因州,这个州是现在为数不多的9月份开始选举的地方。不过这里一向是共和党的领地。但罗斯福并没有放弃,他和屠千军一起跑遍了很多地方见了不少人。

    罗斯福总是精力充沛,每到一个地方他都精神奕奕的开始他的演讲!所有的开头,都是用“我的朋友们……”。

    “我细看了几千个美国人的脸孔……他们的神色都像迷路的孩子那样彷徨。而在我看来,这是让人心痛的!因为在我国,惟一真正值得宝贵的,是自然资源和人民大众……”

    罗斯福的演讲,屠千军都在旁边看着。不得不承认,罗斯福抱有的那种热情很容易的感染人!这不是严肃,也不是说教。而是感觉实实在在的在跟你说一些实在的话。

    就听众来说,罗斯福在关税和动力工业问题上采取什么立场,还不如他的风度那么值得注意。他们看到的是一位仪表堂堂的好领袖:狮子般的头昂起来,目光炯炯,烟嘴朝天翘起,海军大氅披在宽大的肩膀上,何等潇洒大方。

    参加投票的人民却觉得罗斯福显然是满怀诚意的,因而深受感动。在他们看来,罗斯福的话清楚具体,比喻通俗。

    在最后一次演讲后,投票开始了!

    此时的胡佛总统也回到了白宫,他觉得精神振作起来了。罗斯福的演说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当然,《文摘》杂志的民意测验预言罗斯福将获胜,这可能帮了罗斯福一点忙;打赌的人认为胡佛会输,赌注为七比一,这也可能提高了罗斯福的声望。

    但总的来说,胡佛并不觉得罗斯福是个威胁。但,意外发生了!

    缅因州的选举结果宣布后,整个共和党和胡佛都愣住了!缅因州竟然选出了一位〖民〗主党州长和两位〖民〗主党众议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