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 归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里还有一封信。”屠千军对着罗斯福笑着轻声道:“你可以打开看看……”

    罗斯福点了点头,然后迫不及待的将另一封信也打开来。却见这封信内有一张信纸,上面用漂亮的小楷写着:二月,有血光过。有惊无损。

    跟着葛月潭老神棍学过中文的罗斯福自然是看的明白,这上面是说自己二月份会遭遇一场危机!甚至会见血,但自己不会有损伤。

    “孟贲,那我该如何应对啊?!”罗斯福定了定神,对着屠千军便道。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这两封信是之前司徒美堂就跟他说过的。

    他也知道这两封信,但却不知道内容。司徒美堂也和他说了,这两封信会被放在银行的保险箱里。只有罗斯福能去提出来。事实已经证实了屠千军的语言。早在一年多以前屠千军便预知了自己将成为总统!

    而自己前往满洲的时候拜访的葛月潭也声称自己“贵不可言”!这些诡异但已成的事实让罗斯福对于屠千军心生敬畏!

    “加强防护,不过顺其自然就好。”屠千军笑着对罗斯福摆了摆手,道:“既然卦象显示你不会有问题,那么这不过是一场小风波而已。”

    罗斯福这才松了口气,而屠千军顿了顿继续道:“需要注意的是,改革的进程应该如何控制。那些既得利益者,应该怎么处理。这些才是重点,毫无疑问的胡佛先生蹦达不了几天了。”

    听着军子的话罗斯福不由得噗哧一笑,现在胡佛已经彻底的沦落为一个经典的美国笑话。甚至不少人想着要刺杀他,如果不是联邦特工们还算得力估计胡佛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而便在屠千军和罗斯福做最后一次的谈话的时候,苏联也陷入了一片的争论中。这是因为屠千军给他们发来了一封电报。电报上他表示希望和在中国的**接触一下。

    原本来说,这是苏联愿意看到的。但也有在莫斯科的大佬们表示,这会不会引起一些变化。毕竟现在在中国的**几乎就是由苏联主导的共产国际在遥控。

    “即使他们见面引起一些变化对于苏维埃来说也没有什么!”斯大林看着自己的同僚们沉声道:“现在在中国的同志们事实上能够做的根本不多,如果说能够让这位老虎对苏联的态度友好些我觉得这种变化是可以接受的……”

    这里是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会议室内烟雾缭绕。阳光透过了窗户撒进了会议室内。几位委员们都在低头思考。

    “斯大林同志的看法我很赞同!”一位常委想了好一会儿沉声道:“现在德国、英国和美国的大部分资金、技术都在满洲。如果我们和满洲合作的话那么相信我们能够获得的利益不会小!为此而有一些变化,那么是可以接受的。”

    其余的常委们又不是傻子,如何听不出来这位常委的话中话?!这意思就是,为了苏维埃的利益即使中国的那些人被牺牲掉也没有什么。

    大不了将来再输出革命嘛!现阶段看着邻居大步前进。自己却缺乏了大量的资金和技术。这不由得让苏联很是着急!

    自从列国开始在满洲投资并获得收益之后,他们对于苏联的贷款和技术支持便大幅减少!最狠的是德国,直接把秘密设立的航校抽空了!

    之所以这么做极大的原因是满洲有着用新式的单翼战斗机作战的经历,没有人比德国人更了解实战的意义!特别是新式战斗机,这种实战中获得的经验比什么都要宝贵。

    这些变化让苏联暗暗着急,但却无可奈何。毕竟苏联和列国的意识形态有着极大的差异,而且现在由于经济危机不少人在闹腾着革命。偏偏他们还都打着**的旗号!

    甚至不少人都唱着《国际歌》。其实这些人未必都是苏联指示的但谁叫他们挂着**的旗帜呢?!于是,就算不是苏联做的列国也会当成是苏联做的。

    这可谓是躺着中枪!而有了这种经历,列国更加不敢给苏联什么贷款和技术援助了!不然你拿了我的资金和技术回来支持我治下的民众造我的反这谁也受不了啊!

    于是,掐断对苏联的资金和技术援助也就成了理所当然!毕竟资本家们也在考虑,咱投资满洲就算不赚钱至少不会让工厂里的职工来造我的反吧?!

    而进入苏联的各种投资、技术的减少也导致了整个苏联的工业化进程的放缓。这让莫斯科的大佬们对满洲恨的有些咬牙切齿,但却又隐隐的佩服。

    毕竟才不过数年,现在这位猛虎竟然已经修建了大量的铁路、工厂!甚至引进了发动机、冶炼技术和大量的化工技术!毫无疑问的,现在满洲绝对是强于南京国府。甚至隐隐的与日本抗衡。

    无论是苏联还是日本、英国等列国都绝对认为。满洲如此发展下去将会逐渐的取代南京国府。其实南京国府也不是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但他们自己的麻烦都解决不了哪里有心思管满洲?!

    不过即使他们把自己的麻烦解决了,也管不了满洲。就现在而言满洲国防军政府不再是简单的地方政府。事实上他的辖区已经包括了新疆、甘肃、青海等几个省份!

    基本上来说,满洲已经控制了比南京方面更大的地域!不过因为这些在南京方面看来多是传统的非中原地带,于是也没有引起南京方面太大的反弹。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看见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斯大林直接拍板!对着众人便道:“通知中国的同志,好好的接待这位猛虎!不要引起他的反感,这件事情就让共产国际去做吧!”

    其余的委员们点了点头,此次会议便定下了基调。

    时间转回十月份,苏区中央局在宁都召开全体会议。江西省军区司令大老刘不知道要开什么会,高兴地向大家开玩笑说:你们保证把会开好,我保证你们吃好、住好、玩好。咱们三好换一好!

    10月3日,会议召开。第一次会议时。因为伍豪在前线,正在往回赶,会议由史林主持。会上,大家先务虚。谈理论。批判了一下托派。

    但渐渐地,气氛开始不对了!有些人有意无意的话语就冲着杨子任来,气氛顿时有些紧张!

    第二次开会前,伍豪回来了。第二次会议由他主持。经伍豪争取,在第一次会议时被排除在会议之外的非苏区中央局成员大老刘,被同意列席会议,但规定他只能旁听。不能发言。

    伍豪不是笨蛋,他自然知道这次的会议要干什么!但他却无可奈何,毕竟现在的那位是共产国际安排的。会场内有些沉默。人到齐了,他便简单的宣布开会。

    会议开始不久,室内渐渐烟雾缭绕,气氛令人压抑。项德隆坐在伍豪对面。

    他首先对第一天的会议作了简要的概括:“我认为会议的焦点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前线的委员们,首先是杨子任等同志。是否认真执行共产国际和中央的指示问题。当然,结论也只有一个:没有执行!”

    伍豪说得很谨慎,“先慢一点作结论好不好?会议刚刚开始。结论已经有了,那还开什么会?也听听前方同志的意见嘛!”

    项德隆激动得握笔的手簌簌发抖,用力把刚点着的烟在烟灰缸里摁灭,霍地站了起来,质问:“难道屡次抗拒中央的作战指示,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每次战斗都叫苦连天,难道不是对胜利缺乏信心吗?对争取一省或数省胜利的目标采取怀疑的态度,难道还不是右倾情绪吗?!”

    接着,冬荣等后方委员作了言词更为激烈的发言!

    看见这副情况,伍豪赶紧对后方苏区中央局委员们道:“前方的情况跟后方的情况不一样。和在地图上推想的更不一样……”

    项德隆直接冷喝打断,他明显的不想听伍豪作的任何具体解释:“反正你们是寻找借口不执行命令,这是根本事实!!党性还要不要?!我们的纪律还要不要?!”

    伍豪不由得一滞,随后一脸苦涩地轻声道:“总应让人把话说完嘛……”

    项德隆一摆手,冷然的厉声喝道:“具体事实不是问题的实质,问题的实质在于你们对命令执行的不坚决!这是对共产国际指示的态度问题。你们对国际路线是忠实的执行还是口头答应执行……这里应该特别指出的是杨子任同志。他对国际一向采取不尊重的态度,拥兵自重!这是军阀!这是土匪作风!这是有问题的!”

    杨子任的手里夹着一支香烟,没有点燃。他低着头一言不发,但颤抖的手说明了他的愤怒!在外厮杀,流血出力但却得到这样的对待杨子任委屈而愤怒!

    他拼命的抑制住狂烈的怨忿,尽量平静地解释说:“这是不公正的!我们在前方尽一切可能按指示去做。可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命令,叫人难以接受……目前,我军的实际力量不可能攻打中心城市,这是有血的教训的……”

    但是,后方的委员们却不愿听杨子任的解释,项德隆厉声斥责说:“应该检查主观原因,应该深挖思想根源。我们红军斗志高昂,一向是攻无不克的!!你这是投降主义!”

    伍豪看清楚了,握有共产国际这把尚方宝剑的后方委员们,对前方的几个委员采取的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但他还不太相信,他们会剥夺杨子任在军队的权力。

    伍豪找到了一种策略,他试图把后方委员们关注的焦点从路线问题引到军事指挥上来:“我认为对杨子任同志的指责过火了,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但是,我不否认军事指挥可能存在着许多问题,如果有什么错误,我有责任!甚至我的责任更大更直接。”

    项德隆继续发言,毫无疑问的全是指责:“这不是军事指挥问题,而是指导思想问题,是悲观情绪问题,是对共产国际的态度问题,是路线问题……这些倾向特别明显地表现在杨子任同志身上!杨子任同志必须做出反省!我们都认为他不适合担任现在的职位!”

    “杨子任跟莫斯科共产国际无直接联系,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对共产国际的路线既无认识也无感情!这些都是巨大的问题!”

    “杨子任是个农民知识分子。对工人阶级并不真正的了解,也缺乏工人阶级革命斗争的鲜明性,执行的是富农路线,重视农村。忽视城市!这是更大的问题!”

    “杨子任对马列主义不虔诚,有着严重的封建思想!我们看过杨子任的书箱,里面几乎全是封建时代的老古董,有什么《吕氏春秋》、《贞观政要》、《三国演义》《红楼梦》,有唐诗宋词,甚至还有《金瓶梅》!”

    “杨子任在会上讲话,很少说马克思列宁怎么说。总是顺口来几句孔夫子怎么说,老子、庄子、韩非子怎么想……”

    顿时,原本是正常的讨论最终变成了对杨子任的批判!低头抽烟的杨子任双手颤抖,微微垂目掩饰着自己的愤怒和不平!

    项德隆最后冷然的说出了后方委员们的想法:“我们认为杨子任同志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了保证国际路线在红军中得以贯彻,杨子任同志应该离开总政委的岗位,回到后方工作。”

    “我提议,以后由伍豪负战争领导的总责!”几个后方委员表示附议。对项德隆的提议表示支持。

    “我们觉得我们应该休会,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伍豪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明天大家再行讨论……”

    几个后方委员们冷哼了一声。正要说什么但项德隆摆了摆手道:“伍豪同志!我希望你端正态度!这是中央作出的决定!”说着,他自顾自的宣布了散会!

    次日,会议接着开。渐渐的,项德隆有些不耐烦了!他看出来了伍豪试图在保护杨子任并保留杨子任的职位。但这是他们不能接受了!

    “杨子任同志!你必须要表明态度。”项德隆直接打断了伍豪的话,对着开会到现在一言不发的杨子任便喝道:“不端正态度,怎么处理问题?!”

    杨子任缓缓的抬起了头,带着丝丝的隐怒扫了这些“委员”们一眼。

    他对会议的目的已看得很清楚,他知道,任何争辩无非都是一种形式,性质早已定了。自己是少数派。再有力的雄辩,也只是徒然延长会议的时间,直到剥夺他的军权为止。有理如此,无理也如此。

    形势看清了,心情也就坦然了。湘蛮子的倔强性格,促使他要说几句杀伤力特强的话。而后拂袖而去。然而,他理智地克制了自己,只平静地说了几句话,既不是认错,也不是表态,那是很耐人寻味的几句话。

    “天下理无常是,事无常非。先日所用,今或弃之;今之所弃,后或用之……我恭候中央的处理。”中断了几秒钟,他又说了两个字“完了”。

    会议又出现了沉默。有些人听明白了他的话,有些人没有听明白。

    项德隆显然不愿意弄明白杨子任讲话的含义,或者在他看来杨子任已经是案板上的鲶鱼罢了!

    “既然杨子任同志已经表示听候中央处理,我想会议没有必要延长了,大家事情多得很,杨子任同志在目前的情况下留在红军领导岗位上是不合适的!”

    后方委员们附和说:“解除杨子任同志的军内职务是非常必要的!”“我们快举手表决吧!”

    伍豪见状,还想为杨子任争取一下。他尽量用和缓地对着这些委员们道:“我不同意这种仓促结论的做法,至于如何处理,要经过充分酝酿再说。”

    但冬荣等立即附议项德隆的意见,继续对杨子任进行批评!会场上渐渐一边倒,多数与会者认为杨子任承认错误不够!

    项德隆蔑视的扫了一眼已经低下头的杨子任,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我们还是表决吧!”

    从发言看,解除杨子任的职务,多数人都同意。伍豪看到形势不可逆转,还想再挽留杨子任,就说:“子任积年的经验多偏于作战,他的兴趣亦在主持战争”。

    “如在前方则可吸引他贡献不少意见,对战争有帮助”。

    然后伍豪提议“一种是由我负主持战争全责,子任仍留在前方助理;另一种是由子任负主持战争全责,我负责监督行动方针的执行”。

    杨子任冷然的看着这些委员们,轻声道:“我既然得不到中央局的信任,继续留在前方是不合适的。我现在身体不好,痰中带着血丝,时常低烧。我向中央请一个时期的病假。至于回不回前方,我服从组织决定。”

    说完,他缓缓站起,看看大家,说了句善解人意的话:“也许还有些话大家当着我的面不好讲,我现在退席。”说完,杨子任站起身,决绝而冷然的缓缓走出会场。

    会后,杨子任立即准备到长汀福音医院疗养。张烈曾向他告别,并要求他再争取一下,留在前方。

    杨子任说:“算了吧,我们是少数,还是服从多数吧!”他还对前来送别的伍豪表示:“前方军事急需,何时电召便何时来。”

    此后,杨子任进入了雪藏的时代……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