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 帝国有恙沪上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着前来的伍豪,杨子任不由得淡淡一笑。事实上,在几乎在开宁都会议的同时,上海的临时中央接到苏区中央局报告,秦邦宪于10月6日召集在上海的常委开会讨论,批评杨子任“分散工作的观点”“是保守、退却”,“是不能容许的”,强调对杨子任应作坚决的斗争。

    临时中央这个电示到达中央苏区前线时,宁都会议已经结束,杨子任已离开前线去长汀福音医院“养病”。

    遭受了双重打击的杨子任并没有垮下去,但他的思想正在急速的转变!按照后世他曾经在斯诺的采访中所说的意思一样,他是在这个时候成熟起来的。

    无可否认,即使杨子任与南京国府十分的不对付但对于南京国府的建立他出力颇多。甚至到了后世呆湾国府依然保存着当年由杨子任亲笔所起草的各种文件。

    而南京国府的元老们对于杨子任的器重也非同一般!国府元老胡汉民曾去信杨子任称:润之我兄!而自称弟汉民。要知道,胡汉民当时45岁,杨子任不过31岁!

    而论地位,当时杨子任不过是胡汉民的秘书罢了!在称呼极为森严的时代,对年纪小于自己的秘书称为:兄,并附上本名由此可见杨子任之能力的确超群。若非倾心佩服,元老级的胡汉民又怎么会如此自降身份?!

    随后另一位国府元老汪兆明更是提议让杨子任担任国府宣传部代理部长,得到常委通过。而杨子任的工作毫无疑问的是卓有成效的,他到任时国府的宣传基本限于粤府一省。

    但次年五月他离任时,国府的宣传覆盖范围已经达到了12个省市之多!

    “老伍,怎么有空来看我了?!”杨子任哈哈一笑,用他那特有的湖南腔调笑着将伍豪迎进了自己的房间内。

    福音医院坐落于长汀县城北山脚下的东门街东后巷56号,原为英国教会医院。四周围墙,地势前低后高,由门房、礼拜堂、病房、医疗室、手术室等6幢土木结构平房组成。共有房间30间,建筑面积1871平方米。

    1902年英国传教士来长汀,1904年始建至1908年落成,命名为“亚盛顿医馆”。1926年改名福音医院。由傅连賞负责。

    “八一”南昌起义部队路经长汀,医院热情为起义军服务,接收了300多位伤员。1931年福音医院成为中央苏区的红军医院。

    杨子任所居住的,不过是低矮的瓦房。在现在看来一般,但在当时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伍豪笑呵呵的和杨子任一起走入了他的病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才道:“子任,常委会让我来找你。请你回去一趟!”

    杨子任闻言不由得一愣。随即疑惑的望向了伍豪。自己是如何被常委会那群人排挤的,伍豪不是不清楚。怎么突然间他们的态度就转变了?!

    看得杨子任疑惑,伍豪不由得笑了笑解释道:“那位满洲的老虎要来了,他甚至跟苏维埃联系过。要求必须要见你和我,所以常委会让你回去一趟。”

    杨子任闻言沉默了,他吧嗒吧嗒的抽着烟。好一会儿了才对着伍豪轻声道:“我服从组织的安排。但我想知道的是,那位老虎过来为什么点名要见你我?!”

    伍豪听杨子任这么说,不由得苦笑道:“我哪里知道?!不过他要见我们倒是早有先兆了。之前晓玲同志从满洲传回来消息就说过他有意思想要和我们见面。”

    杨子任想了想,似乎还真有这么回事儿!不过当时自己和满洲相隔十万八千里,自己首先是忙于应付各种事物。其次那位猛虎也似乎也没有时间。这见面的事情才拖了下来。

    杨子任想不到的是,这位猛虎竟然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来见自己。

    不过人家既然来了,而且委员会也让自己回去那么有什么理由不见呢?!况且,杨子任对于这位猛虎也有着极大的兴趣!

    虽然他自己和国府的军队数次交手,还取得了胜利但如果是让他和训练有素、装备先进的日军作战他也会有些头疼!

    这位猛虎的数次战例,包括了最早期的济南战役他都曾研究过。仔细的研究后发现,这位猛虎看似在冒险实际上都有着完备的部署作战方针。因此,对于这位猛虎杨子任也是颇有兴趣。

    此时,日本东京。

    那些刺杀犬养毅的军官们在一片的悄然中陆陆续续的被放了出来,但随即他们愕然的发现自己努力刺杀但掌权的海军大将斋藤实却依然是在执行前任首相犬养毅的政策!

    这让原本以为犬养毅死掉内阁政策便会有所改变的士官们隐隐的愤怒了起来!这种隐怒甚至让他们试图再次行刺。不过却被阻止。

    “我们不希望任何一个上位的首相都遭到刺杀!”闲宫院亲王传出话来:“这是在太丢脸了!即使斋藤有问题,那也只能是倒阁!不能再走刺杀的路子了!”

    没有了这位亲王的支持,军部自然是不敢乱来的。而这些士官们没有了军部的命令,更是不敢随意动作。

    他们不知道,这实际上也是因为裕仁的担心。军部看谁不顺眼就过去一顿刺杀,这换谁也受不了啊!这种疯狂甚至让裕仁都有些恐惧!

    不过虽然不能刺杀。总归还是有方法弄倒斋藤实的。于是在军部尤其是陆军的暗示下,中岛久万吉商工相在设立日本制铁时的贪污嫌疑被暴露;杂志刊登出“足利尊氏赞美论”;鸠山文相的桦太工业受贿嫌疑;“明糖事件”……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全然被曝光!

    很明显,这些所谓的“曝光”和炒作都是为了合理的推翻斋藤内阁。

    不过军部中的海军省也会保护自己的大将,因此陆军也不能做的太过分。在这一切的明争暗斗之下,斋藤实过的极为艰难。

    但即使是这样,陆军省依然不肯放过他。

    枢密院副议长平沼骐一郎在自己的家中招待了这些从监狱里刚刚被放出来的“英雄”们。众人坐在了榻榻米上,平沼骐一郎向他们举起杯沉声道:“诸君!辛苦!”

    “不敢!为帝国尽忠!”这些个士官们激动的拿起酒杯,恭敬的对着平沼骐一郎遥敬一下而后一饮而尽!

    不怪的这些士官们激动,因为此时作陪的司法界的原嘉道、铃木喜三郎、山冈万之助,内务官僚后藤文夫。海军界的加藤宽治、末次信正,陆军界的荒木贞夫……

    等等这些人,都是现在的日本高层人士!若是平时,他们连见一面都难!跟别说坐在一起喝酒了。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荣耀!

    “平沼君,这次我们虽然是成功了但最为重要的目的却没有达到!”铃木喜三郎放下了酒杯,扫视了一眼众人沉声道:“西园寺那老东西,竟然拿掉了你的提名!这简直是不可原谅的!”

    平沼骐一郎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下了酒杯对着几人道:“西园寺的影响力是在太大,甚至天皇都不得不跟他进行沟通,谁叫他不喜欢我呢?!这却又有什么办法?!”

    荒木贞夫冷冷一笑。将酒杯举起一饮而尽!嘿嘿的冷然道:“这老东西已经阻碍了帝国的发展,我们总归是要把他扫进垃圾堆的!不过现在不是时候罢了!”

    按说,荒木贞夫的话有些大逆不道。但这些人却仅仅是笑了笑没人反驳。

    “这老东西既然要推出斋藤实,那我们就让斋藤实去死!”海军方面的加藤宽治冷哼道:“像斋藤这样的自由派本来就不适合作为首相,甚至在我看来这家伙就是我们海军的耻辱!”

    平沼骐一郎闻言脸色数变,沉声对着加藤宽治道:“加藤君,不可乱来!我们才刚刚把犬养毅那老东西收拾掉,如果再来一次不知道军部会不会容得下我们!”

    加藤宽治嘿然冷笑。看着平沼骐一郎便道:“放心,不会是我们动手。甚至这次我们都不出手。我不过是收到了消息而已,当作不知道便好了!”

    平沼骐一郎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好奇的问道:“哦?1加藤君收到了什么消息了?!”

    加藤宽治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接着道:“儿玉誉士夫被头山先生的儿子招回来了……”

    这话没有说尽,但众人已经恍然!看来头山秀三并不满意自己冒险刺杀了犬养毅之后,竟然被海军自由派给摘取了果实!所以想着再来一次!

    “我想他应该没有知会大人,不然大人不会让他乱来的……”平沼骐一郎想了想对着几人道:“这件事情我们还是静观其变,但最好通知一下大人。不然事后说起来,我们都要遭埋怨……”

    其余几人点了点头,而平沼骐一郎顿了顿对着铃木喜三郎便道:“呆湾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可有眉目了?!”

    铃木喜三郎闻言点了点头,沉声道:“已经有消息了,不过我们得等一段时间!看看头山秀三到底能不能成事……”

    几人会意的笑了笑。举杯共饮。

    而此时,东京的一间小酒店里铃木喜三郎等人口中的儿玉誉士夫正恭敬的听着一个男子的训话。儿玉誉士夫长相很是一般,细眉、小眼隆鼻子和满是胡渣的嘴巴。

    蓬乱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他穿着一身宽大的和服恭敬的跪坐在了面前这位男子的身前。

    “儿玉君,头山先生得知你在朝鲜的工作很是满意!”这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儿玉誉士夫,沉声道:“但。现在我们需要你去做更重要的工作!只要你完成了这份工作,那么你将会被提名到黑龙会干事的名单里……”

    儿玉誉士夫闻言不禁两眼放光!

    说起来,儿玉誉士夫出身也不算低。他家老爹曾经是武士,也就是日本所谓的“士族”。但他出生的时候家里太穷了,于是把他送到了朝鲜亲戚家里寄居。

    或许是因为寄人篱下的缘故,儿玉誉士夫从小就极为凶暴!17岁就加入了赤尾敏组织的暴力团体“建国会”,不久又加入了“急进爱国党”。

    他能砍敢杀,还有一肚子阴谋诡计,深知手黑心狠的诀窍,积极向帮派首领靠拢。得到了上级的赏识,力挺并追随后来的日本情报头子、黑龙会老大头山满!

    上面有人自然有机会,1931年儿玉誉士夫被派到中国东北从事间谍活动,虽然九一八惨败但这小子却极有运气的死里逃生。而后在朝鲜工作时表现出色。于是成了日本陆军参谋本部顾问。

    “犬养毅的事情,你也听说了!”这男子看着儿玉誉士夫沉声道:“我们出力颇多,但没想到竟然给西园寺那老东西摘了桃子!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儿玉誉士夫的头垂的更低,根本不敢接口。西园寺公望是多年的政界老人了,甚至对于天皇都有着自己的影响力!对于这样的人物,儿玉誉士夫根本不敢有任何一句的评价。

    看儿玉誉士夫不吭声,那男子冷哼道:“放心!不是叫你去刺杀西园寺那老东西。我的意思是把斋藤实那个该死的自由派干掉!”

    儿玉誉士夫差点儿哭了,斋藤实也不是普通人哪!当过海军次官、海军大臣,甚至出任过朝鲜总督!现在更是贵为首相!自己去刺杀他,无论是否成功能落下好吗?!

    那男子似乎也看出了儿玉誉士夫的犹豫,笑着道:“放心,我们不是让你去送死。这件事情无论成或不成,我们总归会保下你的命。那些杀掉了犬养毅的士官们现在也不是没事儿么?!”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能怎么样?!儿玉誉士夫伏下了身子。一咬牙沉声道:“哈伊!这件事情便交由在下去办吧!”

    “唔!这才是我帝国的勇士!”听到了儿玉誉士夫的话,这位男子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你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黑龙会的话,就算是军部的各级长官也要重视!放心去做吧!”

    “哈伊!!”儿玉誉士夫大声应道。但内心的苦楚只有他自己知道。作为小人物,也只有是炮灰的命。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违抗这条命令,因为违抗就是死路一条!但不违抗的话,他能做的不过是简单的去送死——刺杀首相和送死几乎没有区别。

    我不能再这样任由别人掌控着命运了!儿玉誉士夫在心里对自己发誓,我应该掌控住别人的命运!!

    十二月中旬,随着“呜~~”的汽笛长鸣之声屠千军所乘坐的邮轮在上海缓缓的靠岸。为了安全之缘故,霍殿阁隐瞒了屠千军的归期和抵达日期。

    甚至船只的型号都没有人知道,而屠千军等人也是身着便装悄然下船。而后在东三省政府上海办事处的警备人员的护送下悄然的来到了霞飞路上的东三省驻上海办事处办公地点。

    随后,这处办事处的主任程璞瑜向着屠千军汇报道:“总司令,国府中央政治会议秘书长唐有壬奉行政院长汪兆明先生之命前来迎接您。现在正在酒店下榻呢……”

    屠千军闻言不由得一愣,他可没有想到汪兆明竟然会热情到派人来迎接自己。不过想想却也能理解了,毕竟汪兆明在国府内可没有多少的支持者。

    而偏偏现在屠千军的势力是在太大,于是拉拢他也就在情理之中。即使拉拢不了,关系处好了也没有损失不是?!

    “还有,蒋中证方面代表杨永泰也来了!现在正在杜月笙处……”屠千军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来自己已经成了香馍馍了!谁都想着跟自己这里咬一口。

    “咚!咚!咚~”而在此时,敲门声响起!

    “主任、总司令,上海杜月笙先生让人送来帖子!”程璞瑜看了一眼自家的总司令,后者点了点头之后他便沉声道:“进来!”

    便见程璞瑜的秘书打开了门跟着霍殿阁的一个弟子一起走了进来,递上了一份帖子。便见帖子的封面上写着:东北国防军总司令均鉴。

    而此时跟着秘书一起进来的弟子对着站在了屠千军身后的霍殿阁点了点头,示意这份帖子没有问题。屠千军这才接过来看了看。

    便见上面用那漂亮的小楷写着:闻之总司令由美利坚归来,畅卿颇为欣喜!总司令之大名响彻宇内,妇孺皆知。畅卿颇为仰慕也,是以于华懋饭店敬备薄酌贸然递贴妄请一见。还望不弃。

    茂名杨畅卿上。

    将帖子放下,屠千军淡淡的一笑!这杜月笙果然是大上海的地头蛇,自己刚刚下船他就拿到消息了!即使化妆都瞒不过他的耳目,此人果然不愧是一时枭雄!

    而杨永泰估计也是想着抢在唐有壬之前和自己会面,所以才贸然递贴!

    想到此,屠千军不由得哑然一笑!倒是有点儿意思,他也想见见这位被蒋中证称为是现世卧龙的杨永泰!

    “告诉他,我会准时到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