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 闽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一片的爆竹声中,1933年的新年终于到来。不过此时的杨子任并不在满洲,原本在上海的赤色总部迁移到了瑞金来。

    而秦宪邦等人则是带着共产国际的代表奥托.布劳恩等人一起赶往了瑞金,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那位猛虎到底是如何想——因为苏联想要知道!

    于是他便电报将杨子任召了回来,仔细的想要询问到底那位猛虎的想法如何。

    杨子任并不知道这一切,他还认为是这是中央要重视自己了!同时他也很兴奋,这段时间在满洲的调研着实取得了不少的资料,在他看来这对于他们开展斗争、争取群众是很有利的。

    于是,在春节之前他便带着自家的妻子文云等一起向着苏区进发。不过他的子女都留在了满洲,确实在满洲自己的子女会被照顾的比较好。

    而负责照顾他的子女的,则是赤色在满洲的代表黄晓玲。

    当时送他离去的屠千军看着杨子任兴冲冲的神情不由得暗叹,他已经知道了秦宪绑紧急召见杨子任的消息。但他也知道,这会让杨子任失望。

    秦宪绑这些人根本就不看重杨子任,甚至这些人全是教条主义者!

    而杨子任兴冲冲的赶回了瑞金之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的心骤然的冰冷了下来……

    一路的舟车劳顿,杨子任兴奋的带着自己的妻子赶回了瑞金。把妻子安顿在了沙洲坝之后,他便赶往瑞金面见秦宪绑去了。

    事实上杨子任到长汀也确实是去养病去病得很厉害。他原来就有恶性疟疾的根子,这次不仅是疟疾发作,还可能有其他病,根据地医疗条件很差,诊断不出来。他开始发高烧,烧退以后,只觉浑身酸痛,两腿无力。行动困难,连大小便都要文云搀扶。

    在满洲疗养了一阵后,好转了许多。是以他现在能够健步如飞的向着苏区的首都赶来,但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他刚刚踏入设立在杨家祠堂里的会议室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这些人的座位次序。分明就是居高临下的俯视态度!根本就没有把他当成了自己同志平等的对待,一时间杨子任那颗火热的心不由得一凉!

    “子任同志,前往满洲考察你辛苦了!”坐在正中央的秦宪绑先是笑呵呵的对着杨子任便道:“来来来……给我们说说现在满洲的情况怎么样?!那位屠将军是怎么想的?!”

    这一刻,杨子任忽然觉得刚才自己是不是错觉了。毕竟秦宪绑的话还是很体贴的,杨子任并感激的看了一眼这位小了自己十三岁人苏区掌舵人坐在椅子上轻声道。

    “屠将军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我们在满洲四处看看。我确实也看到了很多……”

    正当杨子任想要将自己在满洲看到的情况给在座的同志们说一遍的时候,秦宪绑不耐烦的直接打断:“你看到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位将军说了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

    杨子任文闻言不由得一愣,而秦宪绑则是皱着眉头哼道:“这是共产国际下达的任务!是政治任务,也是委员会的决议!争取那位将军加入我们,这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他加入了我们,那么夺取胜利的果实我们会剩下多少的力气?!”

    杨子任闻言沉默了,他缓缓的低下了头。这时候他忽然明白,自己刚刚感觉到的不是什么错觉!而是真正的事实,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想听他做什么汇报。

    他们关心的是自己怎么拉拢住那位猛虎。但那位猛虎是那么容易被拉拢住的吗?!我们自己做出成绩差才是最重要的吧?!可惜,这么想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现在整个苏区,都是以共产国际的指示为先行要务。其他的。不过是其他的。他们根本不会在意,要抢夺大城市、反对游击战……等等这些都是共产国际的指示!

    而这些现在的苏区领导人则是毫不犹豫的便执行了,根本就不看实际情况!

    “子任同志!我必须提醒你,罗明同志已经犯下了路线错误!”秦宪绑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子任沉声道:“我们不希望你也犯下这样的错误,”

    杨子任心中一凉,他大概知道什么事情了!在长汀汀州福音医院养病,他和同时在福音医院养病的闽东书记罗明谈论过一些问题。

    而罗明则是很支持他的做法,是以肯定是他回去后并没有按照这些教条主义者的想法去做。而是按照了杨子任所说的发动了游击战。

    按照杨子任的指示与谭真林、方放等到上杭、永定、龙岩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取得了胜利,后将战争胜利的经验向连城、新泉、武平及其他一些地区的领导作了传达和介绍。新泉县委书记扬中文接受了罗明的指示。紧急动员起来,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不过这种方式却遭到了秦宪绑等人的激烈反对,甚至最终被确定为“罗明路线”!大加鞭鞑,甚至将亲杨子任的人全然撤职闲置!

    杨子任听得秦宪绑如此说,心中已然明白。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对着秦宪绑等人沉声道:“屠将军现在态度并不明显。但对我们有好感却是可以肯定的。我个人建议是多加接触宣传我们的方针,吸引他的注意……”

    杨子任随意的说了一大通,秦宪绑等人竟然还频频点头。最后让杨子任好好工作,不要想的太多!要尽量的争取那位猛虎的支持。

    顺便的,还让杨子任将那几位撤职的一起带到满洲去。美其名曰:考察!

    杨子任心中一片悲凉,他知道自己被流放了!这些人不想看到他在苏区,要把他调走!而这却是最好的方式,也是最合适的借口!

    沉默了良久之后,杨子任沉声道:“我服从组织的安排……”

    秦宪绑等人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而边上的那位德国面孔的男子也微笑了起来!脸色已经有些苍白的杨子任在说完这句话后,缓步退出了这间会议室。

    1933年新年的爆竹声噼里啪啦的响起,但杨子任的心中一片冷然!那些亲近于他、支持他的革命工作者现在都和他一样被丢到了满洲!

    这些人的手段不可谓不狠,他们肯定知道那位猛虎根本就不愿意组织在他的地面上发展。而之前也是双方协调好的。组织不在满洲进行发展。

    但如果不发展,那么自己将会渐渐的失去影响力。最终不得不淡出组织,整个部队将会变成由他们来控制。

    一路上恍恍惚惚的杨子任走到了位于沙洲坝的家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吵闹声!

    “你们凭什么少给东西?!先生虽然不在军队担任领导了。但他还是苏区的主席呢!没见过你们这帮人这么狗眼看人低!”远远的,杨子任便听到了自己警卫员的声音。

    从来都一直笑嘻嘻的警卫员现在的声音却大的吓人,那声线中仿佛带着来自于心底的呐喊!带着愤怒,和丝丝的无奈。

    “我们就是少给了!就少给了怎么样?!有本事你倒是去告啊!!告去啊!咱谁怕谁?!”这声音好似苏区总务部的,杨子任似乎听出了一些什么来。

    杨子任沉默的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进入门口的时候便撞见了自己的妻子文云走了出来。却见文云对着那警卫员道:“我们不要吵了,这件事情我找他们领导说说……”

    那警卫员闻言。这才铁青着脸色不再说话。而那总务部的人则是哼了一声径直走了,这时候警卫发现了杨子任进来了!赶紧走到他身边低着头便道。

    “先生,我没用……他们扣了我们的过年配给,我却没有办法……”那总务部的见到了杨子任走进来,不由得脸色尴尬了起来。

    他也是听人命令,这件事情是物资供应部门的一些人有意为之。故意不按标准发放原本该给予杨子任的过年配给,可毕竟这件事情让杨子任看到了。这总务部的人也有些尴尬。

    “咱们苏区物资匮乏,我们少用些也是应该的……毛毛他们都在满洲咱们也用不了什么。”杨子任深深的吸了口气。拍着警卫员的肩膀笑着道:“咱们不缺这份!他们愿意要,就让他们要去吧!”

    这一番话,说的原本打算要去找总务处的傅宫侠说个道理的文云也跟着沉默了。她知道了自己的丈夫现在受到了排挤。甚至她的哥哥和一些支持自己丈夫的同志都受到了排挤!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现在苏区掌握大权的是那些人,甚至伍豪的发言权都有限。整个苏区已经向着左的深渊滑去……

    而此时,调配至福建围剿苏区的第十九路军忽然宣布自立!并派遣了人员前来苏区谈判,要求共同反蒋!

    杨子任再次兴奋了起来,积极的在会议上发言希望苏区能够和十九路军合作出动主力部队突进到以浙江为中心的苏浙赣皖地区去,将战略防御变为战略进攻,向广大无堡垒地带寻求作战机会。

    然而,秦宪绑和奥托.布劳恩等人根本听不进杨子任的任何建议,反而把这次起兵的第十九路军看成是“中间派”,认为“中间派”是最危险的敌人!

    杨子任看到了他们的态度只能是沉默。回家后他不由得仰天长叹:“若这等无知之辈继续掌握兵权,我们的组织势必一败涂地!”

    愤怒满心之下,他最终说出了:“竖子不足与谋!”

    秦宪绑得知后,嗤笑着道:“他杨子任是搞农民暴动出身,只懂得游击战,像流寇黄巢一样带着兵到处乱窜。懂得什么叫大兵团作战?他发牢骚,只能是‘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

    而边上不过蹲在苏联学了一点军事皮毛的奥托.布劳恩也凑趣的嘲笑杨子任说:“苏联红军的战术,他永远也掌握不了!”

    被排挤的杨子任一连几天说不出一句话,只是一个人走到一棵百年老樟树下,有时一坐就是半天,一支接一支地吸烟。

    更多的时候,他仅仅是站在荒草丛中发呆,每当这时候,跟在他身后的文云便会停住自己的脚步,站在远处看着他的身影。偷偷地掉眼泪……

    年没有过完,杨子任便将那几位因为支持自己而一起被排挤的人召集在了一起:“既然委员会决定了让我们去满洲,那么我们便出发吧……”

    其余的几个人也点了点头,在这个苏区被排挤的日子很不好受。与其如此。不如直接去满洲做事。这样自己至少有事情可以做。

    而得知了杨子任竟然年都没有过完就要走,伍豪等人不由得急忙前来相送。看着杨子任日渐消瘦的脸,伍豪不由得轻声道:“子任,怎么年没有过完就要走了?!不要那么急着走嘛……”

    杨子任看着自己曾经的搭档,苦笑着轻声道:“我能不走么?!在这里也没有意思了,伍豪同志!总之一旦出现了问题,你可以马上召唤我回来……”

    伍豪闻言沉默的点了点头。这一天。不过是伍豪、王楷等寥寥数人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前来相送。其余的人对失势的杨子任皆避之不及,人情冷暖此刻可知!

    “诸位不必相送了,子任不过是为组织去努力!”杨子任笑着对前来相送的众人豁达的道:“大家都为了组织努力吧!”

    说完,牵上了自己的马便和其余被排挤的人们一起缓缓的离开了瑞金。

    此时,在会议室里商量着事物的秦宪绑等人也得到了杨子任离去的消息。整个会场的气氛不由得一滞,有人呐呐的提议道:“咱们……是不是应该送一下?!”

    “送什么?!他杨子任有什么好送的?!由他去便是!”秦宪绑冷哼道:“我们继续开会!”

    所有人顿时不敢做声,只能是继续了刚才的议题。

    而便在杨子任离开了苏区之际,南京的风云也在变换!由于第十九路军的突然叛变。汪兆明在宋子文等人的逼迫下被迫辞职。

    而蒋中证则是在各方元老的推举下,再次登顶!重新成为了国府的军事首领,花花轿子众人抬!为了不让汪兆明给他捣乱蒋中证还是将行政院长的位置交给了汪兆明。

    这也是一种平衡。国府内的大佬们不希望蒋中证一家独大。虽然他们更信任汪兆明,但无奈的是汪兆明确实难以搞来钱。如果继续这么僵持下去,很可能导致的是国府的破产。

    蒋中证一上位,宋子文立即卖力搞钱!他再次发行起了国债,并在浙商、沪商之间周旋终于是为蒋中证的国府筹集了上位后的第一笔资金!

    拿到了资金的蒋中证随即调集八个师的陆军入闽,并以空军和海军配合攻击!

    由于苏区的观望态度,十九路军没有撑到杨子任抵达满洲便迅速的覆灭!五个军之中的四个军在阵前倒戈投降南京国府,大部份被一年前在上海一二八事变时并肩作战的中央军缴械。

    中央军随后进入福州,十九路军不过成立不足两个月的反正行动随即瓦解。余下的十九路军通电拥护南京国府,闽变正式落幕。

    而原十九路军的蒋光鼐、蔡廷锴、陈铭枢和李济深等人则逃至香港。十九路军的番号取消,部队亦被分散收编。

    此时,抵达了满洲的杨子任感慨万千!与在苏区受到的冷遇不同,寒风中座位国防军总司令的屠千军竟然亲自来迎接自己!

    看着风雪中的屠千军,杨子任沉默了良久最终仅仅是和屠千军紧紧的握了握手!便带着自己的那些同志们一起下了火车。

    众人来到了杨子任位于满洲的家中,而从苏区出来的这些人们不由得一路惊叹!这里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很好。虽然是过年但奉天的街上也有着不少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嘻嘻哈哈的四处走动。

    街上看不到乞丐,但却可以看到很多的洋鬼子!他们嘻嘻哈哈的用着怪腔怪调的中文和街上做小买卖的商贩们讨价还价。

    不时,城里传出阵阵的爆竹声!在杨子任的家中,黄晓玲已经在等候了。桌子上摆满了一桌子的佳肴,飞龙吊汤、松鼠鱼、猪肉炖粉条……等等!看的众人食欲大开!

    走进房间后,屠千军哈哈一笑将自己的风衣脱去!对着杨子任等人便道:“子任先生!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多想了!来!咱们好好热闹热闹!哈哈……”

    跟在了屠千军身后的尚迪南笑着为众人斟上了酒,而其余人则是在杨子任的示意下坐了下来!事实上他们也很好奇这位传奇无比的将军,他看起来似乎还不到三十岁!这实在太小了,甚至小的让人不敢相信他曾经将整个关东军吞灭!并成为了现在数个大省的统治者!

    而屠千军扫过众人的目光,却看似无意却有意的在某个个子不高看起来年约二十七八穿着长衫的圆脸男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