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四章 费思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子任闻言不由得哭笑,对着霍殿阁便道:“这些都是我的同志,我怎么能够放下我的同志到满洲享福去?!这不是我们赤色的做法,我们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的罪为的是国家……”

    霍殿阁裂开嘴笑了笑,拿出一封信交给了杨子任道:“这是之前我们总司令让我交给先生的信。说是先生要是过的不顺可以拿出来给先生。先生可以看看,我这人嘴笨!不会说话……”

    杨子任楞了一下,笑着拿过信拆开来。

    却见那信上用着苍劲而浑厚的小楷这样写着:

    子任吾兄,见字如人。

    兄归苏区,弟知必不顺。然兄念坚决,弟自是支持之。与兄不过相处廖廖数月,然兄之大才弟钦佩不已!东三省诸部长、督办对兄亦是多有夸赞!

    虽你我道不同,然为国而谋之心窃以为一致也。然兄之理念,弟以为不可全照苏俄之做法。观今兄之组织,多是海外指挥。其多不熟悉,必然出错。

    中国之变革,自有我国人通晓。英美所行之法,我中国未必。同理,苏俄所行我中国亦未必。可习其长处,不可全然照搬。

    这封信,弟交由秀亭叔所掌。若兄受留难,弟可支援一二。兄之革命,弟自支持。事若不济,兄可来满。弟当支持兄之奋斗。

    兄可行己法,而弟自有己法。愿吾等之努力,可为我中国之崛起而献出丝丝薄力!

    弟,屠千军。

    看完了这封信,杨子任沉默了良久终究是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封信的意思,他是知道的。屠千军这是在告诉他,如果真的不成了那么便向着满洲靠拢。

    或者可以这么认为,屠千军支持他们继续革命。但这却又让杨子任有些看不懂,既然屠千军是支持他们的为什么不愿意他们在东三省做宣传呢?!

    杨子任仔细的看了一下这封信,目光落在了“弟以为不可全照苏俄之做法。观今兄之组织,多是海外指挥。其多不熟悉。必然出错。”

    这一段,一时间杨子任不由得恍然!现在整个组织不就是共产国际在指挥的吗?!至于造成的错误……杨子任不由得苦笑,这场乞丐和龙王爷比宝的闹剧不就是这种指挥的结果吗?!

    远道而来,不接地气!怎么可能知道中国的革命情势会是怎么样的?!中国不是苏俄,也不是发达国家!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在别的国家发动的是工人阶级的革命。

    而在中国发动的则是农民阶级的革命,这点已经被证实了。而中国的革命形态也和其他国家不一样,宗族观念、公田、民族资本……等等这些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上随处可见!

    这是一种远远比任何国家更加复杂的革命形态。完全的照搬国外的做法自然是失败的。必须要结合当地、结合实际情况来做出判断。

    想到此,杨子任记起了自己在东三省各级机关所看到的一幅字。这幅字走到任何的东三省的机关都能够看到,一开始杨子任并没有太过留意。但结合了这封信后,杨子任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走到了书桌前,摊开一副白纸挥毫泼墨之下一副草书便成!却见上面提着四个大字:实事求是!

    这是屠千军下发到东三省各级政府的一幅字,也是对他们的要求!那就是“实事求是”!不玩虚的、不讲虚的!什么都要数字化、立体化!

    农业产值完成了多少、开荒完成了多少、救灾粮款发放了多少、灾后重建完成了多少……等等这一切必须要用数据、要用实际情况来做出汇总!

    在初到东三省的时候,杨子任还感觉东三省的公务员待遇太好了。但对比一下,却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工作量远远的大于南京国府的官员。

    甚至比组织在苏区的工作人员都要大!乡长经常要下到下面的村子里督促各种政策执行,而接待上级的副乡长可以信手拈来包括本乡的人口、耕地面积、产业层次……等等这些数据!

    各级的会议从东三省政府到下面的村级会议。杨子任也接触了不少。基本上看不到什么歌颂功德,全是下发的各种执行性文件和现在执行情况的数据。

    会开完了,立即投入工作。值得一提的是会议极少见到发言超过十分钟的。大多数的发言都是三五分钟结束。各种数据的汇总和分析报告,如果换成不懂的人基本就被绕晕了。

    杨子任在东三省经历过最短的会议,不过是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参与会议的村长、副乡长在会议后立即投入各项工作。执行起来犹如军令!

    如此说来,那么东三省的模式是否就是适合我们的模式呢?!杨子任在思考,事实上他也注意到了满洲的一个特点:不讲什么左派右派!

    政策的执行基本上都可以找到左派或者右派的痕迹,这很让杨子任诧异!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东三省似乎没有自己的政治思想诉求。

    但似乎他们又有着其他的政治思想诉求所没有的团结性,这让杨子任很困惑。但不得不承认整个东三省是及其富有凝聚力的。

    这种凝聚力体现在国防军的总司令屠千军身上,虽然平时几乎没有人在对这位总司令歌颂功德。但如果你胆敢在东三省说这位总司令的坏话。引来一阵训斥这是最好的结果。

    一些脾气暴躁的,尤其是从关内过去被分配了土地的灾民他们甚至会对你动手!在东三省,没少老百姓把这位猛虎的名字立成了牌位供奉起来。

    在这些老百姓看来很简单,这位总司令在大灾年月把他们救了下来。给吃的给喝的,还给地、教娃子读书这都是恩德哪!在他们心里。这已经是牢不可破的印象了。

    这样说起来,似乎那位总司令又有着一点独裁者的味道。但他又似乎没有独裁者的自觉,政务方面他几乎全部交给了东三省政府来打理。

    甚至杨子任没少听东三省政府的几位部长们抱怨,他们常年见不到这位总司令踏入过省政府一步。就算开会基本也不发言。

    而军务,虽然说他挂着总司令的名头但基本上各级军务都是隶属各军的司令在主理。军中自有纠察系统。如同东三省政府的纪检委和廉政公署一般的明暗线进行纪律纠察。

    看起来他似乎是独裁者,但这位独裁者却几乎什么都不管。虽然他可以什么都管。

    至此,杨子任才愕然的发现!与其说是这位猛虎在掌控着东三省,不如说是他所创造的这套军政系统在自动打理着整个东三省!

    他所要做的,仅仅是引进资本、促进它的运转而已!这种体制,似乎在逐渐的形成一种惯性。若干年以后当这位猛虎治下的各地都习惯了这种政体形态地区的力量自然会蒸蒸日上!

    而东三省的政治体制,在杨子任看来有些类似于养蛊!官员需要从底层做起,依靠政绩也就是完成的各种数据来达到提升官职的目的。

    这种提拔官员的形态已经在东三省形成了一种惯性,国人官本位的思想让考取公务员的人数不胜数。初步的淘汰之后他们面临的是操守、政绩的横向对比。

    虽然官员的子女有政治加分,但在考核上依然遵循各种法令!从九一八之后到现在的政体成熟,东三省已经出现了第一批的从底层被锻炼出来的官员。

    这些官员逐渐的走上了市级乃至省级的部门工作,这种循环已经形成。东三省的政体真正的不再缺乏政治人才。

    军转干的这种方式也让杨子任颇为侧目,尤其是军转干前的培训。这降低了军队到地方后或遭受到腐蚀的可能性。

    而官员在前往任职前的军队体验,也加强了官员的纪律性。严格的监督法制,甚至子女不得从军、从政的惩罚让很多的官员望而却步。

    虽然杨子任并不是很赞成株连的做法,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条法律很有效!至少在大灾中伸手的官员们遭受到驱逐、禁止子女从军、从政的惩罚之后整个东三省皆心生恐惧!

    打掉了“刑不上士大夫”的铁律之后,官员们变得无比的老实。而且作为东三省的公务员待遇并不低,老老实实的做完一辈子收益也不小。还能惠及子女何乐而不为?!

    或许……东三省的做法加上组织的思想纲领,会不会有特别的效果呢?!杨子任这么想到。

    如果远在东三省的屠千军知道了杨子任这么想,绝对会一把熊抱泪流满面!知己啊!后世的情况可不就是这么发展的么?!

    便在杨子任思考着东三省的各种政策之际,秦宪绑等人再次召开了组织会议。事到如今,他们不得不承认这次的反围剿失败了。

    面对着各种封锁,和军阀的蠢蠢欲动。他们知道,再不撤离肯定是不行了。但现在谁撤离、往哪里撤、谁留下却又成为大家争论的话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