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国耻未平!!懈怠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高志航也和陈海华一样,曾经无数次的问自己究竟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拥有自己的飞机?!但这个答案他一直不敢去找。

    曾经留学过的他,知道国家与欧美甚至日本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这种差距的弥补不是一朝一夕的,甚至当他驾驶着p-26击落日军的战斗机的时候他已经非常的满足了!

    作为一个中国空军,能够在自己的国土上击落敌机这已经是完成许多的老一辈飞行员们一辈子都没有完成的梦想!

    德国不明白为何这些中国人竟然会为一架飞机而哭泣,他们不知道这是一个被欺辱了数百年的国度第一次在和世界同步。

    便如后世的航母狂欢一般,外国始终也想不明白为何中国人会如此的庆祝自己的航母诞生。甚至演变成了一场追忆和狂欢。他们不明白,这是一个从海权上被欺辱了多年的国家缓缓的在与强国接近的一种感动!

    几个穿着军装,脸色苍白带着厚厚的酒瓶子底眼镜的中年男子在办公室里颤抖着嘴唇不停的抹着眼泪。他们是从海外归来的留学生,他们在设计这架战斗机时日以继夜。

    德国的工程师、设计师们去休息的时候,他们在工作、在吃透技术。德国的工程师、设计师们在喝酒消遣的时候,他们捧着各种资料、图纸在对比在做研究。

    他们知道,自己的祖国比别人更需要贡献和累积。他们也敏锐的察觉到,吃过亏的日本人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在新式战斗机上,如果输了那么国防军将被迫用本来数量便极少的空军的血肉之躯去抵挡!他们知道自己肩膀上的担子,他们没有人懈怠!

    东三省的摊子很大,虽然有列国的投资但一些项目依然是自己在做。哈尔滨部分刚刚遭了灾,各处的耕作需要补助。事实上从救灾之后,整个东三省政府官员便开始自愿认购东三省债券。

    而这些债券的经费,则是作为科研、教育的投入。这些从国外回来的人们,他们从心底里知道自己手上的每一分经费。都是东三省政府从牙缝里扣出来的。

    他们知道,作为总司令的屠千军甚至只用部队配给的口粮和衣服!全额的薪水都买了东三省的债券,他们知道作为东三省的总督办颜正清自担任以来就没有拿过任何的薪水。

    杨宇霆、常荫槐等人,不仅不拿薪水还几乎捐献了自己半数以上的身家!

    他们在默默的付出,为的是让这个国家崛起!为的是让他们能够制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战斗机、坦克!

    我们心中,都有着一个大国梦!梦想着我们的祖国,能够重回汉唐盛世!世界之巅!

    这是作为总设计师,侯小强告诉他们的。这些从国外归来的后辈们。以此为信条!他们研制出了属于自己的战斗机!

    几个代表着科研中心前来观礼的设计师,看着观礼台上的那些德国将领们钦佩的眼神猛然间他们感到了自己的心中一片的火热!

    值了!仅仅为了这些钦佩的眼神!他们知道,自己的付出值了!

    而同时在观礼台上的海军司令沈鸿烈,看着那翱翔而起的战斗机激动的空军司令陈海华心中暗暗的想到,我们的海军何时能如此感动……

    这个月的月底,国防军海军学院第一批的学员们毕业了。而来到了毕业典礼的,除去海军司令沈鸿烈之外,还有国防军总司令屠千军。

    不过,眼尖的学员们注意到了一点:总司令竟然没有就坐在主位上。他们不由得有些疑惑了。究竟是谁,竟然比总司令还要高!可以做到主位上。

    但国防军严明的纪律让他们压住了疑惑没有发发问,而是打直了腰杆笔挺的坐在了椅子上肃穆的看着那主席台。

    猛然间。他们看见了自家那位有若神明般的总司令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而海军总司令沈鸿烈也肃容而立,匆匆向着门外走去。

    没一会儿,便听见门外传来阵阵“哗啦啦……”的掌声!所有人转过头来,却见他们的那位总司令和海军司令簇拥着一位年逾古稀的老者!

    这位老者穿着一身旧式的海军军装,但腰杆笔挺!看便知这位绝对是一位常年行伍的老人,众人疑惑!这位老人是谁?!

    “天哪!他……他是萨鼎铭先生哪!!”人群中,有人失声叫道!而随着这身叫喊,整个礼堂的学子们“哗~”的一下炸开了锅!

    萨鼎铭是谁?!他便是被人称之为“中国海军的模范军人”的萨镇冰!

    海军上将萨镇冰先生。大名是鼎铭,福建闽侯人,一八五九生,十二岁入福建马尾船政学校,作第二班学生。十七八岁出洋,入英国格林海军大学。回国后在天津管轮学堂任正教习。

    甲午战争期间,他率“康济”水手守卫南口日岛炮台,奋勇抵抗日军,随伤亡惨重依然苦战十天!直至奉令撤回。

    这位老人。看过中法马江海战中方的惨败。经历过甲午战争战败的无奈,也曾想着奋起中国海军。但最终,在得知了麾下有革命想法的时候他选择了以有病需医为由离开舰队。

    唯独留下了“我去矣!以后军事,尔等舰艇好自为之。”告诫部下。

    而如今,老人精神爽利!踏着威严的步伐缓缓的走入了礼堂中,所有人顿时都站了起来!“哗啦啦~”的掌声响成了一片!

    在屠千军和沈鸿烈的簇拥下,老人来到了主席台。当他发现自己竟然是主位,而这位国防军的总司令却在自己身侧的时候不由得诧异的看了屠千军一眼。

    “这是您应得的!”看着这位老人,屠千军目光没有一丝的躲闪!对着老人便沉稳的道:“您,便是我们中国海军的活历史啊……”

    萨镇冰沉默了,好一会儿这位老人才走到了了椅子前面。对着下面的手掌都鼓红了的国防军海军学院的学子们按了按手。

    掌声渐渐的平息,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学生们萨镇冰恍惚间想起了自己在天津水师学堂教授过的那些学生们。一样的雄心壮志,一样的年轻而骄傲!

    “我经常在做了一个梦。一个有关于大海的梦。我梦见蔚蓝的大海,白色的大浪,一艘艘巨舰乘风破浪!千年之前,那是纵横于东海之上的漫漫商路,是通向天竺、大秦的海上丝绸古道!”

    对着下面的学子们。萨镇冰缓缓的沉声道:“在那不多的片段之中,我唯一记得的是,白江口畔,千帆俱灭下大唐帝国的赫赫威名,历史从不相信眼泪,没有那大唐雷霆狂怒的一击,就没有这之后近一千年东亚和平的格局!”

    “醒过来,我却更忘不掉那一年!忘不掉那一天!1894年9月17日!!”

    老人的声音。变得有些悲壮!目光中闪动着一丝丝的沉痛,看着下面的学子们沉声道:“那一天,在那承载着中华海洋无数英灵的东海之上!我们,输掉了国运!输掉了台湾!输掉了成为一个现代强国的梦想!!”

    “从此,我们在一次次磨难中沉浮、挣扎!我们的海洋、我们的江河竟然任由其他国家的海军横行!!”

    老人有些激动的看着下面的学子们,眼眶泛红。

    “耻辱啊!!耻辱……”数百海军学院的毕业生们,缓缓的低下了头。有人躲着身边的战友,开始缓缓的流泪……

    “那些曾身为海军的中国人的心中,就一直只有一个梦想。捍海疆,复国仇!!中国海军,谁能忘得了大东沟?!威海卫?!但百年海军呐……我们可是那么容易便崛起?!”

    这时候。老人缓缓的站直了身子对着下面的毕业生们沉声道:“当我得知你们和苏联海军浴血厮杀!当我得知你们和日军较量!当我得知总司令千辛万苦从英国采购回战列舰、建立了完备的海军学院的时候!我由衷地钦佩和自豪!”

    “那一刻我知道,我们这国家依然有人没有忘记,没有忘记甲午年的悲痛!没有忘记有海无防的屈辱!正如黑夜必然继白昼降临一样,若没有一支决定性的海上力量,我们就会一事无成;有了它,就有了胜利和光荣!”

    听着老人的话,这些学员们缓缓的挺直了胸膛!他们知道,他们的总司令从来没有要求海军要完成什么任务。但各种装备、补给和待遇却从来没有少给!

    他们知道,这是因为他们的总司令心中也有一个强大的海军梦!为此。他们只有咬紧牙关的训练!让自己更强!让这支海军更强!

    “做为一个在海军服役的军人,我曾无数次站在舰艏迎接那碧海沧浪的洗礼与冲击,我听得到在那东海之上,狂风巨涛中发出怒吼的声音,那是我们海军无数牺牲的前辈从未泯灭的灵魂!他们在拷问着我们。也拷问着你们!国耻未平!懈怠否?!!”

    “国耻不平!不敢懈怠!!”声声怒吼,在人群中响起!所有的学员们都站了起来,对着主席台上的老人怒吼道!

    看着这些学子们,老人缓缓的点了点头。缓声道。

    “我们的海军,现在还很弱小。我们海军走向大海的传统。也曾经被完全打断。但是这一切都无法阻挡我们走向这片蓝色国土的脚步!”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他们用尽力气挺直自己的腰杆!肃然的望着上面的这位老人,将他那一点一滴的话全都刻在了自己的骨子里!

    “近代每一个强国的兴盛,都离不开海权的兴盛。而未来我们国家海权的建立,就离不开你们这些现在才初出茅庐的青年学生!现在我们只有着这点家当,但是我们走向大海的意志和决心是不输给任何国家的海军的!”

    “随着国家的逐渐强盛,我们也会拥有布满整个海面的巡洋舰、驱逐舰、航空母舰!但是在此之前,我要求你们用你们的决心、意志甚至热血生命为海军的发展壮大贡献出你们的一切!这就是你们国防军新一代海军军人的天然使命!!”

    “国防军!杀!!”下面的整齐的怒吼声,便是对这位老人的回应。看着下面那些穿着海军军装学子们的眼神,老人眼眶渐渐的湿润了。

    “我们这些老人,再也杀不动了!但我希望在你们身上,能够平去我们曾经经受的耻辱!”老人看着下面的学子,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孩子们!拜托了……”

    而这些学子们,流着泪对着老人肃然的行了一个军礼!

    “哗啦啦……”整个礼堂,顿时响起了掌声一片!老人缓缓的直起身子,望向这些学子们的时候满是欣慰!

    “授衔仪式,开始!!”随着一声高喝,所有人缓缓的坐下等待着授衔的开始。这时候,屠千军扶着老人站了起来,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对着老人沉声道。

    “老先生,我希望您能够为我们的海军授衔!我希望您能够告诉他们!奋战!卫国!!不屈脊梁!!”

    萨镇冰闻言,抬眼望向了屠千军。但在屠千军的眼中他看到的是一片的真诚!于是老人沉默的点了点头。随后,一个个被念到了名字的毕业生们踏着严正的步伐走上了主席台!激动的让这位中国海军的老人为自己授衔。

    边上的沈鸿烈看着老人一个个的为自己麾下的战士们授衔,心情颇为激荡!对着身边的屠千军悄声道:“军子,不怕你笑话!我真想这位老人也给我授一次衔呢……”

    屠千军呵呵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授衔完毕,这些新晋的海军将士们被分配到了现在国防军最强的两艘战列舰、四艘轻巡洋舰上服役。同日,东三省国防军总司令电请南京授于萨镇冰海军元帅之职。并留任东三省海军学院院长之职。

    南京国府在沉默了四个多小时后,回覆:同意。

    此后,东三省国防军海军学院正门的一块被放置的大石上提上了一副苍劲有力的大字:

    国耻未平!懈怠否?!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