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危机的办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马鹿!!他们究竟是怎么发现我们的?!”寺内寿一看着几位师团长便低吼道:“该死的!我们都还没有动作就已经被支那人察觉了!接下来的战事怎么办?!”

    几位师团长被骂的不敢吭声,寺内寿一现在毕竟是陆军大臣!而且作为现在统制派的大将权柄不可谓不重,而且人家出身好、资历老!

    甚至这次过来的第五师团,他都曾经在里面担任过师团长!

    “若山君!你们第三师团曾经在济南被重创!乃是我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奇耻大辱!”骂了好一通之后,寺内寿一这才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对着若山善太郎沉声道。

    “这次,你们务必要取得胜利!洗刷自己的耻辱!”

    “哈伊!!下官必然竭尽全力!不负将军所托!不负陛下所托!”第三师团现任师团长若山善太郎中将激动的站了起来,对着寺内寿一便大声应道。

    “广瀬君!你们也是!你们在朝鲜的表现,简直是丢尽了帝**人的脸!”寺内看向了第十师团的师团长广瀬寿助中将,低吼道:“这份脸面,你们要自己给我找回来!”

    “哈伊!!”广瀬寿助不敢怠慢,站起来大声应道!

    寺内寿一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众人沉声道:“这次的泄密,给帝国带来了一定的损失!支那必然有所准备,我们的计划被推迟了……”

    这些个师团长们闻言不由得默然,他们千里迢迢的从日本本土来到台湾,为的就是进攻的计划!但现在计划竟然被推迟了,这如何能叫他们甘心?!

    可这是由于他们自己泄密所造成的损失,却又能怪谁呢?!寺内寿一没有惩罚他们,这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

    “二宫治重、荻洲立兵、畑俊六!”寺内对着余下几个师团长便低吼道:“我要求你们最近加紧战备!战事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我不希望看到再次的失败!否则,你们便剖腹以谢天皇吧!”

    “哈伊!!”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对着寺内恭敬的大声应和道!随后寺内摆了摆手,这些人便缓缓的退出了寺内的房间。

    从这处小院出来后。第三师团师团长若山善太郎中将对着身边的第十师团的师团长广瀬寿助中将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

    而后两人跟其他的师团长告别,便离开了此地。

    “这两个败将做什么去?!”第五师团师团长二宫治重中将疑惑的对着身边的另外两个师团长问道,第十四师团师团长畑俊六嗤笑着对他们便道:“哼!他们能干什么去?!无非是被那位猛虎给吓破胆了,两人一起诉苦去呢!”

    “我看也是~”第十三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冷哼道:“这两个废物能做什么?!第三、第五师团竟然能败成那样!简直丢尽了帝**人的脸!这样的师团还不如解散算了!”

    第十三师团,原本在一九二五年时候的裁军中,第13师团在5月1日被废除了。但最近在统制派的指挥下这个师团再次重建!而原本担任台湾军参谋长的荻洲立兵则是被提升了一级成为了重建第十三师团的师团长!

    新建的第十三师团是以仙台的第2师团为母体,步兵第58、第65、第104和第116这4个联队构成了重建的第13师团。重建之后不久就被调往台湾,准备新的战事。

    三个师团长鄙夷的看着另外两位离去的背影。冷笑着各自等车离开了这处院子。

    若山善太郎和广瀬寿助各自乘车离开之后,汇聚到了第三师团驻地的一个小院子里。坐下后,自然有下属将清酒和各色小菜送上。

    两人沉默中干了一杯,广瀬寿助这才缓声对着若山善太郎道:“若山君!这次恐怕是我们这两个师团唯一的一次机会了!一旦再次失败,那么想必那些长辈们也保不住我们……”

    若山善太郎闻言沉默的点了点头,随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安满倾一可不就是因为济南战事不利,而被最终撤职降职送往预备役的吗?!虽然没有直接开除,但这份脸可谓是丢尽了!

    广瀬寿助还好些,虽然第十师团在鸭绿江边被打的头破血流。但毕竟是顶住了国防军的进攻。广瀬寿助等人虽然有过但也算功。

    而且有着第十师团的几位前辈的保举,总算是没有被撤职了事。但这脸算是丢了,第三师团、第十师团现在在整个日本军系中完全抬不起头来。

    “所以。这次我们必须要做出一些成绩来!否则,整个师团都必然被撤销……”闷下了一口酒,广瀬寿助对着若山善太郎便道:“这次计划取消了,但再次起复却又不知何年何月……”

    若山善太郎听得广濑寿助这么说,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那么,广濑君!你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广濑寿助嘿嘿一笑,一口将这清酒闷下去!“啪!”的一下将酒杯贯在了桌子上,沉声道:“我们还能怎么做?!唯有学石原君了!”

    若山善太郎闻言大惊!一时间讶异的说不出话来,学石原莞尔?!那就是学九一八的下克上?!这……这行的通吗?!

    广濑寿助冷冷的看了若山善太郎一眼冷哼道:“若山君。你认为到了现在我们还有可以选择的余地么?!你不是没有看到那几位师团长看我们的眼神!你受的了么?!”

    若山善太郎沉默了,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把杯子“啪!”的一下砸在了桌子上,恨声道:“广濑君!你说怎么做?!反正我们两个师团已经无路可走了,就算这次我们随着大队行动最多也不过是个退职转预备役的结果!”

    “与其如此,不如我们搏一把!”若山善太郎眼中闪过一丝凶狠。对着广濑寿助便道:“若是赢了!此生无憾!若是输了,那也心甘情愿!至少,不羞辱了这身帝**人的军装!”

    “哟西!”广濑寿助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若山善太郎便道:“这才是帝**人之风!”

    说着,广濑寿助顿了顿对着若山善太郎悄声道:“我们也不是妄动。其实我早就打听好了!现在赤匪已经被蒋中证驱离了他们的基地,而蒋中证为了彻底的将赤匪歼灭动用了几乎所有的部队!”

    “赤匪离开。他会选择让部队一路追杀!”广濑寿助目中闪过一丝狠色,对着若山善太郎便沉声道。

    “这便是我们的机会!只要蒋中证的大部队离开了闽地,我们便可以直接登陆!抢占滩头!只要拿下了福州等地,我们便算赢得了胜利!军部不仅不会为难我们,说不准我们还能官升一职!”

    若山善太郎点了点头,这事情事实上他也是知道的。但就怕蒋中证听了那位猛虎的话,留下部队驻防!毕竟两个师团才多少人?!要抢占如此大面积的地区,还要面对数倍以上的兵力他们可以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关东军的悲剧可就摆在眼前呢!绝对的冒险他们是不敢做的。

    “嘿嘿!若山君。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广濑寿助嘿嘿一笑,对着若山善太郎便道:“我问过情报科的人,那位猛虎支援蒋中证的十二门岸防炮都被他送到了南京装去了!根本没有拿来闽地!”

    若山善太郎目光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广濑寿助给若山善太郎斟上了一杯清酒,缓声道:“蒋中证此人,未必有胆与帝国为敌!从满洲事变中便可以看出来,若非那位猛虎杀出!关东军必然不是这样的结果!”

    若山善太郎默然的点了点头,这个事实是不容否认的。其实在猛虎出山的时候,整个关东军已经控制了满洲!

    甚至东北军、南京国府都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如果不是那位猛虎搅局关东军的确可以冒险成功。而现在的闽地,距离了满洲数千公里!

    我倒要看看,那位猛虎如何干涉!若山善太郎冷笑着想到。陆军?!突破几个省、数个军阀的地盘跑来跟帝**队决战?!

    不说路途遥远,补给不易就说那些军阀怎么会容许你的大部队过境?!说是抗日,要是借道把他们也给灭了那找谁说理去?!

    海军?!大日本帝国的海军足以让满洲那不过六艘的小舰队羞愧致死!

    “那么……广濑君,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行动?!”若山善太郎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一切后,对着广濑寿助沉声道。

    广濑寿助闷下了一杯酒,对着若山善太郎便道:“我们现在需要准备,等到蒋中证的部队离开了闽地之后我们便立即行动!”

    若山善太郎沉默的点了点头,随后亲手为广濑寿助斟上了一杯酒举杯相碰!

    “为了帝国!为了陛下!为了师团!”广濑寿助肃然的看着若山善太郎,沉声道:“对!为了帝国!为了陛下!也为了我们的师团!”

    此时。赤色的首领已经换成了杨子任。在黔南的那次会议中,终于确定了他的领导地位。而赤色也开始了他们的慢慢长路,要去哪里?!

    很简单,杨子任的意思是向着满洲出发。

    “就算那位猛虎不欢迎我们,他至少不会攻击我们。我们可以从他那里获得一些药品和补给……”

    杨子任对着自己的同志这样解释道:“而且我发现在陕北似乎有我们的队伍。我们的行军方向应该向着陕北。”

    众人同意了这个意见。整个赤色便开始了他们的漫漫征途。这次,他们至少了有方向有了目标。

    蒋中证不出意外的,指挥着大军便尾追着赤色杀去!一路上,顺带着向着那些不归顺于南京国府的小军阀开战!不断的占据地盘。

    在奉天,屠千军得知了自己送去的岸防炮被蒋中证送到了南京不由得苦笑。自己应该知道这位委员长的脾性哪!

    攘外必先安内。这便是他心中的教条!而且对日作战,他一直是几位谨慎的。从济南之事、九一八这些便可以看出来这位委员长的想法如何。

    给他做提醒,其实说了也等于没说。至少在剿灭了赤色之前,这位委员长肯定是不会考虑太多。

    屠千军看着地图,陷入了一片的沉默。福建,隔着整个东三省数千里!如何进行防御?!后勤补给怎么办?!大军过境,别的军阀肯定不会允许!

    一路打过去,没等杀到福建自己的力量就被消耗完了。怎么打?!怎么办?!屠千军陷入了沉默。海军,现在绝对不是日本海军的对手!

    空军,根本就没有那么远的航程!陆军,这是长距离、大纵深的作战!

    屠千军陷入了一片的沉默,他没有将这些告诉任何人。告诉了也没有什么作用,除了大家一起悲愤之外却又能如何?!

    这夜,屠千军找到了自己的老师颜正清。师徒俩在颜正清的小院里,就着花生米喝着烧刀子。在东三省呆久了,这位书生出身的留美幼童也爱上了烧刀子的味道。

    浓烈,生猛!就是一股呛喉的味道!

    “老师,我遇到难题了……”在小院里,喝下了第三杯酒之后屠千军对着自己的老师沉声道:“日本人的动作,我明明知道。但却无可奈何……”

    “我计算过我们的陆军、我们的海军和我们的空军,根本就没有办法到达前线和日军的作战!!”屠千军缓缓的低下了头,对着颜正清沉声道:“我想知道,我应该怎么办!”

    颜正清微微一笑,将海碗里的烧刀子一饮而尽!捏住了几粒花生,丢进了嘴里。

    随后,颜正清则是指着自己的院子门口道:“军子,你说说进出我的院门可以用几种走法?!”屠千军闻言一愣,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师忽然说起这个来了。

    “哈哈……方法有很多!”颜正清对着自己的学生挥了一下衣袖,便道:“我们可以走着进来!可以跳着近、可以跑着进来,可以爬着进来!甚至你喜欢还能翻跟斗进来!”

    “院子的门口只有一个,但进来的办法成千上万!”颜正清泯了一口烧刀子,对着屠千军缓声道:“既然没有办法,那就想办法!”

    “相信我,办法总是要比困难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