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暗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顿酒喝完,屠千军也没有想到什么办法。但心情确实放松了许多,诚然!便如颜正清所讲,办法总是比困难多的。

    实在没有办法了,那么也只能是准备开战后夺回来!

    此时,身在法国的托洛茨基正陷入了一场尴尬之中。他的政治避难权被法国政府取消了,他不得不面临着再次流亡他国的结果。

    1933年6月,法国内务部长阿尔贝.萨罗在巴黎给予化名M-索多罗夫的托洛茨基政治避难所。允许他住在森林边上,但托洛茨基收到的大量信件引起了马尔比森市长的好奇心。

    他派遣了警察前来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警察们虽然没有搜查证,可还是检查了这位革命者的信件和笔记。他们发现了托洛茨基准备建立所谓第四国际的各项计划。第四国际是一种使一切现在政府都甚感不安的运动!

    因此,马尔比森市长立即回报了法国政府。而内务部长阿尔贝.萨罗则是立即取消了托洛茨基的政治避难权!并勒令他立即离开法国,不得再次在这里出现!

    离开法国,但又究竟应该去哪里呢?!托洛茨基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看着房子周边虎视眈眈的警察们托洛茨基知道自己不走是不成的了。

    1932年2月托洛茨基已经被剥夺了苏联公民权,他就算是想回到苏联也已经成为了不可能。即使回去,他也面临着暗杀、囚禁等威胁!

    在警察的监视下,托洛茨基茫茫然的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和文件在警察的押送下离开了这处位于枫丹白露边上的一幢小屋。

    在边境的小站,茫然中的托洛茨基忽然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向着自己走来!兴奋的握住了自己的手大声道:“哦~您可是伟大的革命者:托洛茨基先生?!真的是您吗?!上帝!我竟然见到您了……”

    托洛茨基此时虽然有很多的支持者,但这些支持者都不在身边。甚至不在法国,托洛茨基知道克里姆林宫里的那位胜利者一直希望将自己清除——托洛茨基太清楚这个人了。

    而这个男子的表现却让托洛茨基诧异,不过常年的斗争让他习惯了不动声色。

    却见托洛茨基对着这男子呵呵一笑,便道:“是的!我便是托洛茨基,请问你是……”

    “我是德国**雅尼克!”这名男子听到托洛茨基的发问后,沉默的低下了头声音中带着低沉。

    “我的组织毁掉了。毁在了那些短视者的手上……”这名男子沉痛的对着托洛茨基轻声道:“那些官僚主义分子,他们无视了您的警告!最终导致了组织的惨败……”

    看着这男子沉痛的表情,托洛茨基深深的叹了口气。而后紧紧的握住这男子的手沉声道:“不要伤心!我的同志,我们始终是会站起来的!组织,也会再次恢复!”

    雅尼克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对着托洛茨基便道:“托洛茨基先生,我是听说了法国人将您驱逐了。于是我便专门来到这里找您,我可以给您提供住所!”

    “我已经和您的儿子列夫.谢多夫先生联系过了。我们给您安排了地方继续革命的工作!”雅尼克激动的对着托洛茨基道:“我们相信,革命之花会开遍大地!”

    听得这雅尼克这么说,托洛茨基更加的信服了几分!在三十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托洛茨基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并不是托洛茨基本人,而是他的儿子列夫.谢多夫!

    谢多夫1931年从土耳其迁到了柏林,两年后,当阿道夫.希特勒上台时,他又迁到了巴黎。正是谢多夫一直在出版《反对派通报》,并同世界各地托洛茨基的支持者们保持着联系。

    不过谢多夫并没有如历史上一般前往巴黎。而是继续留在了柏林。这便是小胡子和屠千军商量之后定下的事情。

    “当柏林的革命失败之后,谢多夫先生便联系上了我们。我们集体决定团结在您的身边,将革命继续下去!”雅尼克看着托洛茨基坚定的道:“我们相信。我们的革命终究会成功的!”

    托洛茨基感激的点了点头,随后跟着这位雅尼克一起登上了一辆汽车离开了这处车站。

    他们辗转的去到了奥地利,这里早已经有雅尼克的同志安排了一栋郊外的院子。甚至,雅尼克为了托洛茨基的安全还召集了那些曾经服过军役的同志组成了卫队保护托洛茨基。

    谢多夫此时也从柏林来到了托洛茨基的身边,继续着他们的“革命”工作。而作为托洛茨基的助手,雅尼克则是提供了包括先前德国**的组织架构、人员力量等。

    托洛茨基惊讶的发现这位雅尼克具有高超的组织能力,和管理能力。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将组织第四国际的事宜完全的交给了雅尼克来执行。

    在托洛茨基抵达奥地利的第四个月后,整个第四国际的纲领、组织架构等便缓缓的成型。随后随着《反对派通报》传遍了世界!

    在雅尼克的组织下,原本松散的托派联盟正逐渐的形成一股力量!这股力量渐渐的让苏联感觉到了不安。尤其是克里姆林宫的那位胜利者……

    或许是屠千军的警告有些效果,或许是蒋中证认为赤色命不久矣。总之蒋中证留下了大约十万左右的嫡系部队驻守在了福建。

    而剩余的部队则是随着他一起继续进行围剿,同时他通电全国要求全体“国民革命军”皆参与围剿!否则便是“对党国之不忠,对民族之不诚!当遭弃之!”

    有心人发现了一点,这份通电上仅仅提到了国民革命军。却完全没有提到东三省的国防军部队。不过想想也知道。这位委员长现在至多能够威慑一下地方军阀。

    至于国防军么……他还指望着能够从人家那里多弄点武器弹药呢,如何敢直接威胁?!

    赤色此时已经进入了黔东南地区,而蒋中证则是让黔东南的王家烈立即进行围剿!并派遣中央军追杀过去!

    为保住地盘,王家烈无奈之下反复掂量,权衡利弊后。“决定执行蒋中证命令,一面尽力给红军以打击,使其早日离开黔境,一面伺机同两广联系,保存实力,以图生存”。

    事实上,在薛岳进入黔东南地区的时候蒋中证便将他召来面授机宜。

    “跟进去,比我们专为图黔而用兵好!”蒋中证对着薛岳意味深长的轻声道:“伯陵哪!你曾经有过错误,但知错能改就好嘛!这次对赤色的战斗,你表现的很不错!我很满意……”

    薛岳感激的对着蒋中证行了个军礼,大声道:“全赖校长教导有方!学生之前误入迷途,现在解脱出来了,自然是以命赎罪……”

    当然,两人都不会提当年薛岳可是在上海赤色中央叫嚷着“把蒋中证作为反革命抓起来”的那些话语。

    而11月时候的“湘江战役”,追上红军大战六天,红军自原先8万余人减至三万人这也是薛岳的手笔。也正是这个手笔,才让蒋中证信任了这位学生。

    勉励了一番,定下了入黔策略蒋中证便薛岳自行离去。

    12月,蒋中证在庐山牯岭,约见了黔籍鄂豫皖行营秘书长李仲公。

    两人密谈良久,但大致内容便是:现在赤色的问题已大致解决了,为了抗战的准备,西南非常重要。

    川滇两省蒋中证已着手布置,唯贵州王家烈人虽诚实,但不懂政治,并且纵任老婆万淑芬干政,四处招摇,弄得贵州太不像样子。

    蒋中证表示:我念他从北伐以来拥护中央不无劳绩,不想使他难堪。但为了西南大局,必须把贵州搞好。你同他友谊素深,所以请你到贵州去,劝他把省主席让出来,专带军队。

    你与志舟、甫澄有相当的关系。王家烈去后,你接任贵州省主席,便于与川、滇两省合作。对你的安排,我已电知汪先生了。

    李仲公心神领会,这是让他取富贵去!简单说,蒋中证现在需要王家烈滚蛋,黔地蒋中证必须拿下来!

    在混战和平静中,1934年悄悄的度过。这一年,蒋中证逐渐的形成了自己的布局。而日军第十六师团渋谷伊之彦中将、第四师团东久弥宫稔彦王中将分别率领着本部军队悄然的进驻了台湾。

    而王家烈坚决执行蒋中证的剿匪策略,则是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四渡赤水,直接把王家烈的精锐全然打掉,而前来剿匪的薛岳心神领会蒋中证的意图。

    毫不犹豫的在王家烈兵败之际,将贵阳夺下!并扣押财政,断绝王家烈军饷来源!

    在李仲公威逼恐吓,王家烈答应交出省主席一职,蒋中证派晏道刚到黔西、大定,封官许愿,重金收买王部师长何知重、柏辉章。

    王家烈在内外夹攻下,无奈向蒋中证上书,曰:“绍武愿解兵柄,为天下倡,个人出外游历。”

    蒋中证一接辞呈,立即批准,并在报上发表:调王家烈为中央军事参议院中将参议。随即电令武汉行营主任张学良专机飞筑邀王家烈同飞汉口。

    此时,是1935年中。蒋中证如愿以偿的吞下了黔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