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龙家的想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现在情况还不明朗,咱们投向谁去?!”龙云对着自家儿子哼道:“南京?!那就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

    “看看王家烈,还有陈济棠就知道了!投过去咱们啥都落不下!”说着龙云顿了顿,继续道:“李宗仁他们现在也不好受!凭着他们手上拿点兵力,未必能够顶住南京国府。投靠过去,说不准咱第一个被收拾!”

    龙绳曾听得自家老爹这么说,不由得沉默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家老爹说的确是有道理。现在明显的李宗仁他们不占优势。

    南京国府肯定排除在考虑之列的,就如龙云所说:那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

    “爹,满洲方面怎么样?!哪位猛虎似乎还不错,至少现在杨新增还在新疆主政。那麾下的将领还是他原来的嫡系。”说话的,是龙云的长子龙绳武。

    “马家的那四个,虽然没了实权至少还被养着。凭着咱们的本事,过去了也不会吃亏。”

    龙绳武,自幼追随其父左右,法国留学归来,出任军职,官拜少将师长,周旋於昆明政治圈中对于云南和南京方面的关系有着自己一套独特的见解。

    而他同时也是龙家中唯一敢于和龙云当面争执的人。

    “哼!你这是废话!且不论那位猛虎是否有你说的那么好,满洲跟咱隔着千山万水呢!就算最近的,也还隔着一个藏区!怎么搞?!”

    龙云对自己长子的话嗤之以鼻,冷笑着道:“别以为喝了几天洋墨水就抖起来了,这国内的环境比你想的要复杂的多!”

    被龙云这么一说,龙绳武的倔脾气顿时上来了!哼道:“爹!旁的不说,您觉着咱和日本能不打起来么?!”

    龙云被儿子的话问的一愣,随后摇了摇头。但还没等他说什么龙绳武便继续道:“那您说说,要打起来了南京国府可靠还是国防军可靠?!”

    龙云这下真给自己儿子问住了,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南京国府那基本上是见了日本人有多远跑多远。而人家国防军真刀真枪都和日本人干过好几回了!

    九一八、朝鲜战场生生的把日本人压服了!谁比较厉害,这一目了然呐!

    “既然咱都知道国防军厉害,也知道国防军离咱远那日本人要是开打了会朝哪儿打?!”龙绳武看着自己的父亲沉声道:“现在福建已经失守了,虽然国防军在朝鲜把日本人吓住了。可咱都知道这肯定是一时的!”

    “日本人缓过劲儿来。那还是要打的!他们是会打硬骨头的国防军,还是打软面团的南京国府?!”

    这下不用龙绳武说大家心里也有了答案:肯定先解决南京国府!占领了大量的地盘、港口后借以资源直接和国防军决战!

    不然日本跟国防军打了半天,自己损失惨重南京国府就捡便宜了!就算勉强的打下来,自身的损失也不小!白白给了南京国府准备的时间。

    还不如直接打下南京国府,只要朝鲜部分顶住那么日本人甚至可以直接从天津向山海关方向发动攻击!夹攻东三省,而海军也可以从大连等地发动登陆作战!

    “到了那个时候,咱怎么办?!凭着咱的实力。能跟日本人过招么?!”龙绳武冷静的向着自家老爹发问,而龙云听完了长子的话不由得沉默了。

    儿子说的这些都在理,尤其是关于东三省。那位猛虎有着自己的枪支、弹药甚至火炮、坦克和战斗机的生产线,这都让龙云羡慕的直流口水。

    而大儿子龙绳武也曾秘密前往满洲购买军械,当时国防军正好要更换武器。于是一批辽十三年式重机枪转到了龙云手上。

    这批枪械不比法国货差,而价钱则是便宜了一大截!这让龙云很是兴奋,随后他试探着跟东三省多购买些军械。

    而东三省也很慷慨,前后出售给他包括辽十三年式重机枪、80MM迫击炮、十三年式轻机枪……等等大批军械。

    屠千军当然也有考虑。他当时的想法是战事开始后滇军表现确实不差!甚至为此,十余万滇军将士为国而战死疆场!

    陈瓦房一战,尹国华全营500余名官兵仅剩士兵陈明亮一人生还!鲁南台儿庄会战。滇军怒吼厮杀,未曾有退半步!

    阵亡的第一八三师旅长陈钟书,在军中素有勇将之名,曾留言曰:‘数十年来,日本人欺我太甚,这次外出抗日,已对家中作过安排,誓以必死决心报答国家。‘

    严家训团连长黄人钦,在风凰桥战斗中阵亡,在其身上发现一封致新婚妻子的遗书。其中写道:‘楼冠深入国土,民族危在旦夕,身为军人,义当报国。万一不幸,希汝另嫁,幸勿自误。‘

    台儿庄战役中。一八二师董文英团长战死,龙云阶团长战死,杨炳膨团长负伤后,提升陈洁如继任团长,陈团长又英勇战死。

    一八三师严家训团长战死,莫肇衡团长身负重伤后,在送往后方途中,坚决不过大运河,并以血衣蘸血在道旁石上书写:‘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之后,悲愤而逝!

    滇军王甲本从1937年出滇抗战,一路淞沪会战到1944年的长衡会战,一共经历了22场会战中的9场!

    而长衡会战却也成了他的最后一战。王甲本率第七十九军从衡阳外围西渡地区迅速向南奔袭150公里,终于抵达湘南东安、冷水滩和红炉寺一线,试图阻击日军。

    9月7日晨,王将军率手枪队到达山口铺时,向敏思的98师292团并没有如期出现,王甲本几个人却被日军发现。王将未曾退缩,愤而与日军力拼刺刀,展开肉搏!最终力竭阵亡!

    他是抗战中唯一一位和敌人用刺刀搏斗而牺牲的军长。

    将军战死时,面部、头部、颈部被刺了两刀,眼睛半睁着,双手掌被刺刀绞得血肉模糊。胸间和腹部,都被刺刀捅开。副官吴镇科,身中数弹,脸上有刺刀留下的痕迹,头部、胸、颈都被砍伤,手臂被砍断。

    将军战死时43岁,而其副官吴镇科年仅28岁。

    然,湘中百姓们未曾忘却这位为国战死的将军。当年42岁的刘理谷曾代表乡亲们说:“你们放心,我们会世世代代守护将军的。”

    就是这一句话,刘家三代义务为将军守墓60多年!刘理谷七十多岁的祖母二话没说便将为自己准备的棺木捐给王甲本,当地地主廖明宣也将老父亲备用的棺材抬来给吴镇科,然后将二人合葬在一个墓穴里。

    将军故乡的云南富源县中安镇北大街被命名为“甲本街”,而将军身后有三子从军。二子王宝书参加了抗美援朝,因作战英勇被授予三等功军功章,回国后考取华师,毕业后志愿到青海从事教育工作,直至去世。

    三子王康生、四子王宁生参军后,先后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读书,三子后来在武汉海军工程大学任教,直至去世。

    四子乃原是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高级工程师,现退休定居哈尔滨。

    因着这些血泪,屠千军便将手上的武器半买半送的给了滇军。甚至他还白送给了滇军一批手榴弹和掷弹筒,便是希望这支死战不退的部队能够在未来的抗战中少损失一些。

    “绳武的话也有道理……”沉默了良久之后,龙云才缓声道:“不过,我们先要问问刘自乾的意见,毕竟现在他可掌控着西康。没他打点,咱们就算联系上了那位猛虎他也过不来呐……”

    “还有,谈可以!但咱可不能丢了这云南的管辖权!知道么?!这云南,才是咱们的根基!”

    龙绳武听得自家父亲的话不由得撇了撇嘴,什么叫过不来?!国防军连日本人和老毛子都打过了能打不过刘文辉手下那些小部队?!

    不过他也知道自家老爹的顾虑,这是想着多点儿人一起算是壮胆了。而且,人多了就算南京方面责难、那位猛虎不管自己也多个伴不是?!

    “爹,我觉着这事儿咱得一起办!”龙绳武想了想,对着龙云便道:“老二去刘自乾那里,我就去猛虎那里。毕竟我跟东三省还算有些交情……”

    龙云琢磨了一下,也是这个道理。于是点了点头,但龙绳曾却不愿意了!对着自家哥哥便嚷嚷道:“我说哥!你们怎么都不理我啊!我也得去!”

    说着,龙绳曾哼道:“他们说哪位猛虎年岁比我大不了多少,我得去看看他是不是三头六臂!”

    “胡闹!!”龙云脸色一沉,对着龙绳曾便呵斥道:“你那性子!去了就给我惹事儿,你哥去是办事的!你去做什么?!”

    “爹!让老三去一下也好。”龙绳武这时候却说道:“那位猛虎我曾见过,真英雄也!让老三见见世面也好,免得整天呆在家里不懂事……”

    龙云听自家长子这么说,琢磨了一下也就同意了。但却要求道:“你弟弟不懂事儿,去了你可得管住他!别让他惹事儿了!”

    龙绳曾听得自己能够跑去玩儿,不由得眉开眼笑!而龙绳武则是对着自家父亲笑着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