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杀手之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九月初,梧州的天气颇为凉爽。一个戴着礼帽穿着长衫的矮个男子笑着在人群中缓步而行,他留着一撇小胡子带着一副圆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

    但若是有熟悉内情者站在这里,肯定会发自内心的惊呼:杀手之王!

    他,来自安徽,一百把斧头将上海滩杀得昏天黑地。从合肥杀到上海,从上海杀到南京,从南京杀到武汉、福州、香港、南宁……

    一言以蔽之,天上飞的地下走的。上至达官贵人下到爪牙爬虫,没有他不敢杀的。不但杀人,还炸军舰!他,便是王亚礁!

    原军统少将,戴笠的得意部下沈醉曾说:世人都怕魔鬼,但魔鬼怕王亚樵。蒋中证一提这个人,假牙就发酸;戴笠若是听说这个人又露面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门窗是否关好。

    而汪兆明的肋巴骨硬是被王亚樵这三个字活活敲断的。连雄踞上海的黄金荣、杜月笙等强人泰斗遇上王亚樵,也得赶紧绕着道儿走。

    而如今,这位杀手之王却带着悠闲在街上漫步。他轻笑着避过人群,来到了一处小巷子。但刚刚进入巷子,这位杀手之王便被人拦住了。

    在王亚礁身前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站出来了几个穿着长衫的汉子。王亚礁心中一冷,他看得出这几个汉子不是普通人!行事之间,颇显利索!明显就是经过了专门训练的军伍中人!

    “王先生不要误会……”却见那位站在了王亚礁身前的男子抬起头来,轻笑着道:“我们来自国防军……”

    听到是国防军,王亚礁的心松了下来。他自问和国防军其实路途一致,双方不仅仅没有冲突甚至有时候会合作一把。

    “这是金九先生让我转交给王先生的信,您可以看完后再说。”领头的那位男子从袖口拿出一封信交给了王亚礁,而后笑着道:“不过此处不宜久留,先生还请跟我来。”

    王亚礁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没什么可怕的。看着这几个人的身手,要是他们想悄声无息的把自己搞掉。那么不必现身只需开枪便好。

    拿着信,王亚礁随着这几人转出了小巷来到了一处茶楼。在二楼的包间里,王亚礁打开了这封来自于朝鲜金九的信件。

    金九此人,也算是王亚礁的挚友。挚友的笔迹。王亚礁是认得的。将这封信看完后,王亚礁不由得舒了口气。对着这几人道:“却不知几位找王某有何事?!”

    “王先生可以叫我黑子。”领头的那男子笑了笑,若是有国防军高层人员在此必然会认出这汉子便是国防军的顶级杀汉——霍庆云!

    “这次来,是因为我们侦知有人要暗杀王先生。”却见霍庆云笑着对王亚礁道:“这次约你前往的余婉君,实际上已经被军统收买……”

    “这不可能!!”王亚礁的脸色猛的沉了下来,对着霍庆云便道:“立奎是我多年部下,他怎么会让他老婆来害我?!”

    霍庆云叹了口气。对着王亚礁便道:“这确实不是立奎先生的意思,事实上这是余婉君自己的主意。戴雨农答应你死后,给她十万银元。同时释放立奎先生。于是,她便选择了投靠戴雨农。”

    顿了顿,霍庆云对着王亚礁道:“我们的消息传回来,立奎先生在香港已经被捕。戴雨农用了威逼和利诱,迫使余婉君来梧州找你。这段时间,你的行踪都是余婉君泄露给军统的。就现在。她的小院子里埋伏了十四人。只待你一到,便下杀手!”

    王亚礁听完了霍庆云的话,脸色不由得变得极为难看!但还是沉默不语。霍庆云见状。笑着道:“这样吧!由我们中的一人假扮先生,推门而入!如果没事,先生再进去。如何?!”

    王亚礁想了想,点了点头。而后几人便在包间里调换了衣服,王亚礁身材矮小,但他看着这几人明显的都比他要高,于是犹豫了一下。

    霍庆云看着他犹豫,不由得一笑!对着身边的一个汉子点了点头,却见那汉子身子“喀拉拉……”做响!个子一下子就矮了下去,没一会儿竟然跟个子矮小的王亚礁一般高!

    “缩骨功?!”王亚礁诧异的问道。缩骨功。这种极其有伤害的改变身形的方式确实有。但对于骨骼关节有着特殊的要求。而且是必须从小练起,每次使用对于内脏都有伤害。而且,用上了之后本身的力量、速度也会跟着下降。

    基本上除去一些杂耍的手艺人为了混口饭吃迫不得已之外,没有几个人愿意去练它。

    “先生,我们还是快些吧!若是晚了,我怕那些人会起疑心。”霍庆云没有解释。仅仅是这么对着王亚礁道。王亚礁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外衣褪了下来和这汉子换了一下。

    随后几人匆匆的下了茶楼,几步之间便回到了那处巷子。到了一处门口,王亚礁点了点头。霍庆云便护着王亚礁走到了一边,对着那位用来缩骨功的汉子点了点头。

    那汉子敲了敲门,却听得里面传来一个女声:“谁啊?!”

    “我,王玉清。”在旁边的王亚礁用着他那一贯平常的语气应道,却听得那女声回话说:“大哥啊!麻烦等等……”

    便听得“蹬蹬蹬……”的脚步声,似乎就一个人向着门口走来。王亚礁不由得皱了皱眉,看起来并没有其他声音啊!莫非霍庆云他们的情报错误?!

    但王亚礁转头一看,却见霍庆云的脸色颇为难看!而那位穿着自己衣服的缩骨汉子甚至将长衫的下摆撩了起来!

    “吱呀~~”门打开了,但意外顿时而来!却见随着那门的打开“呼~”的一把石灰粉猛然从门口被撒了出来!

    王亚礁一惊,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那用上了缩骨功的汉子却早已经一步向后滑开了去!他的双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把左轮枪!对着那石灰后面便“砰!砰!砰……”的激射子弹!

    当王亚礁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汉子已经将枪膛内的子弹打空!顺势撤到了一边去,而霍庆云早已经将王亚礁按到了门口的墙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出一颗手雷!拉开来直接丢进了院门!

    这动作看的王亚礁不由得恶寒,好家伙!这下手可真够狠的,比起自己要狠多了!

    “轰!!”一声巨响,院子里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而最后一名汉子在爆炸后猛然翻墙而入!一下子窜入了院子内,便听得里面传来“砰砰砰……”的阵阵枪声!

    而在这汉子窜进去后,霍庆云也撇下了王亚礁直接杀入了院子内!王亚礁铁青着脸色,掏出自己的手枪也跟了进去。

    进入院子后,王亚礁见的院子内一片狼藉!十个穿着黑衣短打的汉子不停的在地上唧唧哼哼。余婉君傻乎乎的站在了院子内的厅堂门口,看到了王亚礁后她猛然的发出了一声尖叫!转身便要逃走!

    霍庆云皱了皱眉,一个滑步便上前去“喀拉~”一下卸掉了这余婉君的下巴和膝盖关节,将她丢在了地上。

    “哈哈哈……好!好!好啊!!”却见王亚礁仰天长笑,看着那些翻到在地上的黑衣汉子们便道:“戴笠戴雨农!!你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啊!我举荐你去黄埔,你回过头便杀我!好!好的很呐!好啊!哈哈哈……”

    王亚礁早年便参加了国父的革命,这资历算起来不比蒋中证要差!甚至戴笠、胡宗南等皆曾是他在湖州闹革命时候麾下的分队长!

    王亚礁欣赏两人,戴笠甚至是他推荐进入黄埔的。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位自己所欣赏的小兄弟最后竟然选择了杀自己!

    “先生,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撤,有事儿回到住处再说。”霍庆云冷静的对着王亚礁沉声道。王亚礁闻言点了点头,随后一只手拎起了余婉君,在她惊恐的眼神中跟着霍庆云等人飘然而去。

    留下了一地尸首和不断惨叫的军统特务们。

    很快,军统在梧州的暗杀失败传到了戴笠的耳朵里。听到了这个消息,戴笠沉默了。随后让身边的人加强戒备,并将此事呈报给了蒋中证。

    “废物!废物!!这样都没有解决掉他,你们军统是干什么吃的?!”蒋中证看到了报告之后大发脾气,而戴笠则是一声不吭。

    乱骂一通后,蒋中证让自己的火气降了点对着戴笠便道:“我不管你们怎么做!总之这个王矮子他必须死!暗杀中央大员,要是这种人还继续活着我们中央的威严何在?!”

    “是!属下必尽力而为!!”戴笠无话可说,只能是对着蒋中证沉声道。

    三日后,戴笠迎来了一位客人。这位客人是来自梧州失魂落魄的余婉君,她带着王亚礁的信来找到了戴笠。

    王亚礁并没有杀掉余婉君,他还念着自己那位老部下的旧情。终究是没有下手,仅仅是让她带着一封信去找戴笠。戴笠在拿到了信之后,沉默良久。将此信上呈蒋中证。

    一周后,被军统关押南京、苏州、上海各地的王亚礁部下皆被释放。一时间,举世震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