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艳晚风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批人在被释放之后,用着各种渠道前往东三省。其后,东三省总参谋部下面神秘的多了一个下属机构。称之为总参谋部第四处。

    这个第四处,由国防军总参谋部直辖。并直接对国防军总司令屠千军负责,所有工作只需汇报给总参谋长苏宗辙及总司令屠千军。

    而如果有人能够翻阅那只有苏宗辙和屠千军看到的档案,会发现这个四处的处长竟然是——杀手之王王亚礁!

    那些隶属王亚礁麾下的人,开始从各处汇集到了东三省。经过秘密的培训、备案之后,他们开始前往预订的各地潜伏下来。

    同时,他们的家人全都被安排在了东三省。如果他们牺牲了,那么他们的家人将会由东三省来照顾。原本松散的组织,经过了完备的培训、教导后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的网络。

    而这个网络,甚至比之军统的更大、更隐蔽、更有杀伤力!

    而此时,西安的情势开始变得有些诡异。1936年8月底,盘踞在陕西的军统局秘密将张学良的秘书宋黎、马绍周和关沛苍。

    这直接引爆了张学良的愤怒!原本他在陕北剿共丧失的110师、109师,就心疼的不得了!结果南京方面不给补充、没有抚恤也就算了!还一顿的冷嘲热讽,消了番号不说外带着减俸达20%!

    当时东北军所用的武器弹药,完全是从东北带来的库存,蒋中证从未补发一枪一弹。只有参加打红军的几个师,南京发军饷,也仅有中央军的七成!

    张学良的特支费,比胡宗南一个军长的还少。对赤色作战,死伤的官兵不给遗属抚恤,使生者流离失所。组织上加以控制,如参谋长。在武汉时是钱大钧,到西安是晏道刚,都是他蒋中证的亲信。

    这也就算了,军统戴笠还在东北军中秘密建立发展了军统的机构组织。他们与蒋中证有直通的机密电台……

    这已经让张学良极为不满,现在又派人抓了他的秘书自然引爆了张学良的愤怒!张学良的卫队长谭海沉着脸色,带着卫队在院子里集合。

    “哈哈哈……好啊!好啊!!捉人居然捉到我头上来了!”却见张学良在院子里,对着那些已经集中起来的卫队们沉声便道。

    “谭海!去王曲调来一个团的弟兄过来,配合卫队营实行全城戒严,准备对省党部采取行动!”谭海听了张学良的话不由得激动的行了一个军礼,大声应道:“是!!”

    这段时间东北军在陕西受中央军的鸟气不是一天两天了。克扣军饷不说各种物资也没有补充!除了他中央军自己,其他都全是后娘养的!甚至剿匪用的那些子弹,还都是东北军自己的库存!

    整个东北军从上到下,谁不是把南京国府恨到了骨子里?!

    当天夜里,侍卫长谭海已接到实施这一紧急任务的手令,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只要张学良挥挥手,整装待发的十几辆坐满武装士兵的军车。就会立即行动!

    但张学良还没有发出这个信号,他不是有什么顾虑,或又改变主意了。而是在等一个人。

    这个人叫黎天才,山东人,1900年生。他原名李经天,号伯海,天才系笔名,他早年曾加入赤色,担任过**北平市委书记,当年被捕,判出并导致马大胡子被抓的便是他。

    出狱后,他曾在北平为晋系工作了一段时间。东北易帜后。他去了东北,成为张学良的助手,颇得信任。“九一八”事变后,他负责东北情报工作,忠于职守,不为南京方面对他的拉拢所动。

    张学良任豫鄂皖三省“剿总”副司令和以后任西北“剿总”副司令时。他均为总部机要处长,是张学良最倚重的高参之一。

    黎天才匆匆而来,刚刚进了客厅没等他开口张学良便冷然道:“伯海,我今天要杀几个人,命令已下,马上行动。想听听你最后的意见。”

    黎天才闻言一下子这冷汗就出来了,随后他定了定神问了几个为什么。张学良也不隐瞒,直接把事情说了个通透。

    “他省党部也太嚣张了吧?!我东北军的人,他想抓就抓、想关就关?!这么下去我这个司令还要不要当?!”却见张学良的脸色极为难看,对着黎天才便道。

    “弟兄们随着我出生入死,跟着我从东北老家一直到这里受罪!我要是连保都保不住他,那我这个司令还做个什么劲儿!!”

    黎天才理解张学良的愤怒,事实上没了东三省做根基张学良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被瓦解、肢解不过是时间问题。让东北军和赤色一起死光,这才是南京方面愿意看到的情况。

    “泄一朝之忿,解决不了问题。如果立即反蒋,响应绥东,实行抗战,杀几个人也可以。否则,只为痛快,授人以柄,陷自身于不利。司令,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听得黎天才的话,张学良的脸色缓了缓。沉默了一会儿,让让谭海进来先行停止行动。

    黎天才见的张学良冷静下来了,这脸色也逐渐好看了些。对着张学良便道:“司令,搜查省党部的特务部门,咱们还是要做的。不然何以服众?!但咱们只抄查文件,捉主要特务,全案交军法处依法办理,当避免直接杀人。”

    张学良闻言点了点头,黎天才继续说道:“然后,司令可责成陕西省主席邵子粒来询问,责成他立即查明此事。司令无论如何说,都是国府的中常委又是总部代总司令。他们不经您同意便自行抓人,这本身就不对头……”

    听得黎天才这么说,张学良才笑了!便将谭海叫进来,如此吩咐一般。谭海点头领命,随后一个团的东北军凶神恶煞的杀向了陕西省党部!

    此时陕西省党部的那些军统便衣们还在嬉笑着抽着烟,这段时间军统对于东北军的动作可不算少。不过他们算定了张学良不可能直接和南京方面冲突。

    现在的东北军可不是之前雄踞关外,有着数百飞机、上千火炮能自给自足的东北军了!没了东三省做根基,他们不过是浮萍而已。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委员长就是要让这个东北军跟赤色死磕!全死光拉倒!

    要不是现在赤色的威胁还在,东北军凝聚力还算可以并还有着近二十万的部队说不准中央军自己就下手吞并了!

    “呜……吱呀~~”便在这些军统局的便衣们谈笑的时候,一阵汽车轰鸣声和刺耳的刹车声传来!随后便听得党部门外“哗啦啦……”的一阵乱响!

    那些军中出身的便衣们脸色猛的变的铁青,他们可不是傻子!这明显就是军队行动的动静,但没等他们冲出去查看却见冷着脸色的谭海带着数百东北军猛然杀入了党部内!

    “谭海!!你要干什么?!要造反么?!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你竟然敢乱来!!”党部负责人江雄风也是认识谭海的,但自持有着南京国府为靠山他根本不将东北军这支“杂牌”看在眼里!

    “奉中央执委、代总司令之命,我们前来取缔便衣特务背着他私自捕人的非法活动!”却见谭海冷然的看着江雄风,沉声道:“有什么问题,你们自己找总司令说去!弟兄们!动手!有反抗者,杀!!”

    “是!!”在谭海身后的那些东北军们早就受够了这些“南京佬”扯高气昂的腔调,毫不犹豫的将轻重机枪全部在这党部内就架了起来,那意思很明白:谁动一下那就是死敌!

    一个团上千人将这处党部团团围住,从窗口、房内延伸出了无数杆枪!那带着寒意的枪口让江雄风不由得心头发冷!

    他有些后悔今天在张学良面前的强硬了。其实,早在他抓人后不久张学良就让人找了他去谈话。当时江雄风还扯高气昂的丢出了蒋中证签发的逮捕令,对着张学良便道。

    “上头指名栗又文、刘澜波、孙达生、马绍周四人为赤色分子,要立即逮捕送南京审讯。还望总司令谅解。”

    “这几个人都是我的部下和学生,我怎么不知他们是赤色分子,你们有证据吗?!”张学良当时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不过江雄风认为自己有南京国府可靠。晾他张学良也不敢做什么。

    “不知有何证据,卑职只是按命令行事而已。”

    “既有命令,为何不先送我批办,你们胆敢背着我捕人吗,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代司令吗?!”张学良当时已经愤怒的无以复加,不过江雄风还是觉得无所谓。

    “卑职等何德何嫩敢于私自捕人?!这不是特来请示代司令审批了么?!”江雄风犹记得自己语气中的轻佻,而且他还记得当时张学良阴森森说出的那句话。

    “委员长的电令,也是你们先有报告,才会发出。现在按命令捕起来,送军警督察处审讯。如果确是赤色分子,即执行国法。如果没有真凭实据,不是赤色,而是你们兴风作浪,诬告好人,我也要拿你们诬告反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