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酝酿中的暴风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现在看着满屋子的大兵,和那些冰冷的枪械他终于知道了一个事实——拿枪的终究比不拿枪的声音大。他们这几把驳壳枪,愣生生的对上了那一挺挺的轻重机枪结果不用想便知道。

    “大伙儿都别动……”事已至此,江雄风知道反抗换来的是什么。他不敢赌这些东北军不会开枪。只能是让自己的那些下属都冷静点。

    其实不用他说,下面的那些便衣们没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就算他们全死在这里了,委员长也未必会给他们讨个什么公道。至少他们自己没有这个信心。

    “这就对了!”谭海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别让我们难做,我们都是没了家的人了。再逼下去,我会让别人也没有家……”

    江雄风不再说话,沉默的等待着这些东北军的动作。而谭海也不客气,直接带人将这省党部抄了个底朝天!

    人全给放了出来带走,同时那些文件也全部打包拿走。军统的便衣们脸色铁青的看着这些大兵在自己的党部里横冲直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啪啦~”一张椅子被砸了个粉碎,明显这是故意的!但江雄风脸色抽搐了一下,咬着牙一言不发。谭海则是眯着眼睛看着江雄风,见他不说话谭海也不吭声。

    与此同时,在张学良的办公室里陕西省主席邵子粒脸上的冷汗哗啦啦的不停的往下淌!站在他面前的,可是十余万大军的司令!

    手握重兵,且挂着南京国府中常委的名头!无论从哪点说,他邵子粒都不是人家的对手!现在这位中常委脸色铁青的可怕,冷然的看着自己似乎随时要将自己撕碎!

    “省党部逮捕我的部下和学生,这事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不通过我?!我是总部代总司令!是代表蒋委员长的!我还是南京国府的中常委!!即使是抓赤色也应该让我知道,可省党部竟然藐视我,未经请示便胆敢擅自抓我的人!!他们是何居心?!你又是何居心?!”

    邵子粒脸色猛然数变,他没有想到这位大佬连夜将自己抓来说的就是这件事情!这件事情说邵子粒不知道那肯定是假话。但他没有想到张学良的反应会这么大!

    “我的人已经去省党部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做什么!!”张学良看着邵子粒冷然的道:“作为省主席,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我自会向南京方面解释,但是。你!也要给我一个解释!!”

    “副司令息怒!这事我确实不知道,我查明后马上向你报告……”邵子粒诺诺应是,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退了出来。

    现在陕西的情势很是复杂,原本此处的统治者是西北军系的杨虎城。而在九一八之后,张学良的东北军被调到了此处。

    原西北军系的宋哲元接替了东北军的防区,同时何应钦被调往北平主持事宜。当然,委员长也没有放弃陕西。邵子粒便是他渗进来的沙子。

    随着邵子粒一起来的,还有戴笠的军统局。基本上来说,陕西地区现在上演的是四部争霸的戏曲,赤色控制了一片区域。邵子粒依靠着南京和中央军控制了一片区域。

    而其余的,则是杨虎城和张学良很有默契的划分开来各自管辖。这其中势力最小的,自然是邵子粒,他的政令基本出不了西安。

    即使在西安城内,张学良一个不高兴还是能抄了他的省党部。

    凌晨。邵力子再次来到张公馆,向张学良汇报情况。他谈的与江雄风谈的差不多。即抓人是奉委员长命令行事。但省党部事前没有请示副司令,是他们的严重错误。现在他们托他向副令请示如何处理。

    此时谭海已经将人都救出来了,该查抄的也全查抄了。于是张学良对着邵子粒哼哼哈哈的应付了一番,便将他打发走了。

    同时,张学良倒是极为郑重的致电蒋中证。先是说了省党部未曾知会他,便擅自抓人“不信任总部,群情激愤,迫不得已,遂向省党部索还被捕人员。唯因事出仓促,未能事先呈报钧座,请予处分。并拟将刘澜波等交总部军法处审判。”

    张学良却不知道。此时蒋中证安插在西北总部的政训处长曾扩情,也急忙飞往广州,向蒋报告西安的情况。他说的跟张学良电报中讲的几乎是完全相反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蒋中证并没有立即下结论,而是致电邵子粒,进行查询。未几邵子粒复电说:事情已经结束,张确有抗日之心。但他抗日必听委座命令云云……

    蒋中证沉默了,让秘书轻描淡写地复电说:“我弟处理此案殊失莽撞,惟既知错误,后当注意,所请求处分一节,应免置议。至于马绍周等的审查,准如所拟办理。”

    此时,蒋中证在自己的书房里捏着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是由中央新闻检查处处长贺衷寒送来的,所叙述的是现在东北军内部情形。

    “据西北政训分处科长周保黎面报称,长安军官训练团自王以哲军长主办以来,以联俄容共相号召,对称呼总理及委员长均不立正而规定称呼副司令则应立正。又行营少将参议张翼即前江西匪区逃出投诚之师长,现亦在该团工作。其言论颇多荒谬。此行径,极为危险!”

    捏着报告,蒋中证缓缓的低下了头。心中流转着一个想法,张汉卿啊!张汉卿!你莫要越走越远,若是再如此便是逼我不念旧情了……

    十月底,两广事变解决收尾。蒋中证急不可耐的带着卫队亲自赶往西安,他是准备督促张学良等进行清剿。

    此时的张学良依然想着依靠蒋中证来进行抗日。东北他是回不去了,但至少要给麾下的东北军们一个交代!

    国防军在东北经营的如此之好,张学良也想着自己麾下的东北军能够抬起头来。九一八一事,整个东北军蒙羞。要洗刷这种耻辱,只有在抗日的战场上!

    “居今日而欲救亡图存,复兴民族,良以为除抗日外,别无他途。比来寇入益深,东南半壁河山,几全沦陷,而多数民众咸感觉忍无可忍,抗日声浪,渐次弥漫于全国,中枢有领导民众之责,似应利用时机,把握现实,坚民众之信仰,而谋抗敌之实现。”

    “……总之,就各方言,欲救亡必须抗日,欲抗日必须全国力量之集中。良此时在钧座指挥下尽剿匪之职责,尤愿早日在钧座领导下为抗日之牺牲。”

    这是张学良发给蒋中证的电报,同时也是蒋中证不得不来西安的原因。他已经敏感的察觉到了张学良内心的变化,这种变化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不过蒋中证毕竟江湖已老,这种心思自然是不会表露出来的。他和张学良一起游览华山,夜宿华清池。似乎这次根本就是为了游玩而来的。

    却是张学良自己先沉不住气了,在一次游览过后他找到了蒋中证试图提出自己对抗日的看法。事实上也就是就是陈述了自己在电报里所说的那些。

    “是要抗日。”面对慷慨激昂的张学良,蒋中证冷然的沉声道。

    “但我们的方针是‘攘外必先安内’!这是国策!目前我们当务之急就是要先消灭流窜到陕甘地区的共匪。至于士兵要求抗日,剿共有情绪问题,关键在官不在兵,风吹草动,兵随将走,这,你不会不知道吧?!你要是不懂,就换其他人来做!”

    蒋中证现在已经彻底厌烦了,他觉得张学良已经变了!而这种变化,他不愿意看到。

    “风吹草动,兵随将走,这话不错。但却必须是把国家民族的利益摆在首位的,如果离开这个前提,将再勇又有何用?!不仅无用,还会给国家、给人民带来灾难!!钧座,这您不可能不知道吧?!”

    张学良还是没有放弃,对着蒋中证便急声道:“下面的士兵们因为不明真相,也可能会暂时听令,可他们一旦弄懂了真相,就不会再跟着他走!这么做迟早是会被抛弃的!”

    “这是不可能的!”蒋中证对张学良的判断嗤之以鼻,以不容置疑而轻蔑的的口气道。

    “你们不要听信谣言,消灭了红军,我会抗日。至于士气问题,我来帮你们解决,我要到王曲军官训练团讲话,我会说服他们的,这个不过是些许小问题!剿匪,才是我们的大计!”

    王曲军官训练团是在肤施会谈后张、杨二人开办的一个军官训练团,这有些类似于国防军的军官培训。算起来里面的军官们,都是东北军、西北军的精英。

    蒋中证的目的很简单,只要这些军官们被说服了自然就等于掌控了军队的全部。这也是来自于戴笠给蒋中证的情报判断。

    最为提倡抗日的,言论最为激烈的便是王曲军官培训团。是以,蒋中证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往那里进行他的训话。

    “本月27日,便是王曲军官训练团举行第三期开学典礼。”张学良沉默了一会儿,对着蒋中证便道:“既然钧座有此雅兴,汉卿自然万分荣幸……”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