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决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张学良脸色阴沉的走出了蒋中证的下榻处华清池,任谁都看出来了他极为愤怒!不过,没有人在意他的想法。至少这些跟着蒋中证一起来的各级官员们没有人在意。

    他们都知道,12月4日蒋中证刚刚抵达开始便已经召集了包括东北军、十七路军内军师长以上官员秘密会面。同时一向沉默的邵子粒也开始大肆活动。

    这次会面不欢而散,随后12月9日忽然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要求联合一致,抗击日军侵略!这次游行声势浩大,甚至有着一部分王曲军官训练团的军官们脱下了军装加入人群。

    “停止内战!联合抗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人群举着标语,不断的向着剿总司令部走去!江雄风此时不再是之前被东北军包围时候的凄惨模样了。

    现在的他有了支持自然是满面红光,却见他带着陕西党部的那些个便衣队的人不停的在人群中穿梭。而陕西的公安机构则是被组织起来,挡在了游行的人群的面前。

    “砰!砰!砰……”叼着烟的江雄风朝着天际连开几枪,大声喝道:“所有人马上退后!不然以谋乱论处!!”

    下面的那些便衣们见自家头儿都开枪了,自然也不客气!凡是冒头的游行学生他们直接上前便是抡起棍子就打!

    顿时,现场一片混乱!厮打、辩论、推搡……众人乱做一团!但便衣毕竟人数较少,而且看到有外国记者竟然在拍照,也不敢造次。

    于是推搡中,队伍终究是游行到了市中心的西北“剿总”、新城“绥署”和北院门的省政府请愿。

    此时张学良、杨虎城均不在总部和绥署内,不过他们都派代表接见了学生,当众表示打日本鬼子,东北军、十七路军决不后人,一定不负国人的重托!

    不过接见了学生们的邵子粒可就没这些说法了,虽然他也表示了对学生抗日热情的赞同。不过却又表示,这“攘外必先安内”乃是国策!既然是委员长所订自然是有道理的。

    这种回答让原本被张学良、杨虎城代表安抚下来的学生们极为不满。西安学联代表李连壁和北平学联代表宋黎等学运领导人决定出城,乘火车去临潼,直接向蒋中证请愿!

    此时,张学良被蒋中证的电话大骂了一顿。蒋中证脸色铁青的对着电话那头的张学良沉声道:“你想做什么?!这些学生想做什么?!威胁国家?!威胁中央?!一群混蛋!!”

    “让他们闹到我跟前来,这是不允许的。决不能让学生到临潼来!!”

    蒋中证呼哧呼哧的对着电话张学良便骂道:“我给你开枪的权利,你要是做不了就让江雄风来做!只要他们还敢冲击,那就开枪还击!!”

    张学良闻言脸色数变,放下了蒋中证打来的电话随后匆匆的走了下去。他知道。如果不阻止这些学生的前进,毫无疑问的蒋中证绝对会命令军警还有那些便衣们直接将冲过来的学生射杀!

    张学良阴沉着脸色,一路坐着汽车便追上了学生。毕竟这些学生们都是走路而去的,火车早已经停驶,为的就是不让他们轻易的到潼关去。

    人是拦住了,可他们还是不愿意就这么回去。不少人坚持一定要见到蒋中证。

    “大家的救国抗日之心,我了解。我也明白,但你们这种形式是不成的,委员长不愿意见到你们这样。如继续下去。未必不会有流血之事呐!”

    张学良对着这些学生们苦口婆心的道,但现场却哭声更大!尽管如此,辩论了半天人群还是不愿意散去。那位在蒋中证面前自杀死谏的中尉之事。已经暗地里传遍了西安。

    “为国家计!就算死谏却又如何?!再不抗日,这国家就要亡了啊……”

    张学良急了,他咬着牙对着人群便道:“要说恨,你们谁有我对日本人恨?!死谏的林天瑞中尉,是我东北军的人!九一八之事,从我到整个东北军谁不背着骂名?!”

    “我父雨亭公,便是死于日本人之手!于公于私,我东北军及为本人和倭奴仇深似海、不共戴天!”张学良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众人沉声道。

    “我在这里向诸位保证!最多一周。我一定给诸位一个答复!若是没有,你们谁都可以来我剿总司令部杀了我!张某绝对不做反抗!!”

    话既然都说到了这份上了,这些游行的人们便将自己的请愿书交给了张学良。而后,张学良调集了东北军的汽车将这些学生们一批批的送回了西安城。

    张学良解决的很不错,至少看起来很不错。可惜的是。某人却极度不满!

    “你张汉卿究竟站的是什么立场?!是站在国家大员的立场,还是学生的立场?!你究竟是代表我,还是代表学生?!一个人不能同时做两方面的代表而站在中间!!”

    华清池内,蒋中证铁青着脸色指着张学良的鼻子便是一顿痛骂:“有人侮辱领袖,你们不和他拼命。还有什么好说?!那些领头作乱的,就应该抓起来!该枪毙的就要枪毙!杀一儆百!”

    “卑职是如实报告情况。我了解他们,他们主要是要求政府抗日,并无恶意……”张学良试图为那些游行的学生开脱,对着蒋中证便轻声道:“这次游行,秩序还好……”

    “些活动都是赤色分子煽动起来的,怎么说没有恶意?!既是学生,就应当好好读书,可有些人偏偏不这么做,动不动就游行!冲击政府!破坏交通!甚至聚众闹事!!殴打政府官员!!这算什么狗屁的好意?!对这些人不用枪打能行吗?!”

    “我不管他们什么秩序不秩序的!我只知道学生有什么要求可以派代表向地方政府反映,再由地方政府向中央报告,未经允许,擅自游行是非法的!对这种非法活动而又不听劝阻者,除了弹压没有别的办法!”

    “不听话?!我拿枪打到他听话!!”蒋中证将张学良痛骂了一顿,然后赶出了华清池。

    原本对于张学良他们还有些犹豫的蒋中证此时狠狠的下定了决心,他提起笔写了一封信让自己的机要秘书拿去交给陕西省主席邵子粒。

    信上曰:

    子粒主席均鉴

    可密嘱驻陕大公报记者发表以下消息:蒋鼎文、卫立煌、陈诚后皆到西安。闻蒋委员长已派蒋鼎文为西北“剿匪”前敌总司令,卫立煌为晋、陕、绥、宁四省边区总指挥。陈诚亦来陕谒蒋,闻将以军政部次长名义指挥绥东中央军各部队云。但此消息不必交中央社及其它记者,西安各报亦不必发表为要。

    中证十二月九日

    而在蒋中证发出此信之时,张学良在自己的书房内密会杨虎城。

    “虎城兄,看来你是对的!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发动的时候了……”奉上了茶之后,憔悴的张学良对着杨虎城便沉声道。

    杨虎城不出意外的笑了笑,对着张学良便道:“那是你的人去还是我的人去?!”

    “我的人去吧!”张学良狠狠的一咬牙,对着杨虎城便道:“华清池的大门是由我东北军卫队一营营长王玉瓒担任的,路线他熟悉!而且进入不容易惊动人。”

    杨虎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毕竟自己的十七路军可不熟悉那里。去了乱闯,要是被蒋中证跑了那可就出大事儿了!

    “那,谁去?!”杨虎城对着张学良便道:“这人可必须信得过!而且手上的本事得硬,不然一个闪失,你我性命及东北军、十七路军皆休矣!”

    张学良听杨虎城这么一说,不由得笑了笑!对着杨虎城便道:“虎城兄莫急,此事我早有安排!”说着,张学良让自己的卫队长谭海出去把白凤翔、孙铭久找来。

    未几,谭海便带着东北军骑兵六师师长白凤翔、卫队二营营长孙铭久一起来到了书房内。张学良也不客气,对着两人便道。

    “我和杨将军苦劝良久,委员长始终不愿意停止内战而进行抗日!所以我们决定兵谏!将他扣押,逼迫他进行抗日!”

    毫无意外,白凤翔和孙铭久一点儿也没有异样!相反的,孙铭久还有些兴奋!这是要抓委员长啊!现在可谓是民国权势最高的人,这可真是大手笔!

    “司令,我们倒是可以行动。不过我得先见见这位委员长。”白凤翔倒是比孙铭久稳重多了,却见他对着张学良便道:“照片和人不一样,我得见到真人才好动手。免得抓错人,或者不小心给杀了……”

    杨虎城闻言,转过头对着张学良点了点头。这人果然靠得住,但却疑惑的看了看孙铭久。张学良笑着对杨虎城解释道:“铭久是我组织的‘抗日同志会’的成员,早已对委员长国策不满!知道我要动手了有些高兴过头。”

    杨虎城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随后张学良对着两人便道:“明天,我将带着你们去见见委员长。但记住:不要露了马脚!此事若是走漏一点风声,我们皆死无葬身之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