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西安惊雷(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白凤翔等人肃然应是,而后张学良和杨虎城两人便开始和白凤翔等人交代行事细节。尤其是保密和进攻方式,要求务必要保证蒋中证不死、不伤。不然后话可就难说了。

    如果说,蒋中证没有担心过张学良和杨虎城两人会对他有所动作那肯定是假话。事实上后世在他的《西安半月记》中可以看到,他在未来西安之前曾言。

    “即已察知东北军剿匪部队思想庞杂,言动歧异,且有勾通匪部自由退却等种种复杂离奇之报告,甚至谓将有非常之密谋与变乱者。”

    也就是说,其实蒋中证对于张学良和杨虎城两人是有着防备的。为此他没少做提防,这表现在每次他都是下榻临潼,从来不进西安住。

    而他之所以两次来陕都放着城内豪华宾馆不住,却偏偏选中了临潼华清池,想在西安多住些日子,此处比较安静,这固然是一个因素,而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

    西安市区是由十七路军驻守的,他对杨虎城有戒心。而华清池是东北军的防区,他认为相比杨虎城,老实听话的张学良还算是比较可靠。

    即便如此,蒋中证也极为谨慎,他的活动范围亦大都在华清池范围以内,不是万不得已,他是决不离开行辕的。

    如非外出不可时,则必警卫如林,严加防范。而且他一住下来,就频繁地找一些高级将领餐叙、谈话,仔细观察这些高级将领是否神色有异,唯恐发生什么料想不到的事情。

    甚至有记载,在西安事变发生不久便有飞机前来!说明蒋中证对于这些是早有预案的,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张学良竟然动用自己的私人卫队,并调了白凤翔来执行这次任务。

    而且丝毫没有透露给自己身边的高级将领知道。在这点上,杨虎城也是一致的。两人很有默契的没有将这件事情透露出一丝半毫。

    “自从‘九.一八’后,国人对你们东北军都很不原谅!现在剿共战事仅剩最后五分钟了,我是给你们东北军一个立功的机会,你要理解我的用意。服从命令,努力剿共!莫要自误!”

    这是蒋中证对东北军一零五师师长刘多荃的训话,因为刘多荃原本就存着保存兵力,用于抗日而非剿匪的思想。于是蒋中证从戴笠那里知道后,便找了他来吃晚饭。

    刘多荃给蒋中证这么一个训斥,表明上唯唯诺诺但实际上心里把蒋中证骂惨了!剿共仅剩最后五分钟了?!这狗牛也吹得太大了吧?!

    五次“围剿”你动用了那么多军队从南打到北,打了两年,红军不是照样生存发展吗?这次再打一下就能消灭红军。这谁能相信呢?!你哄鬼呢!

    而蒋中证对于东北军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的训斥可就没那么客气了!

    “你军部的电台经常和赤匪通报,你还以为我不晓得?!我早就知道你们这些举动了!我告诉你,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机会!莫要自误!做党国之罪人!遗臭万年!”

    王以哲被蒋中证骂的脸色难看,但却无可奈何。硬着头皮吃了这顿饭,回去后便一声不吭。

    张学良与杨虎城既然已经确定了动手,那么事情自然是不可拖延的。

    12月10日,张学良以“指导游击”为由带着白凤翔去参加蒋中证举行的军事会议。这次会议,白凤翔安静的坐在了张学良的身后,除去低头做笔记并用“崇敬”的目光看着蒋中证之外便有若空气一般一点儿也不引人注意。

    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确立通过了蒋中证的第六次“围剿”计划,同时决定在12日宣布总动员令对陕西赤色发动总攻!

    12月11日晚,蒋中证让张学良、杨虎城和蒋鼎文、陈诚、朱绍良等到他的下榻处赴宴。席间,蒋中证宣布了蒋鼎文为西北剿匪军前敌总司令,卫立煌为晋陕绥宁四省边区总指挥等换将的任命书。

    同时宣布,中央军将接替东北军和西北军的剿赤任务!

    但奇怪的是,原本预计就算不暴跳如雷至少也会表现出不虞神色的张学良竟然一丝表现也没有。笑呵呵的和在场的众人碰杯吃酒。

    这让蒋中证猛然间觉得有些不太对,是以暗中吩咐了下去让军统的人注意一下张学良。

    会后张学良笑呵呵的亲自开着汽车,送几位南京军政大员回城内去参加在新城大楼举行的陕西省政府招待会。因为要赶时间,汽车开得很快,当汽车行到激流滚滚的河畔并上了灞桥时。张学良忽然放慢车速。

    却见他一本正经地对他的几位不寻常的乘客说:“我现在提醒诸位,你们可不能轻易的得罪我啊……”

    几位大员冷不防地突然见张学良扔出了这么一句话,都不禁一惊!心渐渐冷了下来,脸上的汗水哗啦啦的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但他们毕竟还是久经阵势的人了,立时便收敛了心思若无其事客客气气地对着张学良道:“哪里。哪里,卑职等哪里背后从不说副司令的坏话?!巴结都还来不及,怎么敢得罪呢?”

    “是吗?!从不在背后捣我的脊梁骨?!这就好,这就好嘛!哈哈……”张学良刚才还是一脸严肃,这时候却忽然间笑了起来!

    大员们不由得问他因何发笑。却见张学良意有所指的道:“其实我说的不要得罪我,你们还没听明白?!我不是正经八板指平常,而是指现在。”

    他边说边拍了拍方向盘:“是指的这个,现在你们几位的命,不都在我手里攥着吗?”

    “您的意思是……”几位大员看着前座的张学良,道。

    “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明摆着的,眼下你们都坐在我开的车上,只要我打个盹,或稍不留意,比方说这手稍微一偏,汽车就会掉在桥底下,那我们大家不都没命了么?!哈哈……”张学良说罢,又哈哈的笑了起来。

    众人也陪着笑了起来,但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张学良的笑是那样的意味深长。

    众人到了新城大楼,杨虎城随即以地主的身份来招待他们。一顿宴席喝下来,已经是午夜时分。宴会结束,张学良、杨虎城送走最后一批客人互视一眼点了点头。

    张学良回到了自己的剿总司令部内,密令召集东北军所有高级将领召开紧急会议!接到了命令的东北军高级将领们不敢怠慢,赶紧赶到了张学良所在的剿总司令部的会议室内集合。

    “今天把大家找来,是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为了停止内战,共同抗日,我们将要有个大举动!”张学良见应来的人已基本到齐,也不矫情直接便道:“我要扣了他蒋中证!逼他抗日!!”

    “哄~~”此言一出,有若惊雷!众人顿时轰然议论开了,的确!他们对于自己背上那“不抵抗”的恶名深恶痛绝,但要直接扣下蒋中证逼他抗日这种事情他们可从来都没有想过。

    虽然他们也希望能够抗日,但这种举动、这种方式太过激烈了!一下子刺激太大,甚至让众人有些接受不了!

    “副司令有没有想过,把蒋抓起来以后,第二步该怎么办?!中央军会有什么反应?!若是委员长不同意我们应当如何应对?!”

    奉系中,于学忠是少有的有统帅之能者。历史上张学良被扣后,也是他主持起了东北军的大局。因此,他敏锐的问到了这几个节点。

    “不怎么办,也不应对!”张学良咬着牙,直接道:“先扣起再说!只要他答应抗日,我们仍然拥护他做领袖!”

    东北军众将沉默了,良久之后第五十七军、历史上指挥过长城冷口抗战缪流沉声问道:“副司令是否决定把这事进行到底?!”

    “你们都知道我的!我不干则已,要干起来从来就不会半途而废!”张学良语看着众将,沉声道:“我们是逼上梁山,不得不如此。至于更详细的计划,还谈不上,我们第一步是拥蒋抗日,第二、第三步还得走着瞧。”

    “实在不成,我们就回东北老家找军子去!”张学良一咬牙,狠声道:“我还不信他蒋中证敢到奉天去找咱们麻烦!”

    说心里话,张学良根本就不想走到那一步!虽然他知道,如果自己提出了毫无疑问的屠家父子绝对会庇护自己。但他不想做这种丧家犬!

    而张学良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众将“哗啦~”一下全站了起来,对着张学良便道:“愿尊司令之命!!”

    随后,张学良找来卫二营营长孙铭久随同白凤翔、刘桂五等人,要求他们务于明天拂晓前赶到华清池,与王玉瓒一起执行扣蒋任务。

    却见张学良对着孙铭久沉声道:“你要听白师长的话,服从他的指挥,要谨慎当心!千万不可把委员长打死了,当然也不能让他跑掉!”

    “事成事败,便在此一举!你们务必要小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