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西安惊雷(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哈哈哈……汉卿兄豪气干云,我杨虎城自也不甘人后!”却见杨虎城哈哈一笑,对着张学良便道:“既是两人发动,却怎么要汉卿兄一个人承担?!这事儿,我做不出来!”

    说着,杨虎城对着下面的那些个将校们沉声道:“若是走到了那一步,虎城便随汉卿兄结伴黄泉!却又如何?!”

    “还没到那一步……”却见在场的于学忠对着两位将军道:“芳波他们都是有经验的老人了,老蒋要从他们的防区逃出去,没有那么容易。”

    张学良闻言洒然一笑,轻声道:“但愿如此吧……”

    此时,已经是清晨。前往华清池的几位指挥官聚集在了一起,众人脸色都不好看!到了现在已经好几个小时了,蒋中证还是不见人影!

    这如何了得?!若是真给他蒋中证跑了,自己等人便是东北军、十七路军的罪人!说不准,还是在其掀起内战的罪人!

    当务之急,便是要将蒋中证找出来!一名已被解除武装的宪兵带到了这几位的面前,根据抓到他的士兵说此人面色有异,总是对提问躲躲闪闪。于是专门将他送到了这几位的面前。

    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时间紧迫,唐君尧也没有玩儿太多花样。对着这士兵便道:“委员长,我们是必须要找到的!但找到他不是为了杀他,我们这是希望他出来领导抗日!”

    说着,唐君尧死死的盯住这士兵狠声道:“我知道,除了你肯定还有人知道委员长在哪里!你若是不说没关系,反正干掉你一个还会有人愿意说!”

    那宪兵脸色苍白,死死的咬着嘴唇却一言不发。唐君尧这时候笑着道:“当然,你说了我们也不会亏待你!”

    唐君尧对着身边的警卫使了个眼色,警卫会意的拿出了团红布。唐君尧打开来摆在了桌子上,那宪兵看过来顿时两眼放光!

    “这里的玩意儿不多。就六条小黄鱼!只要你说实话,这六条小黄鱼就是你的了!我唐君尧一口唾沫一个钉!不玩儿虚的!”

    那宪兵明显的开始挣扎了,两眼死死的盯住了那六根金条不住的吞咽着唾沫。没一会儿便顶不住一咬牙,对着唐君尧便道:“报告长官!凌晨。我在山神庙值勤时,看见委员长从墙上跳下来,接着又听到侍卫在问委员长负伤了吗?然后就见他们往东南山上走去。”

    唐君尧闻言不由得欣喜的跳了起来!好家伙,这么久了终究是有了消息了!唐君尧为人也爽利,二话不说便将这六根小黄鱼塞到了这宪兵的手里对着警卫道。

    “给这位弟兄好吃好喝的供着,其他人随我入山找委员长去!谁先找到委员长,那我为他向副司令请赏!!”那警卫明白唐君尧的意思。这宪兵现在不知道说真说假。

    如果是真的,那么抓到了委员长后自然是让他随意离去。若是说假话么……嘿嘿嘿……

    得到了消息的孙铭久和王玉瓒率卫队士兵立即出发。他们是从骊山以东和骊山南面分头进行搜山的,在白雪覆盖的山坡上,他们不放过任何一点可疑之处。

    可是搜了许久仍一无所获,这时候众人开始着急了!那宪兵小子是不是为了金条骗了他们?!还是唐君尧沉的住气对着其余几人道:“咱这才搜了多大会儿?!不能乱下结论,再找找!再找找!”

    众人点了点头,分散了队伍又往前搜了约五六百米后,终于有所收获!

    “快来人!这里有个人!”队伍中有人在惊叫。随后便传来大吼:“站住!不然我们开枪了!死活不论!!”

    这时候其余人也赶了上来,顿时十余只枪便扑了上来猛的一下就将那身影围住,那身影见状不敢乱动。高高的举起手来。可抓到后一看众人不由得大失所望。

    这人明显是个年轻人,而且穿着一身的中校军装看便知道不可能是委员长。这中校更是哆哆嗦嗦的说自己是听到枪响自己跑出来的,不知道委员长在哪里。于是士兵们将他随意带着却没有多过注意。

    这时候唐君尧等人也听说抓到了一个人,匆忙的赶来上来查看。其余人见不过是个中校卫士,不由得大失所望。

    “嘿嘿……看来咱们离委员不远了!”众人都失望,唯有白凤翔嘿嘿直笑!见众人不解的望着自己,白凤翔笑着解释道:“我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善于记下来人的样子!而这人,我恰好的认识的!”

    “他不是一般卫士!他是委员长的贴身侍卫,而且还是委员长的族侄、中校副官蒋孝镇!”

    太好了!有了这个活口。委员长就难以躲藏了;而且,既然他的近侍已经出现,说明委员长也未跑远!

    卫队营副连长张化东用枪指着他喝问:“委员长在哪里?快说!不说实话,老子一枪崩了你!”蒋孝镇见自己的身份被揭破吓得脸色发白,索索发抖!

    嘴张了几张,却语不成声而止。无论张化东、白凤翔等人如何威逼利诱他就是咬着牙不开口。但他那慌乱的神态和自觉或不自觉地总爱朝一个方向张望的眼神。引起了张化东的怀疑。

    不由得怀疑那很可能就是蒋中证隐藏的地方,立即命令士兵们上前重点寻找。

    此时,天色微明,周围景象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但几经寻觅却仍不见蒋中证的踪影,众人不由得越来越着急了!

    在前面搜索的班长陈思孝正在找寻,却见山坳处的一个看似洞穴的附近有着几条破碎的丝绸!顿时陈思孝兴奋了,赶紧叫来自己班里的几个士兵一起大吼:“委员长在这里呢,在这里!”

    正在焦急寻找的张化东和众士兵急忙过去,将陈思孝他们所在的险要的山崖洼处团团包围。陈思孝见自家长官过来了,赶紧大声汇报:“报告长官!我找到了几条丝绸,这应该委员长留下的!除了他的睡衣,哪儿还能有啥丝绸?!”

    张化东顿时兴奋了,对着麾下的士兵们吩咐道:“所有人马上喊:委员长在哪里?快出来!再不出来,就开枪了!”

    “是!!”众人大声应是,随后高喊:“委员长在哪里?!快出来!不出来我们就开枪了!!”甚至有些性急的士兵这时还故意“哗啦哗啦”地拉动着枪栓!

    便在张化东十分不耐烦,准备要开枪警告的时候一个带着浓重奉化乡音的声音有些颤抖的响了起来。

    “不要开枪,我在这里……”听得这个声音,张化东高兴的几乎要叫起来!天啊!忙活了大半个晚上终究是找到正主儿了!

    “找到委员长了!找到委员长了!!”顿时,欢呼声响彻了整片山地!搜山的官兵闻讯都朝他走过去。

    这时天虽大亮了,可是气候仍非常寒冷,加之又地处山野,就是穿着厚厚的棉衣都还感觉冷呢,而此刻的蒋中证却只穿一件单薄的古铜色的睡衣,白单裤,光头,脸冻得发青。

    他自己的鞋子在跳墙时已丢掉了一只,现在穿的是卫士的鞋,不合脚,其中一只有鞋带,一只没鞋带;也没有穿袜子,裸露的脚脖上还有被荆棘划破的伤痕……

    那样子,真真是凄惨而悲催。他低着头缓步走出了自己藏身的浅山洞里,带着浑身的颓丧。他浑身颤抖着,看起来极为害怕!可当他看到这些不是类似赤色的游击队,而全是穿着国府军装的士兵的时候心气儿猛然一提!

    “我是领袖,你们要干什么?”虽然很是狼狈,但蒋中证还是略带着硬气的对着这些士兵们道。可惜的是,没人理会他。蒋中证脸上有些挂不住,再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张化东看了看这位颇为狼狈的委员长,叹了口气回道:“我们都是东北军的……”

    蒋中证一听是东北军,立即硬气起来了!对着张化东便吼道:“我要见你们长官!叫你们副司令来!!”

    这时候孙铭久正好赶到,看了蒋中证一眼便道:“委员长,我们是张副司令来请您的。他现在正在西安城里等着您。还请跟我们一起进城吧!”

    蒋中证闻言不由得大怒!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分明就是张学良搞的兵谏啊!不过,他也算定了张学良根本不敢杀他!

    漫说谋杀领袖的罪名,就是外围心腹引领的三十万中央军也让他张学良不敢有丝毫动作!

    “我不走!有本事你们打死我!”蒋中证对着孙铭久便骂道,孙铭久也不回嘴。就说了句,我们没想打死您,只不过想让您领导我们抗日……

    蒋中证心思更定了!大声嚷嚷着不走,要他们一定把张学良找来!无奈之下,孙铭久便说是军队内部有人叛乱,他们是张学良派来保护委员长的。

    蒋中证这下有些疑惑了,但既然有了台阶他便顺坡下驴。叽叽哼哼了一番,在孙铭久派出的几个士兵的搀扶下上了一个士兵的背下了山。

    山下的白凤翔得知终于找到蒋中证了,不由得兴奋的满脸通红!赶紧回到五间厅里向西安城里的张学良打电话。

    新城指挥所,电话铃声不断响起。唯有张学良面前的那部专电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整个指挥部内所有的将领都屏息凝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