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风波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他们都在沉默的等待着消息。或生,或死。

    “铃铃铃……”电话终于响起,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去!张学良深深的吸了口气,将电话拿起沉声道:“我是张汉卿!”

    “报告副总司令!委员长找到了!受了些小伤但不严重,正在孙铭久等人的护送下下山!”

    张学良听完了电话那头白凤翔的话,一下子竟然沉默了!良久后,才缓声对着电话那头的白凤翔沉声道:“大家……辛苦了!”

    “路上小心,送委员长来新城大楼……”

    “是!”电话那头了白凤翔高声应道,随后小声的问张学良还有何吩咐。张学良表示没了,白凤翔这才挂上了电话。

    而后,张学良迎着众人的目光微微一笑沉声道:“委员长,找到了!好发无损,正在来新城的路上!”

    “哗~~”欢呼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司令部!不少的高级将领们不由自主的拿出了手绢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太刺激了!这种事儿,没人想经历第二遍!

    华清池处,蒋中证下了山后便提出要回住处休息,未获准许;又说要到五间厅去拿他的东西,就是不肯去西安。

    这时,白凤翔和唐君尧过来,向他敬礼,给他加了衣服,然后说:“副司令派我们来保护您的安全,请委员长进城。”

    蒋中证愤怒了,对着他们便吼道:“我不走,我是国家领袖,叫你们副司令到这里来!!让他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是谁忽然吹起了庄严而欢快的接官号,聚集在附近的官兵不约而同地鼓掌欢送蒋中证进城。

    蒋中证知道在目前情况下,硬顶是无用的,他看了看喜气洋洋的士兵,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被人扶着钻进一辆小汽车。

    因为他有腰伤。一人横躺在后座上,前座是张学良的副官长谭海;白凤翔、唐君尧、刘桂五和骑兵六师一个团长坐另一辆小汽车。

    当时这两辆小汽车在中间,前后还有两辆大卡车,坐满了由孙铭九带领的卫队二营的武装士兵。是负责护送的,孙铭久坐在第一辆卡车的驾驶室里。

    1936年12月12日上午9点,在车队的护送下蒋中证来到了西安城内的新城大楼。

    新城大楼,是西安绥靖公署所在地,虽名为新城,实际是明朝时候修建的内城,是古城西安的城中之城。它也是四周有城墙。并有城门供出入。

    这个内城本身就是为了抵御进攻而修建的,所以各方面防御的城墙、女墙皆十分坚固齐全。城门一旦关闭,就是千军万马,也都不得不停止进发。

    蒋中证抵达后,由十七路军特务营营长宋文梅和孙铭九共同搀扶着他,缓缓步入新城大楼东厢房的一个房间内的。

    随后张学良便匆匆的前来进谏,找到了蒋中证张学良的第一句话便是:“委员长受惊了!”

    说完,张学良便再次开始阐述自己的抗日理念。首先说的是他们这次行动未带个人私利。只要蒋中证同意停止内战,坚决抗日,他和杨虎城仍拥护他做领袖。

    蒋中证可不那么好说话。他盯着张学良看了一会儿才沉声道:“你既为了国家,应先送我到洛阳,送我到洛阳再谈。”

    看蒋中证竟然还是这般说话,张学良自己有些沉不住气了!声音也逐渐有些大!

    “今日之事,岂容搪塞?!希望委员长勇于改过,群策群力,共赴国难!如仍执迷不悟,汉卿只有让群众公裁!”

    听张学良这么说,蒋中证也火了!指着张学良便骂道:“过去我待你那样好,现在。你竟想把我交什么群众公裁?!好!好!你既然说是为了国家,还是先把我送回洛阳再谈!!”

    说完,蒋中证理也不理会张学良径自闭目养神。张学良见蒋中证油盐不尽,只能是深深的叹了口气走出了房间。

    中午时分,蒋中证要求和邵子粒谈话。经过请示后,负责监视的宋文梅将邵子粒领了过来。蒋中证还是那般指使呵气。要宋文梅离开房间不说还顺带把门关上了。

    宋文梅可不会似张学良那般客气,你关了门我再打开来就是了。蒋中证见宋文梅竟然敢跟他作对火气更加大了!对着宋文梅便骂道“我,委员长和邵主席谈话,你竟敢站在我们面前!我要你出去,你为什么又要把房门打开?!”

    “请委员长不要生气,我系奉命在此看守。而且,今天的事,谁都可以听,又何必保密呢。”宋文梅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对着蒋中证无所谓的道。可这些话直接把蒋中证气了个半死!

    邵子粒也不是傻子,赶紧对着蒋中证劝慰道:“委员长,这位也是黄埔学子哪!他可是军校第八期的。算下来也是委员长的学生,不算外人。”

    蒋中证心里怒骂道,不算外人?!都把我抓起来看管了,这还不是外人?!但他也知道,这是邵子粒给他台阶下呢!心里叹了几句人在矮檐下,脸色也缓和了下来。

    “噢,我认识你!我给你们讲过话,也点过你的名,还记得,还记得!”蒋中证对着宋文梅说了这么几句,便不再理会他了。转而向邵子粒问起了现在的情况。

    有着宋文梅在,邵子粒哪里敢说什么其他的?!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包括陈诚等已经被“请”了。让蒋中证仔细考虑“群众”的请求等等诸如此类的。

    蒋中证脸色难看,却始终没有表态。

    当天,张学良、杨虎城、于学忠、何柱国、王以哲向全国发出了关于救国八项主张的通电,提出:

    第一、改组南京政府,容纳各党各派,共同负责救国。

    第二、停止一切内战。

    第三、立即释放上海被捕的爱国领袖。

    第四、释放全国一切政治犯。

    第五、开放民众爱国运动。

    第六、保障人民集会结社一切政治自由。

    第七、确实遵行孙总理遗嘱。

    第八、立即召开救国会议。

    此电一出,举世震动!远在东三省的屠千军看着这份通电不由得一笑,果然还是发生了!沉思了一会儿后,他对着自己的贴身警卫刘云焦沉声道:“把军务屠总长找来。还有,通知其他人我们开个会。”

    “是!”刘云焦大声应道,随后便离开办公室传递命令去了。

    而此时,屠三炮炮爷并不在奉天城里呆着。他带着费德莉卡一起来到了斗姥宫,找老神棍葛月潭来了。

    在斗姥宫的大树下,葛月潭笑眯眯的看着费德莉卡熟练的用着茶具给他们泡茶。在座的还有八极拳宗师李书文。

    行云流水的给三位老爷泡完茶后,费德莉卡嫣然一笑起身退到了一边去。那里也有茶具,还放着一本由葛月潭标注的《道德经》。

    费德莉卡在那里,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怎么样?!这丫头合适不合适?!”屠三炮在费德莉卡走远后,压低声音对着葛月潭问道。边上的李书文凑趣的对着屠三炮道:“我说三炮,你自己本事也不差啊!咋还要道长帮你看来着?!”

    “废话!这可是关系到我儿子的终身大事呐!”炮爷吹胡子瞪眼的对着李书文便道:“我就这么一根独苗苗,我能不着急么?!”

    葛月潭哈哈一笑,对着炮爷便道:“三炮啊!你也别着急,我先给你算算……”

    说着,葛月潭用道袍拢住了双手闭目静坐。李书文和三炮两人皆不敢打搅。

    这些年来,若说李书文最为敬重者莫过于葛月潭。他来到了东北后,经屠三炮引领认识了这位葛道长,这道长的手段真不是盖的!

    自己数年的头疼症,这位道长不过三五副药便大致调理好了。同时还让自己读读道经,说是平心静气。这点也让李书文受益匪浅!脾气比之从前倒是好了不少。

    要知道,从前李书文和人比武从来不留手!基本上和他动手的,不死便残!因此他得了诨号:李狠子、李矬子!

    现在他脾气好多了,还能和屠三炮说笑。平时也一副和蔼的样子,丝毫看不出这位便是一杆长枪横扫大江南北的神枪李书文!

    闭目静坐了好一会儿,葛月潭才睁开了眼睛对着三炮轻声道:“关于这姑娘我想知道,三炮你自己怎么看?!”

    葛月潭这么一问,炮爷倒是愣住了。好一会儿了才说:“这姑娘啊……我看着人真是不错!不骄不躁的,待人也和气!那一笔字儿写的真是不错,《女训》什么的也懂!可她为啥就不是咱中国人呐……”

    三炮还是很传统,觉着这费德莉卡啥都好!可就是洋夷的出身,他有些接受不了。一个洋夷做自己媳妇,总是会让炮爷想到自己当年亲手拧断的那些老毛子的脖子。

    这姑娘什么都好,可为啥她就非得是个洋人?!炮爷也知道,要是自己不同意自家儿子肯定是不会忤逆自己。可这姑娘确实不错啊!就算找遍了奉天城,也未必能找出这么好的姑娘了。

    于是,炮爷犹豫了。所以,他才带着费德莉卡找到了葛月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