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得偿所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葛月潭笑眯眯的听着三炮把话说完,随后轻笑着道:“三炮啊……要是黄晓玲黑费德莉卡比呢?!你觉着哪个适合军子?!”

    炮爷闻言不由的撇了撇嘴,对着葛月潭便道:“道长,你这不是白问了么?!不说小费这丫头知书达理的比那黄毛丫头强多了去了,就说说人家万里迢迢的来找我家军子我这就觉着我家军子不能负了人家!”

    顿了顿,炮爷不由得骂道:“娘的!那黄毛丫头除了她的组织什么的还会个啥?!能打能杀?!我俩父子还能让她上阵?!我国防军一百来万条汉子,哪里用她去打杀?!”

    “一天到晚的忙啥组织的事儿,在这奉天好几年了她来找过我家军子几次?!咱屠家不缺她那一口吃的,忙乎个啥?!”炮爷愤愤的一口将茶饮尽!

    “这样的人做了媳妇儿,我家军子还能落好?!还是费丫头实在,你看看人家知书达理的!比她这不懂事儿的强多了去了!”

    毫无疑问,炮爷依然是女人上炕能生娃理论的坚定支持者!就差骂出来:尼玛!老子国防军百多万将士、上千架战机和数百辆坦克!何用你一个女人出打仗?!

    你丫忙乎着照顾男人就行,啥事儿不用你操心!吃的、喝的、用的,我老屠家少不了你一毫!没事儿你搓个小麻将学着费丫头泡泡茶、看看书那该多好?!

    闹腾啥的闹腾啊?!屠老虎愤愤不平的想到,蹲奉天好几年了就不见你黄晓玲来找我家军子几次。好嘛!人家费丫头一来你就开始闹腾了!

    当然,屠老虎没告诉儿子自己混迹二头山多年积蓄是肯定有的!那些年劫富济贫,三炮可不像林豹那帮子混球,有了钱就立马吃喝嫖赌去。

    有了娃子的他很有想法的把这些钱都存起来,等着给军子娶媳妇儿用呢!现在那些钱三炮都给丢在了颜正清的家里。

    颜正清这老头儿初时候看到三炮的那些积蓄的时候楞生生的给吓了一跳!这老虎一口气竟然摆出了几个麻袋的黄金珠宝!

    “老子的儿子娶媳妇儿,不能苛颤!”屠老虎大手一挥,对着颜正清便哼道:“给聘礼!老子都让他姑娘家手软!”

    的确得手软,颜正清看着这堆成小山的黄金珠宝不由得想到:哪怕是世家名门一口气面对着这小山一样的黄金珠宝。那也得被唬个一愣!

    老屠打仗是把好手,抢钱更是把好手!而存钱,哪怕是整个二头山+颜正清都不是他的个儿!基本上从娶了屠千军的老娘开始,这老虎便开始琢磨着存钱给自家娃子娶媳妇。

    每次开仗。拿了战利品自然是要克扣一份的。麾下的弟兄们分完了除去一小部分会给家里之外,其余的多是吃喝嫖赌整了个干净。

    只有屠老虎,辛辛苦苦省吃俭用的就是为儿子准备聘礼。二头山平日里下卡子、劫大户拿下来的那一份,老虎也都结结实实的给存起来。

    就连屠千军自己,都不知道这家老爹实际上攒了一大笔钱在手上就是为了让他娶亲用。

    “你心底里都有说法了,还问我做什么?!”葛月潭呵呵一笑,对着三炮便道。听他这么一说。三炮不由得愣住了!是啊!其实自己心底里何尝不是已经有想法了?!

    “论人品,这费丫头由上至下对谁都是客客气气、心存敬意。”葛月潭端起茶水,抿了一口轻声道:“老道出门,就未曾闻她对谁不好过。”

    “说学识,她跟老道聊过几次。儒、法、道,不敢说精通但见解也算独到。一手好字不敢说自成一家,至少老道看来风骨已有。”

    “对军子,那就更没话说了。人家万里迢迢的从德国跑来奉天。一路上的艰辛就不说了。还得冒着大风险!这事儿几个人能做到的?!”

    这时候,边上的李书文忽然开口了。对着屠三炮便道:“我说三炮啊!这女娃我看着不错!人和善,有气量!你家娃子能娶上这么个媳妇儿。你就偷着乐吧!”

    三炮闻言不由得撇撇嘴,对着自家的老友道:“我家军子还怕找不着媳妇儿?!这奉天城里的大小姑娘,谁不盯着我家军子看?!要不是这小子对这些兴趣不大,我估计孙子都得抱上几个了!”

    说着,三炮眉开眼笑的道:“我家军子这点像我!男人嘛!狗屁心思有点儿,那正常!但**都管不住,那还能干个球事儿?!古往今来的英雄好汉,死在女人肚皮上的少了?!那玩意儿不管住,迟早得死在那上面!”

    李书文、葛月潭等两人听了炮爷的话不由得点了点头,炮爷这话糙但理不糙。这点上。三人的认识是一致的。

    李书文和葛月潭都是走南闯北识人无数的老鸟了,见过这样的例子可谓不在少数。不过这两人可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李书文,境界已经到了。练武么!本来就是炼气化精,这方面看的很淡。不然以李书文的身份地位,要找个婆姨生个娃并非什么难事。

    葛月潭更是武、道、儒皆修,这方面看的更淡。三炮说的狗屁心思。他们基本上起都难。

    倒是对于三炮竟然有这样一番看法,他们颇为吃惊!但细想一下,还真是!漫说三炮了,就是他儿子屠千军那走出司令部的次数屈指可数。

    而那司令部,基本去都是有事儿的。这些年来,进到司令部的女性根本就没几个。他们呆在屠千军办公室的时间加起来都不知道有没有半个小时。而且从来就没有单独进去的。

    “道长,我就是想问问。这丫头跟我家军子那八字相冲不?!”屠三炮对着葛月潭便问道:“这可关键哪……”

    葛月潭呵呵一笑,对着三炮便道:“费丫头倒是难得的旺夫命!跟军子的命格却是相得益彰,这点倒是不必担心的。”

    屠三炮这才笑着点了点头,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副官匆匆赶来走到炮爷身边百年城沉声道:“总长!出大事儿了!”

    “刚刚传来消息,张总司令和十七路军的杨虎城把蒋中证给扣在了西安!现在正要和南京方面谈判要求抗日!”这秘书顿了顿,对着炮爷道:“总司令让我来请您回去开会呢!”

    “娘的!小六子这是脑子抽了?!”炮爷皱了皱眉,沉声道:“扣了那蒋中证,甭管事儿发展成啥样了他能落下好?!”

    不愧是屠三炮,一眼便看出了这件事情的关键!无论成或不成,张学良肯定是落不下好的。扣了蒋中证,如果张学良把他杀了那么毫无疑问的南京国府的继任者会选择直接灭掉东北军!

    要不杀,被放走的蒋中证会让东北军好过?!这是完全没好处的事情,他有些不太明白张学良为什么这么干。

    “费丫头,你在这院子里玩儿!出了急事儿,我要回司令部一趟!”屠三炮站起来,戴上了自己的军帽。

    费德莉卡闻言赶紧放下手中的书走了过来,关切的道:“屠叔叔,严重吗?!军子会不会有危险?!”

    三炮听得费德莉卡第一件事情竟然关心自家儿子,不由得心里一暖!对着这金发碧眼的姑娘便道:“没啥大事儿!你好好玩儿就是了,还有!以后别叫我叔叔了!”

    三炮定定的看着有些疑惑的费德莉卡,咧嘴一笑道:“得改口叫爹!知道不?!”

    说完,拍了拍费德莉卡的脑袋哈哈一笑带着秘书便走出了这处院子。留下来目瞪口呆的费德莉卡。

    看得费德莉卡愣住了,边上的葛月潭哈哈一笑对着她便道:“费丫头,你要达成心愿了!只要这倔强的老虎同意了,基本上你和军子的婚事就达成了大半!”

    费德莉卡当下便愣住了,这似乎来的太快了!她竟然一下子接受不了。她从自己的中文老师那里了解过,这个时代的人们很难同意自家孩子娶一个外国媳妇儿。

    她也了解过,屠千军家的老爷子三炮经历过不少与西方人的战争。要他同意娶自己儿子娶一个外国媳妇儿,这会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过刚刚抵达奉天几个月便已经取得了这位有着最终决定权的屠老虎的同意。一时间,她竟然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不提费德莉卡还在接受自己已经被屠三炮承认的这个事实,国防军总司令的会议室内各部官员们再次汇集在了会议室内。

    来自于西安的通电,被他们逐个传阅。看完了来自于前东北军总司令的通电后,众人的心思是极为复杂的。一直以来,众人都避免提到张学良。

    甚至避免提到张家,但现在偏偏是到了不提都不成的时候了。

    “大家先说说各自的看法,关于此事我们国防军应该持什么态度。”屠千军倒是很无所谓,对着众人便道:“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已经不能让我们置身世外,我们总归要有个态度才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