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南京的暗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要知道现在东三省各方面对于钢铁的需求实在太大,光是铁路建设、住宅建设等需要的钢铁那就是极为恐怖的。

    总这些之中节省出钢材,还发展了这么多的军工储备这已经是很不错了!新厂区需要形成稳定的生产力也是个问题,总的来说东三省需要追上日本的生产力依然需要时间。

    随后的会议议题,便是在东三省不明面介入下应该持有的态度。比如,喝止南京方面某些异动人士的动作。

    “我知道,南京国府里不少人想着取代蒋中证。”屠千军眯着眼睛,对着众人沉声道:“这群家伙,未必不会有所动作。也就是说,他们未必不会想着趁这个机会把蒋中证干掉!”

    “这样的事情,我们是需要避免的……”屠千军对着众人沉声道:“至少现在,蒋中证还不能死!”

    不出屠千军所料,南京方面的确有人试图要致蒋中证于死地!

    南京中央在事件发生的当晚十一点半,便召开了召开中常会及中央政治会议联席会议,决议夺张学良本兼各职,交军事委员会严办。

    会议最后决定剿抚并用,一面以何应钦为讨逆军总司令,一面以于右任为陕甘宣抚大使。

    宋子文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姐姐宋美龄,得到了这个消息的宋美龄脸色颇为难看!怒骂道:“他们想干什么?!他们想干什么?!这不是陷中证于死地吗?!”

    “谁说不是呢……”宋子文叹了口气,对着自己的姐姐沉声道:“现在姐夫还在张汉卿的手里,他们这么搞万一张汉卿狗急跳墙了怎么办?!还有,他们竟然派飞机去轰炸!这是起的什么心思,路人皆知啊……”

    宋美龄咬了咬牙,对着自己的弟弟沉声道:“不行!不能让他们这么乱来!我去写封信,你找一下端瑞,让他帮忙斡旋……”

    听得自家姐姐提到了端瑞,宋子文的眼睛不由得一亮!现在也只有这位德高望重的人士最适合做双方之间的周旋了!

    威廉.亨瑞.端纳。出生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里斯峪,曾作为印刷厂的排字工,23岁成为新闻记者,1903年赴远东采访。从此再也没有回到过澳大利亚。

    论经历,他曾经首先获得袁世凯秘密的“二十一条”卖国协定,并到《泰晤士报》发表,引起世界轰动,促使“倒袁”成功。而论人际关系,他曾帮助张学良戒除吸鸦片,促使其东北易帜!

    论资历。他先后出任清朝两广总督岑春火宣、以及国父、张学良及蒋中证的顾问,经历了从清朝覆灭到民国建立的一系列事件!

    是以,再没有比他更为合适的人选了!宋子文对着自家姐姐点了点头,沉声应道:“我这就去找他!”

    “子文稍后!”这时候,大姐夫孔祥熙开口了。便间的孔祥熙对着宋子文便道:“我们先要表明我们的态度,告诉张汉卿我们希望和谈!但必须要保中证的安全!”

    说着,孔祥熙抽出自己的笔来在桌面的信纸上写写画画一下便交给了宋子文。宋子文接过来一看,不由得赞叹自家的大姐夫果然是心思比自己缜密的多了!

    这份拟定的电报上以比较宽容的口气。劝张学良“总宜委婉相商”,不要“反为仇者所快”,并表示对张学良的“爱国之切。必有不得已之苦衷”而予以理解,以图稳住张学良和杨虎城。

    接过信纸宋子文点了点头,随后他便匆匆的拿上了衣服便离开了宋家。宋美龄则是阴沉着脸,回到了书房里开始给自己的丈夫写信。这封信,将由端瑞带去给蒋中证。

    屠千军的判断的确没有出错,事实上何应钦在事变发生的一大早便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但同时他诡异的没有通知任何人反而是召集了自己的心腹暗地里商量!

    随后,他派人请考试院院长戴季陶、南京国府政治会议委员吴稚晖和军政部次长熊斌等人到他家,分析形势,商讨对策。

    熊斌原是冯玉祥部下。他认为军事委员会的委员长蒋中证被扣,主持军事者自然应是副委员长冯玉祥,便提出可否先告知冯玉祥。

    但何应钦却以“暂可不必”回绝了。就在这次非正式的碰头会上,何应钦已将武力解决西安事变的基调定下,同时分派人进行游说和采取应急措施。

    冯玉祥直到中午12时,才接到中政会委员兼军事委员会委员李烈钧的电话。得知西安事变。稍后,鹿钟麟又到冯玉祥家相告。但冯玉祥仍不知详情。

    下午2时,冯玉祥想找李烈钧问究竟,扑了个空,便径直闯到立法院院长孙科的住处。孙科这才从冯玉祥的口中得知蒋介石被扣的消息,惊得半晌闭不拢嘴。

    总参谋长程潜、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朱培德虽已知西安之变,但派人四处找不到何应钦,只听说何应钦已与人开会研究了情况。

    直到当晚八点冯玉祥大发脾气了,何应钦才给他送来了闭锁下来的通电。展读通电,知张、杨之举,意在逼蒋抗日,心中的重负才稍减。

    但对何应钦迟迟不通报详情,仍大为光火,决定亲自找何应钦。他一边迈步出门,一边吼道:“如此重大事件,欲一手遮尽天下人之耳目,岂可得手?!”

    当冯玉祥闯进何应钦家中时,李烈钧、戴季陶、朱培德、叶楚伧、陈璧君、陈公博等许多要人已在座。一些人是奉何应钦之请而来,一些人是不请自来,都想知道西安的详情。

    而何应钦则是不知道怀着什么心思,直接封锁了包括通电、消息等在内的任何联络手段。甚至这些大员们都不太知道究竟西安发生了什么状况!

    冯玉祥等人并不知道,何应钦所采取的第一个步骤,就是以真相不明为理由,对冯玉祥等可能同情张、杨的人和尚不知情的国民党要员们,将事变真相暂时秘而不宣。

    同时,又以军事需要,严格新闻检查为由,切断南京与西北的一切通讯和交通,封锁消息,使西北的报纸和张、杨的宣言到不了南京。

    西安电台日夜广播,说明扣蒋真相及抗日要求,统统被南京强有力的电波震耳欲聋的干扰所淹没。

    随后何应钦操纵会议,初步决定:“张学良撤职查办,军队归何应钦调遣。”会后,在何应钦的催促下,以国民政府名义发出了将张学良褫职严办令:

    张学良“劫持统帅”,“以身负剿匪重职之人,行同匪寇”;“以身为军人,竟冒犯长官,实属违纪荡法”。

    “应先褫夺本兼各职,交军事委员会严办;所部军队交军事委员会直接指挥。”这一突发**件,使代蒋中证执掌兵柄的何应钦成了南京城里的轴心。

    13日清晨7时,宋美龄在孔祥熙陪同下,带着蒋中证的顾问澳大利亚人端纳从上海赶到南京。她不顾前来迎接的人向她问候,径直命司机驱车进了中央军校!

    13日下午3时,由国民党中执委常委、司法院院长居正任主席,在中央党部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和中央政治会议的联席会议。会上先由何应钦报告当前军事情况。

    以何应钦为首的讨伐派和以孔祥熙、宋子文为首的缓和派再次吵成一团!双方针锋相对各执一词,吵的是天昏地暗!

    宋美龄以航空委员兼蒋委员长夫人的资格与会,会议上她一再表示必须要保证蒋中证的安全为前提才能够发动军事行动。

    可惜的是,何应钦直接不理会她。宋美龄没有退路,只好打出王牌声泪俱下的道:“今日若遽用武力,确将危及委员长生命!若是发生,却该如何?!”

    何应钦哼了一声,对着宋美龄便冷然的道:“你女人家懂得什么?!只知道救丈夫而已!国家的事,插什么嘴?!不要你管!”

    何应钦的这句话,直接把宋美龄也骂火了!对着何应钦便道:“好!好!你记着这句话!以后我要你这个姓何的瞧瞧,到底是女人家懂得什么,还是你这个臭男人懂得什么!”

    会议已经吵成这样,开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最终居正只能宣布暂时休会。

    而何应钦毕竟有着自己的办法,在他的再次动作下12月14日,居正在主持国府纪念周的机会,宣布张学良本属中央曲予矜全冀图后效之人,竟然犯上作乱,投降赤匪,非予明令“讨伐”不足儆后!

    他还在会上鼓动黄埔系的将官们,要像蒋中证当年上永丰舰一样,不等谁的命令,马上去打!经他一煽动,一批黄埔系少壮派军人果然激愤异常,大有不等何应钦下令,就驱军前往之势!

    纪念周结束后,何应钦、吴稚晖、戴季陶与孔祥熙、冯玉祥之间,又展开了一场大舌战!但实际上对西安的战事已经发动了!

    南京方面却不知道,地处东南的闽江一地一群留着仁丹胡穿着和服的军官们正看着南京的动作,续而蠢蠢欲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