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激荡之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事实上,坦克在多山的福建并不好使。日本人不是不知道这个事情,不过总不能把这批坦克布置在朝鲜吧?!

    直接和国防军对冲坦克,日本人目前还没有这个把握。而相比起来,没有坦克和反坦克武器的南京国府就好欺负多了。

    日军所存的心思,也是锻炼自己的坦克部队——相比起国防军来说,他们的坦克部队不过是新兴组建的而已。还需要实战的锻炼。

    而按照帝**部的规划,日军的进攻方向便是江浙地区。随即北上直攻南京!而后走安徽入河南、河北平原!那里几乎一马平川,极为适合坦克作战!

    而当年蒋中证为了剿匪,制定了铁壁合围战术!在闽、赣一带修建的碉堡、公路极多,这些在赤色撤出两地后基本无用。

    而随即,控制权自然是落在了侵入福建的日本人的手里!这也让日本人的坦克调度难度下降了许多。

    “山里,你得知道。现在帝国对于国防军的情报,几乎是一片的空白。他们对于工业、军事等情报审核的极为严格!”说着,若山善太郎深深的叹了口气。

    “帝国的数批人士和朋友,几乎都玉碎在了这些探查中。能够传回军部的情报也不过是极少的部分。”若山善太郎将面前的清酒一饮而尽!

    “我们现在能够确定的,是国防军已经具有了批量生产坦克、战斗机的能力。同时,他们的武装力量至少在一百万以上,预备役兵员超过一百万!”

    若山善太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山里一郎便道:“如果早知道这猛虎会成长成这样,帝国便应该在九一八的时候便将他送到地狱去!因为这个混蛋,帝国损失实在太大了!”

    “现在成长起来的他。已经让帝国束手束脚!”若山善太郎叹了口气:“他比南京国府更加的难缠。若不是他帝国早就选择开战了!”

    因为没有确切的情报和消息,导致了日本军部对于东三省束手束脚。打?!谁知道东三省现在的工业生产能力到底有多大?!

    他们既然能够批量生产坦克和战斗机,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战事便变得焦灼!而日本偏偏最拖不起。如果不尽快结束战事一旦陷入了战争泥潭日本会被拖垮!

    若山善太郎之所以能够主掌一方,是因为他的强行登陆的动作给军部看到了一丝希望:南京国府!东三省不好打,南京国府却是豆腐一块!

    而且。是很可口的豆腐。至于朝鲜方面,日本部署的是大量的战斗机!地面部队配备了一部分的反坦克炮,目标仅仅是拖住国防军的力量而已。

    “既然西安的事情他们解决了,我们便不得不开始准备直接动手了!军部现在正在部署朝鲜战略,只要准备妥当了便是吾等军人为帝国开疆扩土之时!”若山善太郎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山里!到时候,不要让帝国失望!!”

    “哈伊!!”山里一郎站起身来,对着若山善太郎肃然的大声应道:“定然不负将军所托!”

    此时的蒋中证不知道,日本人在看到了西安事变竟然和平解决而加紧了准备!甚至动力杀心!此时的他正思考着如何清理南京国府内的那些人。

    居正他们,固然是要清理的。但有些头疼的。却是何应钦。在黄埔系来说老何有着自己的威望和人脉,将他清理了或许会引起黄埔系内的震动和分化。

    这是蒋中证不愿意看到的,而且以平衡而论何应钦的存在还是有必要的。并何应钦和日本还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属于“亲日派”。蒋中证需要的。就是保留一定的亲日派。

    他对于抗日,根本就没有什么信心。如果能够亲日派。即使不济也可以考虑谈判。是以,何应钦不能轻易处置。当然,得何应钦识相!

    如果他不识相,蒋中证不会介意把他顺便也清理掉。

    却在蒋中证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宋美龄笑着走进了他的书房轻声道:“介石,你看看谁来了!”

    蒋中证闻言抬头一看,但随即脸色便阴沉了下来。来人,却是指示部队扣押他、逼着他签订协议的张学良!

    “你来做什么?!来看我笑话?!他们已经结束了,我不想看见你!”蒋中证阴沉着脸色,对着张学良便低吼道。

    不怪蒋中证如此火气大,这次扣押无疑是他生平的奇耻大辱!穿着睡衣被人掳获,然后背着到公馆看押,甚至麾下那些精锐的、忠诚的卫队几乎都被张学良一举剿灭殆尽!

    要火气不大,那才是怪事!而张学良还没有说话,宋美龄却先开口了。

    “介石,这事儿虽然是汉卿做的不对但人家都来道歉了,你就不能有点好脸色?!”宋美龄对着蒋中证便道:“汉卿这次来,是专程来跟你道歉的。而且他还打算亲自护送你会南京跟你负荆请罪哩!”

    听得四宋美龄如此说,蒋中证的脸色才好看些。但随即疑惑的道:“什么?!你要随我回南京?!呵呵……”

    听得出来,蒋中证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任谁都知道,现在蒋中证恨之入骨的绝对是张学良和杨虎城!而张学良竟然送上门来,让自己宰割?!这简直就和羊送上门去给狼吃一样的不可思议!

    “西安之事,汉卿深感惭愧!”却见张学良对着蒋中证沉声道:“为国家民族计,汉卿不得不如此!为表汉卿并非为一己之利,是以汉卿愿随委员长前往南京负荆请罪,接受处罚!”

    不得不说,张学良此举依然是带着从他老子张作霖那里学来的绿林之气。可惜的是,他仅仅学到了形,而未学到神!

    你要玩儿负荆请罪,不是不可以但是得看对象。蒋中证出生就是市井,黑帮混过、杀手做过还曾当马夫。这样的人哪里会跟你讲什么负荆请罪便借坡下驴的?!

    呲牙必报、赶尽杀绝这才是他的本性。张学良负荆请罪最后依然不过落得囚禁半生甚至数次濒死。而他的搭档杨虎城。差点儿满门皆灭!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样的负荆请罪作为领袖至少是要顾及一下面子、大度开释的。不过蒋中证可不会这么做……

    “唔……你去了南京,那东北军怎么办?!谁来管?!”蒋中证直接便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事情。十余万东北军可不是说笑的!这一个动作起来,那也是一场动乱。

    “我已经写了亲笔信,由我的秘书送往虎城兄处。我不在其间。东北军事物由虎城兄代管。”张学良顿了顿,对着蒋中证便道。

    依照张学良的想法,蒋中证总不会冒着天下之大不讳杀掉自己。如果他动手了,那是逼着十余万东北军做反!

    作为领袖,蒋中证还是得顾及一下颜面。同时联系上实际利益,至多是为难一下、给点儿小鞋穿估计也就过了。

    可张学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面前的蒋中证可不是这么想!事实上,张学良的想法蒋中证早已经洞悉!但他表面上不露声色,也对此事不予置评。

    “介石。汉卿此举却是应该。国府的权威还是需要树立的。”蒋中证没有吭声,宋美龄先笑着道:“他愿意随我们回南京,这也算是做了交代了。”

    “唔……”蒋中证点了点头。依然不予置评。也没有任何态度。但明显可以看得出。他对于此事是乐观其成的。

    宋美龄一看便知道自己丈夫的想法,笑着将张学良迎了出去在外说话去了。

    此时。身在西安的杨虎城、杨宇霆和伍豪都不知道张学良竟然萌生了这样的想法!如果他们知道,毫无疑问的将会去阻止!

    混迹于政坛良久,尤其是跟蒋中证打过不少交道的伍豪深知蒋中证根本就不是什么讲脸面的人。他要是讲脸面,也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个位置!

    杨宇霆更是知道,蒋中证本身就是个利益至上的政客型人物!张学良去了,绝对是落不下好来!可惜的是,张学良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们。

    就连张学良的秘书,都不知道他的打算。

    宋美龄和张学良在客厅里聊了一会儿,卫队已经将蒋中证等人的行李收拾好了。随后他们登上了汽车向着西安机场进发。

    等他们抵达了西安机场之后,杨虎城等人才收到了来自于张学良的亲笔信。

    却见信上是这样写的:

    虎城吾兄大鉴:

    西安之事,已然解决弟之心中甚是欣慰。国家民族终究联合,抵御日寇唯弟之心愿矣!今蒙兄之助力,得以达成汉卿于此拜谢之!

    然,虽委员长已然应承联合抗日。却心中颇多怨怼。为此,汉卿心甚不安。思虑良久,唯弟亲随委员长返回南京,当众负荆请罪!挽回损失,亦是对国人做出交代。

    此去,不知结果如何。是以,烦请兄将我东北军代为掌管。拜谢之!

    弟:张汉卿

    看着这封信,杨虎城心头微微发凉!虽然猛然拔身而起,冲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对着副官便怒吼道:“快!备车去机场!!”

    同时收到了信的伍豪也是脸色难看,和杨虎城一样他没有过多的犹豫便冲出了房门向着机场赶去。

    23日时,当谈判初定伍豪便被根据地发去了电报。电报曰:

    “子、停战,撤兵至潼关外。丑、改组南京政府,排逐亲日派,加入抗日分子。寅、释放政治犯,保障民众权利。卯、停止剿匪,吾等可公开活动,并联合红军抗日。辰、招开各党各派各界各军救国会议。已、与同情抗日国家合作。”

    原本,伍豪认为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没有想到张学良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甚至背着自己和杨虎城做出这样的决定!

    历史上,张学良虽然去了南京但是情况是已经知会了杨虎城的。宋美龄的口述里曾记录:“委员长和我以及张学良,共乘一车。张学良出门后,立刻直奔车子的前排就坐,让我和委员长坐在后排。

    子文、瑞纳与杨虎城另乘一车。车抵飞机场。径直开到张学良的波音座机门旁。飞机已提前开热备用。随着一声怒吼,波音飞机离地腾空,当晚抵达洛阳。祝颂圣诞佳节。”

    这已经说明了,在历史上张学良是知会了杨虎城的。但这一次,张学良却选择了没有通知任何人便自行向着南京出发!

    不过。最好玩的是后世一大堆的学者拼命的说赤色打算弄死蒋中证却没有在宋美龄的日记里找到证实。可以找到的倒是说赤色的主张便是释放蒋中证。

    “有人向我透露,赤色并无劫持委员长的意思,而且他们亦主张立即恢复委员长的自由。更有人告诉我,说赤色已准备放弃他们昔日的政策与行动。”

    摘录自宋美龄口述的西安事变,并没有提到赤色主张杀蒋。可惜的是,某些人会保持视而不见的本事。

    下午四时,张学良等一行人抵达了西安机场。而此时飞机已经在预热等候,众人登机之后随着一声轰鸣!那飞机冲天而起,向着古都洛阳飞去。

    杨虎城的车子此时还在路上。看见冲天而起的飞机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来不及了……”

    和杨虎城做出一样动作的,还有赶来的伍豪和杨宇霆等人。杨宇霆看着那冲天而起的飞机,铁青着脸色将伍豪手中的电报接过来转身发给了奉天。

    25日下午5时15分。蒋中证等人乘坐的飞机在洛阳机场降落。不久。南京的何应钦就接到洛阳电话,谓蒋中证已安抵洛阳。

    何应钦沉默良久。随后随即拨通了李烈钧家中的电话,告知正在那里等候西安消息的冯玉祥、张继等人蒋中证平安抵达洛阳的消息。

    知会完毕后,何应钦自己陷入了沉思。自家知道自家事,这次事情他何应钦什么表现,他自己心里清楚。蒋中证会不会秋后算帐,却还是未知数。

    和蒋中证相交多年,何应钦如何不了解蒋中证的脾性?!对于蒋中证来说,判断的标准无非四个:有威胁、没威胁,有价值、无价值。

    如果自己还有用处,那么蒋中证未必会卸磨杀驴。但削权是肯定的,如果自己没有表现出自己有用处,结果可想而知。

    毕竟,论起威胁自己对于蒋中证的威胁确实不大。所以,自己要表现出有用才成。想到此,何应钦毫不犹豫的开始布置起了迎接蒋中证归来的各种安保措施方案。

    26日,是蒋中证返回南京的日子。何应钦为警卫戒严工作煞费苦心。

    清晨,即由宪兵司令部、首都警察厅、航空委员会、宪兵学校等派出大批军、警、宪特,沿新街口至中山东路、黄埔路,以及由明故宫机场至光华门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如临大敌。

    机场四周及各进出口,更是宪警密布。为表示对蒋中证这位童子军总会长的欢迎,在机场内及进场口均派定童子军执勤。

    上午11时,何应钦等军政要人先后驱车前往机场等候。为防止意外,连“各文武官员及各国团体代表入场,均检阅证章及名片,警备至为周密”。

    12时15分,当蒋中证所乘的蓉克斯飞机出现在大教场上空时,何应钦等都精神振作起来。在机场迎接的国民党要员按官位大小排成一列,并推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代表诸位前往致词。

    不料蒋中证乘坐的飞机于12时20分着陆时,迎接的官员立即前拥后挤,顿时乱了套。林森等只得随人潮前趋。当身着蓝色绸袍的蒋中证一出现在舷梯口时,何应钦便以救蒋第一功臣的身份,“首趋机前致敬”,蒋中证也对他回报以特别的笑容。

    对于何应钦,蒋中证早已经在洛阳便打算明白。暂时不动,而归来后却见何应钦组织的严密护卫,蒋中证心下了然!

    何应钦这是在向他蒋中证表示,自己还是有用的。而且间接的暗示:不要以为我没有影响力!双方心照不宣,蒋中证极为给面子的给了何应钦一个“特别的微笑”。

    而被推为代表致词的林森不知何故,竟痴呆呆地站立原处不动,直到别人提醒他时,林森才挤上前去致以慰问。

    但蒋中证仅仅是只微微躬身作答,显出腰部痛楚之状。随后便于宋美龄一起钻进了汽车,扬长而去!

    居正心中忐忑,何应钦则是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身在奉天的屠千军看着杨宇霆发回的电报不由得感叹!到底是走到这一步了,随即对着刘云焦轻声道:“召集会议,把我爹找来。”

    “是!”刘云焦答应了一声,便匆匆下去传达命令去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无疑是大事儿!看则会屠千军的脸色凝重,刘云焦也不敢怠慢。

    而接到了刘云焦传来的命令,众人皆疑惑的聚集在了会议室内。他们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紧急事件,这西安方面的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