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被扣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六哥,跟着蒋中证到南京去了。”会议室内,屠千军看着众人沉声道。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众人的脸色不由得怪异了起来。

    张学良的这种做法,看他们看着是极度不成熟的政客做法。跟着蒋中证到南京去你能拿到什么好处?!但风险却极高!

    要是他一旦对你有什么动作,那真是苦都来不及!而且,你这是刚刚把人家蒋中证给扣住了逼着人家抗日,蒋中证不趁机报复才怪!

    “总司令,您是什么看法?!”沉默中,常荫槐首先开口。而众人的目光随即也转了过来,望向了屠千军。

    “第一、我们的国防力量不能有任何的损失!要死,也是战死在抗日战场上!”屠千军看着众人,沉声道。

    “第二、我不管他蒋中证怎么想,我六哥不能有事儿!这是我爹答应我雨亭叔的,也是我应承了雨亭叔的!”

    这两句话,基本就定下了基调!南京方面不得为难张学良,不然自家的猛虎总司令可就不那么好说话了。而便在众人听着屠千军说话之间,那会议室的门被“吧嗒~”一声打开来。

    来人却是屠千军的老爹——炮爷!而跟着炮爷而来的,是一位穿着马褂年约五十上下一身正气的老者。

    这老者,便是前东北军辅帅——张作相!却见炮爷和张作相一同走入了会议室后,张作相便率先开口,对着屠千军便道。

    “军子,西安的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1怎么还那么急着找我来?!”

    看着这位老叔,屠千军叹了口气将杨宇霆发来的电报交给了张作相。张作相疑惑的拿过来一看,脸色不由得阴沉了下来!当电报看完后这位奉系老人愤然怒骂。

    “小六子糊涂啊!!他怎么能随着蒋中证去南京?!”却见张作相气急之下直跳脚,把电报一把甩在了桌子上破口大骂!

    “大帅一世英名,怎么就生出了六子这么个脑抽玩意儿!!”

    这话骂的有些毒了,但却直接骂出了张作相的心里话。其实这话已经憋在他心里很久了。自从九一八后他就想这么骂!对张学良的失望,导致了他直接离开了东北军。

    隐居在天津,可现在!张学良又闹了这么一出,老人直接忍不住开口便骂!

    “老叔。现在不是骂人的时候……”却见屠千军对着张作相便沉声道:“现在六哥已经入了虎穴,我们得想办法保住他才成啊!老帅就这么一个算是有点儿出息的儿子……”

    “我保他个屁!!”张作相毫无形象的破口大骂,但屠千军知道张作相这不过是一时之气而已。历史上张学良被扣,他奔走良多!

    虽然最后没有任何效用,却看出了这位老人对张学良的爱护之心。

    “唉……”骂了半天,张作相最终却深深的叹了口气。对着屠千军便道:“军子,你说吧!有什么地方是用得着我这把老骨头的?!”

    骂到了最后。张作相还是妥协的。这是他的风骨,也是他的仁义。他曾因为答应了张作霖要照顾张学良,于是推辞任职在张学良的麾下任劳任怨。无争权之心,无夺财之意。

    “老叔,现在最重要的是:东北军不能乱!”屠千军看着这位可敬的老人,沉声道:“东北军,是六哥保命的基础。我们国防军距离南京太远,构不成具体的威胁。我们需要可以直接威胁到蒋中证的力量!”

    张作相点了点头。而后却见屠千军继续道:“蒋中证不可能直接伤害六哥,毕竟他也要顾及东北军和我们国防军。也就是说,他至多是将六哥扣住。”

    “然后。他会分化、吞并整个东北军!最后,才是处置六哥!当然,这是在我们国防军没有任何动作的基础上。”

    屠千军的话,让众人不由得点了点头。东北军就是张学良保命的因素,事实上也是他敢于孤身前往南京的凭仗。

    如果东北军被瓦解了,张学良也就成了没牙的老虎对蒋中证构不成威胁!

    “当然,现在事情没有发生我们仅仅是先做准备。”却见屠千军看着众人,沉声道:“老叔,你和我爹先到陕西去。如果事情有变,那么老叔你便负责稳住部队!我爹。便到南京去告诉蒋中证!”

    “要么,他给我放人!要么,我亲自去领人!!”

    而此时,身在洛阳的张学良也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到了洛阳,蒋中证便发表了《西安事变对张杨训词》。

    声称“此次西安事变,实为中国五千年来历史绝续之所关。亦为中华民族人格高下之分野,不仅有关中国之存亡而已……能受余此次精神之感召,尚不愧为我之部下。尔等所受之感应,尚能如此迅速,则其它之人更可知矢。尔等过去受反动派之煽惑,以为余待人不公或对革命不诚……”

    通篇训词,说的全是蒋中证自身伟光正!而对张、杨两人,则是指责、训斥!说是因为“余平日一心为国,一心以为精诚与教令可以贯彻于部下,绝不重视个人之安全,防范太不周密,起居行动太简单,太轻便,太疏忽,遂以引起反动派煽动军队乘机构害之祸心……”

    一篇训词读下来,张学良越来越心惊!可此时已经抵达了洛阳,他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只能是硬着头皮跟着蒋中证一路走下去!

    26日,张学良陪同蒋中证回到南京,但他并未和蒋中证同程一车!实际上,他一下飞机便被军统的人控制住了!随后被塞上了一辆汽车。

    这辆汽车是由吉米.爱尔窦开车,将黄仁霖、张学良等接到城内,哥伦比亚大学硕士、CC系骨干分子、蒋中证特勤总管黄仁霖随车押送!

    见张学良心绪不佳,黄仁霖微微一笑送给张学良一本圣经,并在扉页上写下赠言:“我希望这本书能帮助你,就像它所帮助我的一样。”

    这是讽刺吗?!握着《圣经》张学良默默的想到,现在自己能做的仅仅是祈祷了是吗……

    车子没有随着蒋中证去政务院,当然也没有去监狱。而是开到了宋子文的家中,在军统如临大敌的押送下张学良踏入了宋子文的家中!

    而此时,南京国府的会议上除去迎接蒋中证的欢迎之外一项事物也被提上了日程。便见蒋中证的办公室里,冯玉祥、李烈钧、何应钦……等国府要员们齐聚一堂!安静的看着蒋中证,他们都知道张学良现在就呆在宋子文的公馆里。

    至于要怎么处置,这还是得这位委员长说了算。

    “张汉卿!在西安有着叛逆行为,有谋害主帅意图!这等事物如不严惩,必然导致道德沦丧!大家都说说,这事儿该怎么办?!”

    很明显,蒋中证这是要举刀了!而冯玉祥眼中却带着不以为然的神色,对着蒋中证便道:“委员长,张汉卿此事确实为错。然吾等自不可废除法纪,他犯错自然是要经国法审判的……”

    蒋中证给冯玉祥这么一说,脸色有些不好看。但也没有反驳,便是道:“那你们议一下,谁来担负此责?!”

    众人都不吭声了,张学良和东三省的关系是个人都知道!且东北军现在还是有着十余万人呢!要是真引起什么动乱了,蒋中证拿自己开刀怎么办?!

    一时间,众人打定主意全都装聋作哑。这不由得让蒋中证气闷,还是冯玉祥先开了口。却见他对着蒋中证便道:“我推荐侠如,侠如为人大公无私也是革命元老!说起来资格是够了的。”

    蒋中证给冯玉祥这么一说,倒是不好说什么了。说起来,李烈钧无疑是最好的人选。而且也是各方都能够接受的人选。

    首先李烈钧早年留学日本,后又游历了西欧、东南亚各地,深谙列国之间的法律制度。

    又先后在江西新军、云南讲武堂带兵与供职,曾三度出任国父的参谋总长,对军法条文、程序颇为了解,素有研究。

    其次,李烈钧是辛亥革命元勋,国民党元老,著名讨袁将领。早年追随孙中山,出生入死,屡立战功,资格老,名望高。

    且李烈钧与张学良之父张作霖颇多交往,且有1924年12月随国父在天津曹家花园拜访张作霖,险遭“鸿门宴”之笑谈,其时,张学良还是“小六子”。

    因此,可视之为张学良的长辈。最后,李烈钧素来风骨嶙峋,特立独行,“既不愿自行结党营私,又不肯跟别人同流合污”。由他出任审判长,易为各派所接受。

    “附议!”孙科首先笑着对蒋中证表示道,现在他对付不了蒋中证了。但能够看着他吃瘪,孙科还是愿意的。

    “附议!附议……”应和声随即响起,见如此多人都同意了蒋中证也不好再说什么。阴沉着脸对着李烈钧便道:“那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便由侠如来负责此事。唔……就这样吧!”

    蒋中证之所以同意,还是看在了李烈钧曾经在西安事变的时候给发了一封电报指责张、杨,认为他不是同情张学良的人。但他却不知道,实际上李烈钧却有着自己的想法。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