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西安,南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1936年12月底,南京国府宣布张学良“叛逆行为,有谋害主帅意图”交由南京国府审判罪行!同时致电西安,要求将西安事变时被扣的蒋鼎文、陈诚,卫立煌三人释放回南京。

    一时间,舆论大哗!东北军更是无比激愤!

    “不行!我不同意!!”东北军115师少将师长刘启文沉着脸,对着老将王以哲便道:“现在南京方面摆明了要整司令,我们把它们的人放了司令哪里还回的来?!这事儿我不同意!!”

    东北军六十七军王以哲是奉系元老了,从1920年保定陆军军官学校肆业后他便一直在东北军服役。而且他编写的《步兵操典详解》也是东北军初级军官们人手一本的军事书籍。

    “靖远!现在司令被扣住了,如果我们继续和南京硬顶未必会有什么好结果。”却见王以哲苦口婆心的对着刘启文道。

    “既然要释放三人,其余被扣押的中央大员及被扣的50架战斗机暨机组人员也可一起释放。这样既可表示我东北军希望团结,绝对服从蒋委员长的命令,同时也有利于争取总司令获释回西安……”

    “获释个屁!!”张学良的私人秘书、“抗日同志会”书记应德田赤红着眼睛对着王以哲便道:“你这是在出卖东北军!你这是在给他蒋中证舔鞋!!放了那些人司令就能回来?!蒋中证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

    应德田的这话骂的有些过火了,怎么说王以哲也是东北军的老人了!这在座的几乎都看着他写的《操典》在带兵的,给应德田这么一骂那还了得?!

    “怎么说话的?!”中央骑兵军军长何柱国对着应德田便低吼道:“难道我们就不担心司令的安全?!但现在和南京方面死抗,你觉得司令能落好?!万一逼急了他们伤害司令怎么办?!”

    “那我带人去南京!拼死了,我也得把司令救出来!”孙铭久眼都红了,对着何柱国等人便道!

    “糊涂!!司令和杨将军如此艰辛、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才换来的内战停止。难道你们就这么让他们的努力毁于一旦么?!”

    王以哲痛心疾首的对着孙铭久便道。他也知道孙铭久是张学良极为看重的人!是东北军未来的核心力量。

    “你要这么干,便是毁掉司令和杨将军的所有努力!便是陷司令于不义!便历史的罪人!!”

    “这也不成、那也不行!怎么做都是错,等你们研究出来司令都被蒋中证杀了!”刘启文对着王以哲等人便吼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带人直接杀过!联合第十七路军,我就不信他蒋中证还能死扣住司令!”

    此时,主战、主和两方吵的不可开交!现场更是乱作一团。众人的火气是越来越大!无论是王以哲还是刘启文,都已经很不耐烦了!

    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王以哲还算是保持了些许冷静。而刘启文的眼睛却渐渐的红了起来,主战派本来就是东北军的少壮军人组成,火气不可能会小!

    见到王以哲为首的主和派竟然一味的委曲求全,不由得一股怒火便从心底冒出来!

    “乱七八糟!!!”却在此时,会议室的大门轰然打开!却见一个穿着老式奉军军装的老者猛然站在了会议室门前!

    这老者形态威严,腰杆如同标枪一般的笔直!那眼神带着如狱般的森严,狠狠的扫过了会场!众人回头一看。不由得吸了口凉气!都不敢吱声了。

    “辅……辅帅,您怎么来了?!”王以哲首先反应过来,对着来人便是恭敬的行了一个军礼!无比尊敬的道。而来人便是从奉天赶来的辅帅——张作相!

    说着。王以哲恭敬的让开了位置。而张作相则是沉着脸走到了主位上,但却没有坐下来。而是冷然的看着这一众东北军的骨干们沉声道。

    “我不来?!我要是不来这东北军就要散架了!看看你们。现在汉卿还没有什么事儿呢!你们就自乱阵脚的吵成一团,是不是接下来还要兵谏?!还是把不同意见的全部杀掉?!学日本人玩‘天诛’?!”

    “乱七八糟!!”众人被张作相骂的不敢吱声,如果说东北军里除去张学良谁的威望最高、少壮派和老派都服气的,也唯有张作相!

    张作相为人不喜争权,却又喜欢提携后辈。而且对于张学良的关心与爱护,那是一致公认的!为人又仁义,在郭鬼子作乱的时候老头儿一个下跪救下了那些随着郭鬼子作乱的少壮派将军。

    因此,被他一顿痛骂东北军里的老派和少壮派竟然一致的没有吭声。

    “那几个南京的,都给他们放了!”这位辅帅来了,也不客气骂了一顿以后便开始下令:“扣着那些人没啥用,还费了咱的粮食!”

    “辅帅……”应德田可不敢向对着王以哲那样发飙,这老人威望足啊!对着他发飙,借应德田俩胆子也不敢。

    “我说了司令不救了么?!”张作相虎目一瞪,应德田没说什么他便知道这小子心里在想什么了。

    “放了那几个崽子,他蒋中证要是还扣着汉卿!那没说的,咱一路就给打过去!打到他放人为止!”张作相也不客气,虎目中满是厉色!满脸冰冷的道。

    王以哲这小着急了,对着张作相便道:“辅帅,要是咱打过去了不说打不打的过而司令和杨虎城将军停止内战的努力可就全废了啊……”

    其余人挺王以哲这么说,却也都沉默了。即使是刘启文也不得不承认硬干起来东北军怎么会是数十万中央军的对手?!何况,十七路军、赤色也未必会帮忙!

    这时候,门外再次走出一条大汉!这汉子穿着和东北军、张作相皆完全不同的军装!这大汉刚刚走入门口,众人便觉一股虎气弥漫在会议室内!

    “打不过?!我国防军老毛子、日本崽子都打过难道打不过他中央军?!”却见这进来的汉子冷哼道:“他蒋中证要有这本事,也不会在福建被日本崽子糊了满脸屎都不敢吱声!”

    众人见了这汉子,猛然心头一亮!这汉子他们都认识。原是老帅张作霖身边最信任的人、现任东三省国防军总司令屠千军的老爹——屠三炮!

    “你们这帮子破崽子!人家不过是扣了一下六子。你们自己就乱起来了!这还能成个球的大事儿?!”屠三炮也不客气,对着众人便直接骂道:“你们闹!瞎闹!胡闹!!就在会议室里自己人闹了起来!搞球呢!”

    众人对着屠三炮,却又是另一种心情。说起来。屠家父子对着张学良那可谓是仁至义尽了。老子屠三炮,为了救下张作霖差点儿命都搭上了。

    儿子济南打了个漂亮仗,后来为保张学良权威压着杨宇霆等人去了美国。中东路一事。东北军损失惨重!内部纷乱的声音也不少。

    还是这位的儿子,万里之外杀回来!先是把关内作乱的石友三收拾了,回过头愣是在中东路上逼得老毛子低头!

    随后那位猛虎便一直驻扎在蒙古,防备着老毛子的再次入侵。而九一八,也不算人家屠家父子对不住张学良。

    那是张学良在屠家父子苦劝之下却自己先放弃了,人家屠家父子才愤而出手。这也能不算是抢夺基业,这总比落在日本人手里好吧?!

    但说起来,却心里总是有一股不爽利!国防军现在发展的很好,都已经是百多万部队、上千战机、数百战车。甚至自行研发、有着完整工业链的地区。

    而东北军,却混的稀里糊涂。比起国防军来说,差了不是一筹半筹!那简直是天上地下!

    “你们跟着我八哥整训部队。我今晚就去南京!”骂了一通了。屠三炮对着这群东北军的汉子便道:“他蒋中证要是放人还便罢了,要是不放老子不介意带人去领!”

    屠三炮的一番话。带着斩钉截铁的狠厉!听得这些东北军的将领们不由得咕嘟咕嘟的直咽口水。人家屠三炮的这句话,可是跟他们那莫可奈何的悲愤不同。

    这直接就是**裸的威胁!原因无他,人家国防军有这能耐和本事!和日本人都能够打的稀里哗啦的,那中央军在他们面前不过是送菜而已!

    说完这一通话,屠三炮也没有在会议室内停留。他一阵风似的走出了会议室,隶属东三省的飞机早已经在机场等候。

    登上了汽车,在杨宇霆的陪送下炮爷便登上了飞机直接飞往南京。

    屠三炮走了,而张作相则是看着那些还在发愣的东北军的将领们便怒喝道:“还楞个啥?!赶紧行动!那帮南京的崽子全给放了,告诉他们!蒋中证要是不放人老子就带兵过去接人!!”

    “是!!”这次,东北军的各级将军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异议!“哗啦~”一下全站了起来,对着张作相便异口同声的大声应和道!

    随后,整个东北军开始了全面运作!作战思想被传达到了各级将士中。而与此同时,张作相也跟十七路军的杨虎城展开了密会。

    密会之后,十七路也开始了战备!各级部队被聚集了起来,所有人配发实弹!浓烈的杀气再次弥漫在了古老的西安城内……

    而此时,被选为审判长的李烈钧来到了蒋中证的家中拜谒。这也是试探蒋中证的意见,虽然冯玉祥和李烈钧都有轻判的意思,但如果蒋中证不点头这种轻判根本不可能实现。

    在卫士的引领下,李烈钧来到了蒋中证的会客室内等候。未几,蒋中证便在卫士们的护卫下来到了会客室,李烈钧赶紧起身恭迎。

    蒋中证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随后坐下连寒暄都没有便对着李烈钧道:“审判长对这个案子如何办理?!”

    李烈钧闻言不由得一愣,但随即下意识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张汉卿在西安似叛逆行为,有谋害主帅意图,但能悛改,亲送委员长返京,愿委员长宽大为怀。赦而释之。此举使世人皆崇拜委员长胸襟之宏伟卓绝也!”

    顿了顿。李烈钧看蒋中证面色不愉却还是咬着牙继续道:“我国昔有两士,一为齐桓公置射钩而使管仲相;二为寺人披请见。此二者是否可作本案参考?尚祈核示!”

    “哼!!”蒋中证冷哼出声,却不做评价。李烈钧不由得心里一沉。他知道蒋中证不可能会允许轻判张学良了。

    “国民政府既任烈钧出任审判长,一切当依军法办理。”但李烈钧却不愿意低头,这是他的底线!依照军法办理。

    “汝慎重办理便可。”蒋中证似乎也不愿意多谈。随意说了这么一句便住口不说了。李烈钧也自觉没趣,寒暄了一下,便提出了告辞离开了蒋家。

    离开了蒋中证的家中,李烈钧的脸色便阴沉了下来。他算是看出来,蒋中证根本就没有什么审判的心思。这目的就是报复!

    李烈钧想起了曾经和另一位审判官鹿钟麟聊起过这次审判,而鹿钟麟的想法是:问而不审是上策,审而不判是中策,问、审、判全承担下来是下策,应该力守上策。不得已适当地兼取中策,下策万不可为。

    嘿嘿嘿……你蒋中证便是拿着我们背黑锅,好报自己的仇啊!李烈钧在心里暗暗的想到。

    便在他的汽车离开的时候。却见另一辆汽车驶入了蒋中证的家中。见到了那辆汽车。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凝!难不成发生了什么大事?!

    那辆汽车他认识,是隶属于军统局的汽车!这种车子出现在了蒋中证家中。必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什么?!国防军的人要来访?!”蒋中证的书房里,戴笠心腹之人沈醉正恭然而立。听得蒋中证的问话,沈醉立即答道。

    “是的!委员长,这是国防军外事部部长杨宇霆发来的电报。东三省军务部屠部长即将秘密来访,现在已经在前来南京的飞机上了。”

    蒋中证点了点头不由得陷入了沉思,随口向着沈醉问道:“你们军统方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

    “我们的消息渠道表明,东三省在张学良随同委员长归来后曾有过一次会议。但具体内容、会议召开时间、地点皆不得知。会议后,有飞机从奉天机场起飞。目的地不明……”

    蒋中证点了点头,能够有这些消息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沉默了好一会儿后,他对着沈醉吩咐道:“你们军统组织一下,把机场的保卫工作做好。人到了,你们就带着他来这里。不要惊动任何人……”

    “是!”沈醉应了一声,随后问了一下蒋中证还有什么吩咐没有。得到了没有的答复,沈醉便躬身离开。

    在沈醉离开之后,蒋中证自己却陷入了沉思。他有些搞不明白为何国防军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动作。而说起国防军,蒋中证的想法无疑是极为复杂的。

    赵匡胤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但这前提,是卧榻之侧睡的是你能够收拾的人,现在蒋中证的悲剧便在于东三省可不是他能够收拾的人。

    哪怕是从前,东三省国防军对于蒋中证来说也是会吃人的猛虎!而现在,比起东三省来蒋中证就像是个穿着长衫拿着牙签的小人儿,可东三省却像是武装上了钢牙、铁爪、护目镜的噬人猛虎!

    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如何能升起对抗之心?!不被人收拾,那就不错了!

    好在东三省似乎没有要收拾他的样子,基本都在埋头发展。即使收下一些地区,也都是蒋中证收复不到的边疆,比如新疆、西康、云南等。双方基本没有起什么冲突。

    剿匪的时候,蒋中证倒是担心过东三省会不会插手。于是有些束手束脚,但实际上却没有见到东三省有任何动作。至少明面上的部队没有调动。

    西安事变的整个过程,东三省也是一言不发。一副我是打酱油的样子,只有在最后谈判的时候才派出了一个人意思一下。而杨宇霆作为东三省的代表,甚至在会场上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让人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想。

    蒋中证在闽赣剿匪,东三省不吱声。赤色一路后撤,蒋中证追击东三省依然不吱声。蒋中证和日本人冲突,东三省在朝鲜打、和日本人谈判后把五十二师接走再次不吱声。

    蒋中证在西安剿匪,东三省还是不吭声。蒋中证被西安扣了,东三省保持不吭声。反正只要不牵扯到对外战事,东三省的态度似乎就是三不:不表态、不参与、不评论!

    不吭声惯了,蒋中证自己都差点儿把东三省当成外域了!谁叫东三省“自治”的太厉害了,挂着“自治”的名号东三省已经自治到跟南京国府毫不沾边的地步。

    和南京方面完全不同的法律条例、外交系统、军队、政务……等等,这基本就可以看成是一个自组的国家了!虽然他依然认为自己隶属中华民国。不过蒋中证从来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真的可以管辖那里。

    但,这次从不吭声的东三省忽然派人来了,这却让蒋中证疑惑了。按说,这事情和东三省真的扯不上太多的关系。

    而蒋中证就是没有去想,这和张学良有些关系。以政客的眼光看来,东三省不太可能为了张学良出访,这很没有必要。

    少帅的东北军很多,但十多万东北军未必就被国防军看在眼里。他们有着训练有素的百多万军队。那些老式的战斗机国防军更加的不看在眼里。

    而张学良又不是什么能人强将,东三省也无需为他打破静默来南京。那么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值得东三省大动干戈前来南京呢?!

    别人不知道,可蒋中证却是知道的。这次来的所谓军务部部长,其实就是那位国防军总司令的老爹!而非负责外事的杨宇霆。这点就很值得思考和玩味了。

    但无论如何,这位军务部长是绝对不能在南京掉一根头发的。因为他儿子掌握着超过一百万的部队,要是知道自己老爹掉了一根头发说不准蒋中证将会掉满头的头发。

    1936年12月30日清晨。

    一架由洛阳飞来的大飞机缓缓的抵达了南京机场,在机场内军统人员已经占据了各个要点实施监控!

    当嗡嗡嗡的轰鸣声逐渐停止后,一个穿着和中央军完全不一样军装的汉子在几位目光警惕的汉子的随同下缓步走下的飞机。

    在现场指挥的沈醉肃然的走上前去,对着这汉子行了一个军礼沉声道:“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少校行动组长沈醉,奉命前来迎接长官!”

    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便是大名鼎鼎的军统!而原本,这个机构是在1938年才成立的,不过这个时空里蒋中证对于戴笠极为信任!这个机构便提前出现了。

    “练家子?!”这大汉回了一个军礼,对着沈醉笑眯眯的道。沈醉楞了一下,点了点头伸出双手。却见那虎口上有着厚厚的老茧。

    “唔……还不错!这年纪的娃子,能有你这般勤奋的我所见不多。”却见这汉子笑着道:“有机会去了东北,记得来找我!名号,你就报上屠三炮就是了!”

    这汉子,自然是从西安赶来的屠三炮!而面对屠三炮这样的邀请,沈醉有些不知所措。楞了好一会儿,才对着屠三炮道:“车子已经准备好了,请长官和我们一起去委员长处……”

    屠三炮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便跟着沈醉走向了边上停留的几辆汽车。而那随着屠三炮一起的几个汉子,看似无意的扫过了沈醉一眼。

    却把沈醉扫的骨子里一凉!这眼神,似乎就是在看一个待宰的羔羊!没有丝毫的感**彩,完全是冰冷的审视。渗到了骨子里的冰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