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不是威胁是实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不由得让沈醉有些不寒而栗,但这汉子仅仅是一眼扫过却不再看沈醉。随着屠三炮一起登上了汽车。

    随后,汽车发动。在沈醉等人的护卫下向着蒋中证的公馆驶去。

    便在此时,蒋中证在自己的书房里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他接到了来自于陕西的报告,中央军发现了东北军和十七路军的备战情况!

    二十余万大军的变动,如果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那才是怪事!而同时,他也接到了被释放的陈诚等人的急电!

    辅帅张作相竟然回归了东北军,同时十七路军也在备战!这说明什么,说明某些事情正在不受控制的发生!联系上屠三炮的到来,蒋中证终于相信了陈诚等人的话:他们要逼着自己释放张学良!

    想到此,一股怒气从心底里澎湃起来!你们逼我,那尽可以试试看!

    “主义须贯彻,纪律莫放松,

    预备做奋斗的先锋。

    打条血路,领导被压迫的民众

    携着手,向前进,

    路不远,莫要惊,

    亲爱精诚,继续永守。

    发扬吾校精神!发扬吾校精神!”

    突然间,蒋中证的书房里响起了一阵歌声。能在蒋中证的书房里唱歌,那是谁在发声可想而知。而警备在公馆里的卫士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蒋中证喜欢唱歌,这是他们都知道的事情。

    只不过,听得蒋中证竟然唱起了黄埔军校军歌众人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蒋中证一项喜欢唱歌,但他不会唱京剧、也不唱其他歌。就唱三种:国歌、军歌和党歌。相处久了,警卫们自然是知道蒋中证的习惯的:如果唱国歌的时候,就比较正常。

    党歌,一般都是有纪念日的时候才唱。但如果蒋中证开始唱军歌的时候,那就是比较有麻烦了!是以,众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一点儿也不敢怠慢。

    1936年12月30日上午10点,几辆军统的轿车缓缓的开进了蒋中证的府上。见是军统的车子。检查了一下后卫士们便放行了。

    车子在公馆大门前停了下来,随后沈醉率先下车。屠三炮的车上的那些汉子们随着沈醉一起下来。他们注视了一下四周后觉得安全了,才示意车上的同事将炮爷引领了下来。

    这些汉子,都是守山犬分队的人。来之前。他们便已经专门的跟炮爷要求过:这次,是深入龙潭虎穴了,万事必须小心!而炮爷需听他们的安排。

    这事儿炮爷也答应了,所以罕见的炮爷竟然没有一马当先的走出车子。

    沈醉看着这些汉子心中暗道,这才是专业人士啊!这些人看不出武器藏在哪里,但仅仅看这些汉子微微下垂的手、平稳的呼吸便知道这些全是极为专业的高手!

    说不准,还有着带血厮杀过的经历!沈醉倒是没有料错。这些守山犬的汉子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国防军强人!尸山血海自不必说,每个人手上还都有着几手绝活儿!

    看着炮爷走出车来了,沈醉赶紧带着炮爷进入了公馆内。蒋中证此时早已经停止了唱歌,安静的在自己的会客室里等待着屠三炮的到来。

    这次,他倒是没有摆他委员长的架子。主要是,炮爷这次过来算是秘密会面。因此,摆架子也就没有必要了。

    而见到了炮爷,蒋中证先是一愣随后不由得感叹!果然是真汉子一条。无怪乎生出如此虎性之子也!

    炮爷虽然穿的不是中央军的军装,却是屠千军根据后世解放军军装、纳粹军装结合起来而改出来的国防军军装!

    全深绿色的呢子大衣、双排扣收腰的礼装设计,突出了炮爷整个人的挺拔身姿!常年战场上带出的杀伐之气。刚毅而如同岩石般菱角分明的面容!这便是蒋中证最为喜欢的军人形象!

    蒋中证心中暗叹了无数声可惜,为何这样的人物就不出现在自己的麾下?!若是在自己麾下,别说一统全国了哪怕就是现在跟日本人开战,吾亦不惧也!

    “东三省自治区政府军务部部长屠三炮,见过委员长!”屠三炮倒是按照礼节,给蒋中证行了一个军礼。甭管是来干啥的,炮爷还是觉着该给这委员长一个面子。

    “呵呵呵……将军远道而来,辛苦!辛苦!请坐……”蒋中证笑呵呵的站了起来,对着三炮便道。而三炮也不客气,直接便坐在了椅子上。

    “来……请茶!”蒋中证笑着对屠三炮道。其实这个时候蒋中证想的是自己是否能够折服这老虎!要知道,若能折服这老虎那么对于自己来说助益良多也!

    三炮倒是没有客气,抓起茶杯来便一饮而尽!甚至茶叶都没有剩下,就着茶水咀嚼了几下“咕嘟~”全下肚子里去!这把蒋中证看的有些目瞪口呆!

    “委员长,三炮是个粗人。会喝酒不会喝茶,会打仗不会写字。”屠三炮哈哈一笑。对着蒋中证便道。听得三炮这么说,蒋中证倒是笑了。

    放下了茶杯,三炮没有任何拐弯抹角,一抹嘴角就对着蒋中证道:“委员长,我这次来倒是为了家里一个不成器的子侄。”

    “这子侄得罪了委员长,被扣了。家里人担心,我又答应了他爹照顾他。明人不说暗话,六子是我哥的儿子。我就是找他来的!”

    蒋中证听了屠三炮这么一说倒是真的愣住了,他可没有想到这位竟然这么直接就把话给说出来了!虽说是军人直脾气,但这也太直接了吧?!

    但蒋中证毕竟久历政坛,当下不动声色的对着三炮笑道:“哦!你是为汉卿之事来的吧?!汉卿此次西安之事,却是触犯了国法军规。将军既然是军人,便应该知道军法的重要性!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汉卿既然触犯了国法军规自然是应该由国法军规处理的……”

    说着,蒋中证笑容依旧顿了顿对着屠三炮便道:“南京国府已经指定了审判长,便是革命前辈李侠如先生。这件事情,中证却是没有办法帮到将军了……”

    炮爷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样子,听完了蒋中证的话后却没有直接回应。仅仅是一直看着蒋中证,直把蒋中证看的有些不太舒服。

    良久后。炮爷才对着蒋中证缓声道:“委员长若是真的遵守法律,那便不该去剿匪。我记得总理的提法是‘联俄、联赤、扶助工农’吧?!那会儿,六子他爹还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读过……”

    三炮的话直击蒋中证要害,一下子让蒋中证满脸便涨红了起来!但不等他说什么。三炮笑呵呵的继续道:“李侠如我也是见过的,当时他跟国父一起见我六子他爹。我就在旁边看着。他倒是个公正人,但能做公正事儿么?!”

    “说实话,我们国防军从来都懒得管南京国府的事儿。这些事儿既破又烂,有那时间不如多多发展我们自己。”三炮倒是不客气,直接对着蒋中证便道。

    “我刚才已经说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委员长只需给我句话。人你是放还是不放?!”

    蒋中证真就给屠三炮这句话气着了,脸色也冷了下来。如同冰块一般冷然的对着三炮便道:“我说过,国有国法!他张汉卿既然犯法了,那自然有国法处置!”

    “我这人最笨,不会说话。”炮爷依然微笑,对着蒋中证便道:“相信总司令也知道了陕西方面的变动。直说吧!现在我们要做的就两条!”

    “要么,你放人!要么,国防军来接人!”

    蒋中证脸色猛的就变了。呼啦一下站了起来沉声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你这是在威胁中央政府?!”

    三炮也收敛了笑容,缓缓的站起身来对着蒋中证便沉声道:“老子向来不威胁谁!我就说实话。要么,你放人!要么。老子带着国防军来领人!!”

    蒋中证看着屠三炮的脸色,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声道:“作为委员长,我奉劝你一句:这么做,你们要想好承担后果!”

    “是委员长要想好后果!”三炮不再客气,看着蒋中证便道:“后果这种事情,老毛子知道。日本人知道,但不知道委员长知道不知道!”

    蒋中证脸色猛的变得很是精彩,半响说不出话来。而三炮却缓缓的坐下了,此时茶杯里的茶水已经续满。炮爷随手抓过便一饮而尽!

    “六子,我是肯定要接走的。委员长放或不放。我都要接走。”饮尽了茶水,屠三炮摸着茶杯自顾自的道。

    “呵呵呵……将军就不怕我让你留宿南京?!”蒋中证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对着屠三炮便道。而屠三炮却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我们东三省有个四处,这个处的处长很不巧叫做王九光。我要是被扣了,相信更多的人会出事儿!”说着,屠三炮看着蒋中证目中闪过一丝精光!

    “我既然来了。便有了这打算。委员长既然不想做讲究人,我们也不介意做些不讲究的事儿!”

    王九光?!蒋中证猛然想起来,王亚礁可没死!后来还给南京国府发信了,说是只要放了他的人便不再找南京国府和蒋中证的麻烦。

    而当时信件的署名,便是东三省内务部四处处长!想到此,蒋中证心头有些不寒而栗!对于那位暗杀之王,他可是从骨子里感到一股寒意!

    不少南京国府的大员甚至日本将军、政要便是倒在了这位暗杀大王的手下,要是他出山专门找自己麻烦、而且有国防军做后盾……

    “呵呵呵……将军却有些误会,我的意思国法还是要讲的嘛!”蒋中证脸色变的很快,对着三炮便笑着:“毕竟无规矩不成方圆,国法不讲国家五度也!”

    “当然啦!汉卿毕竟年少,到时候我会做一个特赦,将他交由将军来看管。”蒋中证说的无比洒然:“将军既然是他家叔伯辈,自是有管束他的权力的……”

    听了蒋中证这么说,三炮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站起身来,对着蒋中证便道:“我就在南京等消息。希望委员长还是快点进行的好。”

    说完,也不做什么寒暄对着蒋中证行了一个军礼而后告辞而出。

    看着屠三炮离去的背影,蒋中证脸色阴沉的怕人!随后让副官召集了自己的心腹陈布雷和杨永泰前来商议。

    炮爷离开了蒋中证的公馆后,便由东三省办事处的车子直接接走住进了南京的东三省办事处。而此处的包围程度也被提升了好几个等级!

    这方面的消息,自然是有沈醉汇报给了蒋中证。同时,沈醉还汇报了山海关等地的国防军集结的事情!看着这些,蒋中证终于知道这屠三炮不是在说笑的!

    国防军还真的愿意为了张学良而大动干戈!

    将这些电文放在了杨永泰等人的面前,蒋中证沉声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现在该怎么办?!”

    杨永泰等人能怎么说?!这都是委员长你想着报私仇导致的结果,要不是你下令扣下张学良谁还能有这权力和胆子?!现在出了事儿您倒是推了个一干二净了!

    “委员长,现在我们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张汉卿这是放还是不放!”杨永泰看着蒋中证无奈的道:“张汉卿扣着,对我们没什么好处。当然,就这么放了也是不成的。”

    “好在委员长之前有过话,那么便知会李侠如审判继续。当然,特赦还是要做的。这不是也可以彰显委员长的博大心胸吗?!”

    杨永泰果然是会说话,对着蒋中证便宽慰道:“遵纪守法,这审判张学良还是要做的。也能保住国府的颜面。便如委员长所说,到时候特赦的交由那位军务部长看管便是。理由么……便说这是他家叔伯,有权看管他。这也是仁孝嘛……”

    杨永泰的一番话倒是定下了基调了,蒋中证听得频频点头。末了对着杨永泰便道:“唔……畅卿此言有理,这件事情便交给你去做吧……”

    说着,蒋中证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再吭声。而杨永泰等人也识相的提出了告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