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接踵而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是蒋中证第一次见到了三炮,印象不可谓不深刻!但此时的屠三炮却毫无一个威胁者的自觉,心安理得的在东三省办事处里就着酱牛肉喝着烧刀子。

    这些酱牛肉,是上好的牦牛肉干!让办事处里的厨子过了一下油,香脆可口很是有嚼头。三炮眯着眼睛一口牛肉干一口酒自斟自饮。

    东三省驻南京办事处主任任新霁倒是被炮爷叫着陪自己一起喝上两杯,可无奈的是现在这情形除去炮爷谁有心思喝酒啊?!

    要是炮爷在这南京少了根头发,东三省的高层们内能活吞了自己!任新霁不敢怠慢,带着办事处里的武官们四处巡查。

    而在外面,则是有着内务部四处的人在暗中游戈监控。不敢说现在的办事处固若金汤,但南京国府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办事处绝对第一个反应过来!

    看着炮爷不为所动,依然沉稳如山般的吃酒任新霁不由得感叹!果然是总司令他家老子,这份镇定就难得!这南京可是龙潭虎穴啊,那位委员长想着对付东三省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只不过收买无力、武力不行,这才作罢。

    屠三炮倒是舒服了,可某位从蒋中证公馆里出来的人便头疼了。他便是此次的审判长——李烈钧!而和他一起头疼的,还有审判官鹿钟麟、朱培德。

    作为早期的元老,李烈钧是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的。陕西的变故他不是不知道,这种事情一旦爆发造成不可挽回的事情毫无疑问他李烈钧将是首当其冲的黑锅对象!

    但若是不审判,那也不成!推辞不掉了,现在若是退缩了也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一咬牙,李烈钧还是决定明天就开庭!早了早好!

    1936年12月31日,南京国府开庭审判西安事变之主要人物——张学良!已经宣布“休息”和“回避”的蒋中证自然没有到场。

    甚至连心腹也没有派来,这让李烈钧有些疑惑。

    开庭后,李烈钧提出因张学良乃陆军上将,所犯又系未遂罪且有悔过之意,乃破例让他坐下。但张学良却仅仅是点了点头并无笑容亦无愤怒。

    事先审判官鹿钟麟为避免张学良在受审时难堪,提出将例行要问的姓名、年龄、职业、籍贯等项知事省去,由会审书记官代填了事。李烈钧认为言之有理。于是审判直接进入了举证、问答的过程。

    这个过程,据《李烈钧自传》记:“学良颜色扬扬如平常,答词直率无忌。”

    干巴巴的庭审进行了一会儿,李烈钧宣布休庭。复审后,整个审判结束。过程不过是一个多小时。李烈钧随后将整个审判过程通报南京国府。

    最后经过审判长李烈钧和审判官鹿钟麟、朱培德的一番讨论,李烈钧将审判经过分别呈报国府中央和国民政府。宣布判处张学良有期徒刑10年,褫夺公民权利5年。

    呈报了之后,李烈钧深深的松了口气。事以至此,自己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该怎么进行自己是管不了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当天下午蒋中证便向南京国府呈请对张学良的特赦,要求“对张免于处罚”。当然,这是要经过“讨论”的。

    审判结束的下午,王侃等人早早来到李烈钧住地等候消息。李烈钧的汽车刚到,大家就围了上去。李烈钧下车的第一句话就是:“张学良。好角色!”

    王侃急问蒋中证是否会杀掉张学良,李烈钧没有作答,只是一面摇头。一面叹息。

    呈报上去后,李烈钧的秘书雷啸吟问起有无不便宣布的内容,李烈钧戏谑地自我解嘲:“没有什么别情,只是我因此升了一次官而已!”

    鹿钟麟更是气恼地口不择言:“立法毁法,在其一人!!”

    鹿钟麟骂的确是心有所感,你蒋中证本来就是夹私报复!我们给审了,你转过头便假惺惺的申请“特赦”!推动审判的是你,转头要“特赦”的还是你!你这是把法律当成自家小狗玩儿呢?!

    1936年的元旦过去,照着西历1937年的钟声终于敲响。而在东三省办事处听到了张学良被判有期徒刑十年的消息后。三炮嘴上挂着一丝冷笑继续自斟自饮。

    1937年1月4日,国民政府召开内阁会议。由蒋中证主持,而其核心议题便是是否准予对张学良的特赦。

    原本李烈钧、鹿钟麟真准备冷笑着看蒋中证去演戏,结果却大出他们的意料!何应钦、孔祥熙等蒋中证的嫡系毫不犹豫的同意了特赦!

    但“鉴于张身为副司令而行为不端,实属需管束之人。是以当以军委会名义将其严加管束!”听得这段话。李烈钧有些不寒而栗!这可不仅仅是要判刑了!这简直就是无限期的囚禁啊!

    鹿钟麟等人听到何应钦如此说,也不由得脸色阴沉!你要真特赦也就算了,你这么干明显是对于我们判他十年不满意!想要终身监禁呢!

    事实上,他们还真猜对了!历史上蒋中证就是等于把张学良给终身监禁了。直到他自己死了,还要求儿子蒋经国不许将张学良释放!

    不过这次。却是完全不同了。蒋中证嘴中含着苦涩,此时他考虑的是要真能将张学良关上十年便好。可惜的是,他也知道这不可能。

    虎视眈眈的国防军和东北军、十七路军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看着自己把张学良给关起来。

    “张汉卿触犯国法,虽有悔改之意却也不可轻饶。前东北军辅帅张作相现在隐居在天津,而且是他叔父,便将张学良交由他‘严加管束’。”

    蒋中证的这话一出口,众人不由得愕然!但接下来的话,直接入天雷一般的让李烈钧等人目瞪口呆!

    “东三省来电,说是汉卿之父雨亭公已经建好陵寝。让他回去一起下葬,为父送行乃人伦之道,是为仁孝也!我个人建议国府应当考虑,并先让汉卿去祭祀雨亭公……”

    猛然间,李烈钧等人就像看着外星生物似的看着蒋中证!他们根本就想不到蒋中证会说出如此的话。如果是把张学良交给军委会“严加管束”这还说的过去。

    因为那样等于就是交给了蒋中证了,放或不放、什么时候放那完全是他说了算!而且全部都有说法,可蒋中证竟然说交给张作相还让张学良回东三省去!

    这简直就是放虎归山嘛!把张学良交给张作相,送去东三省实际上就等于释放了。屠家父子和张家的关系,那是众人皆知的。而东北军那点儿家当东三省也未必看在眼里。

    众人之中,只有冯玉祥笑而不语。曾经是一派大佬,他所知的却比众人要多的多!通过北平的宋哲元等人,他得知山海关的国防军正在紧急调度集合!

    而西北方面的十七路军和东北军也在紧急集合。毫无疑问蒋中证是受到了国防军的威胁不得已才做出这等动作。

    但冯玉祥可没有傻到直接点破此事,蒋中证本来就小心眼儿要是这事儿点破了那说不准会给他恨上!

    “这是我的个人意见,还请大家先行讨论……”蒋中证说完自己的意见后,谦虚的对着众人道。李烈钧等人不由得撇了撇嘴,还讨论个屁啊?!

    “委员长胸怀广阔,仁孝之至。吾等怎么会反对?!”果然,蒋中证的话音刚落何应钦便立马跳出来了,一顿马屁就拍了过去。叽歪的半天后总结道:“既然委员长都做如此打算,那么我们是支持和赞成的!”

    孔祥熙等几个蒋中证的心腹也点头称是。这更让李烈钧等人莫名其妙了。但看到了冯玉祥的眼色,李烈钧等人自然也没有反对。

    这个提议便这样顺利的通过。最终此事交由南京国府议会商议,不过这几位大佬都定下来了自然是不可能不通过的。

    1937年1月4日。国民政府经议会讨论后决定同意蒋中证提出的要求,准予特赦!同时,同时因张学良“触犯国法,虽有悔改之意却也不可轻饶”是以剥夺他所有职权,并交给叔伯张作相“严加管束”。

    但念及张学良之父张作霖近期下葬,为父戴孝乃人子之责也!是以国府特别准许他前往东三省进行主持祭祀。而后再前往天津。

    消息传出,陕西的东北军和十七路军顿时欢呼声一片!整个西安城皆喜气洋洋!身在西安城里的杨虎城也深深的松了口气,随后他秘密的找到了东三省外事部部长杨宇霆商谈。

    他们商谈了什么,却没有任何的记录、没有任何人在场。事后。杨宇霆给奉天发去了一封密电。而杨宇霆则是秘密的入驻了杨虎城的公馆里……

    1937年1月4日,下午两点。宋子文的公馆的大门“吱呀呀~”的打开来。却见张学良在几个穿着黑衣的汉子的护送下悄然的走出了这间呆了十数天的公馆。

    他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刺眼的阳光。却看见门前站着一个穿着深绿色大军衣的汉子正肃然的看着自己。张学良不由得一愣,随后走上前去对着这汉子便道。

    “炮叔……”屠三炮看着张学良,猛然一股火气升起!但看着张学良那略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屠三炮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

    “走吧!随我回去!”把自己的军大衣卸下来,披在了张学良的身上顿时炮爷那雄壮的如同虎豹般的身躯便露了出来,绿色的军装带着的是扑面而来的煞气!

    披着军大衣的张学良心中一暖,差点儿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在宋子文家中的这段时间里,说不担心自己那是假话。其实。他也已经做好了会被蒋中证干掉的准备了。

    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位炮叔和他家的军子再次救了自己!

    “八尺高的汉子!脑袋掉了碗大一块疤,流什么猫尿!”三炮对着张学良便低喝道:“随我回去,先给你爹办了后事!以后的事情再说!”

    张学良点了点头,随着屠三炮一起登上了汽车。随着汽车的一声轰鸣,缓缓的离开了宋子文的公馆。在宋子文公馆的书房里,蒋中证看着张学良和屠三炮离去的背影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个瘪犊子玩意儿!谁让你陪着蒋中证回南京的?!你脑子遭驴踹了?!”上了车,屠三炮立即便不客气的朝着张学良便一阵的怒骂:“蒋中证是个什么玩意儿你不知道?!跟他回南京还有你好果子吃?!脑子抽抽了!”

    能够把张学良骂的屁都不敢放的,除去他那悲剧了的老爹也只有张作相和屠三炮这俩人而已。无他,这两人是真心把他当侄子来待!

    为着张家,这两位没少出生入死!从不争权夺利。老张在世的时候都要高看这两人一眼,向来平等相待,更何况张学良乎?!

    “叔,我原本以为蒋中证会是个讲究人。不会扣着我……”张学良这话一出口,屠三炮更加火大了!

    “讲究个屁!这贼王八就差把我也扣了!”蒋中证对着张学良便是一阵的怒骂:“这瘪犊子玩意儿,当年就是干掉了陶焕卿才上位的!龌龊事儿就没少干!讲究人?!讲究个屁!”

    “王九光都给我兜底了,他蒋中证当年还给黄金荣投了拜帖的!咱这是胡子出身,还讲究一下。可他蒋中证就是个拜了码头的老痞子!讲究个屁!”

    张学良给屠三炮骂的是一声也不敢吭。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三炮骂了好一会儿,算是气顺了这才对着张学良道。

    “你辅忱叔在给你管着东北军,你这次祭了你爹就回去。我让军子给你拨弄些飞机大炮,队伍里的崽子们得操弄好!眼瞅这日本崽子就要杀进来了,到时候别给你爹丢了脸才是正经!”

    张学良听了屠三炮这话,当真是眼泪都掉下来了!他没想到屠三炮竟然还给他拨付武器,要知道现在东北军几乎都是在用以前的库存。

    南京国府根本就没有拨付什么武器弹药给他们,就连剿匪的时候也仅仅是给了那几个参与剿匪的师一部分军饷而已!

    “叔……”张学良的这句叔,那真是发自肺腑啊!患难见真情。日久见人心!屠三炮为他冒了那么大的风险,亲身来到南京这是恩情哪!

    “不扯了,咱这就去机场!”屠三炮对着张学良沉声道:“夜长梦多。咱回了东三省才能放心!我已经让你辅忱叔找代表到奉天见你,到时候你把手上是事情吩咐一下。安排人来领东西……”

    一路上,屠三炮细细的和张学良说了一些细节。先是让张学良的人报备上来缺什么,然后根据需要进行补充。具体到交付地点、时间和护送等。

    抵达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而屠三炮他们抵达的时候飞机早已经在预热了。等他们登机便直接起飞,朝着洛阳飞去!

    抵达了洛阳,加满油后没有任何停留直飞归绥。在那里换乘了飞机,最后回到了奉天。

    而便在屠三炮和张学良经历飞机旅途的时候,张作相也在东北军司令内召开了会议。与会的东北军无论是少壮派还是老派都极为兴奋!

    逼迫着南京国府放人。这可算是前所未有之壮举也!虽然这里有着十七路军和国防军的功劳但这不妨碍东北军为此而骄傲!

    说到底,那国防军还不是从东北军里分出去的?!无论是老派还是少壮派,其实心里都是这样想的。甚至还有少壮派想着,当年军子可是咱们少壮派的领头羊之一呢!

    “大家都看看这份电文!”张作相把电报交给了众人,笑着道:“司令已经先行回了奉天。老帅要下葬他总是要回去一趟的。国防军的军务部长,也就是屠三炮已经答应支援我们一部分武器弹药。”

    “大家要选出来代表,和东三省外务部长杨邻葛一起回去。一个是去找司令,听从指示。另一个就是和国防军谈谈军火的问题……”

    东北军的众人点着头不断的传阅这封来自于南京的电报,他们倒是对于国防军没有什么戒心。人家要是有吞了他们的心思。那直接让绥远的第三军团动作就得了!

    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清楚!第三军团可是随着那屠猛虎一路打老毛子、打日本鬼子杀出来的!现在在绥远有着超过二十完的部队,配备了包括坦克、战斗机等在内的先进武器!

    别说是东北军了,就是东北军加上十七路军和中央军一起上都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

    电报看完了,东北军众将们叽叽喳喳的讨论成了一团!张作相倒也没有阻止,这事儿本来就是大事儿!去的人得本事够、还得是大伙儿信任的。

    叽叽喳喳的讨论的半天,终于是选出来了两个人。一个便是老派的王以哲,而另一个便是参与了抓捕蒋中证的孙铭久。

    人选定了之后。他们便开始准备前往东三省了。

    便在此时,东三省也在开会。屠千军拿着杨宇霆发回来的电报颇有些哭笑不得,对着在会议室里的颜正清等人便道:“大伙儿看看吧,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该咋办……”

    颜正清等人将杨宇霆从西安发回来的电报看了一遍,脸色的表情顿时也古怪了起来。这封电报,是杨虎城找杨宇霆密谈提出的要求——并入国防军!

    杨虎城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蒋中证把张学良给扣了之后杨虎城满心恐惧!他可没有张学良那支战斗力比较强、近二十万的东北军,也没有百多万的国防军做靠山!

    要是蒋中证收拾他。那他杨虎城只能是待宰的羔羊!也汉子当然不甘心坐以待毙,思来想去后看到国防军竟然为了张学良尽心尽力杨虎城也动心了!

    这找靠山,首先这靠山得够硬。毫无疑问的,东三省绝对很够硬!能和苏联、日本硬碰硬过,这已经不存在疑问了。

    其次,自己不能被卸磨杀驴。蒋中证最爱干的事儿,莫过于卸磨杀驴。这实际上也是后来解放战争的战场上成片**连着长官带小兵的倒戈的原因之一。

    王家烈尽心尽力的剿匪,结果自己都剿没了!张学良也尽心尽力的剿匪,没了两个师不仅不补充不说还给撤了番号!这事儿做的。真心不厚道。

    现在杨虎城算是把他蒋中证往死里得罪了,不找点儿后路肯定是不成的。没看张学良那是护送和负荆请罪,结果蒋中证没二话直接扣了打算判刑么?!

    这负荆请罪都是这后果。自己蹲在西安可想而知会遭遇到什么。不如趁他没动手前,先找个靠山避免被他蒋中证清算了!

    这么一想,东三省自然是毫无意外的进入了杨虎城的视线。随后,杨虎城便将停留在西安的杨宇霆找来,拐弯抹角的打听起云南、西康和新疆的事儿。

    杨宇霆是谁啊?!这老家伙可是辛亥时期就在玩儿政治的人了,出了国见了不少市面眼界更开阔了!杨虎城这一开口,杨宇霆便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当下也不客气,直接把东三省的各种规章制度、官员管理等说了一遍。同时介绍了现在杨增新、龙云等人的情况。

    杨增新的儿子杨佳烈,现在正在奉天凤城边门镇做实习镇长。随后政绩考核如果不错。会调任凤城担任要职。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做的不错那么杨佳烈至少是个省长。

    龙云的两个儿子,龙绳曾、龙绳武则是在东北国防大学里就读高级指挥系。随后他们会到朝鲜战区服役,起步是中尉排长。

    累积了战功、资历后,他们的升职目标是少将、中将甚至上将!

    杨宇霆的一通介绍。更让杨虎城动心了!这年月,基本上一辈子拼杀不就是为了子孙好过些么?!这娃子有出息、有去处,谁不想啊?!

    于是杨虎城委婉而小心翼翼的对杨宇霆提出了自己想要联系国防军的想法,杨宇霆当然不出意外。不过还是向杨虎城表示,这需要请示东三省的其他人。尤其是东三省总督办颜正清。

    电报里,杨宇霆陈述了自己的想法。首先,进入陕西可以扩大国防军对于中原地区的影响力。现在甘肃、宁夏两地基本已经平定。

    马家的覆灭让很多人认识到,国防军可不是好惹的!马匪们聪明的开始考虑金盆洗手,老实归化。有些还留恋这种生涯的,选择了离开两地。

    当然,国防军也没有客气!进入两地后,先是给了一个月的卸除武装时间。随后便直接展开清剿,投降的按照法律判刑。顽抗的直接打死了账。

    剿匪数年,加上分割的各片土地、对马家土地的没收、再分配等已经让国防军在两地站稳了脚跟。东三省师范学院的学生们集体出动,在基本学会了一些当地语言之后开始了他们的教学生涯。

    而同时。一部分逃难到了东三省的各地移民也被分配到了甘肃、宁夏地区。凭着免税五年、提供良种、资金和房屋工具的诱惑,这些逃难的人们来到了这两个身份。

    新疆地区东三省也是这么干的,而且取得的效果很好!基本上在政府的强势介入之下,文化的传播很快!至少第一批的各民族公务员已经开始上任。

    当然,他们的第一站并不是在本地而是在东三省。同时,他们的家人也会被接出来享受东三省的繁华世界。这是颜正清提出的做法,为的是考验这些人。只有思想、行动上完全合格者才会被重新派回本地任职。

    否则,他们升职、生活和工作将会永远呆在东三省。为的就是起分化作用。避免他们集合起来形成分离势力!

    渗透、分化最后融合,这便是东三省对边疆势力的处置态度。

    甘肃既然已经平定了,那么进入陕西扩大东三省的影响力也可以考虑提上日程。十七路军的士兵们虽然现在比较杂,但都是老兵了。

    经过训练和思想指导,他们是不难成为抗日的主力军的。现在东三省急需有战争经验的士兵,这近十万的老兵则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最后,杨宇霆提到了石油。延长石油,这可是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既然这里发现了石油,那么便证明陕西也是有着石油的!

    虽然这口油井现在在赤色的控制范围内。但以东三省和赤色的关系联合开发这口油井倒不是什么问题。日本人对这里的石油可是觊觎良久了!

    1905日本矿师阿部正治郎到延长勘察石油,随后日本技师佐藤弥郎钻取了第一口油井!1910年,日本理学博士大冢专一等来延长进行地质勘测。“共勘测油田4处,绘图4张”估定井位35个!

    也就是说,其实日本人对这里毫无疑问的是用心险恶!而赤色和十七路军,无疑是难以抵挡日军的进攻,一旦这里被日本人攻取让他们获得了石油这无疑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综上所述,杨宇霆认为国防军必须要控制住这片区域!原本,东北军和第十七路军在此,为了不损耗本身就不强的国防力量,国防军才一直没有动手。

    但现在。杨虎城既然自己找来了那无疑是国防军进入陕西一个极好的机会!在此扎根,同时联合赤色、东北军部队建设铁路等保障运输,相信足以抵御可能发生的日军进攻。

    颜正清将这篇密电看完之后,对着众人便道:“邻葛的看法大家都知道,我想知道大家对于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吱声。末了,还是沈钧儒先开了口。

    “我觉着邻葛的看法不错,这里的石油太重要了!偏偏日本人对这里了如指掌,如果他们真的攻过来,谁敢保证东北军、十七路军和赤色能够守住?”

    “我估计。就是中央军蒋中证自己都没有把握守住。但这么多的石油,守不住了那就是资敌啊!”顿了顿,沈钧儒看着众人道:“我们可以和赤色、东北军商量一下。大家一起开发、协防此处。总之,不能落到日本人手里!”

    沈钧儒在最后一句话里,一点儿也没有提到十七路军。这已经是表明了他的态度,既然人家想来那就来呗!咱国防军不缺这点儿武器和军饷。

    “唔……秉甫兄的话在理,我们东三省今年的税收报表已经出来了。”袁金铠是东三省的财政部长,说话间自然是用财政数据说话。

    “咱们东三省今年关税、商税和农税等总计收入1.5亿美元。其中,商税比重约为50%、关税比重约为30%,农税为10%。其余的10%则是属于杂税……”

    屠千军听了袁金铠的话不由得点了点头,看来东三省的发展还是可以的。要知道,1936年大萧条时期的美国总税收也才39亿美元。

    东三省一个省,发展到税收有1.5亿美元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我们的省直属企业,利润也很不错!久大集团、东三省重工业股份公司、东三省电电公司、东三省机械制造公司……等等,今年报上的盈利达到了3.4亿美金之多!”

    “嘶~~”众人看着略有些得意的袁金铠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好家伙!不怪得袁金铠得意,这真真是实是财大气粗啊!!

    “不过咱们花钱的地方也不少啊!”说着袁金铠痛心疾首的对着众人道:“光是修路,这就是个无底洞!拿多少钱也砸不满。各地的铁路、公路都需要维修和兴建。”

    “军费也不能少,现在日本崽子那是越来越张扬了!战斗机研发出来,还需要扩大产量!坦克也是,还有钢铁厂……”袁金铠掰着指头一个个的数着,转眼间这税收大半就没了。

    众人这才惊觉,原来东三省竟然已经发展到如此的庞大了!甚至运转起来。就需要一股庞大到无以伦比的资金!

    “话是这么说,但要养多一只不过十万人的部队咱还是小菜一碟!”掰着指头数完了之后,袁金铠对着众人哈哈一笑自豪的道:“别说养他个十七路军了,就是东北军都回来了加上赤色咱照样养得起!”

    这番话,说的豪气且大气!在场之人无不哈哈大笑,这是来自于东三省发展的自信!

    “那好!我们举手表决,同意第十七路军并入国防军的请举手!”颜正清哈哈一笑,举起了自己的手。

    而同时,在场的人们也都举起了自己的手表明态度!

    “那么。关于杨虎城第十七路军编入国防军序列的问题便解决了。现在我们要商量的是,十七路军并入后,我们该给予什么番号、归属哪支部队的编制。”

    颜正清对着屠千军哈哈一笑。便道:“不过这不是我们考虑的问题了,这是属于国防军总司令的问题!咱们只管同意不同意进来,可进来后怎么归属咱可不管喽!”

    众人又是一阵的大笑!看着这些老爷子们,屠千军只能是无奈的望向了苏宗辙。总参谋长苏宗辙看到了自家总司令的眼神,知道这担子还得压在自己身上。

    可他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是说:“这件事情我们总参谋部来负责,尽快给大家拿出一个方案……”

    众人闻言不由得点了点头,既然议题完毕了会议自然该结束。东三省的众官员们都很忙,尤其是年底。各种报告、总结等都必须出台。

    同时要安排明年的大致工作规划,还得布置工作任务……等等。于是没人闲聊。颜正清说了句散会这帮人一下子都跑没影了。

    1937年1月7日,奉天机场一架客机在十数架战斗机的护航下缓缓的降落下来。屠千军带着费德莉卡、刘云焦等人肃然的在机场前等候着飞机的降落。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飞机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缓缓的降落在了奉天的机场。而首先走下飞机的,是风尘仆仆的屠三炮。

    随后下来的,是一位满脸须根、神情憔悴的中年男子。这男子穿着中央军的军装。身形消瘦而落寞。

    屠千军看着这个身影,心生感慨!不过数年,曾经的那位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少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现在这位略有些沉默、略有些颓丧之气的东北军司令。

    看着那个身影,屠千军缓缓的走上前去先是对着屠三炮行了一个军礼!而后沉声道:“爹!辛苦了……”

    屠三炮点了点头。对着儿子使了个眼色。屠千军会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对着张学良也行了一个军礼

    “六哥……回来了就好……”张学良看着这位意气风发的弟弟,张开了干涩的嘴唇想说些什么但好一会儿了却只能是点了点头。

    “六子,这是你弟妹!”屠三炮见这情形,哈哈一笑指着军子身边的费德莉卡便道:“六子,这是你弟妹!费慕凝,这丫头不错!你炮叔我很喜欢,找个好日子我就让他们成亲!”

    屠三炮这一番话,却是让费德莉卡脸都红了!而屠千军也有些不好意思,张学良这时候反倒是放开了,对着屠千军洒然一笑!

    “军子,几年不见你都要成亲了呐!六哥这次来的匆忙,倒是没有给弟妹准备什么。回头哥给你补上!”

    屠千军哈哈一笑,对着费德莉卡便道:“快谢谢六哥!”费德莉卡闻言,娇羞的小声道:“谢谢六哥……”

    字正腔圆的中文再次让张学良高看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一时间相间的尬尴顿时化开了去。三人笑着携手一同登上了汽车,向着大帅府赶去。

    虽然屠千军没有入驻大帅府,但是却一直让人照顾着。每天的打扫、清理是从来不曾少的。因此,虽然没有人入驻但此处却保持着原来的样式。

    车子缓缓的来到了大帅府,看着那熟悉的楼阁张学良再次沉默了。数年不见,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他不再是这座城市的主人,不再是一统东三省笑傲民国的总司令。

    走进了大帅府,通过了熟悉的门廊看着四周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色张学良的脸色流露出了一丝丝的落寞。

    曾经无数次的梦回,但真的踏足这里的时候他却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丝的害怕!这些景物,熟悉的让他害怕!

    “少爷……您可算是回来了啊……”猛然间,张学良看见了一位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嗷嗷的哭着!

    张学良认得这位老人,这是他们家的老管家啊!

    “温叔……”张学良沙哑着嗓子,对着老人轻呼了一声。他不叫还好,这一叫老人哭的越发厉害!那真是嗷嗷大哭啊!

    “少爷啊……我这老家伙留着这一口气,就是为了见少爷回来啊……呜呜……老天有眼呐!终究是给我老温看到了啊……”

    张学良搂住了老人,任由着老人放声大哭!

    “我回来了……回来了……”张学良对着老人安慰道:“温叔却是放心,我不走了。以后都不走了……”

    好一通的安慰,老人才没有再哭下去。抹了把脸对着张学良便道:“看看我都老糊涂了……少爷还没吃东西呢!我这就下去让他们给少爷准备去……”

    说着,老温抹着眼角离开了院门。张学良在沉默中走向了曾经是张作霖的书房,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过去。仅仅是下意识的朝那里走去。

    来到了书房,张学良看了一圈缓缓的低下了头。没有吭声,他再次回到了客厅。屠家父子已经在客厅里喝着茶了。

    而屠千军见到张学良出来,便笑着对他道:“六哥,孙铭久和王以哲已经在路上了。最迟明天可以到来,葛老神仙说大后天是个好日子。让咱们大后天的上午十点左右开始安排丧礼……”

    张学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于屠千军的话并没有太多的回应仅仅是点了点头。待得屠千军说了一大通知后,张学良忽然说了一句。

    “军子……以后东北军,我就全都交给你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