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汉卿之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屠千军听的张学良这话,先是一愣随后皱了皱眉沉声道:“六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学良笑了笑,对着屠千军便道:“军子啊……你别误会,六哥没有别的意思。真的就是累了。身累,心也累……”

    说着,张学良有些疲惫的靠在了椅子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轻声道:“军子……背着那些名啊~利啊~六哥真的累了,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没有背着这些我是不是可以活的更好……”

    屠千军闻言不由得沉默了,张学良有这样的心思并不奇怪。经历了这么多,尤其是从东三省的主宰跌落到被迫出国考察。

    满怀热情回国试图挽回声誉,却偏偏被蒋中证派去剿匪。信任着蒋中证,开始是遭受到了背叛随后便是囚禁。

    这一路走来,以张学良的性格的确会觉得疲惫。

    “六哥,东北军可有着一大帮子人等着你呢!”屠千军看着张学良,沉声道:“他们都指望着你带着他们去抗日杀敌,挽回自己不抵抗的名誉!难道你就这么弃了他们吗?!”

    张学良闻言不吱声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对着屠千军叹了口气道:“军子,你说的有理。这件事情,我们从长计议吧……”

    随后,温管家走过来笑着告诉张学良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这是颜正清先生派来的前御厨,那水平是杠杠的!还请少爷和屠少爷去饭厅用餐。

    屠千军哈哈一笑,对着张学良便道我们哥俩都好久没有一块儿喝酒了!今天我们只谈风月,不说政事!一醉方休!

    张学良哈哈一笑,便随着屠千军一起到了饭厅里。哥俩坐下后二话不说便就着桌子上的酱牛肉端起了烧刀子一碗碗的朝嗓子里倒!

    没错,不是喝!是倒!一碗碗的倒酒!这把陪着他们一起吃饭的费德莉卡看傻了,她可从来没有看过有人这么喝酒的!

    连干了半坛子酒,张学良和屠千军两人才放下了碗来就着桌子上的菜肴聊起了各自的见闻。张学良说的,是自己旅欧期间的所见所闻。

    而屠千军说的,是自己对于政治、政体的见解。张学良说起了自己剿匪时候的战事。把各种战例做了分析,跟屠千军一起讨论。

    而屠千军则是说起了对日战事,着重说了关于日军的单兵素质和一线火力的配比。两人越聊越是投机,不知不觉中已经跃上柳梢。

    一顿酒下来。两人呢竟然喝掉了三坛子烧刀子!这才意犹未尽的堪堪打住。屠三炮早已经在将张学良送抵大帅府的时候便离开了,现在这里只有张学良和屠千军、费德莉卡三人而已。

    夜已经深了,连续的各种事情和旅行的疲惫让张学良顶不住的有些犯困。屠千军也看了出来,呵呵的笑着告辞而去。

    出来后,屠千军带着刘云焦等人将费德莉卡送到了德国大使馆而后便回了司令部。

    和张学良见的这一面,也让他感慨万千!曾几何时,那位意气风发的六哥如今却落魄至斯。不过。那戒掉了毒瘾的身子倒是大好了!从前他一向不怎么能喝酒,现在好歹和自己一起喝了三坛子的烧刀子!

    屠千军却不知道,这一夜张学良却未曾睡好。梦中总是见到他的父亲,那位纵横在东北大地的张大帅,用着那悲愤而无奈的眼神望着他。

    1937年1月9日,在杨宇霆的带领下东北军代表王以哲、孙铭久两人秘密的来到了奉天。而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东北军的一些机要人员。

    在大帅府里,他们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司令张学良!孙铭久当场就哭了。嗷嗷的哭!王以哲也是抹着眼角,说不出话来。

    带着他们前来的杨宇霆见此不由得叹了口气,退出了大帅府。

    “辛苦你们了……”看着自己的心腹爱将竟然像个孩子一样的嗷嗷大哭。张学良自己也动情了!对着两人感激的道。

    历史上无论怎么评价张学良,无可厚非的是他对于自己的下属无疑是极好的!即使他被囚禁了多年,但下属们提到他依然固执的将他称之为“司令”。

    任何曾经他的下属提到他,总是恭敬的带着尊称!无论是开国元勋,还是后来成为了汪兆明一方的孙铭久等人。

    “司令啊……我差点儿以为的就见不到你了啊……”孙铭久嗷嗷大哭,对着张学良不断的抽泣着。就像个走失后找到了父亲的孩子。

    后世的历史上,孙铭久从记者口中得知张学良竟然问到了他、关心他的近况年逾八十二岁的孙铭久竟然当场便潸然泪下。

    他对于张学良的这种感情,是真切的。

    “哭个甚?!我还没死呢!”将孙铭久拉了起来,张学良抹去了他的眼泪笑着道:“都快三十的汉子了,也不知道羞!”

    孙铭久呵呵的傻笑着抹去了自己的眼泪。站到了一边去。张学良看着边上的王以哲,深深的对着他鞠了一个躬!直把王以哲吓的跳到了一边!

    “司令!司令!你这是干什么?!鼎芳受不起!受不起啊……”王以哲慌慌张张的对着张学良便道,而张学良却是握住了王以哲的手沉声道。

    “事情我都听说了,为了我的事儿你担待了不少的压力。铭久他们不懂事儿,给惹了不少麻烦!你多担待了……”

    王以哲喃喃的道:“司令言重了!言重了……”

    张学良让两人坐在了椅子上,随后让温叔端上了茶水。待得他们激动稍减。才向他们问起了现在东北军的状况。

    王以哲和孙铭久都如实的向着张学良做了汇报,听完了他们的汇报后张学良沉吟了一阵对着两人道:“我爹,也就是老帅的事情我总得做完。我不在期间,鼎芳就负责打理一下军里的事物。”

    “等我忙完了老帅的事情,再会陕西。”说着,张学良顿了顿对着两人感慨的道:“多年不回来了,你们也别急着回去。在这奉天城里多走走、看看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