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 归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1937年1月10日,随着一阵的吹吹打打在葛月潭的主持下张作霖的下葬仪式正式开始。张作相一脸憔悴的从陕西赶来,而孙铭久等人却已经回了陕西去了。

    原本想要留孙铭久他们在奉天看看的张学良知道张作相一定要来后,便让孙铭久和王以哲两人先行赶回陕西。

    陵寝处,葛月潭身着一身的全真装扮肃然的念着一片祭文。而边上的张学良、屠家父子和张作相等皆披麻戴孝。

    不远处,不少的奉系老臣们呜咽的为这位曾经纵横在东北大地上的胡子大帅送上最后一程。祭文读毕,张作霖的棺椁在众人的目光下缓缓的被放置进了陵寝中。

    石棺阖上,张学良缓缓的为自己父亲撒上一培土……

    整个仪式,进行了整整一天。到场为这位胡子大帅送行者,超过了五万人。看见这些人为自己的父亲送行,张学良默默垂泪。

    上了高台对四周作揖,尽管在九一八的时候这位少帅做出了让奉天这些人们失望甚至绝望的事情。但人们还是大度的原谅了他,没有人再责怪他。

    祭祀结束,张作霖也终于是入土为安。将张作霖下葬之后,张作相等人随着张学良回到了大帅府。张作相本人的公馆,在屠千军主掌东三省之后便卖掉了。

    对于张学良的失望,让他对于政事彻底的失去了兴趣。将所有的产业出售之后,张作相选择了安安稳稳的在天津当一个寓公。

    屠家父子倒是没有随着张作相等人回到大帅府,他们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忙活。而且这也是给张作相和张学良两人空出一个私谈的空间。

    这两人倒是没有多聊什么,张作相还在生张学良的闷气。而张学良本身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好,不过好在杨宇霆的到来化解了尴尬。

    “辅帅、司令,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看看我们的工厂?!”杨宇霆呵呵的笑着对两人道:“顺便确定一下东北军的所需,我们好给工厂下单。”

    这两位当然是对此兴致盎然,特别是张学良他对于自己离开后东三省的变化很有兴趣!虽然知道了东三省现在能够自产战斗机、坦克,但听来的怎么比的上亲眼所见更强呢?!

    三人在大帅府用完了餐之后,便由杨宇霆带着前往了东三省的几个工厂进行参观。杨宇霆现在是东三省副总督办兼外事部部长。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工业情况做一个单独的汇总交由总督办颜正清进行判断。

    一般来说,每份政府报告都不是单独的。比如工业报告,除去范旭东本人的报告之外负责工业、教育和商务部分工的副总督办杨宇霆也是要出一份单独的报告的。

    两相比较,才能够对比出工业产值、发展规划的真实性和实际性。

    他们首先来到的是改制过后的东三省兵工厂,在这里现在主要是生产包括虎式突击步枪、弹药和火炮。

    现在的东三省兵工厂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个规模了,经过了数次扩张现在的东三省兵工厂已经是拥有有职员6000余人、中国籍工程师、高级工程师2000余人、外籍工程师一千余人,总计有工人80,000余人的大厂!

    几经扩充,现在的东三省兵工厂拥有八个部门主要及十二个制造所。全厂机器三万余部!由侯小强担任总工程师。同时增设了高射炮厂、高射机枪厂……等多个工厂!

    走在厂区内,在杨宇霆的介绍下张作相等人依然觉得眼花缭乱!不时可见操着古怪口音金发碧眼的老外们在工厂里穿梭,他们中有人穿着工程师的工作服也有人穿着技工的服装。

    统一可见的,是他们都行色匆匆!或是拿着各种文件、铸件,或是带着一伙金发碧眼和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工人奔向各处。

    总工程师贾小侯见到他们连寒暄都没有去做,打了个招呼便自顾自的开始分配下面的工作了。按照杨宇霆的说法,这里不过是东三省兵工厂的总长。

    而在奉天的郊区和辽阳,还有数间分厂!虽然说是分厂,但实际上机器、工人和工程师等并不比总长人少!

    还有。贾小侯本身还担负着武器研发的工作。他同时是东三省兵工厂研发所所长,负责新式武器的研发。在那里,有着超过三千多名高级工程师在他麾下做事。

    不过是一个厂子。三人竟然走了到了晚上却还没有看完。直到晚上八点,最后一批加班工人的离去才让张作相等人恋恋不舍的离开。

    离开了兵工厂,杨宇霆随即带着他们去了现在奉天极为流行的夜市。在那些外国技师们来了之后,奉天的夜生活也逐渐的多姿多彩。

    什么法国餐厅、俄罗斯菜、蒙古特色菜肴和兰州菜系的饭馆等,整片整片的林立在奉天城里。各种酒吧、咖啡馆等更是数不胜数!

    当然,也少不了特色的小吃街。看着这眼花缭乱的奉天城,张学良忽然觉着自己似乎闯进了另外一个世界,这里是奉天的步行街杨宇霆他们的汽车到了位置之后几人便步行上街了。

    走在路上,张学良等人不断的看到那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用着怪腔怪调的东北话和烧烤老板、小吃摊主讲价。

    也见到了不少老外们熟练的抓着筷子。就着一碗面吃的稀里哗啦!

    杨宇霆带着张学良两人来到了一家饭馆,将两人引入了包间对着他们笑着道:“这间店是我平时最爱来的,有特色的蒙古烤羊腿和涮羊肉!冬季吃来,很是温补!”

    说话间,却有小二笑着拿上来了菜谱。杨宇霆随意点了几个。并要了一个锅子让交给张学良他们点菜。他们哪里知道什么好吃,于是便随了杨宇霆的意思。

    小二拿着点菜单下去了,没一会儿百年端上来茶水。这茶是来自于云南思茅滇绿!这是东三省的官员们过去考察的时候发现的,俗话说“高山云雾出名茶”!

    云南历来是产茶圣地,过去的官员们考虑地方发展毫无疑问的就想到了交通发展和茶叶销售。果然不其然。云南各地的茶叶资源让他们极为满意!

    而且经过营销推广后,这些茶叶已经普遍被东三省的人们接受。特别是紧压茶,极为受到蒙古等地人们的欢迎!

    东三省的一月。还是极为寒冷。而且比较干燥,一杯温茶下去生津止渴暖胃舒筋!

    就着茶水,张学良向着杨宇霆打听了一下现在东三省的发展情况。杨宇霆也不隐瞒,将东三省的全部发展大致给张学良说了一遍。

    这次说的,基本就没有什么空话套话。直接就是整片的数据报表,比如飞机厂。现在东三省的主要四个飞机厂便是奉天飞机制造厂、吉林飞机制造厂、哈尔滨飞机制造厂和辽源飞机制造厂。

    这四家制造厂,基本上能够达到月产六百余架!同时,东三省还有着能够生产汽车的工厂七家、有着合作的炼钢厂十家、油井十六口……等等。

    这一系列的数据。作为了解内情的杨宇霆基本上张口就来!眼神中是满满的自豪!

    张作相和张学良两人沉默了,他们虽然知道东三省变得很强、发展的很快。但从来没有这样完全数据性的了解过!

    当听到了有人给他们如此具体的用成片数据描述的时候,他们才彻底的震惊了!如果说张学良一开始还带着这是自家父子给屠家留下的基础的自傲的话。

    那么现在这种自傲却完全的消失不见了,原因无他!即使张作霖复生、绑上他父子俩也完成不了这样的壮举!

    随后的数日里,杨宇霆带着他们参观了东三省包括了扩大后的火药厂、化工厂等。甚至带着他们前往了国防大学、东北大学等学府。

    震撼,一次比之一次更为强烈。甚至到了最后,张学良忍不住对着杨宇霆问道:“邻葛叔,国防军既然有那么强大的实力为什么不直接入关一统中原?!”

    杨宇霆笑了笑,对着张学良轻声道:“如果我们入关。直接打下整个关内这并非什么难事。但现在的情况是,日本人在虎视眈眈!”

    张学良听得杨宇霆的话,不由得一愣!此时。他们正在东北国防大学。杨宇霆看着那些在篮球场上奔跑的汉子们沉声道。

    “我们本来就弱于日本良多,无论是工业实力、工业基础还是产能!甚至士兵素质、武器装备等!”杨宇霆转过头来看着张学良肃然的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要内战、还要消耗自己的国防力量做什么?!”

    “打下了各地,我们要花费多少时间?!会损失多大的力量?!有这个时间,为什么不花在工业基础的建设、士兵的素质提高上?!”

    “战争就要来了,这点日本人知道、我们也知道!既然清楚了这件事,我们便要准备好!我们国防军现在所做的,都是在为抗日做准备!”

    杨宇霆顿了顿,看着张作相等人沉声道:“南京国府的事情。我们基本懒得去管!赤色,只要他们是愿意抗日的,我们也可以支持他们。但是!我们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力量浪费在无谓的内斗上!”

    “内斗内行!自损臂膀,这样的事情我们做的还不够多?!沾自己人的血,舒爽么?!有本事杀外敌去!!”

    杨宇霆说着。逐渐的开始激动了!

    “我们东三省、我们国防军,从颜总督办、屠总司令到我这个老头子、下面各府的公务员,甚至到部队里的每一个将士都坚持贯彻着一个信条!”

    “那就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必须高于一切的政治、信仰和意识形态!!”

    杨宇霆站起来,看着张学良诉说着这句话。那脸上的神情。就像是在诉说着一条来自于自己骨髓里的话语。

    “谁做到这条,他就是我们的朋友。谁违反了这条,他便是我们的敌人!”

    张学良沉默了,和他一起沉默的还有张作相。忽然间,张作相觉得自己当时就这么离开了东三省真的有些鲁莽了。自己似乎错过了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幕。

    “邻葛叔,日本人就要打来了。国防军有把握能够顶住吗?!”沉默了良久之后,张学良对着杨宇霆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但这个问题一问出来,杨宇霆不由得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让周围的人不由得望了过来。而杨宇霆笑了好一会儿后,却没有直接的回答张学良这个问题。

    而是转过身去,随意对着身后一处穿着国防大学军装的学员兵便喊道:“少尉!过来一下!”

    那被杨宇霆指住的少尉楞了一下,随后小跑到了杨宇霆他们面前!行了一个军礼后大声应道:“长官好!东北国防大学高级指挥系六班学员周凯向您报道!”

    看着这少尉稳健的身姿,杨宇霆满意的点了点头!拍着这位少尉的肩膀,便对着他道:“少尉,有人问我日本人要打来了我们国防军能顶住吗?!这个问题,我给你来回答!”

    这少尉听得杨宇霆的话。先是一愣随即笑了笑。打直了身板对着杨宇霆道:“报告长官!没什么顶得住顶不住的,属下身上有八个伤疤!两个是在济南战役和日本人打的。三个是在哈尔滨战役和老毛子打的。一个,是在九一八和小鬼子打的。最后两个是在朝鲜战役上和小鬼子打的!”

    好汉子!张作相不由得在心里道了一句,这少尉看起来不过是二十余岁的年纪!但的确是身经百战了!

    “属下在济南打过日本矬子,在哈尔滨打过老毛子,在山海关杀过鬼子,也在朝鲜杀过日本人!但是!属下及所有的国防军人从来就没有在他们面前败过!”

    说完,这位少尉带着骨子里透出来的自豪对着杨宇霆便道:“报告长官!属下觉得,我们国防军无所谓顶得住顶不住!这句话。应该问日本人!!”

    我们国防军无所谓顶得住顶不住!这句话,应该问日本人!!这句话,震的张学良忽然间有些摇摇欲坠!

    这看似狂妄的话。事实上却有着一次次血淋淋的战绩作为支撑!在这些血淋淋的战绩面前,这些话还是狂妄的吗?!

    不断的胜利,累积出来的是国防军不同于这个时代其他军队的傲骨!这种傲骨,让他们不屑于和国内的军阀们打什么交道。

    他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日本人!就是苏联人!他们的目标,是一切敢于无力进犯国防军属地、敢于武力进犯华夏之外族!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我国防军的汉子!”杨宇霆老怀宽慰的大笑着锤了一下这少尉的胸膛!

    “好好干!等鬼子真的动手了,别给咱国防军丢脸!!别忘了,陵园里的弟兄们在看着咱们!”杨宇霆对着这汉子大声道,而这少尉听得杨宇霆这么说眼都红了!

    “是!!属下绝对不给国防军丢脸!绝对不给陵园里的弟兄们丢脸!!”说完。这汉子对着杨宇霆行了一个军礼,转身离开了去。

    看着这名少尉的背影,张学良若有所思。他似乎明白了,但似乎又在思考。

    此时的张学良已经没有了参观的心思,杨宇霆见状也不再勉强。将张学良和张作相两人送回来大帅府。便自顾自的去省政府公干去了。

    张作相叔侄俩也没有了说话的**,张学良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没有出来。而张作相却把自己关在了客房里一言不发。

    晚饭十分,还是温管家将饭菜送到了两人的住处。这两人就这么的在自己的房间里呆了整整一天。

    直到第二天傍晚时分,两人才在饭厅里见了一面。张学良看着脸色憔悴的张作相,不由得哑然失笑!而张作相看着张学良。也笑了。

    “老叔,我之前便有将东北军并入国防军的想法……”张学良先开口了,对着张作相便沙哑着嗓子道:“经过了这次之后,我觉得我更应该这么去做了……”

    张作相没有吭声,仅仅是点了点头。张学良看着自己的老叔,继续道:“相比起军子来说,我真的啥都没有做成。东北军交到他手里,作用会更大……”

    张作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对着张学良道:“六子,叔想了很久。其实这也是叔想要跟你说的。就在刚才我还在犹豫,要不要跟你说……”

    张作相的声音也带着沙哑。对着张学良便道:“六子啊……我跟老帅那是八拜之交!我对你咋样,想必你也明白。屠家两父子,无论是对你还是对老帅真真的掏了心肺了。”

    “先前我就在想,要是把你最后的家当都给了军子这是不是对不住老帅。但我想了很久,这国家为要啊!”顿了顿,张作相对着自己的侄子叹道:“说起来,东北军在军子手里更能发挥作用……”

    张学良点了点头,洒然一笑对着张作相便道:“老叔。经过了南京这次的事儿。我算是想明白了,这人呐!有些合适但有些不合适。若是日本人来了,我便去拼命就是。但这管理部队,军子可是比我强多了……东北军交给他,我也放心。”

    张作相呵呵一笑,却不再提此事。拉着张学良便开始吃饭,少有的两人在饭桌上喝了起来。张作相回忆着小时候张学良的趣事,而张学良则是不断的说起这些年自己的见识。

    叔侄俩并不知道,在奉天颜正清家的小院子里杨宇霆正得意的和颜正清喝着小酒。颜正清这老家伙一脸的淡笑。杨宇霆喝了几口小酒对着颜正清便轻声道。

    “知常,你觉着汉卿会不会真的把东北军都交给军子?!”

    颜正清笑了笑,对杨宇霆便道:“我跟汉卿相处过。也跟辅忱共事过。这两位都是具有爱国心的人。这点则是毋庸置疑的。”

    杨宇霆闻言点了点头,这点他并不否认。

    “经历了南京一事,汉卿必然会有所想法。东北军的出路在哪里?!对日战争,一触即发。即使蒋中证碍于我们没有对汉卿和东北军动手,但战场上推着东北军出去做炮灰、陷他们于死地之类的事情,他蒋中证不是做不出来。”

    杨宇霆撇了撇嘴,这些事儿蒋中证还真不是做不出来。排除异己,蒋中证向来是不遗余力的。剿匪的时候就看出来了,没了两个精锐主力师不给补充也就算了番号都没了。

    还有中央军。那群家伙专门在后面拣老兵!逼着人家进自己的部队,北伐的时候就这么干了,都不是啥好鸟!

    “最重要的是,若是打起来了我们也不好像这次一样的威胁蒋中证了。毕竟我们需要一致对外,总是不能不有所顾及的。”

    颜正清拿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笑着道:“其实,汉卿自己隐隐的也有了这个心思。只不过,我让他下定了决心而已。”

    杨宇霆点了点头,嘿嘿的笑着给颜正清夹了一块排骨。而后感慨的道:“别说汉卿了,其实我这么一圈的走下来也吓到了!咱们啥时候这么强了?!我咋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咱就强大起来了呢……”

    杨宇霆这么说着,眼角却有些湿了。杨宇霆其实一直有着一颗热忱的心,这颗心从来未曾冷却过。据战后解密的日本外务省档案记载,是“惟恐杨宇霆等反对派乘机制造纠纷”,而使日本已经取得的满蒙权益“化为泡影”。

    张作霖几乎所有的对外谈判中,杨宇霆都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他的力主反日态度,也让日本人恨到了骨子里。

    但现实实力的不足,这何尝不是一种无奈?!面对着已经发展的超出了自己预期的东三省,杨宇霆忽然间感觉自己满心的自豪!

    “知常啊……看到那些工厂、看到那些飞机大炮,听着那些崽子们说让日本人小心我这心里啊……不知道怎么的,就一下子热了!”

    杨宇霆嘿嘿的笑着,拿着衣角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眶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

    “国防大学里那崽子说,问日本人顶不顶得住的时候我就觉着!我杨宇霆干了这一辈子,值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