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胡贝图斯的疑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势’,是很奇妙的东西。如果不是深入了了解中国的文化,你很难明白他的意义。”却见屠千军对着胡贝图斯笑着道:“但是我们需要记住,还有一个词叫做‘时势’。也就是说,‘势’,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胡贝图斯楞了一下,不再插话。他开始思考屠千军给他讲的这些话了。而费德莉卡则是笑着说去厨房看看,便起身走开了。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斯大林。”屠千军看着费德莉卡离开的背影笑了笑,对着胡贝图斯轻声道:“苏联,最开始的时候他却是得势者。他也做的很好。可惜的是,他犯下了一个错误:扩大化的打击对手。”

    “当中多人成为他的敌人的时候,只需要有人推动一下那么他的‘势’便垮塌了!而原本被他所驱逐到了国外惶惶不可终日的托洛茨基,则是借势崛起!甚至现在攻打下了莫斯科和斯大林分庭抗礼。”

    胡贝图斯低着头,听着屠千军的不断叙述。他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这让他很是困惑,于是他抬起头望着屠千军希望能够得到解释。

    看着这傻小子,屠千军不由得叹气。难怪霍亨索伦家族在后世一蹶不振了,一堆的蠢货还想要崛起那阵是咄咄怪事!

    “政治是什么?!政治就是平衡的艺术,平衡什么?!平衡的是利益。当你让大多数人的利益在你这里得到最佳的平衡的时候,你就是政治上的赢家。”

    这基本上就是拿着锤子直接打碎了跟这胡贝图斯说了,却见屠千军顿了顿继续道:“利益的失衡小则导致家族倾覆,大则导致国家灭亡!这是恒古不变之真理,翻开历史书看看你就会知道任何时候只要是利益严重失衡,那么国家就会出现动乱。”

    “所以,你要玩政治第一件事情学会的就是要平衡。以最佳的比例,或者各方都接受的比例来平衡各方的利益。这其中沟通、妥协、交换、威慑……等等手段不一而足。”

    “还是斯大林的例子,他之所谓得势便是一开始的时候平衡并最大化了身边人的利益。将托洛茨基孤立了起来。最终他得以走上苏联的高位。但随后他做了一个最蠢的选择,他把自己的利益无限扩大化从而吞噬了别人的利益。这导致的是利益的失衡,于是势开始倾斜。”

    “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但是他还要彻底的、完全的将自己的对手消灭。这就有些过分了。政治上的对手如果不是触及原则问题那么一切都需点到为止。杀人不过头点地,灭口甚至灭门这就太过了!”

    顿了顿,却见屠千军对着胡贝图斯沉声道:“这也是高达数十万军队随着几个苏联元帅投奔托洛茨基的原因,你手段太狠那么就会把‘势’逼到政敌那里去。”

    “托洛茨基也是个蠢蛋。如果不是希特勒在推动他抓住这个势最终站起来,我估计他永远都只能是在世界各地流浪。”

    胡贝图斯若有所悟,但还是对着屠千军道:“总司令,我想知道的是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这才是我所关注的重点……”

    这脑子啊……屠千军开始有些头疼了。怎么这个家族的人的脑子都那么不开窍?!我个半桶水都比他们能干多了!当然,屠猛虎不会想到那是因为他有个妖孽的老师!

    颜正清这老家伙长袖善舞,手段犀利!从清走到了民国,再到现在可谓风雨历经无数!踏遍列国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没见过?!他所教授出来的屠猛虎能差了?!

    “希特勒之所以得势了,是因为他能够团结起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这其中包括了德国普通民众、容克、军队甚至官员!”原本想着让他触类旁通,结果这位殿下脑子太过僵化。无奈之下屠猛虎只能是一点点的跟这位殿下说个清楚。

    “简单的普通民众,希特勒当选后大力推行社会保险制度,增加和提高国民的社会福利。在通过“劳动美化活动”来改善工人的劳动条件和劳动环境的同时,还扩大了职工的有薪休假制度。”

    “据我所知,纳粹的属下工会劳动阵线。在疗养胜地鲁根岛等地,修建了一批疗养院和旅馆。而全德曾经享受到这份福利的工人有一千多万人。而德国失业率的持续降低也让他获得了多数人的支持。”

    “去年8月,在柏林举行第11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德国获金牌33枚、银牌26枚、铜牌30枚,拿了世界第一。这些组合起来,奠定了什么我相信你比我清楚。”

    胡贝图斯沉默不语,而屠千军看着他继续道:“希特勒一开始就打算重组军队,在我这里培训的学员和飞行员不在少数。前段时间,他们中的大部分回到的德国随即希特勒宣布扩军。这件事情你清楚吧?!你觉得军方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胡贝图斯继续不说话,而屠千军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对着他继续道:“还有就是容克。容克们得到了他所拨付的大量资金。而通过和我的研发合作,容克们拿到了包括虎式I、虎鲨在内的图纸。希特勒更是让他们参与进了对托洛茨基的军火销售,这不仅仅让德国大赚一笔也让容克们大赚一笔!你觉得容克们会如何看待希特勒?!”

    胡贝图斯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他已经明白屠千军要表达的是什么了,而屠千军并没有停止。对着胡贝图斯便继续道:“这就是势!希特勒玩的很漂亮!他团结的足够多的利益,平衡了各方的利益!是以。他同时也得到了足够多的利益!”

    “我听说现在在德国,希特勒的支持率是80%以上。这便足以说明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打算动作的话不过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而已。”

    任何时代皆是如此,利益的失衡和巨大的落差最终导致的将是整体的倾覆。古代的无数次造反,几乎都是利益严重失衡的结果。贪婪的世家大族和官僚们不断的攫取利益,最终导致整体的倾覆连他们自己也被埋掉。

    到了后世,终于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各种的改革开始兴起,美国的基础基本就是不断的扩大化中产阶级然后保障中产阶级的利益。以图稳定政治。

    而后世的中国则是在成就了世界工厂之后,用极为庞大的资金开始反哺最为庞大的农业人群。村村通路工程、取消农业税、提供农产品补贴、农村医疗合作……等等,这都是尽最大努力扩大化和平衡利益的一种表现。

    只要利益没有严重的失衡,那么国家也不会陷入动乱之中。当然。外来的推手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比如屠千军和希特勒这次背地里的动作导致的苏联内战。

    “可是……有些不甘心啊!我们该怎么做才能站起来啊……”胡贝图斯沉默了好一会儿,对着屠千军便道。

    屠千军忍住骂人的冲动,对着胡贝图斯轻声道:“什么都不做,这就是最好的动作。最蠢的猎人才会胡乱放枪,聪明的猎人会在至少有七成把握的时候才选择开枪。”

    “狩猎的时候,乱动不仅仅会暴露自己甚至还可能让你身陷死地!”却见屠千军对着胡贝图斯道:“希特勒站起来才多少年?!而霍亨索伦家族存在了多少年?!这点时间都等不起,那么我们也不必谈什么了。”

    胡贝图斯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双方就这样诡异的陷入了沉默。这时候费德莉卡笑着走了过来,对着两人道:“可以吃饭了!都过来吧!”

    屠千军呵呵一笑,对着胡贝图斯说吃饭、吃饭!然后一起过到了饭厅,饭菜并没有太过奢华。简简单单的一些东北家常菜肴,最多加上了德国的法兰克福肠。

    德国人的口味,倒是和东北人有些相近。喜欢酸和咸,肉类较多。在口味上较重,材料上则较偏好猪肉、牛肉、肝脏类、香料、鱼类、家禽及蔬菜等。

    调味品方面使用大量芥茉、白酒、牛油等。而在烹调上较常使用煮、炖或烩的方式。是以,胡贝图斯吃的很开心。

    席间胡贝图斯说起了自己在美国底特律的经历,说起了他也和亨利.福特相识。甚至和现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有些交情。

    这倒是让屠千军对这位殿下有些刮目相看。看来他也未必是个完全的白痴。只不过政治上的事情略显稚嫩。

    一顿饭很快吃完,下午还要工作因此屠千军也不会饮酒。当晚餐结束之后,屠千军拍着胡贝图斯肩膀沉声道:“我给你一个建议,听不听在你。”

    “请总司令明示!”胡贝图斯现在对于屠千军已经是极度的佩服了,是以态度放的很是恭敬。看着他的模样,屠千军微微一笑道。

    “可以的话,我建议你考取东三省政法学院。然后亲自的到东三省的乡镇里去工作,你的政治敏感、事物处理和执政能力依然需要锻炼。而东三省则是一个极好的平台。”

    说着,屠千军看着胡贝图斯笑了笑继续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若打算从政。至少要学会行政。相信我,到底层去经受锻炼将是你不可多得的经历。”

    胡贝图斯楞了一下,点头称是。但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让一个王储去做什么乡镇工作这开什么玩笑?!

    屠千军看出了他的想法叹了口气,看着边上费德莉卡有些祈求的眼神只能是对着胡贝图斯多说一句。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一个乡镇你都治理不了。还谈什么治理国家?!乡镇的政治形态和斗争你都玩不转,上到了国家层面你抓瞎的更厉害。”

    “相信我,如果你能够在我这里做到一个省长的位置基本上你的政治就算是合格了。”拍了拍胡贝图斯的肩膀,屠千军笑着道:“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说完,带着刘云焦便离开了费德莉卡的家中。

    在屠千军走后,胡贝图斯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和费德莉卡一起在客厅里喝起了茶。看着费德莉卡行云流水的一套洗茶、冲杯、闻香的泡茶过程,胡贝图斯有些感慨。

    费德莉卡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穿着旗袍的她在透过玻璃窗照进来的阳光下,显得恬静而优雅。

    “费德莉卡,你觉得我应该听那位猛虎的话吗?!”犹豫了好一会儿,胡贝图斯才对着费德莉卡道。在他心里,相比起那位猛虎费德莉卡更加的可以相信一些。

    “东三省目前所掌握的几个省份,面积最小的也有十多万平方公里。面积大的,数百万平方公里。而在东三省本地的人口从军子掌权以来就不断的涌入增加。有统计目前大约是在八千万左右。”

    说着,费德莉卡顿了顿对着胡贝图斯笑着道:“东三省的人口,已经超过了德国。最重要的是,每个省份都有着一条工业产业链。冶金、制造、建筑……等等。如果成为一个省长,便是你要面临基本是相当于一个欧洲国家要面临的问题。至少政治上是这样的。”

    胡贝图斯恍惚了一下,他可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些。但仔细算下来,似乎真是如此!这还没有算上东三省本地之外所掌管的人口!蒙古最近一直在大力的移民,畜牧业已经和东三省本地的农业形成互补产业链。

    而矿产的开发、冶炼和制造等工业也在不断的进入蒙古,火车的里程被不断的刷新!日夜来回奔驰于东三省与蒙古之间。

    费德莉卡笑着继续道:“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想要从政自然是要学习行政。这些不是靠着在课堂上说两句、在书本上看看就能够学会的。需要的是你亲自去做,才能够知道如何处理这些问题。”

    胡贝图斯点了点头,这番话他终于是听进去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