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粤府沦陷(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俊被骂的脸色铁青,但事实上他还真不知道现在余汉谋粤系部队的各个师的所处位置!即使是他所给出的这份计划,也不过是南京国府的产物。

    他仅仅是照本宣科罢了,余汉谋也知道是什么情况。站出来嘻嘻哈哈的打着圆场,王俊的脸色很不好看。这时候有人道。

    “我觉得在我们可以在广增公路两侧福和、石桥和石滩以北之线布防,以阻击向广州进犯之敌,并掩护市民撤退……”

    这个提议一提出来,所有人顿时都点了点头。至少这看起来还比较的切合实际,比起王俊来说可是实在了不少。最重要的是,这样就算有问题自己也有撤退准备的时间。

    这一个提议经讨论后取得了余汉谋的同意。他当时就用口头命令分配各师、旅、团的任务,要他们马上行动,各向指定的位置出发,准备迎击进攻的日军部队。

    其实,他们反对王俊的更大缘由是蒋中证竟然不肯派出那怕一架飞机来帮忙做侦查!要知道,现在蒋中证在南京等地聚集的战斗机数量也有两百余架!

    这是集合了桂系、粤系和他本身中央军的所有战斗机!不说要求空战支援了,就算是帮忙做一下侦查也是好的。

    可惜的是,蒋中证对此只字不提。众人也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儿,要是此地的是中央军恐怕蒋中证早就派来飞机助战了。可惜的是,他们是“杂牌”军。

    时任广东省会警察局长的李洁之是这样回忆的:

    “这是广州弃守前第四路军总部最后一次军事会议。当余汉谋已决定抗击敌军以掩护广州撤退,并进入讨论军事部署和细则问题的时候,我邀集了总部军需处长马炳洪、军医处长张建等三四个人到另外一室商谈有关后方勤务工作问题。

    当时大家认为事机已迫,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广州失陷只是时间问题。我们计算增城到广州距离有100多里,如果按计划在广增间作战,起码可支持三天,那就最低限度还有五天时间给我们疏散。

    因此就决定抓紧时间。将各种军用物资和医院伤病人员撤往粤北韶关附近,并请第四路军兵站分监简作祯尽快尽量准备水陆运输工具。”

    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余汉谋已经做好了撤离的准备。

    天亮时候,兵站总监部参谋长刘绍武匆匆而来找到了李洁之。李洁之见他脸色难看。便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刚才接通讯队总机电话通知,敌人已越过增城向广州市挺进。余老总和各军事机关人员已于天亮前走空了,我们要赶快离开广州。”

    李洁之当时就傻掉了!觉得这消息十分荒唐,明明昨晚余公馆会议决定了调集各部队到中新福和一线抗拒敌人,照李洁之计算:

    现在余汉谋军还有梁世骥师、曾友仁师、张瑞贵的钟芳峻旅、张简荪旅、余伯泉的战车营和新自琼崖调到的陈章师邓其昌旅,还有张君嵩的两个税警团,加上李江的宪兵九个中队。广州市武装警察4000多人,合计兵力不下3.5万人!

    在那里最低限度可以支持三五天,敌人绝不可能马上向广州长驱直进,而且总司令部那些人也不会不通知自己等人一声就先自溜走?!

    李洁之冷静下来,猜想着余汉谋等可能往东北郊大福岭临时指挥所去了,便试打电话到总部和余公馆,但都无人接话,这才脸色猛变!

    “天任兄。劳烦你亲自去光孝寺广州警备司令部打听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我马上就去!”刘绍武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去。他也觉得这种事情不可思议!身为地方守备长官,数万将士的司令竟然带头逃命!这还是入侵战争啊!

    可惜的是。刘绍武回来的答案让他绝望了!

    “警备司令部人员已登车待发,该部曾其清参谋长说余老总和总部参谋人员等确于今早4时离开广州,大约往花县去了。”

    听完这句话,李洁之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愣愣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国家养兵为的是卫国保民,现在敌人还没到来,我们这一批人便纷纷各自逃命,撇下老百姓不顾,把广州偷偷放弃了,作为一个中国现役军人,大敌当前却怯懦至此!

    抚躬自问。宁不愧死!抚躬自问,宁不愧死啊!!!

    “铃铃铃……”不知道过了多久,刘绍武已经离开桌上的电话响起。李洁之颤抖着拿起了话筒,轻声道

    “我是李洁之,请问哪位?!”

    “李局长,我是军医处张建也啊!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早上曾去总部和余公馆。但一个人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了?!”来电话询问情况的是军医处长张建也。

    而听了张建也的话,李洁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难道说,余老总已经把妻儿老小全送走准备自己也跑路么?!这叫什么话?!

    而现在的战况如何呢?!根据时任国民革命军186师师长的回忆:

    12日晚接莫军长电话:敌人先头部队已到淡水。13日晚,接莫军长电话:何旅联络不上,惠州无兵可守,决定当晚放弃惠州,在河西岸阻敌渡江。

    14日中午,敌先头部队已到惠州。当晚,接总部命令,大意云:敌人两个师团,主力在下冲、澳头登陆,一部在稔山、盐灶背、平山登陆。

    我何旅情况不明。我军为利用增江障碍,集中兵力与敌决战,重新部署如下:独立第二十旅集中增城之正果圩附近,相机袭击敌人;186师应派一团于罗浮山配合153师钟芳峻阻击惠广公路之敌。

    186师占领增江两岸已有之阵地,于x口至石滩之线阻击敌人;154师集结于福和附近为总预备队;63军应派一旅并指挥186师在罗浮山附近之一个团,利用罗浮山两侧有利地形侧击惠广公路前进之敌。

    158师、152师、独立第九旅及张君嵩之税警团为第二线兵团,集结于广州附近;157师应取捷径迅速向紫金、河源集中。

    15日敌人已在惠州架桥。16日拂晓,敌已过江。151师特务营稍与敌人接触,即向响水方向撤退。敌人渡东江后,派一右侧支队附炮四门。沿惠州、河源方向出龙门永汉包围我侧翼;另有一部经响水、横河向正果前进,主力沿惠广公路挺进。

    18日凌晨,福田附近。

    “嗵嗵嗵……轰!轰!!轰……”炮声隆隆,机枪、步枪、迫击炮一时并发。响声震天,山谷雷鸣!正在山下行军的日军措不及防被打了个正着!

    但这支日军也不弱,立即按照日军的战术条例寻找隐蔽并向着火光处射击!

    “砰砰砰……哒哒哒……”双方立时对战了起来,可毕竟日军突然遭袭是以损失较大!只能是勉强的抵御住粤军的进攻。

    在此处和日军交战的,是陆军第一五三师四五九旅少将旅长钟芳峻的两个团,和叶植南团。

    时任153师459旅916团担任团政治指导员肖秉钧回忆:

    我军大部队掩蔽在小树林内,出敌不意。迎头痛击,机枪、步枪、迫击炮一时并发,响声震天,山谷雷鸣。打得敌人乱作一团。不久,天色大明,敌人后续部队亦继续开到,于是展开剧烈的战斗。

    的确,一开始因为是埋伏459旅还算占了一些便宜。可接下来!一旦天亮了,日军的后续部队上来了459旅随即陷入了被动!

    上午8时左右,日军的火炮联队赶到!随即便见他们缓缓的将火炮推到了制高点的罗浮山上。钟芳峻通过望远镜看到了日军将火炮推上了山脸色便阴沉了下来……

    “嗵嗵嗵……轰!轰!!轰……”日军的炮火首先发声!对着459旅的阵地便是一阵的狂轰滥炸!“嗡嗡嗡……”的轰鸣声传来,日军的战斗机也赶到了!

    天空上涂装着“日之丸”的日军战机怪啸着飞过!那7.7MM口径的几枪对着地面便是“突突突……”的一阵扫射!

    地面上的459旅两个团也不堪示弱!轻重机枪的火力一起,对着空中便是一阵的狠扫!

    “突击!!”日军的阵地上传来了一声怪啸,却见日军的骑兵“隆隆隆……”的向着阵地杀来!

    “突突突……哒哒哒……砰!砰……”枪声在阵地上交杂错乱,无数的粤军将士怒吼着和扑上来的日军厮杀!

    日军的骑兵分成两翼向着459旅包抄过来,而同时日军的步兵也向着阵地发起了冲锋!没一会儿双方便撞上了!陷入了惨烈的肉搏战!

    “丢你阿妈!”的怒吼在阵地上不断的响起!在怒吼声中,无数的将士们挥舞着大刀、枪托、刺刀和日军杀做一团!

    “噗哧……”一个挥舞着大刀砍翻了日军士兵的粤军老兵刚刚砍到一个日军却随即被旁边的几个日军哇呀呀的怪叫着刺中了胸腹!惨然倒下……

    但这几个日军随即被身后怒吼着“丢你阿妈”的粤军将士剁翻砍倒!这样的情形,不断的在阵地上上演!无数的鲜血,洒遍了整片阵地!

    日军,终于是退去了……但随即那战机和火炮再次疯狂的赶来怒吼!看着那漫天飞舞的日军战机。和那不断咆哮的日军火炮459旅的将士们却无一人后退之!

    “卧倒!!”

    “轰轰轰……”轰炸声、机枪的轰鸣声顿时响做一团!而当飞机和火炮轰鸣声结束后,日军再次发动了进攻!

    在飞机和火炮的双重打击下,阵地上伤亡惨重!但依然无人后退,所有人再次和日军展开了厮杀!无奈的是,活人太少而日军兵力、武器和单兵素质皆高于粤军!眼见便要攻上来了!

    “突击!!”那些原本匍匐前进的日军大叫一声,所有的日军立即挺起刺刀向着粤军的阵地冲了上来!

    “突突突……”的重机枪轰鸣。这是日军的重机枪在给他们的冲锋部队做掩护!而没一会儿,日军凭借着兵力优势再次杀到了阵地上!双方剿杀做一团!而粤军却渐渐的不支……

    “我丢你阿妈!你老豆黄书麟系度!!呷屎啦!冚家铲!”阵地上的将士们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心中一暖!这是他们916团团长黄志鸿的声音!

    原来黄志鸿见已无部队使用,毫不犹豫的亲率团部特务连向敌冲锋!阵地上的粤军士兵们见团长都杀来了,顿时士气大振!楞是一下子顶住了日军的搏杀!支撑了下来!

    而那穿着军官装束的黄志鸿自然也成了日军火力重点照顾对象。重机枪、轻机枪等全都向着他射来!为的就是将他击杀在阵地上,破掉粤军的气势!

    而在战场上,一旦被轻重机枪作为专门的猎杀对象这是极为难以逃过的!尤其是在白刃战这种状态!

    “突突突……”日军的心机总算没有白费,黄志鸿果然被重机枪打中!怒吼一声翻到了下来。跌倒了山坑里去!

    “团长!!”全团人怒吼,而他们听到的是他们团长那中气十足的话:“给我好好杀鬼子!老子还没死干嚎个**!”

    事实上,黄志鸿已经身受重伤!那鲜血不要钱似的拼命往外涌了出来,但他还是咬着牙对着那些粤军们怒吼!为的就是稳定军心!

    日军,终于再次退去。而肖秉钧和团副徐毅民带着几个人慌忙赶到了山坡下去找自己的团长。看到了血泊中的黄志鸿之后,所有人都在低声的抽泣。

    “嚎个**!我还没死呢!”黄志鸿大口的喘着粗气,对着团副徐毅民大声道:“团副徐毅民!我指挥不了部队的时候你替我指挥!记住!没有命令不允许退后一步!”

    “是!!”团副徐毅民红着眼睛。大声应道!随后黄志鸿艰难的拿出了自己的私章交给了徐毅民,算是做了一个简单的指挥权交接。

    “快!来人!把团长抬走啊……”肖秉钧怒吼着,喊来了几个人将黄志鸿放到了担架上抬下了战场……

    肖秉钧回忆:

    “团副徐毅民指挥,仍然继续坚守阵地,其他各部,人数虽少,但是仍然极力支持。战至下午2时,弹尽粮绝。官兵饥渴交困,又因被敌机轰炸,后方凌乱不堪。以致一切给养都不能送达阵地。

    旅长钟芳峻见部队伤亡殆尽,孤军作战,后援不继,而敌寇则越来越多,三面包围,形势凶险;即下令撤退。这时撤退士兵,各寻生路,无法掌握,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泥田水坑之间。目标大为暴露,任由敌人飞机乱炸,敌炮测定目标凶狂追击,离开战场的残余部队,至此又有不少死伤……”

    两个团,彻底的打废了。钟芳峻看着被抬下来浑身绑着绷带的黄志鸿一时竟然无语。肖秉钧小心翼翼的汇报了战况和损失。站在钟芳峻身边的参谋主任陈荣枢则是摇头叹息。

    “日军的火炮很厉害!射击很是精准,这点我们吃了大亏啊!火力没法跟他们比,训练也没有跟上……”

    参谋主任陈荣枢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生,是以对于日军还是很了解的。日军的火炮的确比之现在的粤军强出了不止一筹!

    没有了空军、火力不足加上单兵素质的差距和准备不足,导致了粤军的惨败!

    “这些钱,你拿去转交团部军需,作为部队伙食之用,好好护送黄团长赴后方疗养……”钟芳峻拿出了一卷的钱,交给了肖秉钧吩咐道。然后让他们撤离。

    晚间,部队撤退到了石滩。一路上一言不发的钟芳峻忽然走出营地放声狂笑!

    “吾等军人!当保家卫国、杀敌卖命!然,今日却撤离战场任由国土沦陷!可耻!可耻!!”说着,猛然间钟芳峻抓起自己的手枪就要对着脑门上开枪!

    “砰!”的一声枪响,却被警卫夺了下来!

    “旅长!!你不能这么做啊……”钟芳峻看了看自己的警卫,惨笑着不说话。伤口也不包扎,就这么走回了营地。

    当夜,钟芳峻身着戎装踏入珠江。战事未死,举枪自尽未成。这位旅长,选择了投入粤府男儿的母亲河中,以性命洗刷此无法保家卫国之耻……

    钟芳峻以伤后淹水,无人及时拯救,发觉时,业已死去,经地方民众备棺埋葬在了石滩。

    19日下午,敌已占领我增城正面之前进阵地。

    20日拂晓,敌在强大炮火及空军、坦克的掩护下,攻击增城,激战至下午四时左右,我谭瑞英部被突破,我陈旅之潘团和唐旅之黄团各抽一部侧击无效,且伤亡很大。

    日寇此次进攻,系以飞机、坦克作掩护,沿交通线两则采取快速进攻、猛追猛打、中央突破战术,因而,我陈、唐两旅被隔开于两侧山地。师长李振率师部指挥人员向福和撤退,并将作战情况报告前线指挥官。

    154师撤至良口布防。四路军总部由21日起陆续向清远撤退。152师邓琦昌旅向源潭撤退。158师向花县撤退。独立第九旅向清远撤退。税警团向三水、四会撤退。陈崇范指挥部队及炮兵沿广从公路到翁源。

    22日,广州,失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