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陷落(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日军的战斗机“嗡嗡嗡……”的怪啸着,扑向了嘉善外的国防工事!没一会儿,炸弹一颗颗的掉了下来!阵地上顿时响起了阵阵的爆炸声!

    “轰轰轰……”日军的炮兵也在不断向着阵地发射炮弹,整片阵地地动山摇!无数的战士就这么被轰杀在了阵地上!

    “突突突……”日军的重机枪不断的轰鸣着,在为己方的士兵们提供掩护!而阵地上的七六四沈筌团也不肯示弱,架起重机枪对着日军便是一阵的猛射!

    双方的厮杀逐渐进入了白热化状态,日军的步兵按照战术操典匍匐前进到了两百米处掏出掷弹筒对着阵地便是“嗵嗵嗵……”的一阵猛射!

    “轰轰轰……”几颗手榴弹在七六四团的阵地炸开来,十数名战士被惨然轰倒!日军接着这个机会一下子便站了起来向着阵地杀了上了!

    “突击!!”日军的阵地上,指挥官在不断的指挥着重机枪对着阵地便是一阵的狂扫!尘土飞扬,弹片飞舞!带起了阵阵的鲜血!无数的战士翻到在了阵地上,但更多的人却依然怒吼着站起来和杀上阵地的日军厮杀!

    “娘个老逼!老子剁死你!!”阵地上响起了湖南湘话,那些士兵们挺着刺刀、大刀怒吼的向着日军杀去!

    惨烈的白刃战立时展开,阵地上无人后退!他们拼着鲜血,和日军厮杀!可刚才的一阵轰炸,加上日军的炮击阵地上本就损失惨重!

    此时日军杀来。阵地上组织起的防御力量被逐渐的削弱……

    “噗!”的一刀,一个满身是血的汉子剁翻了一个冲上来的日军鬼子,狠狠的啐了一口呢喃着道:“老子剁死你……”

    但随后,几个日军哇呀呀的扑了上来!这汉子左躲右闪。刀法撩起砍开了一个手臂!剁翻了一个矮锉的日军,却被另一个一刺刀刺到了肋下!

    “老子剁……”这汉子咳出了一口血,奋力的将大刀抡圆了一刀将这日本兵的脖子砍去了一半!却见这日军连叫都叫不出来,捂着脖子翻倒在了地上……

    “噗……”的几声,却又有几把刺刀猛然刺进了这汉子的身体内!那鲜血顿时喷涌而出,这湘江的汉子艰难的回头,咧嘴一笑!却拉开了自己腰间的手榴弹……

    “纳尼?!”几个日军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但未等他们逃开却听得“轰!!”的一声爆炸。这几个日军和边上的几个日军措不及防被轰飞开了去!

    没有人悲伤,因为他们来不及悲伤。战友战死了,他们还要打下去!或是敌人退去,或是自己战死。否则。将没有尽头……这,便是战争!

    然而,战场上的湘江汉子们越来越少。日军占据的兵力优势和训练优势不是盖的,厮杀起来他们当然优越于这些湘江的汉子们。

    “杀矬子啊!!”一○九师黎团长带着麾下的湘潭汉子们杀到了阵地上,怒吼着扑向了那些日军!原本渐渐绝望的部队。听到了支援的弟兄来临顿时士气一震!

    怒吼着奋起最后的力气扑向了日军,而原本气势尚高的日军则顿时矮了一截。日军的指挥官也很有眼色,知道这样下去讨不到什么好处。于是气急败坏的让人撤了下来。

    战斗结束了吗?!没有!日军撤下来后,炮击继续!

    “嗖嗖嗖……轰!轰!!轰……”无数的炮火轰鸣着。似乎要将这阵地撕裂!而阵地上竟然无一人后退!所有人坚守着,他们知道炮击之后等来的将是更加残酷的进攻!

    这支部队何以如此坚韧?!他们是中央军么?!不是。他们是来自于湘西凤凰的子弟。他们中有着很大一部分,是苗家的子弟。

    1937年6月。预感到了与日本的战争将会不可避免的爆发,一二八师师长顾家齐回到家乡凤凰招募了4000余名苗族子弟,准备奔赴浙江参加抗日!

    7月29日,驻防在宁波的一二八师奉命奔赴嘉兴前线阻击日寇。当时一二八师的7000名将士中,大多数为凤凰苗族子弟,因凤凰原名镇竿,凤凰兵又叫竿兵。在中央军的眼里,他们不过是一群“杂牌”。能够坚守三天便是烧了高香了。

    而整个一二八师,由师长顾家齐到下面的竿兵们无一不咬着牙要打出一场漂亮仗来给南京看看!虽然我们武器不如你,但志气、死战之心一点不少!

    随后,一二八师在今嘉兴市嘉善县与日军接火!凤凰竿兵自古善于夜战、近战和白刃战,战士们就利用这些优势,与敌人展开了生死搏斗。

    为了阻挡日军突袭上海的计划,给上海和浙江备战赢取宝贵时间,战士们奋死抵抗。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至下午6时,嘉善城防工事已多处被摧毁,一二八师官兵伤亡过半,只剩下不到3000人。

    竿兵也伤亡惨重,但整场战争中,却无一退缩者!无论是日军的轰炸机,还是他们的火炮!未曾让这支刚刚招募来的部队后退半步!

    “突突突……”当炮声落下后,日军的部队再次开始了冲锋!“隆隆隆……”的坦克成为了他们的先锋,步兵随后跟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里的日军使用的是老式的**式坦克。

    “突击!!”随着日军指挥官的一声怪叫,那重机枪“突突突……”的开始了射击!后续的日军部队随着坦克开始了冲锋!阵地上再次硝烟弥漫……

    这一天,日军在阵地上投弹900余枚、炮弹数千发!发动冲锋二十余次,然后未曾有人后退半步!阵地,依旧在我手!

    8月11日

    《致南京军电》:“公路铁路正面。我一二八师与敌演成争夺战,往复冲锋不下数十次,战况猛烈,尤以午后三时左右为甚。该师阵线几为动摇,幸我官兵奋勇抵抗,敌终未得逞……”

    凌晨时分,战况更为激烈!日军认为夜袭有效,是以突入兵力试图强攻拿下!而未曾想竿兵原本就擅长于夜战!日军因此吃了大亏。

    虽然一开始他们占了便宜破阵地,进至陆家浜,但顾师七六三舒团、七六七陈团缓过神来之后随即顽强反击,白刃战的呐喊厮杀中再次收复阵地。

    陈团官兵在开阔无障碍的平地上反复冲锋。多次肉搏。直至下午3时日军突入增加兵力,数十架日军飞机俯冲射击,步兵施放烟幕,实行强攻!

    “轰轰……突突突……”阵地上一片的枪炮声。师长顾家齐铁青着脸色看着那摇摇欲坠的阵地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这些竿兵,这些湘西的汉子都是他老家人!是他带着他们从老家一步步的走来,投进了这厮杀场!有多少人能回去?!顾家齐颤抖着嘴唇,他不敢想……

    “命令卫队,马上投入战斗!”顾家齐放下了望远镜。对着身边的副官便沉声道:“阵地,不容有失!”

    “师长!那些混蛋是怎么回事儿?!说好让咱们守三天的,最多四天!可今天都几号了?!今天的都几号了?!援军呢?!人哪?!”

    副官呜呜的哭了起来,那些战死在战场上的便有着他的亲弟弟!

    “军人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是本分!”顾家齐对着副官便大声道:“服从命令!让卫队上!不得后撤一步!!”

    “是~~”副官呜咽着,擦了擦眼角对着身后的卫队长便道:“跟我上!!”

    摇摇欲坠的阵地。终于在副官带着卫队杀上去以后顶住了。日军始终不得寸进,双方为了甚至一个壕沟也能白刃战厮杀良久!

    “轰轰轰……”壕沟和被炸弹炸成的孔穴里营长张靖华的带领着自己身边剩下的湘西子弟任敌人飞机大炮拼命轰炸。却无人吭声。

    一天落下600多枚炸弹,还是死守阵地不退!

    “突击!!”炮声落下了,日军的进攻再次展开!张靖华红着眼珠子吼着:“杀!杀出去!!”

    一群汉子虎跃而出,怒吼着冲向了那些扑上阵地的日军!日军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这片阵地上竟然还有着活人……

    “杀鬼子啊!!”凄厉的怒吼声在空气中炸响,有若雷霆!不到二十人从阵地上跃起,端着步枪便扑向了日军!双方杀做一团!日军开始有些怯意,他们虽然人数众多却勉强的和这十余个汉子厮杀,更多的他们想的是撤下去……

    顾家齐的卫队终于赶了上来,这些日军也顺势撤下了阵地……

    看着这凄惨的景象,赶下来日军的副官哭出声来!

    一营兵士仅剩16个人。营长张靖华负了伤,连长排长全部死光。就这16个人,居然还爬出壕沟和敌人肉搏,直到援军的到来!

    而看到了副官,张靖华眼前一亮但接下来的话却更让副官酸楚。

    “有吃的没有?!我们都饿了好些天了……”副官抹着眼泪,让人把身上的吃的全都拿出来。可惜,却没有几个人身上带有吃的。

    唯独一个卫士,带着一小块面饼。副官一把抓过来,拿给了张靖华。

    张靖华捏着面饼,吞下了一口唾沫却递给了身边一个瘦小的汉子轻声道:“娃子,你吃!你还小!长个子呢……”

    “我不吃!营长你吃……”这娃子将饼又推了过来,张靖华咧嘴一笑:“我都这么大的个子了!吃不吃都不会死,你娃子小!吃!”

    说着,张靖华转过身去不让人看见他咽下的唾沫。大声喊着让大家回壕沟里,他知道没一会儿日军又得炮击了。

    是日,自江西来援的独十三旅欧阳烈团赶到参加战斗。得欧阳团支援,经多次拉锯战斗,一二八师终于将敌人推回至陆家浜以东。

    一二八师有什么装备呢?!排有捷克式轻机3挺,营有重机连一个。装备30节水冷重机6挺。炮营只有81迫击炮12门;没有战防炮、没有平射炮,更高炮!

    有的,仅仅是湘西男儿的一腔血!

    “这么打下去不成!”顾家齐来到了阵地,对着这些湘西的汉子们道:“晚上带着人。过去砍他狗日的!”

    几个团长皆绑着绷带,狠狠的点了点头!竿兵本就擅长夜战,这拿手好戏不给日军唱一下怎么成!

    当夜,部队以竿兵为主!全副大刀、短枪为武装!**着上身,凡是摸到有衣服的直接一刀剁死!

    入夜,日军的阵地一片平静。日军的主官已经知道夜袭似乎对一二八师没有效果。于是吩咐部队休息,晚上即使飞机出动战斗效果也不佳。

    却在这个时候,一身锅灰的湘西汉子们缓缓的摸到了日军的阵地上!由于日军需要冲锋。阵地上根本没有布雷!而擅长夜袭、近身搏杀的竿兵们凭着自己的感觉一下子就摸到了日军的防御死角!

    几刀砍掉了卫兵,这些湘西汉子们嘶吼着杀进了日军的营地!那些高处的日军守备自然有人解决,而竿兵则是在营地横冲直撞!

    “老子剁死你!!”带着湘西口音的怒吼,在日军的营地里不断的响起!四处皆是慌乱的日军。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曾经夜袭的对象竟然会反击自己!

    几个竿兵咆哮着“喀嚓!”一下剁下了日军那惊慌失措的人头,腥血顿时喷了他们一身!白天被压着打的怒气在这一刻得到了宣泄!

    半裸着上身的竿兵们腾起跳跃,在日军的人群中劈开一片的腥风血雨!

    “噗!”的一刀,一个竿兵汉子裂开嘴笑着一刀剁翻了一个刚刚从床上爬起来,还啥情况都没有了解的日军!

    随后却见他手上的那大刀舞的像是风车一般。猛然间便划开了几个日军的手脚躯干!大片的腥血顿时喷涌而出,日军的惨叫响彻了整片营地!

    “轰轰轰……”其他人也不堪示弱,抓起腰间的手榴弹便向着日军的临时营房扔过去!炸的是人仰马翻!

    苗族竿兵敢死队,每人抓着的是一把来自于家乡马刀!此刀柄约两掌宽长。刃比一般马刀稍短,但刃口宽约三寸!剁下人头手脚。极是锋利!

    砍杀了好一会儿,估摸日军要醒过神来来!竿兵们一声呼哨。一下子便全都撤出了日军的营地,三两下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留给日军的,不过是满地的尸首和腥血。日军指挥官欲哭无泪,只能是吩咐加强戒备。

    得知竿兵大胜而归,顾家齐更是裂开了那干瘪的嘴唇笑的极为开心。随后召集了几个团长开会,日军的飞机和火炮很厉害!就这么死守肯定是守不住的。

    团长沈荃吊着那受伤的手臂,沉吟了一会儿对着师长顾家齐便道:“师长,咱们的优势便是在于肉搏战!就这么傻打肯定是顶不住的。要不这样,我们拿出一些军装,扎个稻草人摆在阵地上!给日本人炸去,咱的弟兄们埋伏在两侧!等他们上来了咱们就杀过去!”

    “逼着他们进入肉搏战,抵消掉他们的火力!这样咱还能顶住一段时间……”

    沈荃的话倒是引起了一致的赞同,顾家齐也觉得这么干可行!于是吩咐下去让部队连夜扎草人,把军装给穿上!盖上军帽让草人爬在阵地上,自己则是在两侧埋伏!

    顾家齐的这个要求对于下面的竿兵来说,不过是小事情。他们本身就是农家子弟出身,没少扎草人赶鸟。这东西扎起来熟门熟路啊!

    不过三两下,数百个个草人便穿上了军装被放置在了阵地上。顾家齐带着几个团长去看了一下,百多米处看起来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这才放心的回去等待明天的战斗。

    “啾啾啾……轰!轰!!轰……”第二天一早,日军果然对阵地发动了大面积的进攻!照着日军的老样子,先是炮击和飞机轰炸随后地面部队发动重兵攻势!

    看着那些被炸的乱七八糟的稻草人,两侧的竿兵不由得感叹师长那脑袋硬是要得!这办法都想出来了,那日本崽子白费炮弹了。

    而日军照着以往的战术条例向着一二八师的阵地发动了冲锋。当杀到了两百米处的时候阵地两侧传来了怒吼!却见那些竿兵们挥舞着步枪、大刀便杀了过来!

    措不及防之下,日军再次被迫陷入了肉搏战中!和擅长近身搏杀的竿兵们比起来日军陷入是差了一筹。而突然遭袭并陷入惨烈的肉搏战,显然对日军的士气也有很大的打击。

    坚持了没一会儿,日军便溃退了下去。欢呼的竿兵们拖着战利品便向着自己的阵地赶去。那些日军身上说不准会带着吃的。这可是现在竿兵们最想要的。

    “啾啾啾……轰!轰!!轰……”不过是退却了半个多小时,日军再次发动了炮击!在坦克的开路下,“隆隆隆……”的怪啸的向着阵地杀来!

    这时候,正在观察着战场的顾家齐接到了一个致命的消息:因遭进军缓慢遭遇抵抗,迄无进展,日军命令其增援部队约2000余人,乘汽船,侵入南祥符荡。企图从西北部迂回包抄过来!

    幸好一○九师赵部两个团闻讯即向县西北部布防,这才算是暂时顶住了日军的夹攻!但顾家齐也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的!

    “轰轰轰……”城东传来了阵阵的炮声轰鸣,忽然那些阵地上的竿兵们发现空气竟然变成了一片的绿色!

    “毒气!!马上找水把布打湿捂住口鼻!快!!”见多识广的沈荃立即认出了。这是毒气!立即让后所有人有水的用水来做湿布,没有水就用尿!

    “派人通知师长!这群日本杂种用毒气了!!”

    “嗡嗡嗡……”的飞机轰鸣声传来,日军的轰炸再次开始!也是日军将要进攻的前奏,沈荃脸色徒然变得难看!该死的日本杂种!

    由于使用了毒气,整个阵地上多数的竿兵们瘫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带着防毒面具的日军狞笑着杀上阵地。拿着刺刀划开自己的喉咙……

    上午10时日军侵入至北门外!

    “我剁死你全家的小日本!!”顾家齐赤红着眼珠子嗲这一二八师的预备队一个团,配合一○九师新到的一个团于那些冲上来的日军展开了喋血恶斗!

    竿兵们看着那些活生生就这么被日军杀掉的弟兄,眼都红了!跟着自家师长怒吼着杀了过去!日军也不堪示弱,怪叫着和一二八师及一零九师杀做一团!

    厮杀半日。竿兵们和一零九师的一个团牺牲过半,终究是将日军击退至城北五里的朱家厍。至是日。战场已面临东、北两面作战……

    8月15日

    《致南京军电》:“由南祥符窜入之敌势甚猖狂。拂晓后,敌以主力沿公、铁路正面向我顾师阵地攻击甚烈。

    敌沿公、铁路左侧连日施行极猛烈之绕攻。我一二八师、一○九师伤亡奇重,本日拂晓起,敌进攻尤烈,集中机炮竟日轰炸,阵地全毁……退至三店镇七星桥站一带继续抵抗……我一二八师全体将士皆抱定弹尽卒尽之必死决心!与寇厮杀,未得军令决计不退……”

    发完这封电报,顾家齐低着头不断的抽泣。这一天,763团少校团附糜大昌阵亡,764团团长沈荃、营长张建均再次负伤,各团所属连、排官佐伤亡数十人……

    16日清晨,日军再度猛烈进攻!血战数个小时,763团团长舒安卿负伤;副团长杨正银、营长罗安业、764团副团长杨飞腾等阵亡,全师连排级官佐大部伤亡。

    顾家齐电告集团军司令刘建绪后,再次率领直属连队以及767团第1、2两营共约500余人支持一线,于汽车站附近向敌发起佯攻,掩护一线官兵撤至有利阵地。

    16日夜,全部所剩官兵顺利通过67号桥,随后将桥炸毁,连夜撤往临平。

    是役,一二八师二旅四团则4个团长皆伤,4个团附三死一伤,12个营长七死五伤,连排长战死三分之二,伤三分之一。阵亡一千六百五十五人。日军伤亡,与我相当。

    嘉善阻击七昼夜,日军一步一血付出重大伤亡,方从枫泾到县城推进7公里而已。此后,日军逐步占领江浙一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