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 淞沪(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8月5日攻占新仓时,民众被杀者逾200人,尸身无家属认领,由镇上人士收殓者70余具。同月18日敌入新埭时,用机关枪扫射开路,逢人屠杀,死难者80余人。附近野子圩地方人口300余,敌盘踞3天,杀60余人,妇女遭强暴后关禁一室,用刺刀插入阴部杀死。”

    国防军的会议室里,王亚礁赤红着眼珠子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对着在座的国防军高层们汇报着现在浙江出现的情况……

    “8月8日,日军冲锋队冲入嘉善西塘,被杀居民56人。8月15日,日军突入新塍,把被俘的嘉兴县政府人员13人,用截肢、剖腹、挖心、斩头等刑法虐杀!16日,敌军闯入嘉兴王江泾,顷刻之间20余名平民死于刀枪下,焚房1300多间,大火三天不熄……”

    说到这里,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变得极为凝重!一股暴虐、愤怒正在被点燃,正在发酵!从总司令屠千军,到各个军团长皆赤红着眼珠子!那模样就像要生吞了活人一般!

    “8月19日,日军自平湖侵犯嘉兴,途经新丰镇,焚掠全镇,逢人便杀,事后平湖木商徐姓施放棺木埋葬,死者用去棺木150余具。”

    “日军在镇上大肆强奸妇女,庙河桥某大家一少妇遭蹂躏后,被抛入平湖塘淹死。少女三宝奋力反抗被刺死。有的少女拒辱投平湖塘自尽。日军将妇女强奸后杀死,尸体上浇上汽油,焚于烈火中。”

    王亚礁的声音越念越大,声音越来越激动!那股愤怒便要从胸口喷薄而出!

    “9月23日,日军攻入崇德县城,向民房乱射火焰枪,城中52家商店民居化为灰土,没逃走的居民惨遭屠杀。有的用刀劈去半个脑袋,有的将手掌斩下悬挂在树上!同日,石门湾民房被烧毁1000余间,丰子恺住所缘缘堂、张琴秋的母校振华女校均被焚毁。日军在镇上杀人如麻,死尸无人收拾,被野狗噬食,事后多天野狗仍狂吠追人……”

    “日军到处设岗哨对中国人盘问搜身,行至日军岗哨处必须鞠躬。稍有不合,轻则挨打、罚跪,重则关押甚至丧命。嘉兴画家郁文哉因不服从日军检查,即被杀死。入城日军三五成群闯入人家抢掠财物,强暴妇女……”

    王亚礁已经念不下去,而屠千军则是冷着脸色狠声道:“念下去!发通告!!我要整个东三省的老百姓们都知道这些杂碎做了什么!!”

    王亚礁沉默了一会儿,颤抖着声音继续念到:“据我四处人员回报日军极为猖狂,邑四城均有日人,向日人行脱帽鞠躬礼。方可放行。乡人有脱帽不鞠躬者,有鞠躬不脱帽者,并有昂首径行不脱帽亦不鞠躬者。日人或披其颊,或使之跪。”

    “一乡妇自南门入,以不鞠躬故,覆诸大缸之下,幸某泥匠,取一砖垫缸口,历十余分钟放出,已气息奄奄,半晌始苏。东乡某农偕一老妪入东城。既脱帽亦鞠躬,然未进城遂戴其帽,日人将其拖至河岸,投入河中……”

    “砰!!”的一声巨响,却见虎目圆瞪的屠三炮猛然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那桌子顿时“哗啦~”一下变成了满地的碎木块!

    “**他死东洋矬子八辈儿祖宗!!”

    王亚礁也不再念了。放下了这份档案对着众人沉声道:“现在的嘉兴城就是这样的情况,但即使是这样还有人给日本矬子做狗!他们当了汉奸,给日本人带路!!”

    屠三炮的牙齿咬的格格直响,手上的青筋暴起!而国防军的众人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赤目青筋!

    “日军侵占各地后。迅速组织县、镇维持会,并组织军警及情报组织。”王亚礁顿了顿,拿出了一份名单对着众人沉声道道:“嘉兴最著者有郭剑石、徐朴诚、张熙民、沈翰卿、赵廷玉、朱尚文……等。”

    “郭剑石原是新塍镇一个流氓,日军进犯时,在苏嘉公路上迎接日军,并组织维持会。多数交通、带路之事皆是由他组织。徐朴诚,先前任太湖水警区区长,经郭向日酋推荐,组织伪军任师长、第一绥靖区司令……”

    “对外,他们自称是‘大日本帝国苏嘉湖沿线维持总会会长兼嘉兴维持会’。帮助日军搜粮派夫、设岗放哨、维持交通,同时蛊惑逃难居民回城……”

    “国府后撤则土匪莠民,纷纷蠢动!抢劫、绑票、杀人事件日渐增多。有人收集民间散枪、网罗散兵游勇,组织队伍“以抗日游击队”为名,为非作歹,各霸一方!”

    “如嘉善县西塘、干窑、杨庙、陶庄、天凝、大云、张泾汇各地都有此类武装,勒索民财、祸害地方。最著名者陈阿友部,有人枪数百,打着青天白日旗,向西塘商会勒索巨额‘军饷’……”

    “杂碎!!”苏宗辙这个难得骂脏话的参谋长铁青着脸色狠声道,一向都少不了这种人!国家有难,他们却费尽心思的做汉奸、发国难财!把良心全给喂了狗!

    顿了顿,王亚礁肃然的道:“但,也有抗日报国者!平湖陈新民守望团,这是最早组织起来的队伍。‘双枪黄八妹’,战事战争爆发后,组织人员以游击战抗日杀敌。”

    “嘉兴油车港顾烈之自卫队,顾烈之曾参加国民革命运动,在冯玉祥部工作。战事爆发后组织部队以抗日军。王店泰石桥周问寰部,曾领导民团截击北洋军阀残部,后组织丝绸生产供销合作社为农民谋利益,在当地具有威信,曾任乡、区长。战事爆发后自发组织抗日自卫队与日军对抗……”

    “嘉属抗日义勇军,系由嘉兴律师、《民报》负责人姜维贤发起组织,由姜自任第一总队长。”

    屠千军点了点头,随后沉声道:“让我们的人过去,四处给予掩护支持他们继续进行战斗!还有,尽量给他们做培训。抚恤由我们负责,凡是牺牲人员的家属予以烈属身份掩护前来东三省!这点你找詹森给你安排货船去做……”

    王亚礁不断的点着头,一条条的记录下屠千军所说的这些话。这些是要落实到实处的,四处并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依靠的是来自于“乌鸦”的攻击。

    而乌鸦,仅仅是屠千军、苏宗辙、屠三炮和王亚礁等数人知道。对外,全体的称呼都是“我们的人”不涉及番号、不涉及人员、人数,甚至不涉及归属,全部保密。

    1937年8月16日,上海。

    现在整个上海的气氛极为紧张,7月7日的时候,双方已经擦枪走火!但后来日军却暂时停止了下来,南京国府也认为己方没有准备好是以默认了这种停战。

    日军之所以停战,一个是因为朝鲜战事的失利。另一个则是他们决定等待海军的支援,朝鲜的战事失利让他们不敢冒险!所有人都等着海军支援过来的航母和军舰。

    8月11日,日本为支援上海作战,日本海军以加贺、赤城、龙骧、凤翔等航母于长江口外之余山一带,策应机群作战。

    日本第1、3舰队除了5艘于吴淞口外,川内、由良、名取、鬼奴之二等巡洋舰,与时雨、白露、夕暮、有明、初霜、子日、若叶、初春等新式一等驱逐舰,早在8月10日前停泊于淞沪附近。

    同日,日军要求南京国府撤除上海保安队与其防御工事,同时以军舰20余艘护送运输舰向上海增补军需品,并增派日本海军陆战队同时组织上海在乡军人、义勇团等!此时,日本在上海的兵力已经高达五万人之多!

    8月11日18时,南京总统府。

    会议室内蒋中证和自己的幕僚们皱着眉一言不发。对于日本的动作南京国府对此甚为踌躇,于是蒋中证找来俞鸿钧等商量。

    “日本一面赞同以外交方式解决本案,一面又增兵威胁,殊属不合。我当注意,提防日人之动向不可为之迷惑……”俞鸿钧沉思了一会儿,对着蒋中证便道。

    而蒋中证不由得叹气,现在不是不想打的问题是打不打的过的问题。

    “无论情势如何,上海总归是不能有失的。即使有失,也当抗敌。否则国府威信将一落千丈啊……”杨永泰见蒋中证沉默不语,赶紧道。

    蒋中证这才猛然间醒悟过来,广东有失而偏偏国防军在朝鲜楞是顶住了日本人的进攻这让南京方面丢脸至极!要是还不做出一些成绩估计南京国府就真的得垮了……

    21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张治中“围攻上海”!

    日本驻上海领事馆指控中**队违反一二八上海停战协定,上海市长俞鸿钧严正驳斥,当同时却发生了一件极为意外的事情:英、美、法、义外交官要求国民政府将上海列为不设防城市!

    **原定于13日拂晓前开始攻击,但由于英美等驻华使节正在调停,蒋中证哪里敢胡乱进攻,赶紧下令前线张治中暂停攻势:“希等候命令,切忌!并需避免小部队之冲突为要!”

    上海之前途,再次扑朔迷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