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 暗战(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小瘪三!敢打我家儿子?!我告诉你!我家赵三现在可在帮皇军做事儿呢!让他知道你家这小杂种竟然动他儿子,看他弄不弄死你!”上海市郊的一个小庄子里,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妇女插着腰气势汹汹的骂着一对母子。

    这对母子衣裳很是破旧,打着不少的补丁。那母亲将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搂在了怀里,轻声道:“赵家婶子,孩子不懂事……”

    “就知道你们家生的都是没家教的野种!看看这小杂种,竟然敢跟我家孩子抢东西!反了他了!”那赵家婶子恶狠狠的瞪着那瘦弱的孩子,狠声道。

    “是赵来抢我东西!不是我抢他东西!!”那瘦弱的孩子在自己母亲的怀里不服气的大声道:“我不是什么野种!不许你骂我妈!”

    却见那赵家婶子猛然间张牙舞爪的扑上来,狠狠的对着那脸颊都凹下去了的孩子狠狠的“啪!”的便是一记耳光!

    “小野种!还敢还口?!还敢还口?!”却见那穿着一身补丁的母亲见儿子被打连忙将孩子护住,而赵家婶子则是不依不饶一拳拳的狠狠砸在这母亲的背后。

    “赵家婶子……孩子不懂事……”

    “我看你也不懂事儿!我告诉你,别想给老娘就这么赖过去!等我家赵三回来了,看我不扒了你们这对乡巴佬的皮!”

    打了好一会儿,这赵家婶子似乎累了气喘吁吁的对着这母亲恶狠狠的道:“我告诉你!皇军现在可都占了广东和江浙了!上海正打着呢!我家赵三在帮忙,以后少不了一个官儿的位置!看我到时候让不让我家赵三弄死你!”

    而在这赵家婶子身边的一个抓着番薯年约七八岁穿着土布衫的胖小子也恶狠狠道:“就是!我爹在帮皇军做事呢!到时候我跟他拿枪来,打烂你们的狗头!特别是你!周琦!第一个打死的就是你!”

    两母子骂骂咧咧的,转身离去。留下了这对凄苦无依的母子……

    “轰!轰!!轰……”上海的战事依然在继续,**第36师已经抵达南翔随即便投入了激烈的战斗中!

    18日的时候36师已星夜赶来,到达上海北郊的吴家宅地区随后便和日军爆发了激烈的遭遇战!

    “隆隆隆……”日军在坦克的掩护之下,向着36师的阵地展开了疯狂的进攻!炮火弥漫中,无数的砖石尘土被掀起!

    “突突突……”的机枪轰鸣声中。阵地上一片的呐喊厮杀!血水已经染透了阵地,无数脸色苍白的尸首就这么曝露在了地面上。

    几个肚子上被打穿了肠子都流出来的汉子嘶吼着抱着一捆手榴弹,扑向了日军的坦克!但随即被日军坦克上的机枪“突突突……”的打倒在地。

    “轰!”的一声巨响,这坦克虽然免去了被轰成烟花的结果。但履带依然被炸断了。齿轮不断的“郎当当……”的作响……

    另一方,36师106旅继续向南攻击,于天明时分进至沙泾港、岳州路、昆明路一线,其左翼已与87师打通联系。

    其后,张治中亲临江湾87师师部指挥作战,制定以87师、36师为主力突入杨树浦租界进至岳州路的有利态势,随后自身主力向汇山码头突击。实现中央突破,切断日军左右两翼的联系,然后向两翼卷击。

    为此他将刚从南京赶来的装甲团战车营的战车第1、第2连的六辆英制维克斯6吨轻型坦克配属生力军36师,以装备德制37毫米战防炮的教导营配属给87师,进一步加强其突击力。

    新港,36师师部。

    师长宋希濂对着身边的参谋长向贤钜沉声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很不好……”向贤钜对着自家师长沉声道:“师座,我们的人基本都来齐了。配给的战车部队也来了。但对面的日军……”

    “日军怎么样我不管!”却见宋希濂狠声道:“这次,我亲自指挥!谁敢退一步。杀!!”

    “电令!我亲自212团顾葆裕部攻击沙泾港西岸之敌,215团刘英和216团胡家骥与战车第1连配合沿邓脱路和兆丰路向南猛攻!213团李志鹏则沿舟山路攻击前进,掩护主攻方向侧翼。各部需严尽职守。不得有误!”

    “是!!”参谋长向贤钜大声应道!

    当夜24时36师开始主攻!

    “隆隆隆……”的战车,是从南京调来作为前导的战车第1连!虽然是第一次上阵,但所有人未曾有半点畏惧!相反的,却是极为兴奋!

    “突突突……”日军没有料到36师这支部队竟然有会战车,一时间措不及防只能是运用重机枪对着坦克不断的射击。

    可惜的是,效用有限。战车一队装备的是英国维克斯6吨轻型坦克,虽然仅仅是13MM的装甲防护但日军的重机枪却还打不穿它!

    “嗵……轰!!”猛然间,坦克上的火炮轰然炸响!那日军的阵地上惨叫声一片,重机枪的零件随着那些残破的尸首被炸飞出来!日军的支撑火力点顿时失去效用.

    “快!所有人跟上!!不要给日本人喘息的机会!”在阵地上指挥的宋希濂大声怒吼道而跟在了坦克后面的36师212团师部士兵们怒吼着向着日军的阵地杀去!

    日军根本就没有防备到36师的这种动作,竟然一下子便被攻破了防线!见到竟然有效用。36师的士兵们兴奋了!随着坦克直接就向着日军的阵地扑去!

    “马鹿!命令部队变更火力点,切断步兵和坦克的联系!随后让掷弹筒和迫击炮击毁这些该死的战车!还有,让我们的战车队马上上来!”指挥作战的日军大队长怒吼着,而日军对付坦克毕竟是要比36师有经验。

    一下子便决断出了应对方式,而日军接到命令后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轻重机枪火力点更换了位置!并布置下了掷弹筒和迫击炮部队也赶到了阵地上。

    “哒哒哒……”在维克斯6吨轻型坦克的掩护下,36师的部队从容的布置下了火力点对着阵地上的日军便是一阵猛扫!

    那些重机枪火力早已经在维克斯6吨轻型坦克的47MM炮下被轰成了漫天的零件。是以36师的士兵们作战更加的从容。

    “嘿!这有了铁王八,打仗才叫够劲儿哪!”阵地上不断的扫射着轻机枪的射手嘿嘿的笑着道。可惜的是,他和他们的部队并不知道日军已经因他们而变换了战术!

    对此一无所知的36师依然照着自己的战术规划。向着日军的主阵地杀去!顺利的破掉了日军第三道防线的时候,异变终于爆发!

    “嗵……轰!!”照着习惯,维克斯坦克轰掉了一个火力点,随后扑上去!准备占领阵地。而后面的部队也跟了上来,却在此时阵地两侧猛然爆发出强大的火力!

    “突突突……哒哒哒……”轻重机枪的不断炸响,导致的是跟随的步兵不断的被扫倒!他们没有想到日军竟然会在此设立两侧阵地,措不及防之下吃了大亏!

    也就是这一次的扫射,将整个步兵部队和坦克完全的隔绝开来!阵地上隐蔽的日军抓住了这个机会,十余门掷弹筒和两门迫击炮对着维克斯6吨轻型坦克“嗵嗵嗵……”的便是一阵乱射!

    “轰!轰!!轰……”比之步兵更难以掉头转向的维克斯坦克当场被炸的黑烟冒起,履带“喀拉拉……”的断裂开来。还有一辆直接被掀开了炮塔惨然的在阵地上冒着黑烟!

    剩下的最后一辆维克斯坦克正试图要还击,却见那充满着硝烟的巷子里冲出来一辆钢铁怪兽——日军的九七式改坦克!

    “嗵……轰!!”装甲仅仅是13MM的维克斯轻型坦克如何能够顶住日军57MM的火炮?!当场被炸的爆炸开来!

    “嬲你妈个老匹!”在前线做指挥的宋希濂当场便骂开了!

    “不准退!都给我打!打上去!!”团长顾葆裕当场就给宋希濂跪下了,带着哭腔便大声道:“师长!!不能打啊!这是拿着弟兄们的命去拼啊……”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不拼还做什么?!马上打!你不打老子毙你了自己打!”

    顾葆裕被宋希濂一脚踹到了地上,楞了一下狠狠的抹了一把眼角拿出枪来便带着警卫冲出了指挥部。

    “突突突……”道路两侧的高楼上,日军的轻重机枪不断的怒吼着!失去坦克支援后续步兵在自家团长顾葆裕的临阵指挥下依然向着前方冲去!

    日军居高临下组成交叉密集火网,虽然顾葆裕督阵冲锋但在狭窄的空间里根本就施展不开!且后续日军的坦克、装甲车也已经赶了上来,以他们为先锋掩护日军步兵分队实施反扑。

    刚刚占领的阵地,正在一点点的被日军夺回去……

    另一方面在舟山路华德路口进攻的36师部队也不好受。他们刚一进攻便遭到了日军密集火力拦截。不过一小会儿整个团便伤亡惨重。

    “杀敌!冲锋!!”106旅长陈瑞河嘶吼着,拿着驳壳枪对着日军的阵地便是“砰砰砰……”的射击!这或许引起了日军的注意,“嗵嗵嗵……”几发由掷弹筒抛射的手榴弹砸了过来!

    “轰!轰……”却听得一阵巨响。陈瑞河倒在了血泊中……

    “旅长!旅长!!”警卫凄厉的大叫了起来,拉上几个人便将血泊中生死不知的陈瑞河背下来火线,106旅长士气一时被夺……

    215团的攻击也同样难以前进,刚刚开战前线指挥的第2营营长李增便被日军的掷弹筒轰中当场阵亡!

    “命令部队迂回侧后的小巷,从高楼后面攀窗而上!不要跟日军死拼!”215团团长刘英倒是冷静部队见正面攻击无法奏效,便下令改变方式。

    这原本是个好方法,可日军会那么傻么?!

    215团的士兵刚刚攀上来高楼,坦克便“隆隆隆……”的忽然杀出!随即57MM的炮火便立即“轰轰轰……”的炸塌了墙封锁了巷口!

    “不!!”却见这时候日军抛射了几发弹药,小巷子里顿时一片火海!这火烧的刘英肝胆俱裂!这是烧燃弹啊!!

    “啊~~”不绝于耳的惨叫声中,300多官兵葬身火海……

    另一方。216团刚开始还算顺利。虽然有了一些损失但在部队前赴后继之下没一会儿冲过百老汇路,一直攻到汇山码头大门前!

    但是他们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码头的门。是一座极大极重的大铁门!周边的构造有若碉堡,日军进而修建的工事更是让此处固若金汤!偏偏,他们竟然没有任何的火炮可以攻坚!

    “突突突……”的一阵轻重机枪的轰鸣,高墙四周上的日军弹如雨下。冲锋的216团顿时响起了成片的惨叫!

    无数的士兵被打成了一团团的血肉,日军则是在高墙上纵声大笑!

    “我操你小日本祖宗!!”216团团长胡家骥赤红着眼珠子怒吼了一句,随后冲了出来第一个冲到了铁门边上攀爬铁门!

    团长都上了,自己还怕个球啊?!216团的士兵嘶吼的随着团长一起向着铁门杀去,在日军惊恐疑惑的眼神中疯狂的开始了攀爬。

    终于,胡家骥带着自己的敢死队攻入了码头!但这就完了么?!不,他们攻进来后立即遭到日军猛烈侧射火力压制!

    “突突突……”日军借着码头的仓库。早已经修建了大量的工事!轻重机枪的火力,顺着射击孔不断的屠杀随着胡家骥冲进来的部队!

    没一会,胡家骥左右随从便在这一阵的狂扫中死伤殆尽。尽管左右随从尽量的护着他,但胡家骥却也身中五弹!

    “团长……我们……撤……撤……”一个将死的随兵,扯着胡家骥的衣角努力的想说些什么但一口血咳出来,他的肺已经被打穿了。没有说完便不再有气。

    看着满是尸首的阵地,胡家骥欲哭无泪。缓缓的阖上了这随兵的眼睛,胡家骥嘶吼了一声“撤!!”

    胡家骥带着216团向着引翔港退去。而日军哪里会那么容易让他走?!见的胡家骥撤军,日军随即追击了上来!

    宋希濂紧急投入师预备队工兵营,才勉强的稳定战线。此役。216团伤亡高达570人。

    8月18日,日军第3、11师团完成临时动员调度,分别由热田港、多渡津港出航,集结于马鞍群岛!

    8月18日,美国华盛顿。

    司徒美堂一身的长衫安稳的坐在了罗斯福的办公室里,看着这位自己所熟悉的老朋友罗斯福轻声道:“司徒,事情全都确定好了吗?!你知道,有些事情如果做了影响会很大……”

    “请总统放心,我们已经拿到了犹太人肯定的答复。”却见司徒美堂轻笑着道:“至于标准石油、钢铁和柯尔特家,他们都是同意这件事情的。如果日本继续这样下去。那么想必美国和东三省的合作将会受到极大的损害……”

    罗斯福先是楞了一下,随即神色有些复杂。美国的东三省的利益捆绑的实在是太深的,深到现在哪怕是自己要做这件事情竟然都不会引起反对。

    似乎看穿了罗斯福在想些什么,司徒美堂轻声道:“总统,您想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吗?!想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特殊的总统、最让人们怀念的总统之一吗?!”

    罗斯福一愣。他有些不明白司徒美堂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司徒美堂笑着继续道:“相信我,战争是最好的机会。您甚至可能破天荒的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三任,甚至四任的总统……”

    这一番话说的罗斯福怦然心动,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这件事情哪个成为美国总统的人不去想的?!

    的确,自己带着美国似乎勉强的走出了经济危机。但现在依然是困难重重,失业率太高!购买力随着降低……

    “相信我,总统先生!战争是解决这一切最好的手段之一。”却见司徒美堂笑着轻声道:“战争会消耗掉很多资源,会重组很多事情。战争会让一个人变得伟大,让很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

    “当然,这一切要取决于我们赢得了战争……”

    “现在可不是参战的好时候。”尽管诱惑很大,但罗斯福还是极为冷静的对着司徒美堂道:“如果这时候参战,整个美国都会反对的!”

    “当然不是现在参战。但相信我!做好这个准备,还是应该的……”

    8月21日,芝加哥。

    “世界上无法无纪的传染病确实正在蔓延着,当**传染病开始蔓延时。社会便赞成并联合起来对患者实行隔离,不使疾病蔓延,以保护社会的健康!”

    “某些国家现在已出现了无宣战布告或警告,无正当理由就被空袭,杀戮包括妇孺在内的一般市民。这好战倾向有逐渐流行蔓延之虞……”

    却见高台上的罗斯福对着下面的民众们肃然的大声道:“爱好和平的国家必须齐心协力,反对那些正在造成国际无政府主义状态和不稳定局势的破坏条约的行为……”

    罗斯福的演说,顿时引爆了世界!甚至。日军在上海的战事都为之一滞!

    而与此同时,美国的6个主要和平团体正在紧急开会!他们试图要发起了2500万人的签名请愿活动,提出“把美国置于战争之外”的口号。

    但随后这些人被没有挂上任何标志的车子带走,回来后他们对此事再也不曾提起。

    美国劳工联合会要员们被请到了洛克菲勒、摩根等家族的庄园里一起吃饭,随后美国劳工联合会对外发表了一份决议!

    “美国工人并不想卷入欧洲和亚洲的战争,但如果他们试图侵害我们的国家、侵害我们的人民!那么爱好和平的美国工人们,也会支持国家拿起武器!惩罚那些恶棍!”

    美国众、参两院的议员们以2对1的比例反对美国干涉中日战争,但同时2对1的比例同意“制止那些正在造成国际无政府主义状态和不稳定局势的破坏条约的行为。”

    “总统阁下。我想知道的是我们这么做是否是在制裁日本呢?!”面对着记者的提问,罗斯福微微一笑轻声答道:“不!尊敬的记者先生。制裁是一个难听的字眼,它已被抛弃了。”

    “我们现在仅仅是在考虑。是否制止一些严重破坏了国际秩序的行为……”

    而这份演说发表后,整个日本先是愤怒随后便是惊恐!

    他们的原油、他们的钢铁甚至很多的稀有金属,皆是来自于美国!早在日本退出了国联之后,欧洲各国便停止了跟日本的贸易。而且,本来欧洲各国自己也在备战,根本也不会卖出资源给日本。

    如果……美国切断了对日本的贸易,那么日本的战争能够持续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还是半年?!

    “马路野郎!!”在日本军部的会议上,闲宫院亲王大发脾气:“外务省的那群家伙都是白痴吗?!这群混蛋拿着帝国的经费去做什么了?!美国人这么大的反应,为什么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有?!”

    所有人沉默不语,良久之后被闲宫院比较欣赏的石原莞尔才沉声道:“殿下。这件事情外务省或许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们进攻东三省,本来就是极大的触犯了欧美等国的利益……”

    “一直以来,那位猛虎和欧美之间的合作便极为广泛。特别是美国,从罗斯福总统到各个家族、企业和那位猛虎牵扯甚深……”

    闲宫院的脸色铁青的可怕,对着石原莞尔道:“石原!你们必须要拿出我们脱离了美国的贸易之后支撑战事进行下去的方案!还有,去发紧急动员令!支那的战事不能再拖了。我们需要尽快的拿下来!明白吗?!”

    “哈伊!!”所有人站起来,对着闲宫院大声应道!

    8月22日。日本东京。

    “现在世界上的争执,实际上是‘有资源国家’与‘无资源国家’的争执。我们热烈的是讨论资源、原料分配不公的问题。但如不能矫正此不公平,而‘有资源国家’拒绝对既得利益让步时,是否除了战争外别无他法?!我觉得没有!”

    日本外务省河相达夫在“喀嚓!喀嚓!”的闪光灯之下,对着在场的记者们沉声道:“这便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态度,也是我们全体日本人的态度!”

    说完,他对着台下的记者们鞠了一个躬转身便要走。而一个美国记者突然站了起来,对着河相达夫大声道:“我想请问!那么你们对于日本在中国发动的不宣而战作何解释?!对于空袭、杀害平民却又作何解释?!”

    河相达夫铁青着脸色,转过来对着这个记者沉声道:“日本的行为完完全全是属于自卫。宣战的并非是南京国府,而不过是一个自治区而已。虽然这个自治区有着国联承认的外交权利,但日本从未承认过这一点!”

    “我们仅仅是在拿回属于我们的利益!”河相达夫对着这记者鞠了一个躬,随后不再理会任何问题转身走掉。

    8月22日,上海。

    “轰轰轰……”在海军隆隆的炮火支援中,日军第3、8和11师团对着上海发起两栖作战,继续在川沙、宝山登陆!

    “第五集团军晚间立即对日军实施全线反攻,由汇山码头突破!全面的割裂日军的防线,不得让日军占据优势!”在指挥部里,张治中看着地图对着身边的几个将领们沉声道:“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马上去办!”

    “是!!”所有人也知道了情势的严峻,躬身领命便下去执行命令去了。南京的蒋中证得知了罗斯福的演说,一下子信心就起来了!

    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极好的信号!随后,他决定派出自己的大舅哥前往美国试图说服美国给予自己一些援助。

    同时,命令自己的一个75MM炮团前往参战!这些火炮是国防军支援过来的,精度高、火力猛!原本蒋中证想着是用在防卫南京用上。

    但现在有了美国的“利好”消息,蒋中证一咬牙决定要将战事打下去!要是胜了,自己大肆宣传了一下,自己的声望未必不会盖过国防军!

    毕竟,算下来这关内才算是“九州”之内!而东三省,即使再强却也是“关外”。自己天生便占据了优势。

    是以,这种压力也一直压到了上海的部队中去!这场战斗,是一定要打下去的!

    “突突突……轰!轰……”引翔港,36师经过短暂调整后随即设定一以3辆坦克和3个步兵营再次向汇山码头发起攻击!

    呐喊厮杀中,36师势如破竹!一连突破了日军四道防线之多,此次步坦协同比昨日大有进步,坦克接连摧毁日军多处阵地!

    而为了掩护坦克突入敌阵,36师用的是最笨的法子:以步兵以血肉之躯吸引纵深日军重机枪火力!

    “突突突……”的重机枪下,36师的战士们血肉横飞!但却无人后退,他们看着自己的坦克轰掉了一个个的机枪阵地欣慰的倒在了血泊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