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 血肉长城(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9月16日凌晨,上海市区西北大场阵地。

    “我部,从一个装备简陋的工兵营发展到今天实属不易,时至今日己有数十年矣了。吾曾不肖,旧时于川中大肆攻伐,争城夺地,以致生灵涂炭百姓流离!至今引咎面愧,铭心刻骨。今国难当头,正是我部洗刷耻辱杀敌报国之时也!是以,余望全体官兵上下一心,克尽军人天职,报效祖国!!”

    “杀敌报国!!”夜色中,那些穿着草鞋背着大刀斗笠的汉子们在风中昂首!看着自己的师长在高台上慷慨陈词,虽然他们未必听得懂自己的师长在说些什么。

    但他们知道,这次作战,与他们以往的所有战斗都不一样。这次出川,或许用的便是拼死了……

    一路上,其实他们已经有了这种觉悟。沿途的欢迎酒会,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慰问的戏曲里唱的“木兰从军”都已经说明了这次前来是做什么的。

    当一路上看到不断被送往后方的伤员后,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惨烈!也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这支部队,编号是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四十三军。但实际上这个四十三军仅仅是下辖一个第二十六师而已。因此,军长郭汝栋算起来也是这个师的师长。虽然真正担任师长的是刘雨卿。

    的确,便如郭汝栋所说自己麾下的这支部队能够走到今天实属不易。而他这个敢于当年闹革命身上捆着炸药充当敢死队的狠角色则是功不可没。

    当年从四川军官速成学堂毕业后,郭汝栋在川军第二师工兵营当排长。这便是郭汝栋所说“我部,从一个装备简陋的工兵营发展……”的缘由。

    不过当年的敢死队,已经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可以为革命而在新婚当夜狂奔六十里送信而脚都跑肿瘤的学生了。各种的磨砺,让他身兼了政客和军人这两种职业。

    他曾依附杨森,在杨森手下作到师长。却又联合反杨势力打击杨森,结果惨败。也曾在杨森的耸拥下参加了倒刘的下川东大战,却又在刘湘的拉拢下背盟对杨用兵。

    他曾庇护麾下的赤色或民党中的左派,也曾在尾随追击赤色的时候避免与之开战。当时郭汝栋给予亲信的理由是:没有补给,没有兵员。要是给打空了。吃亏的是自己。

    而这位仅仅有着一个师的部队,现在却在自己那位最为珍惜实力的军长的带领之下昂然来到了上海!接下了这处阵地!

    便在郭汝栋做鼓舞士气演讲的时候,二十六师师长刘雨卿在三十六师师部见到了师长宋希廉。

    这处阵地,原本是属于*第三十六师所防守。无论是三十六师还是宋希廉此人,皆是蒋中证的心腹干将!手上的本事、拿的装备不知道强出川军多少!

    此时,三十六师正在准备撤出战场,指挥部一片狼籍,卫兵、参谋进进出出。收拾打点各种行装。三十六师己经在上海参战并没有多久了,但却是已然打得残破不全,伤亡惨重,再无战力。

    宋希廉一脸倦容,军服上满是硝烟和尘土,急急促促地向刘雨卿介绍了战场上的惨烈状态。又说,大场是日军主攻方向,承担的压力倍于其它。

    最后,拍了拍刘雨卿的肩头用着那莫名复杂的眼神轻声道:“献廷兄。阵地交给你了,好自为之,愿你我还能后会有期。这里还有一些武器弹药。便统统送给你了……”

    说罢,宋希廉叹了口气抓了一顶钢盔载上,带着手下匆匆离去。

    刘雨卿在浓浓的夜色中望着宋希廉的背影怔怔发呆,他感觉到宋希廉的话里有着明显的不信任,宋希廉的潜台词明显就是:“你能守得住吗?!”

    刘雨卿站在雨中默然无语,他也在问自己。我们,能守住吗?!宋希廉36师,不知强出了自己多少!不说那些中央军校培养出来的军官,就是训练、士兵素质再到武器皆强出了自己不止一筹!他们都打成这样。我们能守住么?!

    二十六师是一支小部队,其牌子和底子都比宋希廉的三十六师要弱得多。

    全师人数不足一万,共有四个团加一个通讯连和一个工兵连,每团有三个步兵营和一个迫击炮连不过四门迫击炮,每营有三个步兵连和一个重机枪连下辖有四挺重机枪。每连的三个步兵排,每排有一挺轻机枪。

    下面的士兵们拿的步枪更是可怜,有的步枪老得象是掉了牙,枪膛里连来复线都快磨掉了。有的士兵的步枪缺少零件,枪栓还得麻绳系上。不然拿着都会掉下来。

    有的士兵拿的更不知道是哪一年造的双筒步枪。而整个师乃至全军,至今没有一门大炮,没有任何后勤,跟不要提奢侈的野战医院了……

    良久后,直到站在旁边的副师长王镇东说了声:“师长,走吧。”

    刘雨卿才回过神来,不由得苦笑!这守住与否,不必在乎了。至多,不过是拼光整个师罢了!却又如何?!军人为国战死沙场,不也是一种光彩么?!

    十六日拂晓二十六师前一线部队奉命进入指定位置隐蔽待命。

    “轰!轰!!轰……突突突……”天刚黎明,几个观察气球一挂上天空,一群日本飞机随即呼啸着飞临上空,对准这片隐蔽地俯冲投弹,来回扫射,就像有人向敌人报告了部队的隐蔽位置一样准确!

    这片地方被炸得烟雾腾腾,一片火海,爆炸声不断,震耳欲聋!

    “哇……”从前仅仅是经历过小批部队内战的二十六师何曾这样的战况?!连着前方士兵到军官皆六神无主,在一些晕了头的军官的带领下一线部队纷纷跑进附近一片竹林躲避。

    进入了竹林,日军的飞机似乎就找不到他们了。盘旋了一会儿便“嗡嗡嗡……”的飞离了这片阵地,逃进了竹林里的军官和士兵们松了口气。

    “啾啾啾……轰!轰!!轰……”殊知飞机刚一飞走,一阵排炮从天而降,大口径榴弹炮弹和闷雷般响的舰炮炮弹雨点般的对准这片竹林一齐打过来!

    却见那整片竹林一下子被连根拔起,躲避在竹林内的二十六师将士们传来了阵阵的惨叫!但这惨叫却被淹没在了重炮的轰鸣声中……

    不过是数次齐射,这片竹林连同里面的近二百条生命在一片烟雾中从大地上消失了……

    “格老子地,龟儿子!!这群混帐东西!”闻讯赶来的刘汝卿恨的捶胸顿足,赤红着眼嘶吼道:“今后,凡是在轰炸中带头乱跑的,就地枪毙!士兵乱跑,军官枪毙!!”

    教训啊!血的教训啊!!这才一开战,连日军的人都没有见到就战死了两百多弟兄!整个二十六师能有多少弟兄往里面填?!

    而大场镇防御不利,却也是不可回避的事实。无论是中央军,还是川军事实上都不擅长于阵地战,更别说战壕、工事的挖掘。

    最要命的是大场周围是一片开阔地,地势平坦,根本无险可守。阵地只有在棉花地里挖掘,连师的指挥所也只有设在棉花地里,平地向下挖出一个坑和交通壕,上面横搭上一些木梁,再盖上泥土,便成了指挥所。

    偏偏地势平坦却成了日军优势,他们完全可以直接铺开自己的坦克部队冲击阵地上的守军!

    “隆隆隆……”此时,阵地上传来了阵阵的轰鸣声!日军果然依照着平时的习惯,在炮击之后便以坦克部队为先驱展开了进攻!

    “格老子地!跟老子干他个龟儿子!!”从未见识过坦克的川军被自家弟兄的血刺激的两眼通红,抓紧了机枪对着日军的坦克便“哒哒哒……”的扫射着!

    “叮叮当当……”可惜的是那些子弹打在了坦克的钢板上,却被弹开来。日军的坦克虽然装甲极薄,却也不是重机枪能够打穿的!

    发现了阵地上竟然没有能够伤害自己的武器,日军的坦克开始疯狂的加大了马力!“呜~”的一声轰鸣向着阵地便冲杀过来!

    “突突突……轰!轰!!轰……”机枪咆哮起来,泼出阵阵弹雨。而日军的不仅仅开始喷出火舌,甚至火炮也开启对着阵地上便一阵疯狂的轰扫!

    二十六师乃至整个川军,根本就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一时间无数的将士就这么被机枪和火炮击倒在了血泊中……

    “龟儿子!!跟老子冲!”红了眼的排长一声怒吼,带着人便想着日军的坦克杀去!但,杀过去了却又能如何?!

    在日军的机枪扫射之下,无数冲锋的川军将士倒在了血泊中!而那些冲到了日军坦克面前的川军将士更是面对着这个钢铁怪物不知所措!

    他们怒吼着用大刀砍,掏出手榴弹来炸!但却依然没有伤到坦克分毫,但他们依然在冲锋!甚至不顾一切爬上坦克,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杀敌啊!!”冲出了阵地的排长的怒吼,显得是如此的悲壮……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