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 沪上处处埋忠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让弟兄们用烂枪、长棍把斗笠支起来!”战斗已经打响了,霍庆云赶紧对着强兆馥大声道:“然后所有人撤到两侧阵地,不要暴露!”

    强兆馥一听就明白了霍庆云的打算!这是要用伪装来吸引日军的火力!然后在两侧保存自己的实力。

    日军的射击极为精准,而且靠近两百米后还有掷弹筒这种武器作为火力加强!和他们玩对阵,吃亏的只能是训练方面不如他们的川军。

    而日军的炮火凶猛,一旦双方交战那么没有重火力的二十六师显然无比的吃亏!但如果是不把部队集中,而加以隐蔽阵地,那么便可以最大的保证己方的有生力量。

    只要白刃战的时候双方绞杀在一起,日军的强大火力就会失去他们的作用。而这,也是能够最低减少己方伤亡的唯一办法。

    “快!把斗笠都支起来,所有人隐蔽到阵地两侧!不要露头!快!!”强兆馥动作极快,上到了阵地便大声怒吼!

    下面的二十六师的将士们也不是笨蛋,这时候绝对听从长官的指挥。那些拿上了日军新枪的步兵们麻利的用自己的破抢顶住了斗笠支楞了起来。

    也有些直接从阵地里找出几根木棍儿,支楞住斗笠架起来!然后猫着腰,跟上队伍顺着壕沟撤到了阵地的两侧。

    “突突突……”日军的机枪越发的凶猛了,阵地上被打的一片尘土飞扬!那些斗笠被打的四处乱飞,而在烟雾缭绕和尘土飞扬之下日军竟然一时之间没有发觉阵地上的变化。

    日军的动作不可谓不快,没一会儿便冲到了阵地前不过两百余米处。而那些掷弹筒部队马上便架起了掷弹筒,对着阵地便是是一阵“嗵嗵嗵……”的轰击!

    “轰轰轰……”阵地上被炸的尘土飞扬!那些原本就挺烂的步枪被这一炸竟然散架开了去,那破裂开的零件飞的到处都是!

    “突击!!”日军的指挥官发出一声大叫,原本匍匐的日军立即站了起来向着阵地怪叫着便杀了上来!

    两边的川军们都在庆幸,还好自家的团长够聪明啊!不然日军这一顿炸和机枪扫射,自己铁定得损失惨重!

    “砍死他个龟儿子!!”强兆馥见的日军冲上了阵地,猛然一声怒吼舞着砍刀便杀了出去!后面跟着的是一群的川军将士!

    他们嘶吼着向着阵地上的日军冲去。而那些日军原本抱着厮杀之心冲上了阵地看到的却是满地的枪支零件当下不由得一愣!

    不得不说,强兆馥不愧为这个团的团长!抓住战机的本事的确很厉害,日军的这一个楞神给了他很大的机会!无数的川军将士便在这一个楞神冲到了日军面前,占据了先机!

    “噗哧!噗哧……”大刀挥舞砍如骨肉的声音在阵地上响起,那些冲上来阵地的日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竟然被剁倒了大片!

    “哒哒哒……突突突……”此时,两侧阵地的枪声也随之响起来了!那些后面的日军掷弹筒、机枪部队措不及防之下竟然被扫了个正着!

    顿时日军后面的机枪阵地和掷弹筒部队血肉横飞,而阵地上日军的步兵也同时血肉横飞!双方绞杀在了一起,日军的重火力失去了功用。

    在这种情况下。士气高昂、手持冷兵器的川军竟然占据了上风!大刀在他们的怒吼下飞舞,竟杀的日军步步后退!

    但,强兆馥他们如此之强是因为霍庆云在身后给予了指点。其余的部队,便没有那么的幸运了。

    “轰!轰!!轰……突突突……”二十六师七十六旅的阵地上,日军不断的增加重炮对七十六旅正面阵地进行更加猛烈的轰击!

    阵地上烟雾弥漫,爆炸声不断!爆炸掀起的泥沙挟杂着阵亡将士的断块残肢冲天而起,飞砂走石之下,不断的有隐蔽在战壕里的将士被击中,倒在了血泊中……

    阵地陷入血与火笼罩的炼狱里。无数的将士在简陋渗水的战壕里躲避着日军那如同长了眼睛般的炮火。

    七十六旅的守军在这种密集的炮火打击下,伤亡不断增加。日军的炮火猛烈,导致伤员根本无法撤下来。但那疯狂扩大的伤亡数字却不断报到七十六旅旅长朱载堂的指挥部来。

    朱载堂拿着望远镜焦急地注视着前方的阵地上,他的双手在不断的颤抖。他不停的问自己,我们能够守住吗?!

    炮击渐渐停止,日军的坦克如平时一般的出现了!却见日军的九七式改坦克沿着公路,一边“突突突……”的射击一边向着阵地碾压过来!

    朱载堂手心里捏着汗颤抖着在望远镜里数了数,数到第十辆的时候,他发现后边还隐约可见突突开动的黑影!日军出动的坦克超过十辆!!

    便在日军的坦克快接近我方阵地的时候,突然从爆炸的烟雾中冲出几个赤目瞪圆的将士,朱载堂在望远镜里看的清楚。这些战士他们每人都抱着一捆手榴弹!

    他们,是川军的敢死队!他们要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命来平掉这些坦克!朱载堂感情上想要闭上眼睛不去看这悲壮的一幕,但理智告诉他:必须要看!必须要记住这些将士,他们才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脊梁!后辈子孙。皆不可忘!

    此时,日军的坦克也看清楚了这几名冲过来的士兵,他们转动了机枪对准了这些将士便是“突突突……”的猛烈扫射!

    很快,这几个士兵都被打倒坦克吐着火舌,继续向阵地碾过来。朱载堂心里一阵发急。他知道一旦坦克冲上了阵地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这时,却见阵地里又跳出两个士兵,身上捆满了手榴弹,他们眼神坚定毅然的向着公路冲去!

    “突突突……”坦克上的机枪对着他们射出的子弹在他们的四周不断溅出土花,但他们却左冲右突的一路前进。

    却见两个士兵时跑时卧,最后一左一右、一前一后都扑倒在公路上了。朱载堂看得出,他们不是被射中,而是有意倒在那里的。同时朱载堂也知道,这两个战士打算要做什么!

    他把望远镜对准看,还看见他们在整理身上的手榴弹。未几。日军的坦克“隆隆隆……”的碾过来了!

    “轰!轰!!”随着两团火光冲起,传过来两声闷雷般的爆炸,坦克抖动了一下,停下不动了,很快被笼罩在烟雾之中,燃起熊熊大火!

    朱载堂泪流满面!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为了胜利而让坦克来碾压自己?!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会在这种痛苦之上拉响自己身上的手榴弹。拼着尸骨无存也要击溃敌军?!

    慷慨悲壮,皆不足以形容川军此时的惨烈!他们愤怒着,嘶吼着用自己的血、用自己的命来填补着武器落后的空缺,无数的川中汉子慷慨赴死!却无一人后退半步!

    应当记住他们的名字!朱载堂在心里提醒自己。而这种情形,不断的在川军的阵地上上演,不断的在二十六师的阵地上上演!

    战死的川军,慷慨悲歌!血洗的川军,不曾后退!

    “轰轰轰……”此时的公路上又冲起几团巨大的火光和烟雾,显然。又有几辆坦克被我视死入归的士兵炸毁!阵地上所有的人开始低声抽泣。

    日军终于开始撑不住了,后面的日军的坦克开始往后退缩。这种愤怒的厮杀,日军终于也有了一丝丝的恐惧。他们在后退。在川军付出的鲜血面前他们选择了后撤。

    “命令所有人,开火!!”朱载堂知道,整个七十六旅的将士们不顾生死,现在己经到了决死一战的关键时刻,气可鼓不可泄!他果断作出决定,立即下令集中全旅所有的重火器不顾一切地向敌开火。

    “嘀嗒嗒嘀嘀!~”同时吹响冲锋号,此时天色己晚而夜间日军的飞机重炮皆失去了攻击手段,相比起川军日本并不惯夜战,朱载堂是以立即命令七十六旅全线出击抢回那些失去的阵地!

    “杀他狗日的!!”随着号声响起。早已经赤红了眼珠子的川中汉子们怒吼着纷纷跃出战壕,突然向着日军杀去!七十六旅,全旅对着日军发起冲锋!

    日军显然没有预料到七十六旅在这种状态下竟然还发起反冲锋,一个措手不及竟然被打的节节败退!而七十六旅的川中汉子们怒吼着前仆后继,猛然插入敌阵展开随即挥舞着大刀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

    一时间。战场硝烟飞腾,火光四起,杀声、号声、手榴弹爆炸声惊天动地。

    “砍死你个龟儿子!!”典型的川中叫骂在阵地上响起,日军似乎被川军那视死如归气势所撼,竟然在自己擅长的白刃战中有些躲闪退却。

    阵地上厮杀一片。日军的火力也不好做出支援只能是是任由着川军厮杀,看着自己的部队一点点的退却。

    一场血肉横飞的白刃搏斗之后,双方死伤累累,尸横遍野,日军指挥官终于认为支撑不下去了,选择了后撤。七十六旅在一阵欢呼声中,一举克复了日军所占的李宅一线两个前进阵地!

    “轰轰轰……突突突……”但日军显然并没有放弃,第二天拂晓他们便开始了疯狂的反扑!一如既往的长时间的猛烈炮击,川军那原本就简陋的掩体和工事几乎全被摧毁。

    炮击一停止,日军便在烟幕的掩护下向川军阵地发动了猛攻!

    “嗵嗵嗵……轰!轰!轰……突突突……”同时,日军以重机枪压制川军的火力,又采用平射炮定点清除川军的轻重机枪火力点。这次,日军显然是志在必得!

    “哗啦啦~”的尘土清退声响起,被掩埋炮火掀起的泥土所掩盖起来的士兵又从泥土里爬出来战斗,可是这时却找不到他们的排长了。

    “排长,敌人上来了!排长!!”一班长大声喊可是连叫几声却无人回答,班长含着泪向连长报告排长阵亡消息,但连长却没有时间悲伤,他指定一班长代理指挥全排作战。

    “砍死他们!!”川军一如既往的和日军用着冷兵器拼杀做了一团,双方的队伍绞杀在了一起!无数的川军战士倒下,但倒下的战士随即怒吼着拉响手榴弹扑向日军的人群!

    “轰轰轰……”惨烈的厮杀,让日军再次选择了退去……

    直到打退敌人进攻后,一班长却惊喜地发现一个大弹坑旁边泥土在蠕动。原来排长何聘儒被炮弹炸晕了,刚刚被埋住竟然不知道!埋了一阵清醒后,又从泥土中爬了出来,继续指挥作战。

    何聘儒,四川彭县人和乡人,早年就读于彭县中学、成都师大和四川大学。一九三六年毕业于黄埔十期,从抗战开始到抗战胜利,在前方作战八年。不曾就职后方托庇。

    整个川军战士重伤不下火线,伤轻的依旧拿起武器战斗。一五二团一个军士叫刘方,负伤不下火线,第二次重伤时依然高声咆哮:“为国战死,我死而无憾!!”他一直坚持战斗到停止呼吸……

    有的士兵把尸体当作工事,有的士兵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继续战斗。有的士兵身上捆上七八个手榴弹,爬上敌人坦克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有的士兵喊着“打死一个够本”冲向敌人,敌我双方多次发生肉搏,阵地失而复得。

    排长陈亚中。带领他的排里仅剩的几个将士防守一段阵地,打完手榴弹后,却有三个鬼子兵突破硝烟挺着刺刀冲入战壕。陈亚中一看不妙,举枪就刺。

    日军的拼刺技术从来就不差,却见这日军出枪又快又狠,“哇呀~”的一声怪叫用枪一挡,陈亚中左腕留下一道血口子,鲜血直冒!

    “杀敌啊!!”陈亚中大声喊周围的士兵闻声立刻围了上来,把三个鬼子围在中心,枪打刀刺,终究是干掉了这三个日军。此时阵地上剩余的士兵除陈亚中负伤外,又有两人白刃中被鬼子刺伤……

    随着作战的不断深入,日军的攻势越来越猛!一五二团团长解固基提着手枪来回督战,指挥士兵左遮右挡。前沿四连己经支持不住,四连长跑回来向解固基报告危急。

    正在此时。日军己经冲上四连阵地!却见那些日军用轻机枪“哒哒哒……”的向四连的疯狂扫射,四连残存士兵却向后退缩。

    “娘的!解固基!你狗日的挡不住就让你的四连滚下来!老子带人去!”左翼阵地上的付秉勋团长看见,不由得大声怒骂!不怪付秉勋如此生气,阵地上一处被突破,将会牵动全线崩溃!

    “丢失阵地者杀!”解固基是谁啊?!他可是在给母亲的家书里说“死后愿为沙场鬼。生前不作故乡人”。的汉子,如何能经受住阵地在自己手上失去的侮辱?!

    “砰!”怒火上冲的解固基,对站在前面束手无册的四连长一声大喝,抬手就是一枪。

    “付秉勋!老子丢的阵地老子能打回来!不要你插手!一连,跟我上!!”解固基回头喊了声,右手举着手枪率领预备队就冲过去。

    “轰轰轰……”日军的炮火像雨点般打来,炮弹不断在四周爆炸。“轰”的一声,一发炮弹近处爆开,解固基被一团烟雾罩住。这看的付秉勋的心不由得抽搐了起来!

    他刚才也是急火攻心了,一下子缓过神来便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太过了。正想解释什么,但付秉勋已经带着人冲了出去!看见付秉勋被炮火轰中,付秉勋猛然心里一抽!

    可是下一个瞬间,他又看见解固基浑身是血从烟雾中冲出来!这位川中汉子的左臂己经只剩下半截,但他的右手挥着枪,他赤红着研究高声怒吼:“冲锋!!”依然带头率领着部队向前冲去!

    不过是冲过了两道田坎,解固基却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解固基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似乎看到了故乡天空的颜色和那鲜红的辣椒,随后便对对天地间的一切感觉,一双失去光泽的眼晴依然望着战场上充满硝烟的天空……

    “体泉!!”付秉勋红着眼睛高声怒吼,对着身后的将士们大声吼道:“跟老子杀过去!!”

    解固基,号体泉,一八八七年生,四川省郫县竹瓦乡人。少时攻读成都陆军小学,一九二八年冬经人介绍入郭汝栋部任营长。

    一九三三年六月入南京中央军校高教班学习,毕业成绩优秀,返部后任代理团长。“七七”事变后从贵州开拔前,有家书寄母,其中有言:“儿己开赴抗日前线,古人云:‘能尽忠则不能尽孝,儿愿移孝作忠,以报国家民族。”信中并附一联曰“死后愿为沙场鬼,生前不作故乡人”。

    由贵州行军长沙途中,解固基谓之部下曰:“国战己开,关系存亡,我辈从军报国之期已到。军人若惧死,国家民族何由复兴?!我部倘有一人怀幸存之心,不但为众人所不齿,尤为军法所不容!”

    解固基在冲锋时倒下后,又遭炮弹猛轰,尸骨几乎无存。后川军将士们痛哭着在战场上找寻却仅仅找到了一顶钢盔和一片血迹模糊军衣,凭着上的胸章符号才认出曾是团长的一小片忠骸……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