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 会战结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上海的战事依然在继续,南京和日本的战况已经陷入了胶着中。为了尽快取得胜利,日本不得不增派了部队前往上海作战。

    而已经将嫡系撤出了上海的蒋中证也打算收手了。在他看来,坚持了近三个月想必已经遏制了日军灭亡中国之想。

    同时也展现了自己抗战的决心,日本会考虑损失的问题从而回到谈判桌上给予自己喘息的时间。最重要的是,现在各派系已经开始在怀疑自己的目的了。

    桂系、西北军和川军,精锐几乎都打成了残废。当然,中央军自身的损失也不小。事实上这次战事导致的是蒋中证对于全面抗战更多了一丝畏惧。

    日军出动了多少人?!共计九个师团、一个旅团大约三十万人左右,而相对于的南京和各地出动的部队高达七十个师六十余万人!

    整整多了一倍的兵力,却被日军压着打!轮换的部队,到现在能够坚持在阵地上的没有几个了。

    在二十六师防守大场的第七天,按命令规定是完成任务的日子,接防的部队己经来到。

    “献廷兄,不是我不近人情。但你们接防了多少阵地,我们就应该有多少阵地。这在情理之中吧?!”接替大场阵地的是湘军第十八师,师长朱耀华中将。

    这是湘军的主力之一,曾经接受过德**事顾问的训练,有打硬仗的作风,敢打近仗,拼刺刀,不怕死,有湖南人剽悍的作战传统。

    但这并不代表朱耀华就肯让步,丢失一片阵地自己麾下的弟兄就得拿命拼回来!不为别的就为自己麾下的弟兄,朱耀华也不肯接防这片缺少的阵地。

    此时二十六师己经精疲力竭,预备队早就用光,防守在阵地上的人员己经所剩无几了。

    “朱师长!你!”刘雨卿脸色铁青的说不出话来,颤抖的指着身后那不到不到千人的队伍颤抖着道:“朱师长。你觉得我还能带着我的弟兄冲回阵地吗?!”

    朱耀华看着那些衣裳烂的不成样子,脸色苍白的汉子们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是一咬牙狠声道:“献廷兄,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接防了多少阵地,我就应该接防多少阵地!”

    刘雨卿先是愣了好一会儿,随后爆发出一阵震天的大笑!

    “好!!朱师长!果然豪气!既然你都如此豪气,我何惧冲死阵前?!”刘雨卿转过身去对着身后那些二十六师的将士们大声道:“你们师长无能!还要你们再冲一次,这次我不勉强……但求拿回阵地,莫丢了我川人之脸!!”

    “杀他个龟儿子!!”沉默了一阵。阵地上爆发出了一阵疯狂的怒吼!刘雨卿脸色苍白的对着身边的副官道:“集合所有人!伙夫、炊事员、所有警卫!要死,我们就死一块儿去!!”

    把送饭到阵地上来的所有伙夫炊事员统统留下,加上卫兵警卫勤杂,编入战斗行列!

    “跟老子砍死他个龟儿子!!”带着满心的悲愤,刘雨卿让司号员吹响了冲锋号,带着剩余的不过一千余人的川军汉子向着日军的阵地杀去!

    朱耀华转过头去不欲再看,这是**裸的单项选择!要不就是川军拼死抢回阵地,要么就是自己麾下的湘军将士们去拼杀!朱耀华做出的选择,是让川军自己抢回来。

    阵地上的日军显然没有料到川军竟然会发动反冲锋。措不及防之下竟然被川军一鼓作气,冲上了阵地!

    哀兵!现在的川军就是完完全全的哀兵!阵地上的川军将士们前赴后继,一阵猛打猛杀。竟然没一会儿就胜利地收复了这第一线战壕!

    带着身上被日军刺刀划开的口子,刘雨卿铁青着脸色回到了阵地看着朱耀华便冷声道:“朱师长!如此可满意否?!”

    “献廷兄,我……”朱耀华想说些什么,但随即刘雨卿打断:“朱师长!还请接收阵地吧!”

    朱耀华知道,刘雨卿这是将他恨到了骨子里了!川军刚刚冲山去至少阵亡了数百将士,整个师一万余人啊!!打到现在不过数百人,自己还逼着他去冲锋拿回阵地。

    这不遭人恨,那都是假话……

    “来人!接手阵地!”朱耀华沉默了一会儿,对着副官大声道。

    现在。刘雨卿回想起自己上阵地来接防的时候,该是轮到自己有资格向接防的朱耀华说“仁兄好自为之”的时候了。

    但是他说不出来,他的二十六师,一支近万人的队伍,经过七天的战斗。能集合起来的人不足五百人。

    全师四个团长中解固基、谢伯亭二人阵亡;十四个营长中阵亡刘舟楫、彭启良、陈增弟、刘守身四人,其余全数重伤。

    连、排长伤亡二百五十多名,其中阵亡的连长有龙嘉伦、萧京兆、王汉州、蒋有德、张维新、甯文魁、罗继增……等上百人之多!

    集合起来的队伍中,多数都是缠着绷带的轻伤员;个个衣不蔽体,有的穿的裤子己看不出来是长裤或短裤了;人人浑身上下溅满了泥浆和己经发黑了的以及新鲜的斑斑血迹;有的打赤脚。有的穿草鞋;每个人都又黑又瘦,头发胡子一大络,除了手里紧握武器和目光炯炯有神以外,活像一群饿鬼。

    天己经黑尽了,仅有些星星在闪烁。在依稀可辨的星光下面对这支队伍,刘雨卿感觉到活像面对着一群悲壮的塑像。

    他说不清这七天的战斗是胜利、还是失败;是骄傲、还是耻辱;是中国人的豪气、还是中国人的悲哀。

    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战斗就是唯一的生命。或者,他没有想到这些,也不应该想到这些。都说以血肉筑长城,没有在这里倒下去血肉,哪来我们的长城?民族战争中的兵,就该是钉在这里的长城!

    在上海战役中,中国各方参战的部队共有七十二个师,除了战役开始时处于进攻和中间曾有过一次以广西军为主的反攻外,全都是处于防守之中。

    在日军优势武器的猛烈进攻下,往往是一个师顶上几天,就会被打得残破不全,失去作战能力,必须撤换下来到后方整补。有的师甚至顶二、三天,就打得垮下来。

    像二十六师这样的,在阵地上坚守七天七夜,人几乎打光了也死不退让的师实不多见。

    后来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汉口召开军事会议,蒋中证在会上当众宣布,嘉誉第二十六师为参加淞沪战役中战绩量优秀的五个师之一!

    对上海战役参战的队伍进行了总结评估,二十六师的表现和战绩均属上上乘。

    刘雨卿没有对朱耀华多说什么,带着他那些哭嚎着的川军弟兄缓缓的步下了阵地。在远处,一群汉子们缓缓的对着这些川中的汉子行了一个军礼!

    他们不能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能做的仅仅是在对方的同意下协助这里防守的部队。在这里,乌鸦丢下了二十余人。

    他们是随着川军一起战死的,他们的尸骨被烈火燃尽送回了东三省隶属乌鸦的烈士陵园安葬。历史不会记载他们,除去那些曾和他们并肩作战的将士们知道曾经有一批国防军战士和他们一起作战之外,没有人会知道他们。

    但,这片阵地他们已经不能停留了。刚刚四处的联络人带来了朱耀华中将的答复:他不希望非自己部队的人在阵地上出现。

    乌鸦们收拾了行囊,缓缓而沉默的离开了这里。霍庆云和彭成济已经官复原职。但官复原职的代价,是霍庆云身上多了四道刺刀刺伤的刀疤。而彭成济则是多了六处枪伤。

    乌鸦已经接到了命令,全线撤出上海。因为日军已经调集了大约三百余架战斗机、轰炸机,准备实施总攻。在这种情况下,乌鸦这样的对于即使出战也仅仅是只能成为炮灰。

    这不是乌鸦成立的初衷,因此他们将撤出这片阵地。和其他一起帮助协防的乌鸦们,撤出上海前往南京。等待下一次的指令。

    十八军接防的第二天,日军出动一百多架飞机,对十八师阵地以及周围地区狂轰滥炸,投弹一百多吨,第十八师阵地工事被毁殆尽。

    日军进入十八师阵地后,朱耀华多次组织敢死队,携手榴弹,冲入敌群,作拼死抗争,战至深夜。次日,终因敌众我寡,朱耀华所率十八师坚守的阵地大场失守。

    看着满是火海的阵地,朱耀华无言以对。他颤抖着拿起笔在信纸上写下:愧对国家民族,无言苟活以身殉之。

    和历史上不同的是,这位中将没有对准自己的心脏而是拿着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在一声枪响后,朱耀华躺到在了血泊中。

    大场失守,日军突破大场阵地,朱耀华悲愤自杀。

    十月五日,上海大部分阵地失守。日军从苏州进攻江阴至长安之线岌岌可危。同日,蒋中证宣布迁都重庆。

    随后,南京国府下令弃守锡澄线,上海战役,结束。

    依日方统计:淞沪战场日军总计阵亡9,115名,负伤31,257名,合计40,672名。

    国府方面依何应钦个人统计,各方部队死伤约187,200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