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 金陵血战(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而此时日军已经迈开了他们进攻南京的脚步!

    12月2日,日军第9师团、第16师团分别攻占金坛、丹阳,其后第114师团占领溧阳。同时,日军第3师团于苏州集结,被定位为二线师团,跟随9师团的路线前进。

    次日,12月3日上海派遣军第9、16师团主力沿丹阳向句容推进。

    12月4日,南京守备部队第88师孙元良部与陆军装甲兵团第3连的一号战车在南京南方和日军突然正面遭遇!

    双方显然都没有预料到会突然遭遇对方,一阵乱战之后孙元良选择了后撤。而日军也唯恐遭到埋伏并没有追击。

    经一日的修整之后12月6日,日军开始发动对南京的全面进攻!

    “啾啾啾……轰!轰!!轰……”日第三飞行团以龙华、王滨机场为基地,广德、常州为前进机场,猛烈轰炸**主要阵地!

    虽然吃了很多次亏,但南京方面的部队就是没有学乖!甚至连工事都仅仅是在南京城附近设置了永备工事,而实际上外围却一点儿的防御能力都没有!

    在日军的轰炸之下,竟然没一会儿就支离破碎!轰炸之后,日军第11师团第10旅天谷支队强攻镇江,不过数个小时便击溃南京守军沿扬州-仙女庙朝江北大运河杀去!

    南京守备部队被迫后撤,随后唐生智紧急部署以第74、83军防卫主要阵地,第72、78军及教导总队部署于狮子山、雨花台、紫金山等最后防御阵地!

    12月7日凌晨,南京。

    在朝阳之中机场迎来了一队车队,在机场附近的警备人员们更加的警惕了!却见那车子缓缓停下。却见车上走下来一个身影。

    这人,赫然便是现任南京国府的首脑——蒋中证委员长!蒋中证沉着脸一言不发,看着薄雾中的南京带着他的妻子缓缓的登上了飞机,随着一声轰鸣!飞机拔地而起,向着江西庐山飞去……

    “突突突……轰!轰!!轰……”枪炮声、呐喊声和厮杀声响彻了整个南京!此时的日军第114师团已经占领秣陵关,第6师团急行军至114师侧翼。联合对雨花台一线阵地进行狂攻,而守备雨花台的南京部队则是依靠工事顽强抵抗。

    秣陵关上,大火“噼里啪啦……”的烧红了半边天!那些留守看铺子的人死得到处都是,猖狂的笑着的日军疯狂的在秣陵关搜杀!

    几个女子尖叫着痛哭奔逃。而在她们身后的则是几个拿着枪的日军!他们猖狂的大笑,向着那几个女子冲去!

    不一会儿便抓住了一个女子,顿时!他们的眼中闪过那种野兽才有的绿色的幽光,几个日军嚎叫着疯狂的撕碎了这个女子的衣裳……

    “不要啊……我求你了……不要啊……”女子的哭嚎声越大,似乎这些日军便越是兴奋!而那些门后面的老百姓颤抖着不发一言。

    他们就这么看着,看着那女子被糟践!日军是野兽,一群没了人性的野兽!女子试图推开日军。但换来的却是一个枪托!

    她的手被砸断了,她的脸被狠狠的抽打!日本疯狂的在她身上发泄着兽欲,她的身子被扭曲,被玷污……

    依然没有人说话,那些门口的人们浑身发抖!让家中的女眷躲起来,自己在门口守着。他们都是没有身份、没背景的老百姓。

    有身份有背景的,早已经撤退到重庆去了。只有他们,根本就躲避不及。

    “哇哈哈哈……”日军猖狂的笑着。当他们发泄了之后这女子的眼中已经失去了神色。她**着身体,那双原本水汪汪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神采。

    她呆呆的望着天空,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再过五天。她就要成亲了。新郎是隔壁村的王大个子。

    那是个憨厚的男人,看到人净会憨笑。他会打猎,常常拿着山鸡来自己家里跟爹喝酒。他还认识一些字,是拿着自己打下野物跟村里的秀才学的。

    他参军去了,因为秀才老爷说:国之不存家何在?!然后,他就听着秀才老爷的话参军去了。秀才老爷给了他一杆枪,还帮他向爹提了亲。

    爹也同意了,再过五天……五天就和他成亲了……

    那几个日军似乎对这女子不再撕心裂肺的哭嚎很不满意,愤怒的骂了几句拔出了刺刀“刷!”的一下割下了她的前胸。

    吃了痛,她喊叫了起来!那些门后的人们颤抖着跪在了地上。他们低声抽泣……

    “咯咯咯……”她的喉咙里发出了一些不知名的叫声,日军再次猖狂的大笑!但女子的目光开始变得清澈了,她不再叫痛而是抬起头看着这几个日本兵。

    这几个日本兵一瞬间也愣住了,好一会儿了才嚎叫着“马鹿!!”挥舞着刺刀、枪托向着这女子刺杀而去!

    “喀嚓……砰!砰……”没一会儿,女子的身体变得血肉模糊……日军还不满意!他们眼中现在尽是嗜血的光,卸下刺刀向着女子的下体狠狠插去!

    似乎已经癫狂的他们狂笑着用刺刀将女子的腹腔剖开。将肠子、内脏挑出来撒了一地!而与此同时,几户人家的门也被砸开!

    猖狂的日军疯狂的大笑着冲入这些人家肆虐,整个秣陵关一片哭嚎!无数的人被屠杀,他们的尸首被如同垃圾一样的抛出来……

    有女孩不肯受辱,冲出了房子跳入了冰冷的河中。但等待她们的是恼怒的日军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

    无数人的被抓起来绑在木桩上惨然受到那日军的虐杀,也有人如同牲畜一样的被日军绑到河边就这么砍掉了脑袋……

    整个秣陵关里,四处皆是尸首……那些人头,那些内脏被抛弃的到处都是。哭嚎声,惨叫声和日军疯狂的大笑是这里的主旋律……

    “突突突……”在雨花台的王大个子并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已经死了。虽然很是担心她,但现在仗都打起来了王大个子没有心思去想这些。

    他是在淞沪会战后期加入部队的,因为一手好枪法和看起来很是憨厚于是他逐渐的升职成了机枪班长。

    “轰!轰……”几枚炮弹在他的身边炸响,已经习惯了的他毫不在意!卧倒避过了炮弹之后。他再次按下了扳机对着下面进攻的日军便是疯狂的扫射!

    “王卫国!!”忽然,有人喊他的名字!王大个子原本没有名字,小名就叫狗剩。后来学了字,他的那个老秀才先生给他起名“卫国”让他参军打鬼子。

    “到!!”王卫国大声应道。转过身看着那传令兵。他认得这是团长的传令兵,但却不知道咋的来到这里了。

    “刚才你们排长被炸死了!现在你是代理排长,指挥全排作战!”

    王卫国并不奇怪,大声应道:“是!!”

    从淞沪上下来,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或许刚才和你说话的弟兄,下一刻便是残缺破碎的尸首。甚至,有的不过是一块块的碎肉。

    “全排听我命令!守住阵地不得后退!违者枪毙!!”王卫国从淞沪上下来。听到最多的便是这句话。但同时他也加上了自己的话。

    “我王卫国的话撂这儿了!冲,老子第一个冲!退,老子最后一个退!跟着老子杀敌,有跑的别怪老子不讲情面!!”

    “是!!”王卫国在这里还算是比较有威信的,虽然并不算老资历。但他打仗的本事大家都很认可。上次从淞沪撤出来,他也是作为全团的后卫的。

    厮杀依然在继续,不过南京相比起淞沪的情况来说好了太多了。不说阵地上的工事多数是永备工事,最重要的是日军的军舰开不上来。不能作出舰炮的支援。

    “啾啾啾……轰!轰!!轰……”虽然没有了舰炮。但日军的重炮配备也不差!只要进攻失利,他们对着阵地便是一阵的狂轰滥炸!

    “杀鬼子啊!!”王卫国在阵地上赤红着眼珠子怒吼,而他麾下的战士们不断的用手榴弹砸向了那些试图冲上来的日军!

    未几。双方绞杀做了一团!王卫国个子高大,他带头挥舞着砍刀怒吼着冲下阵地将那些日军截住!排长如此应用,下面的军汉们自然不堪示弱!

    一群人怒吼着和下面的日军杀做一团,刺刀和大刀辉映在阵地上!

    而其余的狮子山、紫金山阵地也是如此。双方的绞杀,你死我活!不断的有伤兵惨叫着被送往后方。

    看着这不断被送来的伤兵,隐蔽的四处的那些留守人员们有些着急了。这样打下去,那估计没多久南京城就得破!甚至屠千军安排在南京的部队,也有些蠢蠢欲动。

    “不要着急……”看到这幅情形,霍庆云微微一笑轻声道:“该我们出去的时候,我们会出去的。但不是现在……”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在国防军他们学到的第一条就是服从命令!无条件服从命令!所有人按下了自己的疑惑,安静的等待着作战命令。

    这便是老兵和新兵的不同,老兵们知道在战前需要养精蓄锐。当需要自己的时候长官总是会通知自己上阵的。

    与其做无谓的担心不如养好精神,争取在战斗中活下来。

    新兵们则是不懂这些,他们会紧张、会激动。甚至会蠢蠢欲动,但绝对不会想到要养精蓄锐。即使想到了也做不到。无法像老兵一样淡定的等待着通知。

    但只要经历过几次战事。他们便会成熟起来形成新一批的老兵。

    不过这也不能责怪这些国防军的士兵们,虽然他们是老兵了但渴望和日军一战的决心不是南京国府的部队所能够比拟的。

    第一军团,国防军中最为骄傲的部队!他们承载着来自于屠千军赋予的特殊荣光,他们的战史几乎就是整个国防军的战史!

    他们,从来未曾失败过!而这只来自于第一军团的精锐们对于战事蠢蠢欲动,却也在情理之中。朝鲜的部队打的精彩,相反的第一军团却无所作为。

    特别是他们,在这只部队中没有一人会认为自己不是精锐!他们迫切的想要和日军交手!在战场上,告诉那些来自于“蛮夷”之地的畜生们,谁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12月7日。日本华中方面军下达南京城攻占要领:一、劝告开城谋求和平方式进城……

    七、特别严格规定部队军纪风纪,使中**民尊敬服从日本军的威武……

    唐生智在自己的司令部里阴沉着脸色看着各部上报的损失,外围阵地肯定是守不住了。日军的炮火太过凶猛,工事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南京部队根本就是拿着人命去填!

    唐生智这种老式军官。还是没想到要进行巷战。事实上最适合抵消火力的做法,便是工事和巷战。巷战中由于混乱事实上攻击方的火力发挥会大打折扣。

    可惜的是,唐生智想到的是将外围阵地撤离。可撤离的却又缺少准备,这导致了一片的混乱!让日军趁机逼近了南京城!

    “啾啾啾……轰!轰!!轰……”中华门附近一片火海,日军的战斗机在不断的轰炸着此处!而雪花片一般的劝降书也从空中飘落下来。

    这是12月9日,日军攻占市郊后,派出军机向南京上空投放松井石根对守军之中译文“致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劝降文告”。限**在隔日中午前投降,否则将要发动总攻击。

    同时,日军国崎支队占领太平,渡过长江朝浦口前进。日军第三飞行团密集轰炸中华门!

    “杀敌啊!!”阵地上传来阵阵的怒吼,无数的将士和日军厮杀做了一团!没有人后退,所有人都在奋力厮杀!

    但没有组织、没有和机械化对抗的经验让部队吃了大亏!无数的将士在这样的厮杀中却被消耗掉。他们能做的,仅仅是用着自己的生命暂时抵御住日军的进攻。

    但还击他们的,是日军无穷无尽的炮火和轰炸!

    12月10日。上午11点南京守备司令明确的拒绝了日军投降的要求!

    而同时朝香宫鸠彦王愤怒的指挥着日军向南京发起大规模进攻,而反观守备部队经历了无穷无尽的炮击和轰炸之后士气低落、部队溃散……

    日军第18师团此时已经推进至芜湖,同时第16师团占领苍波门、下麒麟门。并朝附近之紫金山进击……

    11日,南京卫戍司令官唐生智,向正在庐山的蒋中证发了一则电报:

    “从12月9日到11日,日军自光华门迫近三次。……11日中午开始,坏消息频传,雨花台地区、安德门、鳯台门陷入敌手,迅速下令第88师迳赴前线,与第74军、第71军并肩作战……”

    12月12日,“轰轰轰……突突突……”无数的轰炸声、炮击和机枪的轰鸣声在阵地上响起!呐喊和厮杀的吼叫在南京东南方紫金山、雨花台不断响起!

    但日军的坦克部队已经赶到,凭借着坦克的装甲之力向着守备部队发起了进攻。

    “轰轰轰……”在一次炮击之后。王卫国已经被炸晕了过去。而阵地上,剩下的不过是寥寥数人。韩宪元团长看着满目疮痍,嘶吼着:“杀敌啊……”

    在轰鸣的炮声中,血洒雨花台……旅长朱赤带着自己的警卫杀到了阵地上,带着一腔热血最终倒在了刺刀下。厮杀到了下午,紫金山、雨花台沦陷。守军无人投降全数战死……

    孙元良第88师赋司令部之战斗详报:

    “12日晨,沿京芜铁路进攻之敌已逼近赛虹桥。雨花台方面因系敌主攻所在,虽经全部我官兵奋勇苦斗,奈外无粮弹,内无援兵,且敌挟战车、飞机、大炮……

    上午,韩团长宪元、营长黄琪、周鸿、符仪廷先后殉难;下午旅长朱赤、高致嵩,团长华品章、营长苏天俊、王宏烈、李强华亦以弹尽援绝,或自戕或阵亡,悲壮惨烈。全部官兵六千余员皆英勇壮烈殉国……”

    “你们以为老子是孙猴子?!拔根毫毛吹口气就能变出兵来?!顶住!!我只有这句话,要么死在阵地上,要么回来老子枪毙了你!!”

    唐生智呼哧呼哧的一口气将电报“啪!”的一声扣在了电话机上,脸色铁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该怎么说?!难道说委员长狗毛都没派来一根?!

    自己战前可是夸下海口,说“云南的部队即将开赴前线了。只要你能带兵坚守南京半个月,我们的百万大军就能形成合围,一举歼灭日军!”

    云南的部队的确有着一个军四万余人正在向着南京赶来,不过蒋中证根本就不放心让云南的部队赶来!一路上各种刁难、阻挠不少。

    但此时的唐生智心里还有着一丝的希望。希望蒋中证能够派出部队!他依旧相信,蒋中证还是愿意守住南京的!

    但千等万等,等来的却是顾祝同的一通电话:“委员长要我转告孟潇晚渡江北上,令守军相机突围……”

    “我突围个**!!”唐生智眼珠子都红了,对着电话便不管不顾的嘶吼道:“下面都打成这样了,你叫我撤?!我怎么撤?!我拿什么撤?!委员长自己跟我说!不然此令不受!我要电令!!”

    说完,唐生智“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他的脸色颇为难看。此时的他总算是知道了蒋中证根本就没有死守南京的决心!

    自己,就是那背黑锅的人哪……

    在庐山的蒋中证沉默了。他没有看到自己期待的列国的干预,没等到自己想要的支援。蒋中证沉默了,他在想着自己如此的守下去值得吗……

    事实上12日时候的情况并没有那么大糟糕,凌晨的具体情况是中华门方向没有失守;光华门方向,日军进攻,城外的87师261,260旅的阵地“屹立不动”。

    87师的中山门阵地也没有丢;水西门方向受到的压力较小。守军是51师306团。12日下午日军曾攻破中华门与水西门之间的城墙,但被306团敢死队消灭,12日夜敌人也没有攻入!

    但委员长蒋中证却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弃守南京!

    “我为了指挥全局。不得不暂时离开,将来我会回来的!诸位,南京是首都,为国际观瞻所系,又是总理之陵墓所在地,我希望各位在唐将军的指挥下,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誓死保卫南京,做到人在南京在,与城共存亡!”

    这是委员长蒋中证先生临别南京前之训话。可惜的是他似乎要食言了……

    同日,唐生智收到了蒋中证“唐司令长官,如情势不能持久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日后反攻。”的电报。

    一看这电报。唐生智的脑袋嗡的一声,有如五雷轰顶当时便炸开来!他没有想到蒋中证竟然是如此的干脆、如此的直接!可早不撤晚不撤,现在各守城部队与日军搅在一起,怎么撤?往哪儿撤?命令一旦下达,前有长江后有追兵,岂不大乱?一旦此景发生,这个责任谁来负?

    自己当时的计划是死守啊!根本就没有想到蒋中证竟然会命令自己撤退!他蒋中证不是说了吗?!这是暂时离开,要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啊……

    “你身为最高长官,当初就该做好撤兵的安排,部署好撤兵的线路,现在事到临头才发慌,你这个指挥官是怎么当的?别啰嗦了,你今晚必须过江,鬼子快到**了,你最多只有一天的逃离时间,明天,浦口就是鬼子的天下了!你自己看着办!!”

    这是唐生智心慌意乱之下给顾祝同的电话,但对方告诉他的更为直接:你自己看着办!

    12月12日17时,南京卫戍司令部。

    唐生智在自己的指挥部里召集南京守军中师以上将领开会,会议的议题很简单:撤退!简要地说明当前战况,唐生智询问大家是否还能继续坚守。而唐生智自己,已经方寸大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