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 惊疑不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日军的措不及防之下国防军对日军的反击战就这么猛然间打响,根本就没有任何预计的日军在第一波的虎咆的炮击中损失惨重!

    其实,这时候日军自己攻的已经很是辛苦!甚至负责106师团的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对着进攻的总指挥朝香宫鸠彦王发誓,今天打不下来就得剖腹!

    是以,第一次进攻松浦淳六郎中将便毫不犹豫的派出了十辆坦克为先锋后面跟着的是整整一个大队!

    在他看来,南京守军已经没有多少重火力了。甚至击破坦克都极为困难,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要是还打不下来那还不如剖腹算了!

    可惜,他并不知道对面的部队已经换成了和南京守备部队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东三省国防军!而且,还是国防军中极为精锐的第一军团的精锐!

    而为了保证他们的火力,屠千军一发狠拆卸了超过五十门107虎咆让四处秘密运送到南京去。同时一起运去的,还有六十门火鸦!

    其余的虎式突击步枪、掷弹筒等更是一点儿也不小气,通过四处的渠道数个月来接连不断的向着南京运送过来。

    早便算极好要打南京保卫战的屠千军没有吝啬弹药的供应,仅仅是107虎咆的弹药准备了超过百万发之多!

    还好四处的王亚礁本事不差,花费了一大笔的贿赂总算是打通了关系。将这堆积如山的弹药一船船的送到了南京隐蔽起来。

    而为此,四处买下了南京城内很多的房子。然后用地道连接起来,将这些弹药储存在里面等待的就是战事的爆发!

    “马鹿野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混蛋!他们不是逃跑了吗?!”106师团的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双手青筋暴起,抓着望远镜便嘶吼着!

    而在松浦淳六郎中将面前一个留着分头、穿着西装的男子有些不知所措的喃喃的道:“我……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明明看见那些当官儿的全跑了,都跑去江边搭船去了啊……”

    早在进攻之前,或者说早在民国之初日本便不断的安插、收买那些前去日本留学的学生。给他们累计政治资本、资金协助让他们加入政府机构为自己活动。

    不得不说,日本的这种做法极为有效。事实上从淞沪会战开始,日军便对于整个*的动向了如指掌!他们不仅仅破译了电码,甚至在上海市内有着一大批的汉奸为他们引路!

    南京也一样。甚至这里比之上海的情况更严重。唐生智还没有撤退的时候,这些人隐蔽着不敢出头。当唐生智撤退的时候,这些人认为自己的时机到了!

    纷纷用着各自的渠道出城,给日军汇报唐生智撤军的消息!

    事实上这也是松浦淳六郎中将猛然发动强攻的缘由之一。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遭遇如此之凌厉的反击!

    “嗖嗖嗖……轰!轰!!轰……”九七式改虽然经过了改装,但其装甲在107的面前依然薄如蝉翼。只需一个齐射那些日军的九七式改便被轰成了漫天的破碎零件。

    那些冲锋的日军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被107的炮火覆盖,炮弹破片飞溅着撕裂了他们的躯体。内脏带着腥血喷散出来,残破的手脚粘着泥土的硝烟味在空气中弥漫。

    而松浦淳六郎中将被国防军这一阵的炮击打的浑身冰凉。

    与松浦淳六郎中将不同,那些刚刚投入国防军的原南京守军们却是热血沸腾!太爽气了,一阵火炮就把这小日本砸翻了去,连那王八盒子都没逃过。

    所有人兴奋不已。看样子这国防军还真打算死守呢!

    很多原南京守军都不相信这支部队便是东三省国防军,无他东三省距离这里可是十万八千里啊!难道他们真的像是说书先生里说的那样长了翅膀不成?!不过左看右看他们也没有长翅膀的痕迹!

    “瘪犊子玩意儿!别瞅了,赶紧挖工事!咱还得防着日军炮击呢!”一个排长对着这些新加入的汉子们笑骂道:“赶紧干活儿,工事就是命!不修好了,重炮一来咱就得丢命!赶快挖!”

    关系到性命,没有人敢于怠慢!所有人挥舞着锄头不断的开始了挖掘。

    横木、钢板、沙袋……等等东西都被找来,南京城里那些民居内发现能用的东西全抗出来用上。其实民居里能用的不多,那些钢板什么的还是总统府之类的地方比较多。

    而进攻的日军在第一波虎咆的轰击之后。主动选择了撤下去修整。他们一下子遭遇到了如此猛烈的重炮袭击,这让他们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而国防军并没有趁机追击,甚至他们都没有占领那些日军让出来的阵地。所有的107在第一波轰击之后全部被当场拆卸运走。往各处隐蔽。

    “啾啾啾……轰!轰!!轰……”没一会儿,日军的报复性炮击果然袭来!虽然有一部分偏差了,但多数精准的轰到了刚才107虎咆的炮位上!

    “南京的那群白痴,这南京城恐怕早就叫日本人测绘好了吧?!”颜成翰冷笑着道:“他娘的!这炮打的那么准,说没精确的绘制图打死我也不信!”

    颜成翰的判断是正确的,事实上很早之前日本便开始绘制起了南京的详细地图。甚至所有的经纬度全部都标注的清清楚楚!连南京国府自己的地图都比不上!

    其实,算起来东三省还好一些。张作霖在这方面控制的很厉害,只要是测绘的被他干掉的不在少数。日本人问起来他就打着哈哈说是胡子干的。

    而其余地区的军阀们可就没有张作霖那么的强势了,即使抓到了非法测绘的也会在日本领事馆的强硬要求之下不得不放人。

    而南京、上海等国内的重要城市,日本不知道多早之前便已经绘制了详细的地图!战争的爆发。这些地图的威力就显示出来了。

    守备部队,因此吃了大亏!无论是淞沪还是南京,他们的阵地被日军炮击的那种精确程度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此时,炮声渐渐的平息了。而国防军的107虎咆再次组装好,瞄准的位置便是日军的炮位!

    不是只有日本人会测绘,国防军也会!四处不是吃素的。很早之前便已经将这里的情况作了完全的测绘。尤其是城外,方圆数十里完整的地图便呈现在颜成翰的面前。

    没一会儿,霍庆云走到了他的身边将一张纸条交给了颜成翰。颜成翰拿过后不由得一笑,道:“黑子。说实话!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究竟隶属于我们哪个部门,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们绝对是我们国防军精锐中的精锐!”

    这是乌鸦潜出后找到的日军炮兵阵地坐标,那里有着数个日军的中队在做守卫而且还是白天并不好攻破。是以乌鸦们只能是把坐标传回来交给地面部队处理。

    “我们隶属谁统管老颜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霍庆云嘿嘿一笑,对着颜成翰便道:“不过算起来我们这还是第一次和咱们国防军的部队一起正面作战哪……”

    霍庆云说的倒是实话,乌鸦其余的战斗要么便是和赤色合作进行游击战。要么便是深入敌后,在朝鲜日军控制的境内作战。

    普通的部队基本上难以碰到他们,更别说一起作战了。说起来这个规矩现在也不算打破。南京特别指战团也不能算是常规部队,这里哪怕是随便拎出来一个那也是普通国防军中的绝对精锐!

    至少有着数场战役的经历,有过立功。

    “让虎咆一会儿来两波火炮,这是坐标。”颜成翰将坐标交给了自己的参谋长冯文耀。后者点了点头,行了一个军礼下去传达命令去了。

    炮击之后,日军照例发动了对南京的进攻!这次日军并没有出动坦克,而是派出了一个中队进行试探性进攻。

    “嗖嗖嗖……轰!轰!!轰……”国防军的炮火反击马上发动,日军那些来不及转移的炮兵阵地当场被炸的硝烟弥漫!

    无数的日军炮兵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遭遇到对方的报复性炮击。他们没有预料到自己的位置竟然会暴露!措不及防之下被轰了个正着!

    那些刚刚被收起来准备转移的火炮被轰了个正着,当场爆成了一团废铁。那些飞舞的零件将措不及防的日军砸的叽里呱啦的怪叫。

    不过在爆炸声中,他们的惨叫被淹没。

    “轰!轰……”这是日军堆积在旁边炮弹箱里的炮弹。被击中后当场殉爆!爆炸引发的气流吹起了成片的尘土,威力直接掀翻了周边的火炮。

    而方圆数十米的日军全都被波及到,已经被炸成碎尸块的被轰上了半空。那些还没有死的却在被爆炸声淹没的惨叫声中被撕裂成了一堆碎肉。

    残破的手脚飞的到处都是,而那些本来用来拉火炮的骡子和马也被轰的四处奔逃。

    在山丘之上,乌鸦们冷静的看着这处炮兵阵地的情况。一点点小心翼翼的计算着日军的损失,和他们在做一样事情的还有另外两个小组。

    张彦在淞沪的任务完成之后已经撤回了东三省,官复原职。但他们留下来了两个小队组成乌鸦南京特别行动队,并交由霍庆云来指挥。

    现在霍庆云手上有着三个乌鸦小分队,每支队伍都能够独立作战。这三支队伍被派遣出来,搜集和观察日军的阵地。

    “评估……本处坐标日军之炮兵阵地攻击效果完全。不完全统计击毁、杀伤力在80%以上……”一边用着望远镜观察,这名观测的汉子一边沉声道。

    边上另一位观测手一边记录,不时也抬眼用着手上的望远镜看去。

    此时,炮击已经结束。边上的日军守备中队凄厉的大叫着,让人赶紧进入炮兵阵地进行救助。而为了避免被发现,这几个汉子收起了望远镜悄然的撤离了此处前往预备好的安全区域内修整。

    他们的任务不是直接进攻。而是为进攻部队提供各种数据。

    “混蛋!!这些该死的支那豚是怎么找到我们的炮兵阵地的?!”松浦淳六郎中将在自己的指挥部里大发其火,他拉开了自己的衣领低吼道:“让下面的人在炮兵阵地附近搜索!我怀疑他们已经潜入了我们的阵地处!必须仔细搜索!”

    “哈伊!”副官大声应道,随后转身出去传达命令去了。

    松浦淳六郎中将的直觉很准确,他毕竟也是日本陆大的高材生是以三两下便估算出了最有可能的事情。超过八成的炮兵阵地遭到炮火袭击,如果没有精确的坐标提供对面部队的火炮怎么会那么精准?!

    松浦淳六郎中将的脸色阴晴不定。对着发令完毕回来的副官便道:“给亲王殿下发报,13日晨,我部进攻部队十辆坦克及一个大队遭受到敌军的重炮袭击。随后,支那部队以重炮袭击我部之炮兵阵地。然。据我部线人汇报支那部队之指挥官已经撤出南京,根本不可能发动大规模炮击……”

    “是以下官以为,此事内情定然不简单!还请亲王点写给予战术指导……”一口气说完了这些,副官将记录下来的话交给了松浦淳六郎中将。他看了看没有问题后签名让副官前去发报。

    “突突突……轰!轰……”此时,冲到了阵地前的日军遭到两侧的院子里发出了致命打击!掷弹筒,可不仅仅是日军会用。国防军也会用!

    抛射的手榴弹疯狂的砸向了日军,这是套用日军的战术方式。上来就是一顿掷弹筒抛射的手榴弹。然后就是轻重机枪的扫射!

    而日军虽然经常使用这种战术,自己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会遭遇这种战术!措不及防之下便躺倒了一半的进攻人手。

    “突突突……砰!砰!砰……”队伍里配备的狙击手也开始发挥自己的威力,他们首先在照顾的便是日军人群中的机枪射手和掷弹筒携带兵。

    而被重机枪交叉扫射的日军一时间被压的抬不起头来,随即而来的狙击更是让他们失去了重机枪和掷弹筒的火力支援。

    这些突入进来的日军只能是被压着打,不断的被消耗战斗人员。

    “马鹿!让他们撤下来!”松浦淳六郎中将举起望远镜便看到了自己进攻的中队被压着打的情况,咬着牙狠声道:“该死的!这是哪支部队?!肯定不是原来的南京守备部队!混蛋!混蛋!”

    虽然松浦淳六郎中将并没有和国防军交手过,甚至从来没有接触过但这并不妨碍他判断出对面的这支部队是不下于日军的一支精锐作战部队。

    甚至,松浦淳六郎中将隐隐觉得这支部队比之普通的日军师团更加的精锐!

    他们的火力布置、攻防设置都极为精巧。而且对于日军的战术很是熟悉。抛射掷弹筒和使用轻重机枪做火力压制,步兵提供精准射击这一向是日军的作战战术。

    但对方显然也会使用这种战术,他们更为巧妙的利用了地形组成了交叉火力封锁了死角。同时辅以精准的射击一下子就敲掉了日军的重机枪和掷弹筒。没了这两个做重火力支援日军基本就失去了强攻的能力。

    在对方的交叉火力之下,不撤下来只能是逐渐被消灭掉。

    当这支日军中队撤下来的时候,能够站着的不过是刚刚冲锋时候人数的三分之一。看着凄凄惨惨的队伍,松浦淳六郎中将叹了口气。

    国防军!最初,松浦淳六郎中将的脑子里冒出的是这个名字。但随即被他自己否定掉了,东三省距离南京十万八千里,路上还有京津地区的日军驻守他们怎么能杀到这里来?!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除去国防军松浦淳六郎中将实在想不到谁能够如此的熟悉日军的战术并运用的如此精妙。

    “去查一下,对面的支那部队隶属什么军团。还有,问问我们的线人守备南京的部队哪支最为精锐。”既然不可能是国防军。那么松浦淳六郎便觉得自己应该找出来对手是谁。

    和完全不清楚的对手作战实在是太难受了。“哈伊!!”副官应了一声,下去询问那些“线人”去了。

    而打退了日军进攻的国防军部队并没有继续守在阵地上,这些和日军厮杀了不止一回的老兵们知道日军最为擅长的便是火力覆盖。

    如果不及时撤出阵地,那么日军会用自己的炮火直接把这里轰成废墟。

    “嗡嗡嗡……”果然,没一会儿日军的飞机便杀到了南京上空。他们盘旋了一会儿便肆无忌惮的开始了低空飞行,同时飞机上的炸弹“啾啾啾……”的不断往下掉。

    “轰轰轰……”早在日军的飞机杀来的时候。国防军便组织了所有人包括刚刚加入的那些前南京守备部队隐蔽了起来。

    日军找不到轰炸目标。只好在刚刚松浦淳六郎提供的坐标位置附近扔下了炸弹并用机载7.7MM机枪一阵狂扫而后扬长而去。

    另一方,朝香宫鸠彦王在自己的指挥部里皱着眉对着几个参谋沉声道:“纳尼?!支那的部队中还有运用重炮的部队么?!我记得他们的重炮在开战之初不是被我们击毁了吗?!哪里还来的重炮?!”

    朝香宫鸠彦王点着桌子上松浦淳六郎发来的电报沉声道:“松浦这个人我知道的,在陆大的时候便以严谨著称。他既然发来了这种电报,那么肯定是有所根据的。而且。损失了超过八成的炮兵部队这份责任很大哪!”

    几个参谋都不吱声,事实上他们接到电报的那一刻和刚刚松浦淳六郎脑子里闪过的想法是一样:国防军!

    但随即他们自己也觉得很荒诞,东三省距离南京真的是千山万水。路上一路皆有日军的部队在驻守。一支部队过境,难道会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吗?!

    可是,除去国防军之外还能有哪几支部队能够和帝*队抗衡呢?!他们实在想不出来,英美列国是不可能插手的。

    但仅仅凭着南京的部队,这几个参谋都嗤之以鼻!从淞沪打到现在。他们觉得一年内歼灭南京方面的主力并非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南京的部队战术、战略陈旧不说,武器相比起日军简直差了不是一个时代!还有兵员素质,训练程度和文化程度等。

    可以说,在日军的参谋们看来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只有东三省的那位猛虎,才是他们最终的对手。余者,不足为虑也!

    “亲王殿下,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是我们能否让人查探一下国防军现在的情况?!”思虑了良久之后,其中的一个参谋一咬牙。对着朝香宫鸠彦王便道。

    “说心底话,属下觉得在支那除去那位猛虎之外基本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是我们帝国的对手。即使是英美,凭着他们在支那的少量兵员。也无法和帝国正面作战。”

    这参谋的话倒是引起了朝香宫鸠彦王的共鸣,他点了点头沉声道:“让情报科去调查一下,顺便致电给松浦君。就说情况我已经知道了,让他暂缓进攻等待消息。”

    “哈伊!”参谋站了起来大声应道。朝香宫鸠彦王低着头一言不发,他虽然也不太相信那位猛虎会派人来到南京。

    但事实上日军的消息渠道已经证实了蒋中证的确下达了撤退的命令,甚至南京守备司令唐生智都已经撤到对岸去了。

    那么究竟是谁在组织防御?!又是谁在阻挡部队的进攻?!

    南京阵地外,日军的战斗机飞走之后所有人又钻了出来。枪声渐渐的平息,那些原本还有些怀疑的原南京守军们这下是彻底的服气了!

    日军坦克打过来,他们连坦克都一起轰掉!日军开炮轰击,他们就轰掉日军的火炮。小股部队冲锋。三两下就收拾了。

    这战斗力,就算他们说自己不是国防军这些汉子们都不信!

    “嘿嘿……排长!你给我说说你们打仗的事儿呗!”顾大旗是第一个报名参加的,他胆子最大。现在见到了国防军的这种作战方式钦佩不已,这汉子讨好的对着带领他们一起干活儿的排长笑着。

    “说说也成!不过你小子手上的活儿也别少干。”这排长呵呵的笑着道:“这些可是要命的家伙,咱这次是砸了鬼子的炮。但没一会儿他们就能送上来新炮,工事不牢靠那是会死人的!”

    顾大旗肃然的点了点头:“排长!我知道!放心吧!您给我们说说呗……”

    这排长也不矫情。一边干着活儿一边说起了自己的战斗经历。这排长叫章冠宇,是南京特别指战团一连三排排长。

    “你们排长我是没赶上好时候啊……”章冠宇一开口是感叹着道,顾大旗等人还以为他要说自己生在战争中不好的话的时候,章冠宇却道。

    “九一八那会儿,你们排长我在北京上学。早年间本来我就想加入当时总司令的第三军团的,可家里愣是没答应!给拦住了,后来九一八我楞是逃出来了。可加入的时候,这九一八都打完了!这可后悔死我了……”

    章冠宇的这一番话,直接让这些老兵痞们大跌眼镜!这……这排长想的就是赶趟打仗啊!赶不上还后悔了,原来是后悔这个啊!顾大旗等人哭笑不得。

    “我们司令知道不?!就是洋鬼子们叫‘远东之虎’的屠总司令,我还亲自见过一面呢!”章冠宇没一会儿就眉飞色舞了起来。

    而听到他竟然亲眼见过屠千军,顾大旗等人的兴趣又被提起来了!纷纷停下了手上的活儿,对着章冠宇道:“排长,你亲眼见过总司令?!他高壮不?!嘿!说书的都说他三头六臂呢……”

    “那群狗日的,净会埋汰人!三头六臂的那能是人么?!”章冠宇对顾大旗的话嗤之以鼻,哼道:“不过这咱们总司令倒是很高大,年纪也不大。算起来现在也就二十来岁呗!”

    “这么……这么年轻?!”顾大旗倒是有些不信了,他们部队里哪怕再年轻的长官都三十多岁了。公子哥儿、少爷也不是没有。但都是挂着司令部的虚职。

    可屠千军的名气太大了,又是救灾又是打老毛子还数次击败了日本人!那说书的都把他说成神了都。听到他年纪这么小,顾大旗等人一时间不敢相信。

    “干嘛呢?!干嘛呢?!赶紧干活儿!”章冠宇对着顾大旗等人便是一阵的叫骂,顾大旗等人这才回过神来抡起了镐铲。

    “本来总司令年纪就不大,不过人倒是很和蔼。我们出来前他还和我们一块儿吃饭来着,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在我们师的食堂里吃了一顿。唔……平常菜,猪肉炖粉条。”

    “哗~~”顾大旗等人一下子就炸开锅了,猪肉炖粉条这还是平常菜?!就是个营长,也未必能顿顿吃肉啊!

    “大惊小怪!咱们国防军顿顿有鱼有肉,大碗的白米饭随便吃!”章冠宇对自己麾下这些崽子们恨铁不成钢的道。

    “吃饭的时候别跟饿了半辈子似的给我丢人,知道不?!还有以后记住了!你们有军饷,每月底发!不拖欠,但谁要是敢给我偷鸡摸狗吃喝嫖赌的祸害老百姓,老子抽死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