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六章 战果说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心怀着对顿顿大白米饭有鱼有肉的憧憬,顾大旗他们没有人偷懒。一个个的都下了死力气干活儿,连排长的故事都没心思听了想的就是一会儿吃晚饭的时候大吃一顿!

    一时间,战场陷入了极为诡异的平静。犹豫情况不明,日军暂缓了对南京的进攻。颜成翰则是指挥着部队不断的加固工事,并修筑防炮洞。

    刚才一阵的枪炮声和传来的胜利消息,给予那些等待撤退的原南京守备军们震动很大。一部分抱着怀疑心态的士兵开始停住了撤退的脚步。

    现在在南京城内能够作战的部队大约在十万人左右,还有着数万人的伤员。这些除去一部分是粤系、川军部队之外其余的皆是德军师。

    可惜的是,兵员抓来的壮丁也不在少数。这里面掺杂了至少四万余人的壮丁兵,都是被抓来的根本无心战斗。

    一些人的心思开始动摇,最开始的时候和顾大旗一起选择加入部队的不过是两万余人。这还包括了伤员。

    但现在,逐步的有士兵试探的去询问自己能否加入部队了。胜利的消息传来,选择不撤加入到老兵一下子激增到了五万余人!

    虽然他们怕死,但他们更渴望胜利!赢一次,哪怕是一次死了个甘心。

    “若是上峰不惧,吾等何惜死呼……”这便是大部分当时抗战将士们的心态,可惜的是他们的血泪换来的却是出卖。

    日本曾有记载,在撤退之前南京的守备部队几乎全都是在拼死的抵抗。甚至逼得好几个师团长差点剖腹,可上峰的命令和不顾一切都逃命导致的是整个军队的溃散。

    一夜之间,那些原本拼死的部队不见了。日军冲入城去看到的不过是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畏畏缩缩的残兵败将。

    这却是谁之过也?!谁让这些将士们的血白流了,是谁让他们流完了血却还背上骂名?!

    数十万条性命,一个命令。不守而撤的骂名,还有韩复榘在被审判的时候的那句:济南丢了我的责任,南京丢了谁的责任?!

    不过现在的这些汉子们没有在想这些。他们看着一脸盆一脸盆的大块五花肉口水就差滴下来了!还有那热气腾腾的白米饭,顾大旗看着这些欢喜的差点跳起来!

    那眼珠子直勾勾的望着那五花肉,拔不出来了!这时候顾大旗的心里啥都没有,就记挂着那一盆盆的五花肉!恶狠狠的想到。排长说了大米饭随便吃。我一会儿要吃十碗!不,吃二十碗!

    “瘪犊子玩意儿!别给老子丢人,站直咯!!”顾大旗的模样让章冠宇一阵愤怒,尼玛这是给老子丢人呢!没见过肉啊!

    “排长,我饿……”顾大旗依然看着那大片的五花肉,口水滴答的道:“我和鬼子在雨花台打了好久,弟兄们差不多都死光了。鬼子的炮厉害。我们的饭菜都送不上来。”

    “好容易下来了,可传来的消息说要撤。我就傻乎乎的跟着一起走了,想找吃的都没找着……”

    听着顾大旗的话,章冠宇沉默了。良久后深深的叹了口气,道:“一会儿好好吃!但别吃太饱,晚上咱还有活计要干!”

    活计?!当兵的能有什么活计?!那肯定是要冲阵了,上阵杀敌顾大旗自问从来不落人后,却见他狠狠的点了点头对着自家排长便道:“排长您放心!我老顾不打出个人样来。你骂你祖宗!”

    章冠宇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时候却见团长颜成翰肃然的缓步走了进来!随即传来了一声怒喝:“起立!”

    “刷~”所有人顿时都站了起来,这一下子就看出国防军士兵和这些南京守军的区别了。只要是国防军的将士。全都腰杆打的笔直神情肃穆!

    颜成翰走到了一张桌子前,这张桌子和其他桌子的菜没有什么区别。蛋花汤、大块的五花肉炖粉条,酸菜鱼和一个炒青菜。

    “请坐!开饭!”颜成翰说了这么一句之后,所有人都坐下了。然后一声不吭的开始吃饭,没见过长官和自己一起吃饭的顾大旗傻乎乎的看着一个大团长就这么端着饭碗吃着和自己没啥差别的菜突然间说不出话来。

    顾大旗最大的,不过是和排长一起吃饭。排长的碗里多几块肉,而他的碗里不过是粟米麦皮饭。但当时老顾已经觉得这排长很不错了,至少肯和他一起吃饭。

    那团长进来的时候,排长就跟他说了这是咱们团的团长。顾大旗看过去,却见颜成翰一如边上的战士一般。就着桌子上的饭菜便是一阵的大嚼!

    而边上的那些战士们似乎觉得这稀松平常,该吃还吃一点儿也没有任何不同的反应。顾大旗缓缓的低下了头,不知道怎的他觉得自己加入这支部队或许是自己最幸运的选择。

    却在此时,顾大旗见一碗大白米饭被推到了他的面前。他抬起头一看,却是排长章冠宇那张笑脸。

    “吃的饱饱的好杀敌,别到时候没了力气砍鬼子!”顾大旗狠狠的点了点头。端起米饭来便大口大口的吃。

    章冠宇笑着将一大片的五花肉夹到了他的碗里,然后给几个抹着眼角的汉子也分了些菜。转过身去橱窗那里再打了一盆子的猪肉粉条。

    一顿饭吃的很快,三两下便吃完了。桌子被清理干净,但似乎现场的将士们还没有要走的意思。颜成翰缓步走到了橱窗那里看着下面的众人沉声道。

    “这些饭菜,是东三省老百姓们一粒一粒的给咱们省下来的。这猪肉,你们身上的衣裳都是东三省的老百姓们给咱们捐的!”

    “吃着老百姓给的粮,穿着老百姓给的衣咱得对得起这身衣裳这口粮食!”颜成翰说的是大白话,没有一丁点儿南京将领那种文绉绉。

    “废话我不多说了,今晚杀敌!你们的名字、家里人全都记录在案!战死了,家里人我们东三省负责了!我颜成翰在话就撂这儿了!有我一口吃的,不叫他们饿着!要做不到,叫我在战场上死无全尸!断子绝孙!”

    “你们说你们是汉子,老子不要听!战场杀一个给老子看!”颜成翰说话极为不客气,狠声道:“拿着鬼子的人头,跟老子说话!解散!”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些原南京守军的将士们顿时炸开了锅了!一个个摩拳擦掌的跟自己的排长报名,能够留下来的几乎都是骨子里血性十足的汉子。

    这团长说的有理,吹一万句狗牛不如战场上提一个人头!杀出来的才是真本事,而各级排长在国防军里早就习惯了这种动员方式。

    让下面的人自己先行选出最能打的人,要求很简单:至少参加过淞沪和南京两次大战,有过击毙日军至少十人的经历。

    这一下子便刷掉了一大半的人,将士们嘟嘟囔囔的抱怨自己没资历。耷拉着脑袋走一边去了,这里都是自己的弟兄自己战场上什么表现、参加过几次大战都一清二楚做不得假。

    三两下,下面的排长们便拣选出来了六千多人参加这次的行动。其实直到现在这些国防军的汉子们对于自己竟然扩军到了近十万人颇为不适应。

    还好这三千四百余人都是国防军内的精锐,就算是普通战士担任一个班长、排长都还不是问题的。这里的排长全部都曾进入过东北国防大学士官学校里进修,下级指挥作战和思想工作算起来也是得心应手。这才没有手忙脚乱。

    这些国防军的汉子们都是打仗打老了的人了,什么水平过过手就知道。这处食堂原本就是守备部队的军营,外面让四处临时修建了靶场。

    出来过了一下手,开机枪手上过几招基本什么水平心里都有了底。

    六千多人被编入了直接行动队,他们被分开组队在各自的排长的带领下领取了冲锋枪、轻机枪和手榴弹等武器。

    由于他们不会使用爆破筒,是以只好由国防军的老兵们来使用。到时候再教他们吧!大致给他们讲解了一下掷弹筒,告诉他们日军是如何使用的后这些掷弹筒便回到了老兵的手里。

    掷弹筒这玩意儿经验很重要,没打上百多发你要保证命中率是很难的。在领取了武器之后,这支加上老兵总计八千余人的部队被分成四支每支两千人。

    在归来的乌鸦们的带领下通过开辟的安全通道向着日军的阵地潜行而去,握着新枪顾大旗很是激动!这玩意儿好像就在唐司令长官的司令部见到过警卫拿着。

    这可是好玩意儿啊!顾大旗的腰上还别着几个手榴弹。这些都是甜瓜型的手榴弹,是国防军为了掷弹筒而改造的。

    看着自己的排长背着一条条的铁管子,顾大旗便是一阵钦佩!排长刚才跟他说,这铁管子很是厉害!一炸那就是十几米,厉害的很!

    而在拣选步兵的时候炮兵也被拣选出来,派遣到这个团的炮兵部队里学习国防军的火炮使用。整支部队严阵以待,静静的等待攻击的命令。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