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二章 劫住地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江苏镇江城外的一座小村里,传来了凄厉无比的惨叫。一队队的日军脸色狰狞的在村子里烧杀,燃烧的村子上空充满了日军那尖利的狂笑声。

    竹中和矢部是刚刚从南京的阵地上撤下来修整的,他们的中队在国防军的那次冲击之下基本溃散,死伤惨重。中队长当场战死,大队长重伤。

    不得已,他们只能是撤下来修整并等待日本本土发来的补充兵。为了“慰安”这些“勇士”他们被朝香宫鸠彦王特许能够在这里尽情的“享受”一切。

    一开始,竹中和矢部并不知道什么叫做“享受一切”。当带着他们的小队长演示了一番之后,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享受一切”。

    那户人家的男主人,被森本小队长的战刀斩杀。那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孩子,被挑破了肚子将肠子拉出来。

    而那家的女主人,则是在被森本发泄之后丢给了竹中和矢部。

    竹中和矢部由此知道了什么叫做享受一切,而森本对他们是这样说的:“支那的劣等人种需要我们帝国的优秀血统来改良,他们的存在不过是在浪费这个世界的资源和空气。清理他们,并将他们帝国化是我们帝*人的荣誉与责任。”

    “这也是朝香宫鸠彦王亲王殿下给予你们的荣誉,以奖赏你们在南京城下的英勇。”

    由此,竹中和矢部变成了野兽。他们彬彬有礼的邀请森本带领着他们来“享受”这一切,而森本则是欣然答应。

    而这里,由此变成了人间的炼狱。从南京撤下来的超过三百余的日本兵,赤红着眼珠子在这里疯狂的屠杀、强暴,尸首堆满了村子里的大街小巷。

    哭嚎和惨叫声,在那满是黑烟的上空盘旋不散。

    一个女孩儿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村子,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逃。能逃到哪里算是哪里,她爹已经被杀了。日本人将她爹的人头挂在了村口,因为她爹是第一个拿着扁担打破了日本人脑袋的人。

    因此,她爹第一个被用机枪扫成了筛子。她躲在家中柴堆后面的暗阁里。但因为房子被烧了她不得不逃出来。

    “哈哈哈……”夜枭般的笑声在她身后响起,那是竹中和矢部。当然,还有森本。这几天他们已经很是疲惫。是以他们不介意让这个年轻的女人在死前再被他们追一下。

    便当是游戏吧!

    林春花不断的跑着,但这一天以来仅仅吃了一个馒头让她的体力根本没有办法跟上。不过是跑了一阵,便“噗通!”一声跌到在了地上。

    “嘎嘎嘎……”竹中等三人笑的更是疯狂,他们向着林春花围了过来。那血红的眼珠子里射出狼一样的目光,林春花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绝望。

    “爹啊……”最后的叫了一声,林春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今天在村子里发生了什么她是知道的,这些畜生们做了什么她也是知道的。

    “竹中君,这个便由你先来吧!”森本脸上带着莫名的微笑,对着竹中道:“支那豚虽然是劣等人种,但他们的女人还是值得我们品味一下的。哈哈哈……”

    林春花依然闭着眼睛,她现在能做什么?!除去等待,她却又能做什么?!

    “那么,我便不客气了!”竹中嘎嘎的怪笑着,将上衣一脱眼中冒着绿光缓缓的向着林春花走去。在竹中身后的森本两人则是猖狂的大笑着!

    却在这一瞬间。整个林子里猛然的寂静下来!竹中等人一愣,一股寒意一下子从腰椎骨疯狂上涌没一会儿便传遍了全身!

    “呼~”没等他们做出反应,数个穿戴着花花绿绿的身影从草丛里扑杀出来!短小的黑色匕首。在一瞬间便将竹中的手臂“喀嚓!”一声整个卸下来!

    “喀拉~”一声,竹中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那下巴便被卸了下来!竹中惊恐的看着这花花绿绿的身影,这像极了神话里的山鬼!

    却见这山鬼麻利的将竹中的另一根手筋挑断,“喀嚓!”一声连着踏断了竹中的小腿!而竹中就这么发出“咕咕咕……”的声音翻到在了地上。

    躺到地上的时候,竹中看见了森本和矢部。他们比自己好不了多少,惊恐的瞪大着眼珠子看着身边那几个全身皆是绿草脸上也是一片绿色的人影。

    林春花此时瞪大了眼睛,便要大叫却被那踏断了竹中的山鬼一把捂住嘴巴。

    “别叫唤,我们是人。中国人。”听到这汉子的话,林春花的眼中总算平静了一些。这山鬼放开了手。林春花哇哇的便哭了起来。

    “村子里的人全都死了……赵家的大哥和嫂子,还有赵家的三儿……呜呜……全都死了……呜呜……你们怎么现在才来……”

    “我爹拿着扁担要挡住他们,被他们拿枪打死了……呜呜……”

    “村子里的大小媳妇都被这群畜生糟蹋了……我藏在家里柴房的暗阁才逃过去……呜呜……李家的小奇,被他们就这么那着刀活生生的捅死了……还给砍下来脑袋丢到路上……他才十岁啊……呜呜……肠子都被这些畜生拖出来了……”

    林春花就像是找到了亲人一样,哇哇大哭着将这一日所发生的事情全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这几个汉子安静的听着林春花带着哭泣的诉说。神情冰冷的就像是万年不化的坚冰!

    一个汉子将林春花扶起,随后打了一个呼哨。这个呼哨听起来就像是林中的鸟儿在鸣叫,但只有有心人才能够听出似乎频率有些不太一样。

    而在这声鸣叫之后,数个身影悄然的出现在了这里。

    “把这丫头带走安顿好,然后我们去村里做事。”这汉子面目冰冷。声音低沉:“把她送去‘安洞’。然后你们带着设备回来。”

    “是!!”这几个身影肃然的对着这汉子行了一个礼,林春花看着这似乎有些像是军队里的礼。因为她爹曾经从过军,闹过辛亥。

    但没等她多想,那个下令的汉子便一挥手带着几个人便消失在了树林里。

    “你们……你们是哪里的部队?!”林春花这时候缓过神来了,那汉子看林春花缓过神来了笑了笑。

    “我们是国防军,东三省国防军!”

    小村里依然冒着黑烟,日军依然在肆无忌惮的狂笑着。但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这空气中的血腥味似乎多了一股不太一样的味道。

    “喀拉~”一个日军的下巴被卸下来,他惊恐的望着那涂着一片土黄花绿的脸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声响。

    他的手脚已经被卸下了关节,怪异的扭曲着。他感觉到后背一阵钻心的疼痛,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住的脚。

    他在颤抖,因为这几个身影刚刚闪出来的时候用着如同风一样的速度刺入他们中间。一瞬间七八个人都翻倒立下去,他看见自己的小队长不断的在呕血。

    扭曲的下巴让这个小队长连惨叫都发不出来,而这些动手之人显然对于自己的手段极为有自信。甚至都没有多看他们一眼便自顾自的闪身离开。

    这个小村子有着三百余撤下来的日军,但看着这些汉子们的手段或许不用一个小时这里的日军都将被清理干净。

    而这里军衔最高的。是尾上美津少佐。现在他正狂笑着从一个双目无神年约二十上下的女子身上站起来,而在那女子身边则是一个被砍断了手脚绑在梁上的男子。

    “哈哈哈……在她们的男人面前将她们凌辱,这才是最好的享受啊!”尾上美津疯狂的大笑,而他身边的几个日军也在狂笑!

    “这是陛下和朝香宫鸠彦王亲王殿下给予我们的恩赐,天皇陛下板载!”

    “板载!!”这些日军们疯狂的呼号着,尾上美津随后冷笑着道:“把这个男子杀了吧!在这个女人面前杀掉她的男人,这一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吧?!哈哈哈……”

    “嘎嘎嘎……”所有人都在狂笑,一个日军迫不及待地“噗哧!”一刀刺入了这个男子的脖子!那鲜血顿时喷涌了出来,这男子张开嘴似乎痛的想要叫。

    但他的舌头已经被挑的血肉模糊。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哈哈哈……”这引来的是日军又一阵的狂笑,另一个日军拿着刺刀“噗哧!”一声刺入了男子的肚子,搅了一下竟然把肠子抽了出来!

    “哦~管野。你真是一个会享受的人!这个支那女人,我便让你先来享受吧!”尾上美津显然极为享受这个叫做管野的士兵的动作,哈哈大笑着道。

    “哈伊!多谢少佐!”管野闻言却是按奈不住了,拉下裤头便向着那双眼无神的女子嘎嘎怪笑着走去。

    “轰隆~”却在这个时候,数个身影一下子撞开了大门冲了进来!甚至这几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几个身影已经拿住了管野等人!

    尾上美津惊愕莫名,但惊愕未去随之而来的却是钻心的疼痛!

    “喀嚓~”数声闷响,他的手脚竟然被尽数折断!

    “马鹿野郎!!你们是谁?!竟然敢对我大日本皇军如此,等我的部队赶到我要将你们枭首!!”尾上美津痛呼着。大声怒吼。

    但这几个人并不理会尾上美津,一个看起来似乎是领头模样的汉子拿出来一个本子后点了点在场的人数。随后从尾上美津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军官证,沉声道:“三百二十三人,看来我们已经收拾完了。问他一下,其余人都关在哪里。”

    一个汉子点了点头。转过身对着尾上美津沉声道:“这个村子其他人都关在哪里?!”

    “马鹿!你们不要想我屈服,你们这群该死的支那豚!你们迟早会死在帝国的手上,卑贱的支那豚,无用的废物……”

    “喀嚓!”那领头的汉子也看出来尾上美津在骂人,他极为不耐烦的一脚将尾上美津的手臂踏断。顿时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这时候探着那被剖开了肚子男子鼻息汉子转过身对着那领头模样的男人沉声道:“霍头儿,这男的死了。那女的……我估计应该是疯了。”

    这男子,赫然便是霍庆云!却见霍庆云闻言后不再询问,一脚踩住了尾上美津那被踏断了手臂听着他的惨叫声“啪嚓~啪嚓……”的一根根掰断了这尾上美津的手指。

    “啊~~~我说!我说!我要求战俘待遇!我要求不受虐待!否则我将投诉国联……”尾上美津在惨叫中竟然用着结结巴巴的中文大声求饶。

    霍庆云裂开嘴一笑,轻声道:“不是不会说人话么?!那就不要说了。来!我们继续……”

    霍庆云说着,捏住尾上美津的几根肋骨“噗……”的闷响着便将那肋骨捏的粉碎!尾上美津的惨叫声惊天动地!

    而霍庆云仅仅是微笑着,拿过边上的枪托“喀嚓!”一声砸在了尾上美津的脚趾上,仔仔细细的将十根脚趾砸断后,霍庆云拿着那黑色的匕首划开了尾上美津的手臂。

    “哧~~哧啦……”霍庆云的依然微笑着,但在尾上美津看来霍庆云便如同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

    因为,霍庆云竟然划开了他的手腕然后硬生生的将他的手筋抽出了一半!要知道,手筋被割断那是会收缩的。但霍庆云竟然可以抓住那手筋还硬生生的扯出来半截这是何等的疯狂。

    “我说了!我全说,这个村子里还有八十多个女人,她们全被关押在村子中央的庙里!”

    当疼痛变为刻骨的恐惧的时候,尾上美津的心理终于崩溃了。原本不甚流利的中国话说的是那么的清晰。

    霍庆云对着身边的汉子使了个眼色,这汉子会意的点了点头冲出了房间。

    一个汉子沉着脸色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这个双目无神的女子披上。正想将她扶起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女子的脚被打断了!

    “畜生!!”这汉子一声怒吼,转过身去喀嚓一脚将一个日军的肩胛骨踢了个粉碎。这日军惨叫一声,晕厥了过去。

    霍庆云带着人一路小跑到了村子中央的那座庙前。当他们打开庙门的时候一股从丹田中喷发而出的怒气顿时让他们的双眼再次发红!

    那些庙里的女子,没有一个是有衣服穿的。她们或是手脚被打断,或是胸被割去。凄惨的不成人形就这么如同畜生一样的被关在了这里。

    几个看不出年纪的女子。她们的手脚皆被砍断。胸前也被割去,眼珠子被挖出来耳朵也被削掉了。这几个女子被当成垃圾一样的丢在了庙里的桌子上,一个身上的血已经发黑看起来死去良久。

    “给她们穿上衣服……带她们到村里的操场上……”霍庆云转过身去不欲再看,声线颤抖着道:“把我们组的崽子们叫来,让他们见见这些畜生是怎么祸害我们的兄弟姐妹的……”

    “是!!”一个汉子沉声低吼道,随即转身出去。

    没一会儿,霍庆云一行人便集中在了操场上。那里堆满了日军的士兵,这些日军并没有死去。他们被割断或是打断了手脚,卸去了下巴就像个蛆虫一样的在地面上蠕动。

    而这时。送林春花走的那些乌鸦们也已经赶到了。看到了这个村子里的情形,所有人顿时被愤怒所充满!

    随着滴滴滴的发报声,新从东三省过来的乌鸦们缓缓的向着这里赶来。然后,他们在其他乌鸦的老队员们的指挥下对着整个村子的情况进行了拍摄。

    包括了照片,包括了影像。一桩桩、一件件的惨事摆在了他们的面前。被剖开了肚子的孕妇和她那被摔死在地上踩的血肉模糊连着脐带的婴儿,被砍断了手脚挖去眼珠舌头割去了鼻子耳朵的人头……还有,那整个村子里满地皆是的尸首……

    “这些畜生做了什么,我相信你们已经看到了……”霍庆云对着这些乌鸦们冷然道:“该做什么,我相信你们应该清楚。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让他们死的太轻松!”

    “是!!”愤怒的杀气,发自内心的愤怒让所有的乌鸦们如同一座喷发的火山!

    “不!你不能这样做!我要求战俘待遇!我要求你执行《日内瓦公约》……”尾上美津惊恐的惨叫着,但霍庆云连理会都懒的理会他转身走到了一把椅子面前看着这些乌鸦的崽子们的动作。

    这些乌鸦的崽子们并没有让霍庆云失望,一个乌鸦面无表情的走到一个日本兵的身边在那日本兵惊恐的眼神和“咯咯咯……”的叫声之下麻利的将这日军的衣服脱光。

    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和霍庆云一样的黑色匕首,由脖子开始这乌鸦轻轻的划开然后捏着破开的皮一层层的将那日军的皮和身上的肌肉分离开。

    这时候,所有日军们终于感觉到了恐惧!日本也笃信佛教,这些日军中的一些人也曾看过佛经。他们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正法念处经》的一句话

    “设使杀害一有情,一中劫住于地狱。”

    这里,他们造就了地狱。而他们,现在开始无论身前死后,都将活在地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