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 乱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完整的人皮,看得人寒毛乍起!血淋淋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中,浑身是血的那个日本兵并没有死去。他的眼皮也被割掉了。

    被卸掉下巴的嘴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一种发自于内心的恐惧在心底里蔓延!被扔在地上的竹中看着那浑身血淋淋却惨叫都发不出来的日本兵恐惧的浑身颤抖。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被他砍去了头颅的老人,那老人是被机枪打死的。因为老人的扁担舞起来直接砸碎了一个日本兵的脑袋。

    所以,他被机枪打成了筛子。是竹中割下了他的脑袋,他还记得哪怕是死了那老人眼中的愤怒。这愤怒让竹中不得不挖掉那老人的眼睛。

    但,这种愤怒的眼睛竹中现在挖不掉了。因为他现在动不了了,而且这些眼睛的主人正在一点点仔仔细细的将他同僚的皮完完整整的剥下来。

    国防军最早的成分,少不了胡子。是以他们对待敌人的手段,透着一股浓浓的胡子味道。比如这位动手的汉子,他所用的就是来自于胡子堆里专有的惩罚:活剥人皮!

    这技术掌握的人不多,因为要在保证剥皮对象不死的情况下将他全身都皮完完整整的剥离下来。这可是个技术活儿,还好乌鸦的总队长张彦有这门技术。

    而朝鲜的战事让他们有很多的机会实践这门技术。是以,现在这门技术被用到了这些日本兵的身上。

    “完整的日本人人皮,三等功一次!”霍庆云脸上依然笑着,笑的是那样的冰冷!尾上美津的下巴已经被卸去,“咯咯咯……”的发声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们不需要俘虏,因为他们没有投降。”霍庆云耸了耸肩膀,看着满是黑烟的天空道:“有人说自己投降了么?!我没听到,有人表示自己投降了么?!我没看到。所以,都是敌人。既然是敌人,那就应该去死。动手吧!”

    乌鸦嘿嘿的笑着,对自家头儿的无耻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帮子鬼子下巴被卸掉了。手脚不是被挑筋就是被打断,能举手投降或者是表示投降那才是见了鬼了。

    老乌鸦们都知道怎么回事儿,这是头儿在教训新的乌鸦崽子们呢!乌鸦的习惯,向来就是不对敌人留活口。这是创建之初便已经形成的无形规条。

    屠千军的那句话更是毫不隐讳的说出了这点:你们叫“乌鸦”,是因为你们所到之处必须是敌人死光之地!乌鸦是什么?!是去告诉他们,他们该去死了!

    新来的乌鸦们是经过了张彦等人精挑细选的,一个个都有着丰富的战场经验。不过最为严重的是,他们并没有敌后作战的经验。

    是以。他们被派来了此处既是一种锻炼也是和老乌鸦的融合。乌鸦们不可能仅仅在乌鸦里呆一辈子,根据国防军司令部和参谋部的命令老乌鸦们将会被叫回东三省组织一只新的队伍。

    这支新队伍的任务,便是前往日军的沦陷区进行敌后游击战。为此,他们需要学习组织、学习普通部队的训练和作战方式。

    四处已经凭借着自己深厚的资源优势,在敌后形成了一个张巨大的网络。但他们毕竟仅仅是情报人员,虽然有一定的作战能力但并没有指挥作战和敌后作战的经验。

    为了避免敌后游击队无谓的伤亡,国防军司令部及总参谋部经过讨论之后决定让老乌鸦们回归并经过一定的培训之后前往敌后组织部队,指挥敌后作战。

    但司令部和总参谋部并不放心这些新的乌鸦们的能力,因此便需要老乌鸦们对他们进行短期的培训。而实施的对象。便是这些日军。

    “喀嚓……”一个乌鸦的崽子冷笑着将这一个日军的手指骨折断,手起再落边是分筋错骨!霍庆云看着这人的手段,笑了笑道:“形意?!”

    “是!队长是八极。咱都知道。”这汉子憨厚的裂开嘴笑了笑,都是门里的走什么路数实际上一眼便看的出来。

    这汉子是形意老架,走的是形意老十二形。

    “车二师傅的?!”霍庆云再次笑着道,这汉子闻言肃然了!啪啪的最后两下将这日本兵的胫骨给拍碎后,躬身道:“正是家师,我奉家师之命前往国防军中效力。为求便是杀敌报国!”

    “梁俊贤……唔!不错!好好干!”霍庆云点了点头,都是练这个的一上手就知道本事如何了。这梁俊贤动手的时候霍庆云便在旁边看着,在他看来梁俊贤的手段已然是登堂入室。

    “嘿嘿……”梁俊贤憨厚的笑了笑,低下头来继续折腾那日本兵。不得不说霍庆云的目光极为毒辣。三百余山西形意门的弟子为抗日翻山越岭到了东三省加入国防军。

    而梁俊贤能够从三百多人中脱颖而出,已经证明了他本身就是这三百余形意门弟子中的佼佼者。

    武人,在和平时期难免有以武犯禁之事。可一旦爆发了对外战争,这些武人也是冲在第一线杀敌报国之人。

    诚然,他们中也有投敌卖国者。但极为稀少。不能否认的是,他们中有着大量的弟子传人在为国征战。事实上到了后世也是如此,军旅世家中不少人皆有着家传拳法又或是某门派辈份极高的传人。

    比如伍豪,他便随着形意拳、八卦掌大师韩慕侠学过。而鲜为人知的是杨虎城本身便是陕西红拳的高手,冯玉祥也有着红拳在身。

    不过十余分钟。这些日本兵便被杀了个干净。剥下来的人皮二十余张,其余的先是以分筋错骨的手法敲碎的骨头后,再挖去眼耳口鼻。

    至于他们的下半身,直接剁下来塞进了被卸掉下巴的嘴里。他们的人头被剁下,摆在了村子门口。

    一些则是被削尖的木头插进了直肠里,就这么挂在村口。这些人的手脚已经被断筋碎骨其余的五官皆被削掉。

    当日军的部队赶到这里的时候,看着满村的日军尸首心中一片冰凉!那些曾经猖狂的在占领区横行的日军们甚至有人止不住的“哇哇……”狂吐!

    被剥去了人皮的日军尸首,就这么被活生生的吊在村口。那些堆积成小山一样的人头,那些被穿透了直肠挂在村口耷拉着手脚的日军。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整个支援过来的部队不寒而栗!而最让他们恐惧的是,是粘着腥血写在了村口墙上的那副日文:

    杀我一人,灭你满门!既汝喜杀,吾自不惧!他日若登日本岛,灭尔满门筑京观!

    没有署名,没有称谓。但这些日军知道,这肯定是熟悉日军甚至极为熟悉日本的人留下的。这些日军来这里是做什么的,支援过来的长谷部中队长心里很清楚。

    其实之前长谷部还很是羡慕这种“奖赏”,但现在看来这是催命的符咒啊……

    其实不止是长谷部,在指挥部里收到了消息的朝香宫鸠彦王闻讯后手脚冰凉!他给出命令去“享受”的八个中队,再没有一个活人。

    原本被他认为是“低劣的、不敢反抗”的支那豚,现在反抗了!而且是反抗的那样的暴烈,一千多人的日军部队就这么悄声无息的横尸在自己的占领区内。

    这些人,究竟是人是鬼?!朝香宫鸠彦王满心寒意!

    “马鹿野郎!!让所有的守备部队出动,必须要找到这支支那部队!我要砍下他们的头颅来盛酒!!”朝香宫鸠彦王在暴怒和恐惧之下,一刀削断了自己的桌案对着副官嘶吼道!

    “哈伊!”副官不敢怠慢,大声应道。随后转身出去传递命令去了。而便在这一日,朝香宫鸠彦王的指挥部防卫加强。

    两个大队被调配到了指挥部旁边,专门负责警戒指挥部的任务。

    此时,第三舰队上传来的“嗡嗡嗡……”的战斗机轰鸣声。第3舰队司令长谷川清大将站在舰桥上冷然的看着那飞机飞起来,面露冷笑。

    “司令官阁下,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引起纠纷?!”在他的身边的参谋长杉山六蔵中将犹豫着道:“那毕竟是美国人的军舰啊……”

    “哼!美国人?!他们的大统领在发布那些该死的讲演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帝国的感受?!”长谷川清冷然的道:“我们该给那些美国佬一点教训,告诉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到底是谁在做主。那些陆军马粪被满洲的土匪吓到了,我们海军可不会被吓到!”

    长谷川清都如此说了,杉山六蔵只能是叹了口气。和长谷川清一起看着那缓缓飞去的轻爆机默然无语。陆军在上海、广东和福建的进展太大了,如果海军没有一点表现无疑会在军部和裕仁那里失分。

    这种失分,导致的很可能是军费被严重的削减。这是所有的海军将领们都不愿意看到的。

    此时,在长江上美国的“帕奈”号内河炮舰和3艘载有美国侨民的美孚公司船只在南京上游缓缓的前行着。它们的桅杆上挂着大大的美国国旗,而数架日军的战斗机缓缓的向着这里靠过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