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武汉风雨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三路军溃退了……”宋哲元看着山东发来了电报,叹了口气道:“第三路军总指挥韩向方在撤军的时候当场被飞机的炸弹炸死,总参议李荫轩重伤,参谋长刘书香重伤……”

    赶到天津的第二军团司令齐木登低声骂了一句,脸色很是难看。

    “齐司令,现在山东的局势已经是不可挽回了。各部失去了统一指挥,陷入了溃退。”说着,宋哲元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后怕。

    若是国防军在晚来两天,自己未必就会被韩复榘的下场好多少。虽然不一定会战死,至少部队溃退也是极有可能的发生的事情。

    韩复榘麾下的五师一旅,打到现在两个师基本就打没了。譬如李汉章的第七十四师,直接就打没了。现在整个七十四师活着的不知道有没有一百人。

    还有第八十一师师长展书堂,现在不仅部队只剩下了一个缺额三分之二的团自己也重伤昏迷不醒。

    第二十九师师长曹福林重伤,二十九师整整一个师剩下的人还不足一个营。

    谷良民的第二十二师,打到现在就剩下不足一个团。孙桐萱第二十师是唯一还算保持了完整建制的部队,但三个团加起来人数也不超过两千。

    韩复榘被炸死了,整个战线一下子陷入了溃退。孙桐萱和谷良民两人拼命收拢部队,这才算是勉强的把整个第三路军收拢了起来向着天津方向撤来。

    好好的一个第三路军五个师,现在全部加起来不知道有没有四千人。

    “撤过来吧……”最终齐木登只能是叹了口气道:“如果愿意,撤到东三省去。建制我们给他们保留,兵员、武器我们给他们补充……”

    这也是屠千军的吩咐,只要是抗日的队伍国防军将不遗余力地扶持。

    “他们的人可以到东三省国防大学里培训,仗这么打损失太大了。国防大学里的教授们,全都是实战出生。包括我们总司令都会去讲课,对付〖日〗本人不能蛮干啊!”

    齐木登的这句话倒是让宋哲元有些尴尬了,说实在话二十九军之前也有些蛮干的做法。不过现在正在改变。

    第二军团到了之后,除去接防之外还负责培训二十九军的官兵。所有军官走下火线,接受战地培训。同时观摩国防军作战。

    士兵们也撤下了火线,接受包括识字、军纪等国防军方面的教育。原本形同虚设的参谋部也在向着国防军的模式转变。

    宋哲元一开始还有着引狼入室的感觉,但再一看自己的职权未变加之子女等皆被安排去了东三省,饷银也给发齐了甚至一部分部队也撤到了东三省补充他这才放心。

    再差,也不会比跟南京混差吧?!宋哲元评定的军衔是中将,分到了一户小别墅。老妻来信说儿子在东北大学里上学,准备报考国防大学。

    这让宋哲元老怀宽慰,再一看龙云的几个儿子现在学习出来都能独当一面了老宋也想着自己儿子将来能够继承自己的衣钵。

    1885年生人的宋哲元现在都五十多岁了,加之战场上瞬息万变。搏杀了一辈子,不就是为了给后代留个念想么?!

    到了宋哲元这一步,子女安排成了他最关心的。解决了他的这个后顾之忧,老宋自然不介意自己的部队多一些国防军的元素。

    1938年3月5日,武汉蒋中证颁发通电:追封原第三路军总指挥韩复榘二级上将为一级上将。同时,勉励天津宋哲元部让他们继续抗战。

    而在宋哲元身后的河南汤恩伯部则是加强了军粮的收刮储备,并随时准备撤离。

    “局势糜烂啊……”在武汉的会议室里,蒋中证拿着电报叹气道:“这孙荫亭,大家看看怎么把他拉过来。要是让他投了国防军,对于我们则是很不利之事呐!”

    蒋中证的话并没有引起大家都讨论,这玩意儿怎么讨论?!韩复榘的重迫击炮团是怎么没了的?!还不是这位委员长调走的?!

    韩复榘麾下也就这么个重迫击炮团能够作为火力支援,这一调走对于战局的影响傻子用**看都知道。

    为什么宋哲元愿意放国防军过天津?!还不是己方装备烂的离谱,国防军好歹还支援给宋哲元一部分火炮和huā机关。

    国府方面可是屁的表示都没有,再说了现在第三路军都打残废了。要是换作国府肯定得撤编,人家撤到东三省去那才是保持建制的办法。

    两相对比,这投奔了国府的才是大傻子。

    实力不如人,还小肚鸡肠的斤斤计较恨不得把所有的部队都换成黄埔系再把所有人都整成〖中〗央军。这样的做法导致的后果就是一堆的人警惕国府。

    比如现在,戴笠传回来的消息显示阎锡山正在秘密的试图接触国防军。阎老西不是傻子,河南的汤恩伯那么大的动作人家会不知道?!

    〖中〗央军都准备撤了,要是日军杀过来山西阎老西自问是守不住的。为此,阎老西不得不去找国防军。毕竟现在整个国内,能够和日军一战者已经极为明显:只有国防军。

    阎老西混了那么多年,其眼光不可谓不毒辣。看出情势如何了,他自然会做出选择。反正武汉方面现在是自顾不暇了,如何做还不是看阎老西自己?!

    “委员长,现在不是孙荫亭一个人的问题。其实我们应该说是整个国府的问题,山西的阎百川现在的动作已经是很明显。我相信刘湘他们肯定也会有想法。”

    最终开口的,还是杨永泰。这也是无奈之举,除去他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好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这种丧气话。不然引来蒋中证的震怒,那可不是好玩儿的。

    “现在我们急需的不是拉回来他们。而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不然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国府的状况会越来越孤立,后果是什么我想我不说委员长也是知道的。”

    蒋中证脸色很是难看,其实杨永泰所说何尝不是他心中所虑?!可无奈的是自己的部队就是没有国防军的能打,这叫人莫可奈何。

    谁不知道打胜仗会赢得各种赞誉?!谁不知道,打胜仗肯定会让自己站在道义的制高点?!可问题就是,自己根本就打不赢啊!

    从蒋中证到整个国府,就没有人认为自己能够打赢日军。无他,淞沪一战直接将国府的底气全部打完。

    最为精锐的部队,甚至坦克、飞机全上了也不过是被〖日〗本人横扫的七零八落。一直不敢宣诸于口的伤亡事实上高达十八万人之多!

    这种情况下,你叫国府怎么能有信心和日军一战?!淞沪一战,这可不仅仅是〖中〗央军啊!甚至可以说是除去国防军之外整个国内所有最强部队的集合。

    但都打成这样,你让国府如何能够有信心和日军一战呼?!

    “李德邻哪里他怎么说?!有没有什么动作?!”蒋中证沉默了好一会儿,将话题转移开来。众人心中一叹,终究是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尤其是杨永泰,他的眼底里闪过了一丝深深的悲哀。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问题。哪怕是束手无策但只要是你下定决心去面对,问题总是可以解决的。

    可惜的是,国府不断的失败和东三省强势的崛起让蒋中证竟然渐渐的失去了面对问题的信心。或者说,蒋中证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问题。

    “李德邻那里变化不太大,国防军是有派人过去。但李德邻明显是想要借用国防军来提升自己部队的战斗力,被渗透的不算厉害……”

    来参加会议的戴笠沉默了一会儿,斟词酌句的轻声道:“但现在可以看到的是,李德邻的桂系和国防军的联系明显比和国府的联系要紧密……”

    众人一听这话,苦笑更甚。这虽然说的好听,但实际上还不是那李宗仁向着东三省靠拢过去的意思么?!

    从前的桂系可是连国府都不能小窥的角色啊,国府从来就没有能够渗透、压服桂系的那些大佬们。而如今他们竟然要向着东三省靠拢了,这叫国府情何以堪?!

    便在武汉的蒋中证等人在会议室里沉默的时候,几股部队缓缓的向着武汉形成了一个包围。剃着平头、留着两撇大胡子的松井石根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地图。

    边上的参谋长田辺盛武沉声道:“司令官阁下,我部已经对武汉完成了大包围。只需完成准备,便可以直接开战!”

    “哟西!”松井石根点了点头,沉声道:“这次海军在黄海吃了个大亏!虽然他们不承认,但这只要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却是我们陆军的好机会!”

    “田辺,告诉他们:全歼国府部队,活捉蒋中证!!”松井石根一巴掌拍在了地图上,上面几个血红的箭头直指武汉城!

    “哈伊!!”田辺盛武红着眼睛大声应道:“全歼国府部队,活捉蒋中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