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武汉之战(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武汉的会议开了一个晚上,蒋中证和在场的杨永泰、陈布雷等人闷头喝茶谁也提不出一个可行的办法。

    局势糜烂至此,神仙也无力回天。都知道怎么做可以让国府起死回生,可问题是偏偏不能这么做。

    比如采购武器,现在沿海基本都被占领了你就是采购也运不回来。比如革新弊端,都知道国府内贪腐横行但在座不少人本身就不干不净。

    你要真动手起来,整个国府没等rì本人打过来自己就先要垮掉。哪怕是东三省,在清理那批官员的之前也是经过了良久的准备并培训了一大批的替代官员。

    这才动手的,可现在呢?!国府首先是找不到那么多的人员可以替代,其次之一旦查处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蒋中证身边的人。

    这基本就是挖掉根基了,是以根本不可能这么做。但不这么做,还能怎么办?!改革之初,效果是看不出来的。

    但经历数年发展,东三省已经完完全全的崛起并一口气超过了国府。有时候蒋中证看东三省的发展也不由得新生羡慕,若是自己能够拥有那些产业又何须惧怕rì本乎?!

    但蒋中证自己也清楚这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国府里由他开始到下面的大部分官员都秉承的是:造不如买,买不如租。

    蒋中证这么想,是为了省钱。而下面的人这么想,是因为cāo作空间很大。其中过手的钱可以分赚一大笔!

    这已经形成了整个国府从上至下的潜规则,甭管是什么物资只要是到手的不刮下一层油来他们便不会罢手。

    好点儿的吃个空饷,心黑的军粮、军饷皆不发!全拿去黑市倒卖,这事儿本来就经常在国府内部发生。一两个月拿不到饷银,这是正常的。

    下面的士兵没吃没喝了,只能是动手去抢。抢完了之后,他们的名声自然是不好听的。于是只要他们路过,基本都有只会留下两个——兵祸。

    “一流的士兵、二流的军官、三流的指挥、末流的统帅。”约瑟夫.史迪威这句话可谓骂道是入骨三分,也无怪乎蒋中证对这位将军恨之入骨。

    约瑟夫同学不了解中国的文化,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这是又打脸又揭短,如何能叫蒋中证不恨你入骨?!

    不过约瑟夫确实也是被气的没办法了,国府这帮人基本就是拿钱做先锋,打仗磨洋工。

    蒋中证感兴趣的不过是美国的援助,然后就是怎么让非嫡系去送死。最后,就是不断的围困、剿灭赤sè。

    历史上蒋中证即使在对rì战争最困难的时候,依然让自己的心腹之人、力行社和复兴社“十三太保”之首、黄埔系“太子”胡宗南以四十万军队驻陕西,负责监视赤sè。

    约瑟夫曾经对此很是不满,他—再要求蒋中证把封锁陕甘宁边区的几十个师调到打rì本的战场上去。蒋中证的答复是“不准从陕西调走任何部队”。

    “桂林危急。……一片混乱。不言而喻,他们所想的一切就是向我们要东西。孙科要我们空运美国部队来。其他人要求武器。他们真正应该做的是枪毙委员长和何应钦以及这一帮的另一些人”,约瑟夫在1944年9月9rìrì记里这样写道,由此可见约瑟夫对于蒋中证的愤恨。

    而对于整个南京国府,约瑟夫恨的更是咬牙切齿。

    “与俄国人的英勇作战相对比,中国当权的一帮杀人犯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使他们自己和他们的组织永远统治下去。金钱、势力和地位是领袖们唯一关心的事情。yīn谋,诈骗、谎报军情,只要他们捞得到手的就拼命捞。……懦夫当道,贪污横行,走私偷税,愚昧无知……。”

    这是1943年史迪威看了一部名为《战斗的一天》的苏联电影后,记述在自己rì记里的话。史迪威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他在接触了包括地方军阀及zhōngyāng军部队后曾写了一封极为详尽的建议。

    建议中要求撤换那些不合格的将领,同时保证训练和军饷……等等。可惜蒋中证连看都没有看。蒋中证夫人倒是耐着xìng子看完了,看完后这位曾要求美国用原子弹炸自己祖国的夫人说了一句实话。

    “把头头脑脑都砍掉了,国府就什么也不剩了。”

    这便是国府的真实情况,指望这样的部队打赢仗还真不如指望rì本人手下留情。其实rì本人也手下留情了,至少《华北治安战》里便曾写不让chóngqìng被灭掉,这成为战争后期rì本人想要做的事情。

    是以,无怪乎后来战犯岗村宁次成为国府的座上客,也无怪乎汤恩伯先是为侵华rì军总司令冈村宁次辩护,认为其无罪,为“中国好友”。然后组织军车将冈村宁次等259名rì本战犯,护送上返回rì本的美国轮船。

    双方会泪洒别,心知依依。端的是一副不舍之态。果然“恩义无双大国府”,这份报答可谓是尽心尽力了。

    可惜的是,现在rì本人可没有这种类似的想法。反而是下定决心要彻底的干掉蒋中证的国府,随后让一个更听话的人上来。

    人已经找好了,现在就差让蒋中证赶紧去死。死个干净了,他们才能扶持自己人上台。最后,就是和国防军彻底的决战!

    “啾啾啾……轰!轰!!轰……”1938年3月6rì清晨,武汉城外传来了阵阵轰隆隆的炮声!

    国府布置在武汉简单的防线被炸的七零八落,正在开会的蒋中证等人大惊起身!这时候,却见一个军统的中校脸sè惨白的冲进会议室对着蒋中证凄然的道。

    “不好了!我们在武汉外围发现了大量的rì军,现在武汉……已经被包围了!”

    此言一出,会议室内一片哗然!rì军的部队不是在南京吗?!怎么可能跑来武汉?!还能将武汉包围住,这是什么概念啊?!

    难道rì军会神行术、隐身术不成?!千里迢迢的袭来,竟然谁也没有惊动。

    事实上这样的战例rì军不是没有做过,一直以来rì军便有闪击战的做法。曾经在马来的英军就被山下奉文以脚踏车闪击战的战术竟然以大约55天的时间占领整个马来半岛,同时以三万人俘虏了十二万人!

    而在中国,rì本经营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埋下的种子不计其数,参谋本部早已经在决定作战的时候便规划出了路线,同时让各地的种子配合。

    rì军jīng心准备,而国府却疏于防御。他们认为rì军在攻克南京之前,至少自己是安全的。是以本身虽然集合了大量的兵力,但都没有布置开来。

    这让rì军有了可乘之机,他们分散了部队同时由几个方向渗入行军最终直插国府的指挥心脏——武汉!

    “嗡嗡嗡……”空中的战斗机轰鸣着,向着武汉飞来!而蒋中证毫不犹豫的命令国府的战斗机立即起飞,升空营地。

    整个武汉城中防空jǐng报鸣叫着,各部机关撤入防空洞躲避。蒋中证等人也紧急隐蔽,同时致电各部立即回援打破rì军的包围圈。

    蒋中证看的很明白,rì本人这次是有备而来!目的就是一次xìng的将国府及其jīng锐部队击溃、歼灭!

    “娘匹希!戴雨农!!你是干什么吃的?!rì本人都杀到武汉来了,你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让你做情报,你到底做的是什么狗屁东西!!”

    在防空洞里,蒋中证对着戴笠便破口大骂!戴笠不敢吱声,对着蒋中证深深的一个鞠躬轻声道:“校长责备的是,雨农行事不周以致国府陷入危险罪无可恕!还请校长责罚……”

    边上的杨永泰见状,对着蒋中证劝解道:“委员长,此事倒是不能怪雨农啊!雨农的情报才刚刚组织了多久?!rì本人潜伏多年,肯定私下里有着不少探子。”

    “淞沪会战的时候,我们也不是吃了这个大亏了吗?!他们养了一群人,专门带路、指点工事。为此,我们损失惨重啊……”

    蒋中证铁青着脸sè不吱声,他刚才也是激愤过头了。自己作为国府的首脑,竟然被人围的像是个铁桶似的,还有着xìng命之虞。

    蒋中证不发火才有鬼,沉默了一会儿后蒋中证才对着戴笠道:“雨农,你先出去看看情况。告诉他们,必须打破rì本人的包围圈!不然,国府危矣!”

    戴笠大声应是,随后下去发报去了。

    “啾啾啾……轰轰轰……”天空中国府的战斗机和rì军的战斗机厮杀做一团,而尾随的rì军轰炸机对着预先规划的目标展开了轰炸!

    整个武汉,一片火海!大街上四处是惨叫声、呼喝声和爆炸声。所有部队紧急进入阵地,对着进攻的rì军严阵以待!

    到炮击、轰炸了半个多小时后,阵地前方传来了“喀拉拉……”的履带压地声!漫天的硝烟中,rì军的坦克展开了进攻!

    武汉大战,便在国府的还无准备和rì军的突然袭击中展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