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武汉之战(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七百五十二章武汉之战

    听的自家老爹如此说,屠千军不由得苦笑。但随即他便愣住了,因为费德莉卡缓步走进了办公室里。

    一直以来,屠千军都试图要拖延和费德莉卡的婚事。无他,上了战场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活下来。既然如此,何必拖累人家一个姑娘家呢?!

    但他没有想到自家老爹就这么把费德莉卡领到自己这里来了,这顿时叫他一阵的为难。

    “费德莉卡……”屠千军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一直以来他可以雄辩滔滔他可以杀伐果决。

    他可以面对日军的炮火、轰炸甚至暗杀,但他没有办法面对自己曾经对这个女孩儿许下的承诺。他说过会娶她,但他现在却想要食言。

    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这个女孩儿。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战争会越来越激烈。作为国防军的总司令,谁也不敢保证屠千军就肯定能够在战场上活下来。

    娶了她,或许留给她的只能是等待甚至可能等来屠千军阵亡的消息。他不想耽误这个女孩儿,这个女孩的勇气、她的美丽都让她配有更好的生活。

    而不是跟着一个朝不保夕,或许明天将会死在战场上的男人。

    “我曾说过,我会嫁给你。你也曾答应我将会娶我。”费德莉卡看着屠千军的眼睛,轻声道:“现在,我需要你实现你的诺言……”

    “费德莉卡,你得知道我很可能会战死。你嫁给我,等来的很可能是我死掉的消息……”沉默了好一会儿,司令部里的人皆自动的退出了司令部。

    将这里的空间完全的留给了这两位纠缠着的男女,东三省的诸人都知道屠千军对于费德莉卡是有情谊的。但他们同时也知道自家总司令的担心,没有人可以替这位总司令拿主意。

    即使是颜正清,在谈起此事的时候也只能是深深的一叹。

    上辈子,屠千军没少看到那些战死的兄弟的骨灰被送回家的时候家里人那哭天抢地的情景。那妻子哭的是肝胆欲裂,每次如此屠千军都忍受不住的转过头去。

    但每次,他都要坚持送自己兄弟最后一程。他要亲手把抚恤交到家属的手里,他要亲口跟这些家属道歉,说自己没本事没保住自己的兄弟……

    这种撕心裂肺经历了太多,他不想看到有女人为自己伤心的肝胆欲裂。这便是他拒绝费德莉卡的理由。

    “我说,我是你的女人。这话我一直都在说,从你答应的那一刻起我便是你的女人。不管你是好的是坏的,不管是你强壮的还是弱小的,不管你是完整的还是残缺的。”

    费德莉卡看着屠千军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我都是你的女人。若是你先死了,便在奈何桥上等我。我会去找你。若是我先死了,便在那桥上等你。你到了,我还为你铺床叠被。”

    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这平平淡淡的话却狠狠的刺中了屠千军的心。如果那次在美国没有死,回去后能结婚生子么?!

    自己似乎也要到了退休的年纪了,或许到时候会被安排去某个陆军学院里去训练崽子吧。

    “你确定了吗?!”屠千军忽然想要试一把,费德莉卡的坚定影响了他。如果有一个女人如此为你,那么你应当为她做些什么。

    “我上了战场,或许会伤、会残甚至会死。你确定了嫁给我吗?!”屠千军缓缓的走向了费德莉卡,摸着她金黄色的头发轻声道。

    “我可能会没有了手脚,也可能会尸骨无存。我无法照顾你,也没有办法照顾我们未来的孩子。我暂时没有办法尽到做父亲、做丈夫的责任。战争将会打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那些敌人没有被赶走之前我不会停止征战。”

    “你嫁给我,便意味着你将面临随时得到我死掉的消息。也意味着你很可能随时身处危险,你会遭到暗杀、遭到袭击。你做好这个准备了吗?!”

    “我用了数年来做这个准备……”屠千军有些高了,费德莉卡笑着抬起头掂起脚吻了一下屠千军的额头道:“我相信我早已经做好准备了……”

    “哈哈哈……那好!我们今天就结婚!”屠千军哈哈一笑,也不矫情的大声道。而随即,门口传来了阵阵欢呼。

    毫无疑问,司令部里的那帮崽子们全趴在门口听着呢,屠千军笑骂了两句便让这些崽子们去请各部部长和在奉天的司令官们前来赴宴。

    同时,将在颜正清的小院子里举办自己的婚礼。

    在屠三炮的强烈要求之下,葛月潭这老道士被请来算日子。看着老屠小屠和费德莉卡那杀人一般的目光,老神棍掐指算了半天确定今天绝对是最最好的良辰吉日。

    然后七手八脚的让人在颜正清给费德莉卡安排的小院里布置,还好东三省人手够一堆的人稀里哗啦三两下便布置好了婚房。

    而东三省在准备着婚礼,武汉的蒋中证却满心的苦水。日军既然出动了,自然不会善罢干休。中央军白天丢了阵地,晚上便趁着夜色去抢回来。

    日军在晚上重炮和空中优势发挥不出来,战况一时陷入了焦灼。而从本土新组之第二十一军也调配来到了战场!

    第二十一军司令官古庄干郎中将,下辖第5师团、第18师团、第38师团、第104师团、第106师团、第48师团等共计十二万人之多!

    向着武汉杀来,参谋本部的最新指令是先要歼灭武汉部队而后才收拾国防军的部队。雷公打柿子——捡软的捏。

    中央军在上海和南京的表现,让日军觉得自己可以很快的搞定这些部队。只要中央军被打垮,他们他们便可以顺利的占领国防军无法触及的地域。

    到时候他们可以从容的组织起包括后勤运输、资源开发等事宜,更好的支援他们的作战。这份计划也得到了裕仁的首肯。

    军部是以联系上了那位身在安南的先生,为的就是在武汉占领之后让这位先生负责在占领区的管理工作。

    好让陆军可以抽出兵力直接跟国防军决战,裕仁现在也算看出来了。国防军是绝对不可能和日本妥协的,那么既然这样只能是硬着头皮和国防军打到底。

    日本已经在紧急动员,将逐步加强海军及陆军的配置。这次国防军反手埋伏了日本海军,造成的结果是整个日本高层震怒。

    裕仁亲自下达了死命令:必须歼灭国防军,为此再大的牺牲也在所不惜!

    其他人不知道,但裕仁等高层很清楚。自己对于中国的所作所为,一旦中国崛起那么他们面临的报复、反击将是极为凌厉的。

    更重要的是,两个国家相隔太近了!中国在亚洲的底蕴不是日本能比的,一旦中国崛起就意味着日本不得不再次成为附庸。

    无论是地缘还是其他方面,中日之战将是不可避免。若日本还想要称霸亚洲,毫无疑问的中国将是最大的绊脚石。

    当中国混乱的时候,日本可以浑水摸鱼。一旦中国平静了,日本面对的极有可能是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事实上日本的有识之士都懂得这个道理,这也是日本不断的接受来自于中国留学生的缘故。

    他们在不断的挑动内乱,不断的让中国的局势更加的混乱、不希望看到统一的中国便是处于这种心理。

    但现在的国防军,却有着蓬勃发展的趋势。这让裕仁等人看到了他们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是以动手扑灭国防军也就成了他们必须做的选择。

    而第二十一军便是在这种背景下成立的,他们被派往了中国由上海登陆向着武汉杀来。江面上的沉船大部分已经被清理干净,各种船只被征收后用于运兵。

    战略既然已经定下来,日本便不打算在南京继续消耗兵力。对于南京他们采取的是围困政策,而重要的兵力被调配往武汉要求一举将蒋中证及中央军主力围杀在那里。

    “轰轰轰……”日军的舰炮对着岸边中央军的阵地一阵狂轰滥炸,在防空洞里的蒋中证极为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把那些岸防炮带过来。

    中央军的炮兵在前些天的对轰中,被日军的报复性炮火摧毁殆尽。现在仅仅是使用一些战防炮勉强对阵地做出防守。

    日军的火力比之中央军更强,中央军能做的只有拼死的守住阵地。一旦丢失,便在晚上组织敢死队去夺回。

    这次战斗,所有人都不敢怠慢。虽然他们手脚不干净,但都知道一个道理:国府这艘船要是沉了,自己这些人也不会好过。

    他们这一拼命,日军倒是一时半会儿打不进来了。双方形成了僵持状态,而其余各部的中央军也在死命了的往回赶。

    胡宗南部、汤恩伯部都发了疯似的朝着武汉赶来。

    蒋中证启用嫡系的好处现在就看出来了,他一旦陷入危险各部都拼了命的赶来。何应钦也被陷在了武汉。

    这两个黄埔系的首脑没了,整个黄埔系自然着急。要是这俩出了什么事儿,毫无疑问他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马路野郎!你们这是打的什么仗?!”松井石根在自己的司令部里大发雷霆,对着下面的几个师团长便吼道。

    “军部对于我们的表现很不满意,如果我们还不能拿下武汉那么军部将考虑撤销我们的编制!你们知道吗?!一群混蛋!”

    “哈伊!!”没有人敢吱声,松井石根的话让他们心惊胆战。军部竟然都下决心撤销编制了,那么自己等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我不要听到伤亡统计,我不要任何的回报!我只要看到胜利!胜利!!”

    “哈伊!!”下面的师团长们应的更大声了,松井石根看着他们沉声道:“行了!下去吧!”

    所有师团长们红着眼,离开了指挥部。松井石根转过身去看向了地图,自己的部队虽然推进到了武汉市郊但始终没有办法攻入城内。

    而外围的支援部队已经抵达了包括安庆、武穴等地,正在顺流而上。外围之处,蓝色的箭头是中央军的兵力,他们正在急速向着武汉推进。

    而江西及滇军第六十军的绿色箭头已经直指武汉,最多明后天这批部队便可以抵达。松井石根长叹了一口气,他现在已经不敢保证自己能够顺利的拿下武汉了。

    他没有想到,在淞沪和南京如同豆腐渣一般的中央军部队竟然会在此刻抵抗的如此坚决。松井石根揉了揉自己的眉头,这场仗看来是硬仗啊……

    “啾啾啾……轰轰轰……”这一夜,日军的进攻一刻都未曾停止。日军打破了自己在夜间不实施炮击的惯例,对着中央军的阵地一阵的狂轰滥炸!

    数万日军接连不断的对着中央军的阵地发起了阵阵的狂攻,在不断的厮杀下中央军的阵地渐渐的缩小。武汉城各处岌岌可危。

    蒋中证沉着脸在防空洞自己的指挥部里,现在日军发了疯似的进攻他已经收到了消息。各部正在赶来他也知道,但能否守住却依旧是个未知数。

    战事逐渐变得危急,看着一批批送回来的伤兵蒋中证知道己方的部队损失极为惨重。原本跟随自己撤到武汉的部队,从二十万人剩下现在不到十五万。

    这份伤亡,让蒋中证极为心疼。这可都是他的嫡系部队啊,却就这么损失掉了。

    “现在恩伯的部队到哪里了?!”蒋中证对着身边的何应钦沉声道,何应钦站起身来指着地图上的一角,沉声道:“第二十军团现在的行军位置是这里,预计七天内可以抵达武汉……”

    “寿山的第十七军团在这个位置,要赶过来也是需要差不多十天的时间……”何应钦也知道,现在不是和蒋中证顶牛的时候了。

    稍有差池,那么自己和蒋中证都将葬身于此。留下的名声是什么,可想而知。

    “校长,我们还可以坚守一段时间。但损失太大了,我预计最多能够顶住十天……”被称为“小委员长”的武汉卫戍司令陈诚接口道。

    蒋中证深深的叹了口气,靠在椅子上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这一战,胜则士气大振宣传的好甚至能够盖过东三省的风头。

    但若是败了……蒋中证不由得苦笑,他能够想到结果。整个中央军和国府将会四分五裂,身在其中他何尝不知道自己仅仅是勉强的粘合住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军政权?!

    宋、孔、陈三家皆是依附自己而存在,若是自己出了什么事儿他们肯定会利益受损。而原本就对自己极为不满的孙科等人会毫不犹豫的发难,到时候局势将是一片混乱。

    即使自己逃出去了,那么国府也将风光不再。国都丢了,现在稳定的政经中心再丢的话国府毫无疑问的将会彻底的失去人心。

    即使原本支持自己的那些资本,也会考虑外逃出去。没有人会愿意跟一个失败者在一起,特别是在战争的情况下。

    “修辞,话我也不多说了。你知道现在的情况,武汉之战我们是必须守住的,一旦出现问题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沉默了良久之后,蒋中证对着陈诚道:“库里的资金,我再调一百万给你。发给下面的将士,告诉他们现在便是党国之最紧要关头,若是此次危机冲过去一切皆好说。”

    蒋中证说的没那么清楚,但陈诚是知道蒋中证的意思。只要冲过去了这一关,蒋中证的封赏绝对是大大的有。

    但陈诚心里一点儿高兴的想法也没有,听着城外隆隆的炮声陈诚不由得苦笑。他的守住十天,是建立在日军保持如今的进攻之上。

    军统已经传来了消息,日军的支援部队十余万人从长江沿岸一路奔杀过来。而同时支援过来的还有日军的内河炮舰。

    中央军现在在武汉城里剩下的部队大约还有十五万左右,重火力基本仅仅是靠着一部分战防炮。就这样依然被不过十万的日军压着打。

    若是日军增兵到了二十二万,那么战斗情况可想而知。日军的火炮及舰炮支援,就足以摧毁大半个武汉城。

    双方的差距太大,根本就没法打。但即使打不下去,还是得打。陈诚没有任何的选择。

    最惨的是:原本可以依靠的武昌老城大部分皆被国府自己给拆掉了,这导致的是武昌城内大部分地区几乎无险可守。

    1926年10月,湖北省政务委员会作出了拆除武昌城垣的决定,任命万声扬为拆城委员会主任,并设置武昌城拆城办事处,整个拆城工程由政府招商承拆。拆城进展随着时局的变化时断时续,直到1929年,武昌城垣被全部拆毁,护城河也被填平。

    结果,日军这一打进来整个中央军连守备的坚固工事都没有。还好当年在拆城的时候,张难先等人强行要求保护几个城门及两侧一段城墙。这才算是给了中央军一个暂时歇脚的地方。

    “校长……修辞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吧……”陈诚沉默了良久,轻声道。这句话,带着无限的惆怅与无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