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江中谁浮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闲院宫听到了副官的话,知道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了。顿时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涌上心头,尼玛的英国佬!我好心给你们一条活路,你们竟然跟我玩这手?!

    要是张伯伦在,肯定会大呼冤枉。他真的不知道那些牧师们竟然会把蒋中证给带出来,要是知道了他打死也不可能管这件事情。

    而那些牧师们之所以会答应将蒋中证带出来,很大部分原因是摆在他们行礼里的二十根小黄鱼。诚然,这些牧师们品格都是很高尚的。

    从他们自愿留在武汉便可以看出来,但品格高尚不代表不能收买。只不过价格相对贵一些而已。对于蒋中证来说,一百根小黄鱼还是拿得出来的。

    只要逃出了武汉城,别说一百根一万根都不是问题。丢出每人二十根小黄鱼,五个牧师自然是没有异议。

    为了自身安全问题,他们已经在考虑要撤出武汉了。只不过还在犹豫,现在有钱拿而且还有着委员长这面挡箭牌他们自然愿意撤走。

    闲院宫拿到了消息,毫不犹豫的将整个军部的人都找来开会。这件事情可不小,因为是德国那边发过来的请求。

    而日本也答应了,现在出了这种事情可不好处理。

    首先,闲院宫想的是谁也不知会借着这个机会干掉或者俘虏蒋中证。这样可以瓦解掉武汉守军的气势,日军能够轻而易举的攻入武汉歼灭中央军主力。

    但这样的话,难免会损及日本和德国之间的关系。前几天,原本和日本在做暗地里交易的美国各大企业已经全面的停止了所有的“废钢、废油”交易。

    原因很简单,各大财团都不想站在日本这边。东三省和他们之间的利益纠葛太深了,甚至已经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步。

    要是日本仅仅是对关内有兴趣,这些财团们乐于推波助澜顺便做点生意。但现在威胁到了他们在东三省的产业了,这些财团自然是要翻脸的。

    日本本来就缺这些东西,要是他们占据了东三省谁敢保证他们就不会把自己的那些产业一口吞了?!就算不吞,也会制造各种麻烦。类似东三省这样和自己合作,那肯定是想都不要想的。

    “这是我们收到的最新情报,由上海机关的影佐祯昭大佐亲自发来的密电。”在会议室里,闲院宫亲王看着在座的军部众人们沉声道。

    “你们都看看吧!拿出一个解决方案……”

    众人拿过电报,一个个的传阅过去。看完的人无不脸色微变,当众人穿越完毕之后闲院宫才沉声道:“情况你们已经知道了,那么我现在需要一个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吱声。这件事情有些大条了,实在是不好处理。要是强行搜查不是不行但却有着一定的风险。

    找不出来怎么办?!如果出现问题,或者是让蒋中证逃了怎么办?!

    其实,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将船击沉。但这种做法肯定是不成的。通报德国的话消息却又没有办法保证不会泄露。

    一旦泄露,蒋中证没有上船丢脸的只有日本而已。

    “石原,你有什么想法?!”见众人不吱声,闲院宫叹了口气直接点了石原莞尔的名。石原莞尔有些无奈的站了起来,对着闲院宫便道。

    “殿下,这件事情不好处理。现在最大的问题便在于,我们是不是能够抓住蒋中证。如果能够确认抓住,那么任何行动都是可以解释的。否则,我们的行为仅仅会引起仇视和耻笑。”

    顿了顿,石原莞尔继续道:“所以,我们现在研究的重点应该是如何抓住蒋中证。既然我们有了这个消息,那么有心算无心我们的抓住他的几率会很大。”

    一艘船就那么大,要抓住人其实并非难事。但首先谁敢保证蒋中证就一定是在船上?!如果情报失误了,日本突然采取措施受到伤害的仅仅是日本本身。

    没人吭声不是大家没有办法,而是众人谁也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这台影响仕途了,没有人愿意为这个事情去做出决定。

    哪怕是提意见,要知道本来陆军就是亲德的。如果因此而影响到了和德国的关系,各方大佬们肯定是要追究责任的。

    但是如果谁提出知会德国,而导致了消息泄露蒋中证逃出来那么责任更大!

    权衡之下,大家都默不吱声。只有石原莞尔被闲院宫直接点名了,才无可奈何的站起来。既然被点名了,如果拿不出方案肯定会被挂上一个“无能”的罪名。

    “我的建议是,先以检查的名义围住船只然后直接把船打掉!”石原莞尔一咬牙,对着众人道:“不用上船检查,不用理会一切!直接开炮,击毁了船只再找蒋中证!”

    众人听得石原莞尔的话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好家伙!这可太直接了、太凶悍了。万一要是没有找到蒋中证,后果可想而知。

    “击毁了船只之后,我们再行寻找蒋中证。对外就说在船只上发现了蒋中证的卫队,他们对我们开火还击。我们眼中怀疑那几位牧师根本就是带着蒋中证出逃武汉,为了避免蒋中证的逃逸我们别无选择。”

    事实上石原莞尔何尝不是咬着牙直接拿出这个方案来?!没办法,最稳妥地便是这么干。要是上船搜索,谁能保证就一定可以找到蒋中证?!

    一艘油轮,要藏住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除非你扣住油轮,不然的话就是搜上数个小时也未必能够找到这个人。

    而且,既然蒋中证能够登上油轮自然是有办法将自己藏起来。甚至可能熟悉船只的人员都会帮他一起藏匿。

    找不到怎么办?!总不可能扣住船吧?!只有放行,但若是蒋中证真的跑掉了军部苦心谋划、第十军日夜奔袭的成果就会毁掉一半。

    甚至可能导致整个战略的缺失,是以石原莞尔一咬牙选择了相信影佐祯昭的情报。在将话语全部说完的那一刻,石原莞尔松了口气。

    这是将自己的命运和影佐祯昭绑在了一起了,一旦影佐祯昭的情报错误那么自己和他都会遭受到严厉的惩罚。

    “你们还有什么其他意见吗?!”闲院宫沉吟了一会儿,才对着众人道。其他人都没有吭声,感慨了一下石原这小子的狂妄随后陆续的摇了摇头。

    闲院宫也认为石原的这个方案虽然很粗暴,却是目下最好的选择。不查,给蒋中证跑了那不划算。查,要是没查到黑锅也背了还得罪人。

    不如就这么直接开炮,打完了再说。而且,日本也不是没有袭击过英国的商船。大不了事后赔款道歉好了。

    “那好!电告华中方面军松井石根大将,把军部的决议抄送给他。”闲院宫对着身边的记录官沉声道:“告诉他,要是走脱了蒋中证那么他必须要负责!”

    “哈伊!!”

    蒋中证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他现在正在看前来接人的上船的结构。有钱无疑能做很多事,包括拿到商船的结构图和找到船上的掩护人。

    身处重庆的宋子文等人日夜忧心蒋中证的安全,无疑蒋中证是他们保障自己权势的最大后盾。要是蒋中证有了个三长两短,自己绝对是混不下去的。

    是以,在军统的密电送到后宋子文便动用了自己的关系搞到了前去接人的那艘商船的图纸。同时找到了船上的大副,悄悄的在船上装了一个暗格。

    这个暗格不大,刚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蜷缩着呆在里面。而位置也安排在了大副的房中,几位小心。

    宋子文并没有亲自去接触那个大副,而是中转了几个人找到了他。找到大副的人仅仅是告诉大副,自己有一个亲人长辈被困在了武昌城里。

    只要不被日军察觉的将这位老人送出来,那么便给予这位大副二十根金条。先期先给了五根做订金。

    这是最后的手段,而现在蒋中证的面容已经让人看不出是他了。他的头上粘着一头长发,梳着一个油头。脸色蜡黄,嘴唇边上还有着满腮的胡子。

    眼皮也被修了一下,看起来有些迷迷眼并戴着一副瓶底眼镜儿。穿着一身的管家的长衫,腰微微的弯起。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多了多年事情的家仆。一点儿也看不出委员长的威风。

    不得不说,戴笠为了让蒋中证能够顺利撤走花费了巨大的心血。先是找到了和蒋中证身形差不多,但已经病死的原牧师仆人。然后便是各种乔装改扮,还让信得过的心腹之人观察有没有漏洞。

    在确认了绝对没有问题之后,戴笠甚至还和蒋中证一起出门四处巡查。检验到底有没有人能够看出来。在得知没有人看得出来后,戴笠这才松了口气。

    “委员长,明天晚上船就要来了。”戴笠看着蒋中证恭敬的道:“委员长千万记得,不可轻动以大事为重!党国之存亡,全系于委员长一身……”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