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一章渡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位管家身形消瘦,穿着一身马褂。梳着整齐的头发,脸上有着满腮的胡子。他那有些浑浊的眼珠,看起来略显苍老。而那微微躬起的背部,似乎在说明这位老人已经做了多年的家仆。

    他小心翼翼地跟随在一位牧师的后面,时不时的柔声用那略带沙哑的声音让后面那些担着行李的仆人走快些。

    哪怕是何应钦现在站在他的面前,也绝对认不出这位便是他们的那位威风八面、手握重兵的委员长!

    天擦黑后,码头依然灯火通明。这天日军选择了停火,而中央军则是在各部指挥官的指挥下将炸的一片混乱的码头清理了出来。

    “呜~~”一声汽笛长鸣,远远的便见到了一艘油轮的渔火在缓缓的向着码头靠过来。一些在码头上警戒的中央军士兵狠狠的啐了一口。

    直至现在,他们依然不知道自己的委员长阁下便在那些牧师的身后。他们已经收到了来自于上级转达的命令,蒋中证委员长决定让这些外国鬼子离开自己则是“和武汉共生死”。

    这些士兵之所以啐,一部分是不甘心看着这些洋鬼子就这么走了。说实在话,这些洋鬼子的医术是不错的。不少中央军的士兵活下来他们功不可没。

    但另一方面,也是嫉妒那些可以跟着这些洋人们一起走的家仆。比如说那些挑东西的,和那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管家。

    凭什么老子们就要不顾生死的奋战,这些人就能走?!

    如果是大家都不能走,不会有人起这种心思。但现在有人能走,他们却必须留下拼命。这些士兵们难免会心中有些异样。

    整个中央军都知道,统计局在中央军里安插的人不计其数。没有人敢于把自己的抱怨说出口,能做到不过是狠狠的啐这些人一口表达自己的不满。

    随着汽笛的长鸣,玛丽.伍德夫人号缓缓的靠在了岸边。码头工人随后忙碌了起来,将船的缆绳系好,用旋梯接上船舷……

    而随着玛丽.伍德夫人号的靠岸,日军的炮舰也在长江江面上若隐若现。那十六条旭日旗看起来是那样的刺眼。

    玛丽.伍德夫人号的船长莱斯特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但随后却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暗叹,大英帝国已经不再是日不落帝国了。

    不然换在十九世纪初,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怎么敢在帝国的邮轮面前蹦达?!早被帝国的舰队击沉了,可惜……

    不提莱斯特的心思,大副戴维德手心里捏着一把汗。他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这关乎到了他的十五根金条啊!戴维德不由得有些紧张,下意识的看了看那边上的日军炮艇。

    “戴维德,我的老朋友!不必担心这些黄皮猴子,他们最多会检查一下终归不会把我们怎么样。”见到自己的大副似乎有些紧张,莱斯特呵呵的笑着道。

    “帝国虽然已经没落了,但这些黄皮猴子还是不敢为难我们。这件事情已经沟通好了,只需要将几位牧师和他们的随从接回去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领事馆会去处理。”

    莱斯特其实也不太想来,但经不住自己老板的要求。议会方面经受不住主教的要求,而给予了莱斯特他老板一大笔的英镑。

    看在那些英镑的份上,莱斯特的老板屈服了。当然,莱斯特等几人执行完毕这次危险的任务后也会分得一大笔。

    在莱斯特看来自己的大副之所以紧张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前不久日本才将美国的巡逻舰和美孚石油的油轮给炸了。

    虽然后来日本人道歉并赔偿了,可被炸死的总不能死而复生吧?!是以,莱斯特理解自己大副的担心。

    其实莱斯特自己也很担心,但总是想着这事情毕竟是双方沟通过的哪怕是再不济自己总归不会出现安全的问题。

    “是的,莱斯特我的老朋友。”戴维德让自己的情绪缓解了一下,对着船长便道:“可我还是很担心。这些黄皮猴子有着出尔反尔的过去,我实在不太能相信他们……”

    “哈哈哈……你多心了!即使他们有什么想法,也不会危及我们的安全。”莱斯特哈哈一笑,对着自己的大副道。

    “我们只需要将这些牧师带走,就能够光荣的归国了。到时候丰厚的奖金会等着我们去拿!”

    但愿吧……戴维德心里暗自想到,我也想拿到那笔丰厚的奖金。

    船只靠岸了,旋梯也搭好了。五个牧师带着十余个随从缓缓的开始了登船,看着那些牧师的随从们莱斯特皱了皱眉。

    虽然说知道这些牧师会带着自己的随从,但他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多。这些随从,未必就不会被日本人扣下来。要是到时候这些牧师闹腾起来,事情却不好处理。

    “几位牧师,我们接到的要求是将你们带出武昌城。但这并不包括了你们的随从,他们不可以登船!”莱斯特突然对着几位牧师开口道:“你们可以上船,但这些人不可以上来。”

    “不!船长先生,这些仆人都是随着我们一起在武昌城里经历了战争的残酷的。我们必须要将他们带出这处险地!”一个牧师站了出来,对着莱斯特大声道。

    “我们不能抛弃他们,做为主的仆人我们不能这么做!”说着,这位牧师缓了缓自己的语气,对着船长便道:“何况他们仅仅是平民,为什么不能离开这里?!”

    “对不起,牧师!我接到的要求仅仅是对您和其他的牧师负责,至于这些中国人只会将我们拖入危险!”莱斯特有些不耐烦了,挥了挥手对着牧师道:“我是玛丽.伍德夫人号的船长!我需要为我的船员负责!”

    “我也要为我的朋友负责!”这位牧师涨红了脸,据理力争:“如果抛下了他们,我们如何面对我们的主?!教义里根本就没有抛下和自己一起的朋友逃命的这一条,这违背了我们布道的真理!”

    莱斯特没有注意到,甚至那位牧师也没有注意到他们正在争论的时候那个管家模样的人悄悄的躬起了身子走到了阴影处,对着大副戴维德亮出了一个手镯。

    戴维德原本就在观察着人群中到底谁是那个会给他带来十五根金条的人,当看到那个老人亮出自己的手镯的时候他心里明了:就是这个人了!

    作为玛丽.伍德夫人号的大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如何通过最隐蔽、最不引人注意的手段将一个人带到自己的房间里。

    戴维德凑在了莱斯特的耳边轻声道:“船长,你先处理一下这些牧师的问题吧。我去安抚一下船员,毕竟大家都暴露在日本人的炮口之下。时间久了难免会紧张,你尽快说服牧师吧!”

    莱斯特点了点头,心里感叹自己的大副果然是关键时候能够站的住脚。随后抬起头继续和这位牧师争论,而戴维德则是悄然而隐蔽的对着那个老人使了个眼色。

    那老人会意,顺着阴影不着痕迹的向着戴维德示意的方向悄然走去。而几个身影更是有意无意的遮住了这个老人的行迹。

    戴维德缓步走出了莱斯特的视线,随后便拉住了那位老人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

    “我便是周济,是周元纬的叔叔……”戴维德闻言松了口气,周元纬是戴维德的那位朋友的名字。而且要接的人的确叫做周济。

    “跟我来,记住!不要乱跑,到可以出来的时候我会让你出来的……”说着,戴维德带着这位“周济”悄然的循着那些不易被察觉的路线迅速的来到了自己的舱房。

    待得周济进来后,戴维德迅速的关上门。将书架的暗格打开来,让周济钻进去。周济显然一点儿也不意外会出现一个暗格。

    却见他迅速的矮身进去,戴维德在将书架关上的时候沉声道:“记住!在我没有打开书架之前,你不要发出一丝生息!明白吗?!”

    “明白!”周济的回答是那么的简单明了。戴维德点了点头,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了。他必须尽快的赶到船舷上转达莱斯特和牧师们的争论。安定船员们的心。

    “我不管!如果一定要这样的话,那么我只有直接将船开走!”莱斯特已经是很不耐烦了,对着这位牧师便吼叫道。

    “我必须对我的船员负责,如果日本人攻击我们怎么办?!这些中国人会让我们承担更多不必要的风险!你明白吗?!”

    “要将他们抛弃,我们做不到!如果你们坚持不让我们带上他们,那么我们只有下船了!”牧师也同样的一步不让。

    莱斯特气疯了,转过身去就想马上命令船员起锚然后将这些该死的、顽固的牧师们全丢在武昌城里享受日本人的炮火去!

    但这时候戴维德赶过来了,对着莱斯特便沉声道:“船长!冷静,冷静。这是议会下达的任务,要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没有达成老板绝对会炒掉我们的!我的老朋友,你知道在这个时候再找这样一份工作是多么的难……”

    戴维斯这么一说,莱斯特不由得泄气了。而戴维斯随后转身对这些牧师们道:“你们五个人带着十多个仆役,这肯定是不成的。最多你们能带三四个人。这已经是我们的底线了。日本人检查的时候也好检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