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来风起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蒋中证的遗容被处理的很好,日军第十军司令官柳川平助中将即使在现在战事爆发、平民逃难的情况下,把自己部队中曾经担任过入殓师的士兵找出来专门为蒋中证整理遗容。

    现在的蒋中证被梳洗干净,穿着一身干净的长袍马褂安静的躺在一副杉木棺椁中。

    蒋中证被发现,是个偶然。日军在击溃了中央军的小艇后,开始了对江面的搜索。两个没死的护卫抱着蒋中证的尸首戴上救生圈从船上跳了下来。

    为了保证蒋中证的尸首不会遗落,他们还给蒋中证的尸首套上了救生圈。从这点上来说,他们无疑是很尽责的。

    但他们跳下水后没有多久,便被日军的灯光照射到了。其中一个人试图反抗,被机枪打死。而剩下的那个叫做成光济选择了投降。

    蒋中证的妆容,在浸水后开始缓缓的脱落。假发、假胡子还有化在脸上的姜汁和描的眼线等。经过江水一泡,便缓缓的脱去。

    待得被日军捞上来的时候,蒋中证已经显出了自己的真容。而打捞起来蒋中证的炮艇指挥官清原沙也少佐则是兴奋莫名。

    这可是个大功劳啊,他没有一丝犹豫便致电了柳川平助报告了这件事情。柳川平助赶紧派人核实,在确认了是蒋中证本人之后便找出自己军中的入殓师为蒋中证整理遗容。

    同时将此事汇报给了东京的军部。而被打捞上来的那位成光济,则是面若死灰。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护送的竟然是蒋中证本人!

    而当他知道这个事实后,成光济整个脑子里一片空白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蒋中证死了,还是死在自己的护卫下。那么自己的未来可想而知。

    而除去成光济之外,武昌城里的诸人也如成光济一般心若死灰。

    陈诚召集了包括何应钦、戴笠等人在内的知道内情的武昌城主要人物,在蒋中证的办公室里召开了秘密会议。

    “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估计委员长生还的几率很小。是以,我们大家需要早做打算……”陈诚是亲眼的看着玛丽.伍德夫人号被击沉,从心底里他知道蒋中证要生还的几率实在很小。

    “现在武昌城人心思动,而各部人马我们虽然能够暂时约束的了。但继续这么打下去,结果可以想象……”

    陈诚还是不太想明着说,但话里话外搔着这些极为明显的情况。

    “现在最重要的是,稳住人心。我想问雨农兄,可否找到人暂时替代委员长的位置?!”这件事情陈诚已经想了很多次了,日军的话绝对会引起震动。

    但现在却偏偏是武昌城内所有人都心思都不能动的时候,要稳住那么蒋中证必须露面。他相信戴笠会有办法。

    “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办,重庆方面暂时不要知会他们。就说计划有变,委员长未曾登船现在还在武昌城内……”戴笠一下子也明白了,陈诚的想法。

    蒋中证暂时不能死,即使是“死”了也必须活过来。因为自己这帮人需要蒋中证活着。这虽然有些困难,但还难不住戴笠。

    身形相似的,经过一定的装扮在远距离是难以分辨的。再说,蒋中证不可能亲临一线。最多是露个面就算不错了。

    “用委员长的名义让汤克勤和胡寿山赶紧来!”何应钦也发话了,对着陈诚便道:“就说现在情势极为危急,如果他们再不赶到委员长一旦出现问题他们也脱不了干系!”

    陈诚点了点头,众人商议了几句却听得门被敲响。陈诚脸色微变,他刚才找到借口是委员长要找几位大员训话。

    是以,一般情况下秘书是不敢来打搅的。但现在门被敲响了,那么便说明出现了秘书无法控制的事情。

    陈诚打开门闪身出去,盯着秘书道:“出了什么事情?!”

    “司令,日军的飞机在天上抛传单。上面印着委员长的相片……”却见秘书脸色苍白的对着陈诚道:“上面写着:国民政府委员长蒋公介石遗容……”

    陈诚脸色大变,一把抓过秘书手上的传单扫了几眼转身窜回了办公室里。将传单拿何应钦、戴笠等人看。

    “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雨农兄!此事,便全靠你了!”

    戴笠狠狠的点了点头,至少现在蒋中证绝对不能死。要是蒋中证死了那么整个武昌城就全乱套了,到时候自己等人不死也得死!

    武昌城内忙活开的时候,广州城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这位客人略有些发福,但看起来依然极其有风度。

    在广州的华南方面军总司令安藤利吉中将亲自到码头上迎接,杨揆一、殷汝耕、王克敏、唐圭良……等等前国府大员或亲日派们。

    下得船来,安藤利吉满脸堆笑的带着这些人迎了上去握住下船人的手大声道:“先生远道而来,为中日两国之友谊实在是令人感动啊!”

    “哪里~哪里~在下不过是想为两国之友谊,略尽绵薄之力罢了。”来人摆了摆手,笑着道:“还请安藤将军莫要取消在野之人哪!”

    “哈哈哈……先生谦虚了!谦虚了!”安藤利吉悄然的凑到这人的耳边,轻声道:“我们已经捞上来蒋中证的尸体了,他是彻底的死透了。以后之操作,便看先生的了。”

    这人闻言,目光一闪随即哈哈大笑。双方把臂同出向着码头上迎接的众人不住的挥手,这男子的脸上充满了畅快的笑意。

    广州城内,日军严密的封锁了各处道路警惕的看着那些围在路边的人群。这人和众人打过招呼之后,便在安藤利吉的陪伴下登上了一辆轿车缓缓的离开了码头。

    当抵达司令部的时候,从山海赶来的影佐祯昭早已经在会客室里等候了。见的这男子进来,影佐祯昭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和男子一握手道。

    “精卫先生,帝国已经帮你清理掉了最大的阻力。那么,接下来便是你和帝国之间合作的事宜了。”影佐祯昭对着来人笑着道:“中日之间,友谊长久。相信精卫先生肯定会为中国和大日本帝国之间的友谊做出自己积极的贡献!”

    这来人,便是之前在安南和日本接触过的汪兆明。事实上他是看到了武昌城被包围,所以才启程归国的。

    在他看来,武昌都被包围了蒋中证即使逃出来中央军肯定也是元气大伤。自己便有了接手的机会,而国府内的动摇者才好接触。

    可他没有想到,日本人竟然这么能干直接把蒋中证就这么干掉了。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随即汪兆明也看到了自己的机会。

    蒋中证一旦没了,毫无疑问的国府自身就会大乱。所有人不仅仅会人人自危,而且各种心思都会有。

    自己在这个时候伸出橄榄枝,那么相信会有不少人愿意跟着自己干。至于国防军,在汪兆明看来如果仅仅是局部战争或许可以藉由英美之压力迫使日本退步。

    但一旦进入的是全面战争,国防军没有可能顶住日军的全面进攻。败亡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我中华之苗裔延续,便在我汪兆明手上了哪!在会客室里的汪兆明如此想到。

    而与此同时,北平城里屠千军也在召开自己的军事会议。杨子任等人不惜从奉天赶来,为的就是蒋中证是否真的死了这件事情。

    “中证公,应该是真的死了。”屠千军拿出了王亚礁发来的报告,现在为了战事国防军的大部分机构都迁徙到了北京。

    这是屠千军要求的,他必须要站在这里。要是日本人还能打过来,那么他便战死在这里。下面的人虽然劝了无数次但屠千军依然坚持。

    为此,国防军将自己的空军部队大部分布置在了北京城。同时地面部队也在不断的赶往平津地区,至少不能让日军威胁到北京城。

    “孟贲,你现在是什么看法?!”杨子任抽着烟,对着屠千军道:“蒋中证若是真的死了,那么国府绝对会乱成一团。到时候我们面临的便是日本的全面进攻……”

    屠千军闻言淡淡一笑,道:“其实还有更危险的根据我们的消息,汪兆明被日本人找出来了。我估计他接下来会不断的收买那些摇摆不定的人,国府里、被占领地有多少人会投靠他?!这是在是个未知数……”

    伍豪听了屠千军的话,皱了皱眉道:“孟贲,听你这话似乎你早有打算了。”

    屠千军哈哈一笑,对着两人便道:“我们准备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跟日本人分个胜负么?!这一仗,要是没有把握我怎么敢开打?!”

    说着,屠千军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我现在不动,就是要看看到底谁会投靠过去。有些靠不住的人,最好尽快清理掉。那些人活着,只会造成更大的危害。是必须、绝对要清理干净的。”

    屠千军的话语里,含着满满的杀气!同在办公室里的第二军团司令齐木登不由得抖了一下,他知道自家总司令不吭声便罢了。

    一旦选择出声了,那么带来的绝对是漫天的腥风血雨……

    “子文,我们该怎么办啊……”重庆城里,蒋中证的夫人哭成了一个泪人。蒋中证无疑是这一大家子的顶梁柱。

    要是没有了他,毫无疑问的整个家族连带着孔、陈等家族都会垮掉。

    宋子文沉着脸不说话,这件事情是他负责联系的。但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结果,现在他的心里也是一团糟。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稳住国府。这时候千万不能乱,一旦我们都乱了那就彻底的完了!”大姐夫孔祥熙对着这位夫人道。

    “先要配合武昌的话,你千万不能露出一点儿妹夫出事的表情。”孔祥熙顿了顿,继续道:“然后,便是要找那些妹夫的学生们。他们才是我们立身的根本。妹夫的身后事,我们也需要做好准备。到底谁上、我们有哪些位置这些都是必须考虑到的……”

    众人之中,无疑孔祥熙是最为冷静的。一下子就将事态和处理情况作出了细致的分析,但这种做法无疑是太过了冷静。甚至显得冷血!

    但他们没有办法不冷血,这牵扯到的是几个家族数百人的命。历来争斗,一旦失势了被清算起来从来是毫不留情的。

    蒋中证在清洗汪兆明势力的时候,从来就不曾容情。哪怕很多都是辛亥元老却也逃不掉被清扫的命运。

    那么,现在别人上位了就能放过自己等人吗?!扩且,宋、孔两家掌握的财力基本上无论任何人上位都会眼红。

    没有了军队和权力的保护,下场可想而知。

    “陈家先联系好,相信妹夫的情况他们也知道。”孔祥熙沉着脸,对着几人道:“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了,我们再不联合起来可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宋子文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是留美回来的。要是做些实物、做些生意还成。但是扯到政治他就一片抓瞎了。

    能跟自己的妹夫都闹起来,这位的政治智慧可想而知。

    “大公子现在是我们最好的保障,而且黄埔系也会支持大公子。”孔祥熙冷静的分析道:“而且,大公子在国府内根基不深。我们还可以帮衬一二,只要召回来了那么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蒋中证的夫人虽然泪眼婆娑,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无疑,那位大公子是最好的人选。首先自己无所出,但名分是占有的。

    就算是他有什么心思,自己凭借着身份还是压他一筹。其次,陈家和黄埔系也会支持他。宋家、孔家的财源再到了他的手上终究是不会太破败。

    “大姐,三姐。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在外面布局了……”宋子文说出了进来以后的第一句话:“现在国府的情势,真的是不容乐观。万一要是时势不济,我们也好有个退路……”

    “现在欧洲的情势也不稳,租界就更不用说了。我的想法是拿出一些资本到美国去,至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咱们这一大家子,还有个栖身之地……”

    宋子文不笨,虽然他政治方面很抓瞎。但对情势看的还是很清楚的,欧洲方面战云密布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爆发战争。

    相比起来,现在最为安全的便是美国。先把家族里的老小送过去,若是事情不济自己等人再撤过去。

    无论怎么说,好歹是有了个安身立命之所啊!

    “子文,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宋霭龄无疑是这个大家族真正的掌权人。曾帮孔宋家庭成员做过事的徐家涵说过:蒋、宋、孔三个家族发生内部摩擦,闹得不可开交时,只有她这个大姐姐可以出面仲裁解决。

    在某些时候,甚至蒋中证都得让这位宋氏家族的实际掌权人三分!

    “令侃、令杰都跟你去!事态没有平息之前不准回来,还有。子良、子安,和琼颐他们……都去吧!”却见宋霭龄一咬牙,对着宋子文便道:“就算有什么不测了……我们留下来便可以!总归是要给家里留下血脉……”

    宋子文长叹了一声,点了点头。见宋霭龄没有其人吩咐了,便起身说了声我去办事了。便径直离去。

    “美玲,你现在不可以哭!至少不能给别人看到你哭,忍着!为了咱们家,为了中证你都得忍着。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够出任何事情。”

    后者咬着牙点了点头。

    1938年3月28日,在日军公布了蒋中证已经死了甚至还公布了蒋中证的遗照的之后武昌城内爆发出了一阵欢呼!

    一位穿着军装的消瘦男子在众人的簇拥下在各处阵地巡视,不时的对着阵地上的士兵们挥手。而同日,身在重庆的蒋中证夫人也发出消息称蒋中证所谓死亡是“无稽之谈”甚至出示了蒋中证让人秘密送出来的亲笔信说明情况。

    《中央社》同时也发布消息,声称“日本这是在对自己袭击英国商船的一种掩饰,所谓委员长战死不过是他们内心独白的杜撰。可惜,委员长的现身击破了他们的这种流言……”

    顿时,蒋中证的生死再次成为了扑所迷离的故事。

    日本方面也被国府的反应打的措手不及,想象中的一片混乱并没有出现。无论是武昌城还是重庆皆异口同声的声称蒋中证还活着。

    这让日本方面气急败坏,命令第十军及支援部队立即对武昌城发动最后进攻。

    “轰轰轰……突突突……”在咸宁,枪炮声响彻了整座城市。经历了数日的战斗,日军的阵地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几处重要的高地都被攻陷。

    师团所属的火炮,大多也都损毁。能够支持到现在,第三十八师团作为一个新组建的师团已经难能可贵了。

    “必须坚持住,绝对不能够让这些国防军的部队突破我们的阵地……”藤井洋治中将放下了望远镜喃喃自语道。

    在指挥部里的两个旅团长,一个满身硝烟之色。而另一个脖子上更是吊着一只手臂。仗打到现在,已经有两个联队长阵亡在阵地上了。可以说,现在真实的情况是日军正在渐渐的陷入颓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